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七章 火花四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禁不住在心里腹诽:我有今天还不是因为你女儿颜海月?口口声声说日思夜想,可是听说她回来也只是派花楹去沐风院里传了个口信儿,如今大家都聚在了前厅,才流露出一副关心十足的模样,不禁让人怀疑真心到底几何!
  她微微垂了头,目光落在刘氏用凤仙花画的完美无缺的指甲上,不禁撇撇嘴。如果刘氏真的像她话中所说的那样茶饭不思,岂会有心情画指甲?
  颜小茴被她紧紧箍住,有些喘不上气儿,只好半推半就的稍微安慰了两句:“娘,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吗?你放心好了。”
  刘氏闻言松开了她的手,用手帕在眼角上像模像样的试了试泪。
  颜父见她一直抽泣,不禁蹙了蹙眉:“行了你,孩子回来了就行了呗!你还哭起没完了!”
  他一双眼睛在花厅里扫了一圈,眉头打了个死结:“海月呢?怎么还没来,莫不是还在睡觉不成!”
  刘氏听了,将手帕一拧连忙说道:“海月早就起来了,现在人在后厨呢!今儿不是为老爷和小茴接风洗尘么,海月说要亲自为你们俩做道拿手羹汤,一大早就钻到后厨忙活去了。”
  她视线在桌上一扫:“主食都摆上来了,应该快来了吧!”
  话音刚落没多久,颜海月就带着几个丫鬟从前面迈了门槛走了进来。人手端着个托盘。
  颜小茴的眼睛半眯,对上颜海月一双满带笑意的脸。
  只见她上前走了两步,竟然伸手抓住了颜小茴的手:“妹妹你可算是回来了,姐姐我这些日子为了你是提心吊胆。如今见你好好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
  颜小茴看着她笑的一脸端庄乖巧,恨不得立刻上去将她脸上虚假的脸皮撕下来。
  然而她只是轻轻一笑:“是吗?想不到姐姐这般关心我!普天之下恐怕再没有像姐姐这样的好姐姐了!”
  “好姐姐”三个字咬的极重,眸中也明明白白都是嘲讽之意。
  可是,她显然小看了颜海月心理素质。
  她居然装模作样的将颜小茴扶到了椅子上坐好,表面上果真一副十足好姐姐的模样:“那是当然,自家姐妹,我不关心谁关心呀!”
  说着,她将袖口轻轻撩了起来,回身将身后丫鬟们手里托盘放着的碗盘一一亲自摆到桌上。
  “饿了吧,这可是我亲手做的汤羹和点心,快过来尝尝!”
  甚至还亲口报了菜名:“这是芋头豆腐鲜虾汤、这是梅干菜扣肉……大家快来尝尝!”
  颜小茴坐在一旁,一直细心留意她的举动,暗中揣测她这么做的目的。
  明明上次就是她做了有毒的东西给她吃,这回她又亲自做饭,难不成这里面又有什么猫腻不成?
  但是,除她之外,其他人显然没有想这么多,都提起了筷子吃的津津有味,不时还赞叹两句。
  颜海月眼眸一扫,见颜小茴举着筷箸却不肯下口,不禁饶有意味的看着她:“妹妹怎么不吃,难不成还怕这菜里有毒不成?”
  颜小茴轻轻一笑,将手里的筷子握得更紧了些:“姐姐说的哪里的话,我是看这些菜做的都太好了,一看就色香味俱佳,舍不得下筷而已。”
  颜海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妹妹就快尝尝吧,若是好吃,姐姐就常下厨做给你吃!”
  颜小茴看了下眼前的芋头豆腐鲜虾汤,毫不犹豫的盛了一碗,用汤匙舀着慢慢喝了下去。芋头绵软,豆腐滑.嫩,汤汁里带着鲜虾的清香,入口即唇齿留香。
  其实,早在听说她做了菜时,颜小茴很是担心她又做了什么手脚。但是细想之下,这颜家一家人都围坐在了一起,颜海月就是再想弄死她也不会这么光明正大的。不然,吃了顿饭就出了个三长两短,任谁都会觉得这饭菜里有问题。
  可是,这一次,她不打算就这么好脾气的让颜海月觉得她好欺负,不想就这么像软柿子一般任她搓圆捏扁。
  她垂下了眸子,轻轻一叹:“姐姐做的东西果然好吃!”
  “不过”,她话音一转,将手里的汤匙放在碗里搅了搅,盛上来一块芋头,微微抬高举到了颜海月面前:“姐姐一定要注意着长相相似但是类别不同的食材啊!就拿这芋头来说,有好些人拿薯莨来冒充,殊不知这薯莨本是一种燃料,吃不得的!”
  颜海月将眼睛半眯了下,嘴角抿出一个很深的印纹:“是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
  一旁的刘氏也停了手里的筷子看向颜小茴,带着疑问的语气:“果真有这种事?”
  颜小茴浅浅一笑,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娘,这种事儿多着呢!我还听说曾有人拿蛇鳝当成黄鳝炖汤吃,结果吃死了人!殊不知,这蛇鳝是有毒的,晚上看的时候脖子下面有白点儿,很好认的!但是稍一不注意,就会被错用!”
  刘氏不禁感叹了句:“那日后的吩咐好后厨,买食材的时候千万要选好了,可别无意中丢了命!”
  一直默默听着几人说话的颜父也插话进来,眼眸不住的上下打量颜小茴,似在重新考量她:“这些你一个姑娘家是如何知道的?”
  颜小茴叼着筷子:“看书看来的,常识嘛,总要懂得一些的。不然被人暗害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着,她深深看了眼对面将筷子攥的死死的,一直盯着眼前的食物分毫不动的颜海月:“是不是啊,姐姐?”
  颜海月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暗中咬了咬牙。目光瞟到一旁的颜父几人,嘴角陡然间漾出个端庄的笑容来:“就是呢!妹妹果然博学!”
  颜小茴对她假笑了两下,忍不住在心里腹诽,博学?呵,不博学早就被你弄死成地下的冤鬼了!
  一顿饭吃的胆战心惊,火花四射,等到丫鬟们将桌上的东西都撤了,几人围坐在花厅里喝茶时,外面的小厮来报:“老爷夫人,各位小姐,戎姑爷来了!”
  话音一落,一道夹枪带棒的视线猛然间射向颜小茴的头顶,她心里冷笑一声,抬眼看时,果然正对上颜海月一双冷厉的双眼!
  颜父看了眼下首正襟危坐的颜小茴,淡眉一挑:“快请!”
  说罢,花厅里桌椅挪动,刘氏起身就要带着颜小茴等人到后厅避嫌。
  谁知,颜父抬眸看了下颜小茴,对她招了招手:“海月回房回避吧,小茴就留在这里吧!这次出门在外一直跟戎二公子在一起,如今也没什么可避讳的了!”
  他的话说的颜小茴脸颊一热,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双膝上,依言重新坐了下来。
  此时,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颜海月又幽又怨,又带着愤恨的目光。可是,如今颜父发了话,她颜海月就是再想留下也没有身份和立场,只能死死地盯着颜小茴的脸,恨不得在她身上剜下一块肉来!
  刘氏见颜海月立着不动,不由分说的将颜海月拉了回去。
  花厅里霎时只剩下颜父和颜小茴。
  不多时,外面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颜小茴抬头看时,见戎修穿着一身锦衣华服走了进来。
  头上束着玉冠,一身雪白锦缎。腰间系着一条金黄色的云雷纹腰带,缀着一块漆黑的墨玉,细长的流苏随着他的走动摇摇晃晃。衣摆一下依稀露出两条长腿,靴子叩在地上掷地有声。
  这一身打扮,既随意又不失庄重,显得他整个人更加清俊了。
  他的视线在空中与颜小茴交汇,好似隐约的带了些笑意。
  但是走进了,却将目光锁在了一旁的颜父身上,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阿修见过颜伯父!”
  颜父见他虽见了颜小茴,眼神举止却丝毫不逾矩,甚至余光瞟都不瞟一下,心下暗赞一声,心里对他又多存了几分好感。
  对他招手:“坐吧,今日来府上所为何事啊?”
  戎修轻轻一笑,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恭恭敬敬的递给颜父:“是这样的,您老常年在京中充任文职,一向伏案写作恐落下腰疾。前几日在京外的时候,见您骑马坐车总是下意识捶腰,十分不适,特将老宅那边所藏的狗皮膏药找了几副,送了过来。”
  他双手规规矩矩的垂在身体两侧:“这东西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物件,但是用的是我们戎家特质的祖传配方,好使的很。无论是腰痛还是肩颈痛,贴上两贴就见效,比外面买的那些都好。这只是一点儿,您若是用着觉得好,只管再差人去我们府上去取。”
  颜父听了他的话,不禁眸色一闪。这些天他冷眼旁观,见他一颗心都系在颜小茴身上,想不到居然连他这个老家伙也上了心。
  虽说这小子今天来颜府不一定是专门为了送药来的,但是表面上做的功夫倒是很足,至少戳中了他的心窝。
  颜父赞许的点了点头:“多谢,你有心了!”
  他转头看向一旁目不斜视的颜小茴:“今儿天色不错,难得戎二公子有空闲,不如你回房换身衣服跟戎二公子出去逛一逛,顺便物色物色廉宜堂的地点。皇上御赐了赏银和匾额,你莫拖得太久,落人口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