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很快要变天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这么说自己倒是没觉得什么,但是身旁的小兵小将包括潘束听见她以这样随意的语气和九皇子说话,又称呼九皇子“喂”,都全体侧目忍不住吃了一惊。
  反观九皇子,也许是这两天被她这么随意称呼惯了,反应很是平常,甚至还对颜小茴勾了勾唇,本就有些凹陷的眼睛显得更加深邃:“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再说,就算余毒复发了又能怎么样,反正有你在,治得好!”
  两人之间你来我往,被潘束看在眼里,他不禁暗暗为自家戎小将军捏了把汗。
  见颜小茴瞪着双大眼睛瞅着九皇子,他连忙闪身在她身前,遮挡住她的视线,开口转移她的注意力:“那个,弟妹,你会骑马不?”
  颜小茴被他冒冒失失的称呼闹了个大红脸,也是想到上次在船上,她已经纠正了他多次,还是改不过来,如今戎修又不在,也就随他去了。
  她目光随着潘束的手看向一旁个个彪悍的不安挪动着蹄子,喷着响鼻的高头大马,连忙摇摇头。
  潘束了然的点点头:“也是,是我傻了,你一个姑娘家哪有机会骑马。”
  他看了眼黑夜里渐渐缥缈的远山,有些为难。皇上和将军他们都在上游安营扎寨,虽说离这里不是很远,但是打马快走也需两个时辰。这颜姑娘不会骑马,靠两只脚什么时候能走回去?若是骑马带着她,这男女授受不亲的,更何况她还是许配给了小将军的。
  正烦恼的挠头,九皇子忽然从马上回头,俯身看向颜小茴:“你不会骑马,我带着你吧?”
  话音刚落,潘束不满的目光立刻飞了过去。
  颜小茴也感受到潘束的异样,脑中稍微一转也想到了缘由,连忙摆手:“不用了,我还不至于这么柔弱。”
  她转头看向潘束:“麻烦潘大哥帮我找匹性格稍微温顺一点儿的马来,一路上帮我稳下缰绳。”
  潘束大掌一拍,连忙跟一个小兵招手,那小兵见了连忙牵过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来。
  这匹马身材略微矮小,体型与其它马匹想比也很是清瘦。只是一双大眼睛格外温和,颜小茴一眼就喜欢上了,试探性的伸出手摸了摸它的鼻子,它居然也没躲开,相反还温顺的蹭了蹭。
  潘束见状连忙开口:“这是我临出来前,小将军特意嘱咐我带着的。说这是匹小母马,安静不闹人,弟妹你一定会喜欢。”
  说着,将双手叠在一起,做成了个手托,弓着腰助颜小茴上了马。
  颜小茴本来不肯踩在他手上,可是他执意如此,颜小茴说不听他,又不想耽误了这么多人的时间,只能客气了几句才小心翼翼的坐上马背。
  想象中害怕忐忑的心情并没有出现,小母马在她身下乖乖的,连动都没动,她一下就安心了不少。
  潘束见状,将她身前的缰绳攥在手心里,嘱咐她的手抓好马鞍。接着从怀里掏出样东西,利落的用火折子点燃,接着左手一抛,明亮的火光陡然间窜上黑漆漆的天空,带着响亮的声音,照亮了夜幕。
  跟营地报了信儿,他这才大手一挥,高声唱和:“兄弟们,人已找到了,咱们策马回营!”
  原来后方的马匹灵活的调转了个头,在前方开路。颜小茴看了眼前方耸动的马头,忽然间扭头看向身边的人:“咦?潘大哥,怎么没看见戎修?”
  潘束一直拿着余光留意颜小茴的一举一动,见她一副无心的样子差点儿没憋出内伤,这会儿她终于问道了点子上,潘束故作正经的敛了敛脸上的表情,语气尽量稀松平常:“啊,弟妹你说小将军啊,他有事,这不派我来也是一样的嘛!”
  颜小茴先是点点头,可是再一想,总觉得潘束好像有些不对,她一双大眼睛仔细在潘束一张国字脸上流连:“真的?我怎么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呢?你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吧,他这次清剿山匪,在轻云山上没受伤吧?”
  潘束神色明显一愣,语气也支支吾吾起来,但是嘴里却坚决否认:“没有的事儿,弟妹你想多了!”
  颜小茴却不信:“没事儿潘大哥你结巴什么呀?你跟我说实话!”
  潘束见她秀眉紧拧,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紧盯着自己,生怕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眸中急切尽显,忍不住在心里偷笑。
  面上却做出一副愁容惨淡的模样,欲言又止,见颜小茴柳眉倒竖眼瞅着再不说就要打他了,他才开口:“那个,小将军在轻云山上生擒大当家的,本来已经抓住他用绳索将他的手脚绑住了。可是这时候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个十多岁的莽小子,从背后给了小将军一剑,登时就血流如注。小将军硬撑着直到土匪都被抓了起来,可不成想,那莽小子不知往剑上淬了什么毒,突然间发作,小将军当时就吐了口血,等听说你和九皇子下山的绳子被人从中砍断了坠崖的消息时,他整个人已经昏过去了。”
  他余光留心观察,见每说一句,颜小茴的脸色就惨白一分,到最后抓住马鞍的手已经骨节发白,他缓缓又加了句:“临昏倒前,小将军还念叨着一定要找到你,还嘱咐我为你带匹温顺的马呢!”
  说罢,长长一叹:“不知道这会儿,小将军醒过来了没有!”
  虽然,他说的话有些夸张,但是戎修因失血过多,加上后背中的毒发作,几欲昏倒,却也是事实。不过,好在到了营地,跟着皇上随行的王太医医治的及时。等他领了命带着兄弟们出来寻九皇子和颜小茴的时候,戎修的人已经没有大碍,正喝了药,躺在帐篷里休息。
  但是颜小茴却不知道这些,听说戎修现在情况不明,一颗心整个都悬在了半空中,只恨身下的马走的太慢,不能马上赶回去看一看!
  潘束见她嘴角紧抿,刚刚还轻轻松松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时不时的催促他走的快一些,登时替戎修放心了不少。
  虽说这颜姑娘跟小将军已经订了亲,但是瞅小将军那模样,分明是剃头挑子一头热。那边那位小爷已经非她不可了,听说她和九皇子坠崖的消息,小将军整个脸都惨白惨白的,眼睛都急红了。若不是被兄弟们五花大绑的强行抬进了营地,身边又有皇上和戎老将军劝说,那位小爷铁定会带着伤出来寻人。
  这边这位颜姑娘却傻愣愣的,和谁都这么随意。他一双虎目不着边际的扫了眼九皇子的后脑勺,心里暗忖,万一前面马上走着的这位九殿下动了什么心思,这可就是君臣之争,还是为了个女人,不光说出去不好听,它也不好看啊!
  何况,虽说这九皇子从小长在宫外,出身又不好,身后既没靠山,自己又没势力的。但是,皇家的事儿谁说的准呢?
  太子如今位高权重,倒是有靠山有势力,但是近两年来频频上面交给他的事情频频失误,皇上已经渐渐流露出想要废太子之意,朝中大臣的态度也开始模棱两可,伺机重新站位。
  这朝堂上的事,从来都是朝令夕改,得势和失势都是暂时的,只需看你借不借的到东风罢了!
  他用眼睛看了看前方一直稳稳策马的九皇子,总觉得皇上看起来并没有表面上那么不器重,不然也不会大老远的拖着一把年纪大剌剌的赶来了。而这九皇子,看似病弱潦倒,实则是个精明人,骨子里通透着呢!
  他潘束在军营和朝堂上混了少说也三十来年,周围都是老爷们。这老爷们看老爷们,还真能看出点儿不同的来。不是他危言耸听,这九皇子,除非对政事无心,不然将来肯定是个狠角色!
  九皇子对他火辣辣的视线若有所觉,忽然间侧首回头,目光平和淡然,但潘束分明在里面看到了一簇火焰:“怎么了,潘参军有话跟我说?”
  潘束对他咧了咧嘴,故意露出一个憨直的表情,挠了挠头:“没,没有!”
  九皇子深深看了他一眼,弯了弯嘴角:“我还从来不知道,原来我的后脑勺这么好看!”说着,依旧回首,任脚下的马蹄子踢踢踏踏。
  潘束眯了眯眼,视线掠过前方窜动的人头,望向远处,一股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很快就要变天了!
  一行人策马奔腾,颜小茴在马上被颠得七荤八素,胃里一阵翻涌,可是她紧紧闭着嘴,坐直身体,连句话都不说,生怕被旁边的潘束瞧出不对来。
  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不能在途中耽搁了时间,一定要快点回营地看看戎修究竟怎么样了!
  不知过了多久,马队拐进一座密林,在阴森森黑漆漆的树林里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前方陡然开阔起来。
  一顶顶帐篷在茫茫夜色下像开在草丛里的木棉花,周围人头攒动,旌旗在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
  见他们一批人归来,人群中有人眼尖,立刻用尖细而雌雄难辨的嗓音对着中间的主帐高喊了一声:“潘参军带着九皇子和颜姑娘回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