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月下幽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脆的树叶声在脚下窸窸窣窣的,她弓着腰,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这才悄悄走到窗根底下。
  颜海月的蔷薇居静悄悄的,月光下,婆娑的树影倒映在白花花的窗纸上,在这秋夜里倍添凉意。
  林中布谷布谷的鸟叫更增添了一丝恐怖的感觉,但是颜小茴心里却丝毫都不害怕。
  她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个将自己引到荒郊野岭,喂自己服毒,还将自己沉“尸”河流的人,难道真的不会做噩梦?
  纤细的手指放在嘴里舔了舔,很容易就将薄薄的窗纸捅破。
  颜小茴将一直眼睛凑过去,很轻易就将颜海月房中的景象看了个清清楚楚。
  黑漆漆的卧房里,燃着安神香,散发着袅袅的香气,连窗外都清晰可闻。
  如果是睡前点的,从香柱的长度来看,至少已经睡了一个多时辰。
  窗边的榻上躺着个人,被子只盖到腰际,露出白花花的胳膊。睡中还不忘磨牙呓语,正是丫鬟豆香。
  颜小茴抿紧了嘴唇,视线微抬看向里面的床榻,薄薄的纱帘覆盖着,开口处微微卷起,露出里面的蚕丝被子。
  颜小茴半眯了眼,仔细又瞧了瞧,枕头上空落落的,被子里也没有人!
  颜海月居然没睡觉,那她去哪儿了?
  她的一颗心莫名就是一提,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这思量着是继续观察一会儿还是马上回沐风院,忽然哪里传来轻轻的说话声,一男一女,且时断时续的,有个声音听起来很像颜海月的。
  颜小茴快速的眨了几下眼,猫着腰,顺着声音蹑手蹑脚的找了过去。
  终于,在蔷薇居房屋和围墙的角落里,看到了两道鬼鬼祟祟的身影。
  即使中间隔着密密匝匝枝枝蔓蔓的小树林和树藤,颜小茴也能分得清,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让她咬牙切齿的颜海月!
  她将身子低伏在小树林的灌木丛里,几乎匍匐着向前蹭了几步,离那两人更近了一些。
  男人刻意压抑着的嗓音传进耳朵:“大小姐,我真的没看错,绝对是二姑娘!她跟老爷一起回来的!乍一看那一眼我以为见了鬼了,可是她还有影子呢,走路也是好手好脚的,绝对是活人!我收拾好了门房马上就过来找大小姐你了,你快想想办法,看看怎么办啊!”
  躲在灌木丛里的颜小茴冷笑一声,这男人果然是款冬。才刚见了自己就跑到这里报信儿来了,他们俩果然是狼狈为奸!
  颜海月听了,立刻拧眉呵斥了一句,声音虽低但是在这寂静的夜里却突兀的很:“行了!看你害怕的样子,亏你还是个男人呢!”
  她咬了咬牙,眼睛在黑暗中闪着阴利的光:“想不到那个臭娘们命还挺硬,居然有毒又淹都没死!早知道当时再多给她添几刀了,这下可好,留了后患!”
  忽然间想到什么,款冬嗓音一下子就变了,连声音都走了调:“老、老爷肯定也知道是咱们干的了,这下可怎么办?”
  颜海月此时已经敛去了平日里的端庄模样,泼辣尽显,没好气的翻了款冬一眼:“你有脑子吗?颜小茴失踪这些天,我爹茶饭不思,到处张罗着寻人,足可见对那个臭丫头的紧张程度。我爹若是真的知道了是咱们干的,一回来就得找咱们,会这么安静?”
  她双手抱肩,撇了撇嘴:“依我看,十有八九那臭丫头还没跟人说!”
  款冬焦急的挠了挠头,一张脸涨得通红,不过在漆黑的夜色下不怎么明显,但是语气里还是泄露了他的惶急和忐忑:“大小姐,虽然二姑娘现在是没说,可是不代表以后她不说啊!现在她回了府,整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万一她报复怎么办?刚刚我来之前,同这次跟老爷一起出门的泠风简单聊了几句。泠风说二姑娘这回剿匪有功,又不知从哪儿习得了一身好医术,还救了皇上呢!深得皇上赞许,御赐了两千两银子给她开医馆!这下她可算是有了靠山,咱们可是说什么都得罪不起了!”
  颜海月一双眼睛滴溜溜直转,长长的指甲扣进手心:“哼,有了靠山又能怎么样,她跟别人说我暗害她,别人也得信啊!好歹我是爹娘身边长大的亲生女儿,她是个捡回来的。我就不信爹会信她不信我!”
  “再说”,她接着说道,语气不怎么好:“即使有皇上给她做靠山又能怎么样?皇上正天日理万机的,我就不信他会闲到插手咱们颜家的这些小事!”
  款冬深深呼了口气,好似情绪终于安稳了一些,他眼神复杂的瞟了眼旁边的颜海月:“那、那大小姐你,还想嫁给戎修吗?”
  颜海月听了,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却没说话。
  半晌,像是有些不难烦,忽然间发了脾气:“你大半夜的把人叫出来扰人清梦,就是为了说这些?”
  款冬没想到她突然间来了脾气,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是,啊不,其实也不是,我主要是为了给大小姐您事先提个醒,让您心里有个准备,千万别被二姑娘害了!”
  颜海月不难返的挥了挥手:“行了,我知道了。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我得回去了,不然一会儿豆香醒了找不到人就麻烦了!你也赶紧走吧,路上小心着点儿,别让什么人看见了。若是传出颜家大小姐半夜里跟府里小厮私会,我这张脸都丢尽了!”
  说完,自顾自的甩了甩衣袖,扭着腰肢回了房,丝毫没有留意到款冬脸上紧绷的青筋。
  没一会儿,款冬也轻悄悄的翻墙走了。
  颜小茴活动了下在灌木丛里隐藏着渐渐僵硬的身体,一身冷意。
  俗话说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放在颜海月身上果然不假。
  她此时格外庆幸无意中听到了颜海月的这番话,不然,她还真的没有对她下狠心报复的理由。
  满怀心事悄悄从颜府的小树林里穿过,回到沐风院。
  刚一走近院儿里,就看见个人鬼鬼祟祟的靠在窗边,也像她刚才一样,正拿手在窗纸上戳洞,预备往屋里看。
  颜小茴心里一沉,什么人,居然将主意打到了她的沐风院,这大半夜鬼鬼祟祟溜进来,莫不是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她冷眸一闪,难道是颜海月和款冬派来的?
  心下一急,连忙朝身后两侧瞅了瞅,暗暗有些烦躁。
  戎修分明给她配了几个影卫,贴身保护。可是这会儿坏人都潜入大本营了,那几个传说中的影卫连个影儿都找不到!难不成,全都睡觉去了?
  靠天靠地,到头来还得靠自己!
  她眼睛快速在周围逡巡了一圈儿,想找个什么趁手的东西防防身。可是,她这沐风院儿里干干净净,连块儿大点儿的石头子儿都没有。正着急着,目光落在院中藤椅边的一个小马扎上。
  那是夏天偶尔晒太阳的时候,崖香拿来坐的。
  她悄悄攥了攥手心儿里的汗,在脑中演练了无数遍动作。
  她紧紧盯着那人的后脑勺,见他探着身子正在窗口处踅摸着什么,几秒钟之内都没有回头的意思。这才轻手轻脚却大踏步的向前走,一路上动作如流水般流畅,搬起地上的小马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那人身后,举起手里的小马扎就要对着那人的后脑勺敲下去。
  不想,这人反应极快,倏地回了头,一手捂上她的嘴,一手抓住她纤细的手腕,有技巧的向后一折,手里的小马扎“哐”的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那人身体紧贴着她,将她小小的脑袋扣在胸口,强而有力的心脏紧贴着她的耳际,温热的鼻息扑到她的后颈,引起一阵酥麻的电流。
  颜小茴睁大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受到他强壮有力的臂膀和坚硬的胸膛。呼吸间,全是他身上淡淡的兰草味儿。
  似曾相识的味道,让她立即反应过来,当下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她禁不住用手捶了捶身前的人,又气又喜,压低了嗓音:“戎修,你先放开我!”
  戎修闻言,将手臂稍微一松,却没有完全放开揽住她的双手。
  他微微低头,一双桃花眼在夜色下仿佛汹涌的潮水,瞬间就搅乱了她的心神。
  颜小茴脸一红,刚要说话,不想屋里传来崖香惊异的声音:“二姑娘,是你在外面吗?刚刚是什么动静?”
  颜小茴扬了扬头,刚要回话。戎修猛然间将她揽得更紧了一些,温热的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了濡.湿的一记,他低沉悦耳的嗓音在她耳际传来:“告诉她,你睡不着,想在外面吹吹风!”
  颜小茴身上所有的触感霎时都集中到了额头那处,心脏通通通直跳,好像一张口就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她恼羞成怒的瞪了戎修一眼,但是这含羞带怯的模样落在戎修眼中根本就是撒娇。他得罪进尺的凑过来,在她耳垂上落下一吻,语气颇带了些不怀好意的调侃:“不然,你也可以跟你的丫鬟说我来了,咱们俩要一起在这片月夜里幽个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