正文 第八十五章 有人来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被她反常的表情吓了一跳,茫然的点点头:“是啊,阿婆,您认识他?”
  老太婆忽然伸手抓住她的肩膀,鹰钩一般的指甲戳的她生疼:“那你可知道戎远之?”
  戎远之?颜小茴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不过听姓氏,十有八九也是戎家的人吧,她连忙扭过头求助似的看向九皇子。
  九皇子也是一怔,诧异的开了口:“这是已故戎老将军的名字,阿婆,您怎么知道的?”
  老太婆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一般,脚步一颤,整个人面如死灰:“已故?原来他……死了?”
  颜小茴趁机从她的手中逃了出来,又见她弓着腰步履蹒跚,一副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连忙顺势扶住了她的手肘:“您认识戎老将军?”
  这就奇怪了,一个独自住在深山老林里的老妇人,居然嘴里提到前将军的名字,还露出一副复杂的神色,怎么看都觉得这里面有故事。何况,这老太婆虽然脾气古怪,但是却习得一手好医术,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老太太却忽然间翻脸:“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他!”
  她嘴唇哆哆嗦嗦,眼睛茫然的盯着地面上的一点,颤颤巍巍的转身要往洞口走。
  颜小茴眼见她的脚就要踩在刚刚打碎的陶碗上,连忙伸手从旁边拉了她一把。
  老太婆忽然暴躁的甩开她的手,冷声质问:“你们俩都认识戎家的人?”
  颜小茴迟疑了下,见她一系列反常的举动不敢轻易开口。
  老太婆却从她躲闪的眼神中看出了什么,伸手将她一推:“你们快走,快给我走!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说着,她像是被什么人从后面追着一样,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山坡,一下子钻进了洞口。将洞外粗糙的栅栏门从里面紧紧关上。
  颜小茴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阿婆,好好的,您怎么了?”
  老太婆气势汹汹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不懂人话吗?快给我走!我昨天救外面那个小子的时候不是跟你说过吗?救活了他之后你要满足我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离开我的林子!出去以后不许跟任何人提起我,不然我绝饶不了你!”
  话音刚落,里面传来乒乒乓乓东西摔落在地上的声音,颜小茴担心的喊了她半天,却一点儿回音也没有。
  九皇子在旁边静静的看了半晌,叹了口气:“算了,她肯定是有什么不能说出来的秘密,咱们也就别强人所难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赶紧出林子吧!”
  颜小茴虽然觉得这里面蹊跷,但是对于一个只见了两天的陌生人,她没资格多问。况且,她还欠她一个承诺呢?既然答应了人家条件,就得遵守。
  临走前,她想做点儿什么表达下对老太婆这两天来的谢意,可是在这荒郊野外,有钱都没地方花,她想来想去,带着九皇子在林中帮老太婆寻了几大捆枯树枝堆在洞口不远的地方,又捕了几只野兔拴了手脚,用绳子系在门口的老树上。
  两人心事重重的走出了林子,沿着最开始两人掉落的河流的地方往上游走。
  由于九皇子的身体还虚弱,颜小茴的手和脚又不同程度受了伤,所以一路走走停停,黑色的天幕已然就拉了下来。
  两人又累又乏,随便找了个被风的山窝暂时落脚。九皇子不知从哪里找来两块石头,一大一小。一手捏着枯草,一手拿着小石块在大的上面快速摩擦。没一会儿,枯草就冒了白烟,他俯下身对着白烟快速而有技巧的连吹了两下,枯草陡然间窜出几寸高的火苗来。
  他熟练的将生好的火放进捡来的木柴间,又加了些干草,没一会儿就燃成了暖烘烘的篝火。
  颜小茴一路看着他流畅熟练的手势不禁暗暗赞叹,看着他神色淡淡仿佛在寻常不过的态度,又觉得有些感慨。
  谁能想到一个生在帝王之家的人,会懂得像樵夫一样点火呢?
  察觉到她强烈的目光,九皇子流畅的动作微微顿了顿,抬头淡淡的会看了她一下:“怎么了?”
  颜小茴双手抱膝看了看天,不知什么时候,头顶上已经全是星星了。
  她淡淡的叹了口气:“没什么,就是觉得,前几天过的很惊险,像噩梦一样。直到现在才觉得,真的活下来了!”
  九皇子淡淡的勾了勾唇角:“现在就放松精神了?咱们还没回去呢!”
  说话间,一股冷风从山涧吹过来,篝火猛然间窜高,溅起的火星下了颜小茴一跳。她连忙挪了挪身子向后躲了躲,可是一离开篝火,身上又觉得冷。
  她双手将膝盖抱得更紧了一些,看了看周围,除了个凹进去的山坳周围什么都没有,屁股下面坐着硬邦邦的草地,夜晚的寒露返上来,又湿又冷。头顶也连块遮挡的地方都没有,这要是半夜下起雨来,连个躲得地方都没有。
  颜小茴的双手不安的在衣襟上蹭了两下:“今晚咱俩就这么睡?第二天早上起来会不会中风?”口歪眼斜就不好了,她还没嫁人呢!
  九皇子看了她一眼,手中拿着的树枝在地上划来划去:“过不了今晚,就会有人来寻咱们了!”
  颜小茴突然坐直了身子,诧异的看着他:“真的?你怎么知道?”
  九皇子将树枝丢掉,手掌张开紧贴着地面:“我感受到了震动,而且越来越强烈,应该是一大波人马正赶过来!”
  颜小茴学着他的样子将手贴在了地面,可是除了又湿又凉的野草,什么也没感受出来。
  他看着她疑惑的样子,伸手拍了拍身旁的地面:“你没习过武,耳力和感官都不如我。将耳朵贴在地面上试试看!”
  颜小茴连忙趴在地上,毛茸茸的野草不听话的钻进她的耳朵,又湿又痒,但是她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耳朵里传来的声音,踢踢踏踏的,像是马蹄声,又有纷乱的脚步声,震颤了她的心弦。
  颜小茴猛然间坐起身来,警戒的看了看四周:“会是戎修他们吗?万一是那群土匪找来了怎么办?”
  九皇子瞥了她一眼,缓缓的摇头:“不会,戎家军向来没失利过,那群土匪即使逃,也逃不出几个。那些余党忙着苟且偷生,哪有功夫惦记咱们两个。而且,从传过来的声音来看,至少在百人左右,必定是戎修他们发现咱们两个不见了,派大批人马顺着断崖下的河流找了过来!”
  他双手抱肩,舒展了下两条修长的腿,半阖了双目:“一个时辰左右,他们势必会到达这里,咱俩就等着吧!”
  见他神色自若,颜小茴也渐渐放松下来,半眯了双眼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她被一大波马蹄声惊醒,睁眼一看,一大群人马正高举着火把顺着上游的河流奔腾而来。明晃晃的火把将整个山涧照亮,像一条火龙一般。
  九皇子利落的从地上翻身跃起,远远看见马上坐着的人,勾了勾唇角:“我说的没错吧?”
  为首的潘束,虎目一瞪,目光一下子就搜寻到前方山坳里微微闪着火星的火光,手一扬,马鞭抽在身后的马腿上,骏马扬起前蹄高高一跃,立刻从大部队里窜了出来。
  马蹄高高的扬起,溅起一片水花,像一幅会走动的沙场骏马图。
  待到达两人跟前,他手腕一翻,将马爽利的勒住,一个虎跳落在了颜小茴面前。
  他先看了颜小茴一眼,见她一切安好心中略微松了口气,却不打招呼,而是对九皇子躬了躬身,恭恭敬敬的复命:“九皇子,潘束受皇上之命,搜寻您的下落。不想一路上遇到几个轻云山的穷寇,耽误了些时辰,还请久殿下恕罪!”
  九皇子对他抬了抬手:“不妨事,轻云山的山匪都清剿干净了?”
  潘束微微直了直腰,神色有些得意:“都清剿干净了!本来那群土匪流寇还想负隅顽抗,跟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但恰遇皇上和戎老将军亲自前来观战,带了些御前兵增援,这一仗打的很是爽快!”
  九皇子眸色一闪:“我父皇和戎老将军也来了?”
  潘束点了点头:“是的,在轻云山上找到您的消息快马加鞭一传到京城,皇上和戎老将军就脚不沾地的赶来了。得知您中了蛊毒又从断崖上坠下,皇上惊得旧疾发作,好不容易才被太医用药稳住了心神。万幸您没出什么大事,不然我们真的没法跟皇上交代了!”
  九皇子听了,沉默了一瞬若有所思。
  潘束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心思却不想表面上那么大大咧咧,见九皇子面色苍白,带着病容,连忙关心的问道:“九皇子您身体可好?皇上和老将军他们都在前面的暂时搭建的营房里,现在更深露重,您面色又瞧着不好,还是尽快赶回去休息,也好让皇上安心!”
  见九皇子点头,潘束一招手,早有小兵牵来一匹高头大马。九皇子抬手抚了抚马头,将手在马鞍上一撑,整个人手脚麻利的翻了上去,却看的颜小茴一惊,禁不住嘱咐他:“喂,你小心点儿,昨天身上的蛊毒才发作过,虽说现在毒解了,但身体里到底还是有余毒在,虚弱的很。你可千万别逞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