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上 百里瑛青睐之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瑛听了大手一挥:“拿纸笔来!”
  早有公公小声端了墨宝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您这是要写手谕?”
  百里瑛微微点了点头,左手小心翼翼拂了右边的袖口,修长的手指拿着毛笔在砚台里沾了沾墨,接着大手一挥,在绢纸上行云流水起来。
  须臾写毕,王公公将手谕小心翼翼的拿起来,吹了吹上面半干的墨痕,清了清嗓子,当着众人的面操着尖细的嗓音高声唱朗:“兹有颜太傅府二小姐颜小茴,天资聪颖,妙手仁心,体惜百姓疾苦。特赏白银两千两,御赐匾额一枚,择日于京城开堂设立医馆,以彰医德,钦此!”
  说罢,王公公看着怔愣在那里张着嘴一副不敢相信模样的颜小茴,勾唇一笑:“颜姑娘,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接旨谢恩?”
  这是什么情况,才说了想开药铺,马上就有了银子?还有御赐匾额?
  颜小茴又惊又喜的回头看了眼戎修和颜海生,见他俩也是一副没有想到的惊诧模样,回过神傻愣愣的双手接过手谕。
  才要谢恩,立刻被百里瑛止住了动作。只见他淡眉一挑:“这药铺的名字你可想好了?这京城有许多老字号,像千草堂啊,百草轩……”
  他略微思忖了一下,忽然将大掌一拍:“既是平民医馆,自当药到病除,物美价廉。”他眸光一闪,“就叫廉宜堂怎么样?取又便宜又物美之意,如何?”
  颜海生在一旁见颜小茴整个人魂游天外,少不得上前一步替她致谢:“既是皇上所想,必是极好的,微臣替小女感激不尽。只是这开医馆毕竟不是一般小事,小茴才刚及笄,于盈余亏损还不甚了解,万一做的不好恐有损皇上的威名。”
  百里瑛听了,毫不在乎的摆了摆手:“你这个人,念书念多了总是畏首畏尾的!年轻人嘛,就应该闯一闯,不过是二千两的本钱,成了算是彰显我百里朝的宅心仁厚,败了也就当是交个学费罢了。我百里瑛这一世,威名早已在外,她一个小姑娘还减损不了多少!”
  说罢,他对颜小茴和蔼一笑:“小丫头,难得你有这非同寻常的想法,只管按照你想的去做,朕给你撑腰!”
  颜小茴连忙俯首谢恩。
  浑浑噩噩的拿着百里瑛的手谕和两千两银票,匾额王公公说等敕造府打造完毕之后,再亲自送到医馆。
  颜小茴坐在马车里,看着帘外一路倒退的景色,也没反应过来这百里瑛到底是被戳中了哪一点,居然轻轻松松的就再提太医院的事儿,还亲自赠银捐匾帮她筹备医馆。
  不过,一直以来期望的事儿终于变成了现实,她的心情好的可以飞起来。可是,一想到还有半日就要回到京城,想到颜海月,颜小茴刚刚还漂浮着的一颗心猛然沉了下来。
  不知道她看见自己还活着,会作何感想!
  她半眯着眼,微微抿了抿唇,不管怎么样,这回她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绝对不能再让她欺负了去!
  戎修由于后背受着伤,只能半趴在马车里。他微微侧了侧头,见颜小茴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变幻莫测,忍不住拧了拧眉。
  伸手将她纤细的手指拉过来,贴在自己的侧脸上,眼眸一闪:“在想什么?”
  颜小茴感受到掌心传来温热平滑的触感,忍不住心里一跳,强自稳了稳心神,淡然的回答:“在想回颜府以后的事。”
  戎修听了,手上微微用了力像泄愤一样将她的手拉过来放在嘴里一咬。
  手指上传来他浅浅的鼻息和微微的痛意,颜小茴吓了一跳,小脸红仆仆往回缩手:“你干嘛呀,属狗的啊,怎么说咬人就咬人啊!”
  咬死你得了,这个小没良心的!一想到昨天皇上下令回京时,他就觉得心里一阵气闷。
  他因为受了伤,被王太医叮嘱过不许骑马。可是依着他的脾气,本来想忍一忍骑马回去的,可是一想她在马车里,顿时什么男性的尊严,将军的傲气全都抛在了脑后。乖乖的顺着王太医的意思上了马车,想跟她过过亲密的二人世界,享受享受被她照顾的感觉。可是这个臭丫头,一点儿也没有作为人家未婚妻的自觉性,看也不看他,兀自上了别的马车,留他一个人在车上怄气。
  最后还是潘束看不过去,走过去请她来这辆马车上照顾的。
  而这一刻,好不容易两个人在一起了,她心思根本就没在他身上,居然在想什么颜府!戎修觉得一口血涌上了喉头,气的他想把她抓过来,撬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他戎修!
  颜小茴却不知道他心里这些迂回曲折的情绪,一脸无辜的在印着他牙印儿的手上揉了揉,忍不住抱怨:“回颜府势必会遇到颜海月,她发现我没死肯定又要起幺蛾子,我现在提前想想预防的招数还不行嘛!你这人怎么这样!”
  戎修脸色忽然凝重了起来,双手在身下一撑,就要坐起来。
  颜小茴一慌,连忙按住他的肩膀:“干什么动来动去的,你给我好好趴着!到时候后背伤口又裂开了,又要重新包扎!”
  戎修听话的重新趴好,下巴微微扬起,露出雕刻变的下颚线:“你没跟颜太傅说你被颜海月蓄意谋害未遂?”
  颜小茴蹙着眉,双手无意识的把玩戎修的衣角,一脸无奈:“这话你让我怎么说?说他的大女儿因为你所以要暗害我?两女争一男自相残杀,还是姐妹俩,真是够丢人的了!再说,颜海月跟我爹说的是我被土匪劫走了,现在我突然间又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罪魁祸首其实是他的大女儿,这样他怎么承受?”
  说罢,她叹了口气:“再说,颜海月毕竟是在他身边长大的女儿,我却是个几个月前才被捡回来的。要是你,你会信我还是会信颜海月?”
  而且,这回回去,颜海月万一又来阴的,就算闹到颜父和刘氏那里,自己也不见得说得清。想到这儿,她将戎修的衣角一松,双手烦躁的搓了搓脸。
  戎修冷眉一凝,将她的两只手拿下来顺势握在手心:“不如你不要回颜府了,跟我回将军府吧!”
  颜小茴怔了怔,被他认真的眼神看得脸颊一红:“瞎说什么呐,哪有没成亲就住到婆家的。说出去要被人笑话的!”
  戎修急的涨红了脸:“怎么没有,你不知道的人这么做的多着呢!再说,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
  颜小茴轻轻一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眼眉:“你啊,二十几年都活到哪儿去了,你以为这事儿是能瞒住的么?你们将军府怎么说也是世家大族,整日进来出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纸能包得住火吗?早晚要露馅儿的!我可不想被人说三道四。”
  说到这儿,她垂了垂眼眸:“再说,这事儿就是我同意了,我爹也不会同意的。”
  戎修将她作怪的手拿下来,与自己十指相扣,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凝重:“那怎么办,我担心你。颜海月做得出第一次,就做得出第二次、第三次。明箭易躲暗箭难防,谁知道她将来会出什么阴招。你这人看起来有些小聪明,其实心思单纯着呢,常常被人宰了还帮人数钱!”
  颜小茴娇嗔的瞪了他一眼,不满的嘟起了嘴:“瞎说,我才没那么傻呢!你看看,皇上都赞赏我了,不然怎么会给我赏银帮我开医馆?”
  提到这儿,戎修面色不着痕迹的一冷。
  仅仅帮百里瑛医治了一回,就得到青睐,又要招到太医院,又给银子写匾额的,这其中的缘由恐怕只有颜小茴才会想的如此简单!
  颜小茴的父亲是太子太傅,与太子党走的极近,而他们戎家又是百里朝如今唯一执掌军队虎符的人。即使戎家是百里朝的开国功勋,几代元老,也始终是个外姓人。
  百里瑛将颜小茴招进太医院十有八九是想将她作为人质捏在手心,通过她达到同时制约戎家和颜太傅的目的。
  制约他戎家有理可循,可是,为什么要制约颜太傅呢?众所周知,太子百里叶宁是多年前就被立下的,虽然近几年太子被百里瑛抓了很多诟病,朝中早有废太子的流言传出,但是太子的位子始终做的很稳。
  然而,现在百里瑛却突然间要制约颜太傅,难不成是有了下一任太子的人选?
  戎修略微闭了闭眼,脑中陡然浮现出九皇子百里叶肃那张淡然的面孔下,那双鹰一般深邃的眼睛。
  他轻轻吐了口气,目光重新落回颜小茴身上。虽然她没有答应去太医院,算是避免了当棋子的命运。但是,这廉宜堂恐怕也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看着颜小茴那双清澈的眸子,他实在不想将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背后的阴谋说给她听,脏了她的耳朵。
  戎修握着她双手的十指紧紧收拢,心下暗决定,是时候为了保护自家人做点儿什么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