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皇上出事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甚至想不出一句话来形容。
  九皇子见她陶醉喜欢的样子,也跟着轻轻一笑,右手在空手陡然一抓,一只小小的灯笼就蜷缩在了他的手心。
  他从怀里掏出条蚕丝帕子,将萤火虫放进去,打了个结递给颜小茴。
  黄绿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从帕子里透过来,流光溢彩。
  九皇子扭过头,眼睛里仿若有片璀璨的星空,语气清浅,像在讲故事:“我小时候是在寺庙里长大的,那时候,田野上里,河岸边总能看见这些一闪一闪的小东西。但是你知道吗?它们原本是一个个小小的幼虫,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能羽化成现在你看到的萤火虫。可是,好不容易长了翅膀成了形,存在在这世上的时间却只有短短五天左右。”
  他嘴角勾出一个淡淡的弧度出来:“被关在大殿的这三年,我被那群土匪折磨,几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可是,每当我想起这小小的萤火虫,明明生命那么短暂还那么努力,就觉得,现在所经受的一切苦难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他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像哥哥在安慰妹妹一般:“今天让你痛苦的不开心的事,在明天看来,也许就不算什么了。因为,所有的事情,总有过去的那一天。”
  颜小茴紧紧盯着手里一闪一闪发光的小东西,又看了看身边的九皇子,忽然间觉得又感动又惭愧。
  她只不过是一时间吃了醋不开心而已,跟他那三年地狱式的生活怎么能比?
  两人坐在这断崖旁,默默看着眼前奇异的美景,很久很久。
  不知过了多久,原先从裂谷里飞出来的萤火虫一只只飞向远方。周围霎时寂静无声,重新陷入了一片夜色之中,只有头顶还洒下淡淡的月辉。
  一阵秋风吹来,钻进九皇子的领口,莫名有些发冷。
  想到颜小茴还穿着狼狈的破旧衣服,他连忙回头想叫她一起回帐篷。然而,当他扭过头却发现,这丫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坐着睡着了。
  难怪这么长时间一句话都没说!
  一向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紧紧闭着,嘴唇微嘟,身体无意识的向前一倾一倾,像个不倒翁一样,而她面前就是深不见底的裂谷!
  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想叫她,又怕突然间惊醒身体乱动发生意外。
  他想了想,用牙齿将自己的衣摆撕下一条来,将她的手腕系住,攥在手心里。
  颜小茴迷迷糊糊,感到有人在自己肩上轻轻拍了两下,她努力睁开眼,悠悠转醒。
  眼神迷茫的落在前方,待反应过来眼前头晕目眩的情景,她吓得双手乱挥,重心不稳眼瞅着就要掉下去!
  正在这时,身边有双大手麻利的扣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往后一带,才将她带离了断崖。
  九皇子看了看攥在手中的布条,又看了看一脸惊魂未定的颜小茴不禁好笑:“你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这样的地方我也只是敢稍微闭一会儿眼,你居然睡着了!幸亏我反应快,不然你早就粉身碎骨了,下辈子就当只萤火虫吧!”
  颜小茴早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咬了咬苍白的嘴唇,“我也只是暂时闭了下眼,谁想到真的会睡着。”她后怕的拉了拉九皇子的袖口:“喂,出来很久了,咱们还是快回去吧!”
  九皇子见她真的吓到了,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拍了拍身上的浮灰站了起来,跟她肩并肩沿着山坡走了回去。
  还没走到营地附近,远远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
  两人互看了一眼,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不成?连忙加快了脚步往回走。
  刚冒了个头,一个小兵眼疾手快,一下子窜了过来,愁眉苦脸:“哎呦,颜姑娘,您这么长时间这是去哪儿了?小将军到处都找不到你,都急疯了!您要是再不出现,恐怕连皇上都惊动了。”
  他看了眼站在颜小茴身后的九皇子,稍微福了福身,接着跟颜小茴比了个请的手势:“颜姑娘您快跟我去小将军那儿瞅瞅去吧!”
  虽然经过九皇子的开解,她心情已经好了很多。可是这个时候,她不大想见戎修,她还是始终忘不了他将帕子从自己手里抽出去,仔仔细细为灵芝擦拭的模样,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颜小茴扫了眼不远处那顶熟悉的帐篷,疲惫的看了那小兵一眼,语气淡淡:“你一个人过去吧,告诉他我已经回来了,让他不要担心。现在已经很晚了,我有些累,想回帐篷休息了。”
  小兵为难的看了看颜小茴,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帐篷:“可是,小将军他……”
  他还没说完,帐篷的门帘陡然一掀,一个高大的身影俯身探了出来。
  戎修目光锐利的从九皇子身上扫过,最终沉沉的落在颜小茴的身上,鼻间冷哼一声:“既然那么累,那么晚,你怎么还跟九殿下出去?”
  他挑起嘴角淡淡一笑,眼中却笑意全无,寒意顿生:“还是说,跟九殿下在一起的时候不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累了?”
  颜小茴烦躁的蹙眉:“你阴阳怪气的胡说什么?”
  戎修胸腔明显的起伏了两下,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找了你那么长时间都找不到你,原来你是跟九殿下出去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开始这么熟了?你忘了已经跟我订了亲了?”
  正说着,他身后的门帘又是一掀,灵芝高挑的身影从里面走出来。她手里拿着件戎修的外衫,披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公子,这更深露着的,你身上还带着伤,快回帐篷歇着吧!有什么事儿明天白天再说!”
  说着,一双白白净净的手抚上戎修的坚实的小臂。
  颜小茴本来还想跟戎修解释解释,可是看到眼前两人亲密的样子,双眼一刺,连忙转过了视线,陡然间抿了抿嘴。
  见颜小茴转身欲走,戎修心里一沉,三步并作两步两步走过来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腕:“喂,你去哪儿,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颜小茴看了眼他身后眼光一直瞟向这边的灵芝,心下寒意渐生:“要我说什么?随你怎么想,你要是看不顺眼,可以现在就解除婚约!”
  戎修瞳孔骤缩,眼神一黯,怒极反笑:“解除婚约?颜小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以为订亲成亲是儿戏吗?”
  颜小茴轻轻一笑,眼睛毫不避讳的跟他对视:“最开始咱们两个不是就商量的假成亲么,本来就是儿戏,你忘了吗?”
  戎修手下猛然用力,几乎要将她的手腕捏碎,声音像从牙齿里硬挤出来一般:“你这女人真是没有心!我之前跟你说的表白的,你都当成了笑话吗?”
  他忽然间咧嘴嘲讽一笑,眼圈却陡然变红,声音沙哑嘶痛:“你简直就像块捂不热的石头!我真想知道,你身后的九殿下捂不捂得热你的心!”
  明明自己三心二意,跟那个叫灵芝的亲亲热热,却总将她和毫不相干的九皇子联系在一起,颜小茴怒极,狠狠甩了他的手,故意气他:“那就是我跟九殿下的事儿了,不劳您戎小将军操心!”
  戎修被她的话一噎,气的两肺都要炸起来,刚要发作,只见主帐忽然匆匆忙忙跑出个人来。
  那宫女像没头苍蝇一样乱跑,一回头见这边站着几个人,连忙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她吓得脸色苍白,两腿不住的打颤:“不、不好了,皇、皇上出事了!”
  几人的心同时一沉,戎修也顾不上与颜小茴纠缠了,连忙蹙眉:“怎么回事?”
  宫女战战兢兢:“用过了晚膳以后,皇上就回榻上休息了,可、可是,刚刚忽然间开始上吐下泻!”
  戎修冷眉一拧:“那你还闲着干什么,怎么还不去请王太医?”
  那宫女忽然间将脚一跺,急的说不出话来:“皇、皇上刚不舒服的时候,奴婢就差房里的宁心去请了,可是宁心说,王太医晚上在席间被灌了好些烈酒,现在醉死在帐篷里了,鼾声如雷,怎么叫都叫不醒!现在耽误了时辰,皇上已经快虚脱了!”
  九皇子脸色一冷:“王太医叫不醒,你怎么不赶紧通知别人?戎老将军他们不都在吗?要你有何用,你是死人吗?”
  宫女被他一吼,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奴婢和宁心伺候皇上,手忙脚乱,一时间忘了通知别的大人,请九殿下恕罪!”
  九皇子冷哼一声:“恕罪?我父皇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提头来见吧!”
  说着,一甩衣袖,进了主帐。
  戎修拧眉吩咐灵芝:“你快去把我爹和颜太傅他们请来!”说着,和颜小茴一起跟进了主帐。
  一进去,就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儿,想必是百里瑛呕出来的污物散发出来的。
  颜小茴看了帐中的宫女,蹙了蹙眉:“你把门帘打开,通通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