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风流倜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氏见机,也连忙为颜海月求情:“就是啊,老爷,海月虽然一向跟红叶不对付,但是她向来胆儿小,怎么可能做这种坏事!凡事还是等红叶醒了再说吧!”
  颜父低头思忖了半晌,忽然间像是极为疲惫似的抬手按了按眉心,口中沉沉一叹:“罢了,此事先告一段落,一切就等红叶醒来再说!”
  “但是”。他话音一转:“海月你身上的嫌疑还没解清,暂时先回蔷薇居闭门思过。等柳姨娘醒来,随时传唤你!你给我老老实实呆着,若是被我发现思过期间四处乱跑,我有你好看!”
  说罢,大手一挥叫来两个丫鬟小厮,径直将颜海月带了下去。
  她人一走,听风斋里陡然间寂静的诡异。
  颜父侧头看了眼里间无声无息躺在榻上的柳姨娘,微微叹了口气,对周围的人挥了挥手:“罢了,你们先下去吧,等有事儿再叫你们!”
  周围的丫鬟婆子都低眉顺眼的退了下去,颜小茴和戎修也跟颜父告了辞,心事重重的往外走。
  本来出了这种事,颜小茴早就没了出去的心情,但还是被戎修一路拖着出了府。
  戎修却也有自己的打算,本来他早就知道颜府中有颜海月对颜小茴居心叵测,需加以提防。可是今儿到颜府一看,这颜府里的人显然个个都不是善茬。而颜小茴在颜府简直就是待宰的羔羊,弱小到不行,甚至连个嬷嬷都能欺负到她的头上,看在他的眼里既气愤又心疼。
  本来他约颜小茴出门是想两个人一起溜达溜达,幽幽会,可是现在他着实觉得这廉宜堂应该早些选好地点开起来。一来,可以尽早实现与百里瑛的诺言,为她添些实力,使别人不得妄动;二来,也是为她寻个可以较少呆在颜府的缘由。
  他无比后悔,为什么就没将婚期定的早一些,不然,颜小茴就可以嫁到将军府,省着被颜府的人欺负,害他一天魂不守舍提心吊胆的了!
  几人怀揣着心事坐着马车一路哒哒哒来到柳杨街,不多时,马车在一个地方停下,车夫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二公子,过两日就是追月节了,这京城的人都忙着准备过节的东西,前面的街上人山人海,马车再也往前走不了了。”
  戎修听了,伸手将车帘撩开,往柳杨街上一看,可不都是摩肩接踵的人群!
  熙熙攘攘的人群将本就不宽的杨柳街挤了个水泄不通,沿路的小商小贩更是将两旁的道路摆了个满满当当,一时间各处说话声、叫卖声传入耳中,好不热闹。
  戎修先跳下了马车,然后才回手将颜小茴小心翼翼的扶下来。
  见颜小茴被热闹非凡的街景吓了一跳,戎修嘴角一弯:“你第一次在京城过追月节吧,这里就是这样的,提前好几天家家户户就开始准备了。”
  说到这里,颜小茴突然发现,她来到这里以后似乎还是第一次过节呢!
  戎修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给她介绍旁边一些新奇好玩的东西。
  吹糖人、彩灯笼……一下子就将颜小茴在颜府中郁结的情绪疏散了出来。虽说这些东西她原来在逛庙会的时候也曾看见过,但是场景换到这里,却又生出些许不同来。
  也许是受了过节的气氛感染,颜小茴陡然间生出些伤感,但是视线转向一旁的戎修,他饱满的额头,浓密的眉宇,高耸的鼻子,总是带着玩味笑容的嘴角,就这样生动的展现在她的眼前,忽然间又从心底生出一股满足感。
  虽然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没个正行,可是,危难的的时候,他却总是她全部的依赖。
  察觉到她强烈的视线,戎修的脸陡然转过来,细长的睫毛戏谑的眨了两下:“怎么,跟大街上的人一对比,忽然觉得本少爷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了?”
  颜小茴的脸陡然一红,不禁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
  视线在周围的人群扫了一圈儿,这才发现不时有人对着两人指指点点。
  原来,这戎修在京城里有白脸小将军之名,与鬼才诗人冷雨然齐名。二者一文一武,才貌俱佳,一直在坊间为人们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
  戎修虽然名声在外,却每每呆在军营或者宫中,甚少露面。饶是如此,还是有很多人认出他来。眼见他身边还带着个美貌女子,一颦一笑脸上柔情尽显,一时间都暗中猜测,这女子可是传说中与小将军订亲那位?
  颜小茴听见自己的名字被人群反复提起,忽然间觉得两个人之间像是有种莫名的纽带一般,纠缠交错,禁不住有些脸红。
  意识到自己被他拉着手,连忙甩了甩手,想要挣脱他的大掌。
  可是戎修仿佛没有注意到周围投来的各种八卦的目光,看也不看她,只是嘴里轻声“啧”了一声:“老实点儿别乱动,这里人多着呢,万一走散了就麻烦了!”
  颜小茴又挣扎了两下没有结果,这才老老实实任他牵着了,可是一路上众人投来的目光还是令她头昏脑热。
  好在这时,戎修大手一挥,指着一家没有匾额的店铺:“到了,就是这家!”
  颜小茴抬头一看,整个铺面宽敞干净,门口放了两具小狮像,既威武又憨态可掬。透过门口高大的两扇大门,一眼就将里间整洁敞亮的样子看了个通透。
  且店铺周围成衣铺子、胭脂铺子、酒肆、茶馆应有尽有。还有挑着扁担、推着车走街串巷的小商小贩。这里流动人口多,离周围人们的住所都极近,来往便利,即使连晚上也有熙熙攘攘的人群。若是在这里买个铺子,好好经营了,即使是平民药铺,也必定会有收益的,颜小茴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地方。
  见颜小茴眼中流露出喜欢的神色,戎修也跟着高兴,徐徐的开了口:“本来这条街上有两家店铺要出卖,一间在巷子的入口处,只有一个很窄的店面,原来是个包子铺,每日生意很是红火。如今店主扩大了经营,搬到东街去了,就空了下来。但是可能是年头久了的原因,我瞧着有些脏旧。”
  说着他又用下巴点了点面前这家铺子:“另一间就是这个了,此处在柳杨街正中央,原来是家面馆,虽然不大,但是贵在宽敞。后边还有个不大不小的庭院,可以种些花花草草,还有间房子,可供居住。我想着过些日子冬天冷了,天也黑的早,你不愿意回颜府,将后边收拾出来倒是多了个住处,省着来回跑了。”
  “只是”,他话音一转:“那天派人简单跟老板谈了一下,老板仗着自己地段好,居然要价一千五百两。但是我想着,皇上总共才给了你两千两,出去药材等花销,你也剩不了多少了,于是硬是跟他压价压下来五百两。”
  他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颜小茴的脸:“本来我媳妇开医馆应该是我拿钱的,但是我觉着以你的性子必是不肯的。这大把花钱的地方就由你来,收拾、雇工什么的就交给我,怎么样?”
  颜小茴没想到他想的这么周全,还这般了解她,一时间心下感动,将他的手指拿下来,放在手中摇了摇。
  正说着一位长髯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戎修和颜小茴,热情的招呼了来:“哎呦,这不是戎小将军吗?前两天小将军派人来我这医馆相看,怎么样,考虑好了没?现在一千两银子买块地还贵么?你走了之后,接连来了好几个人来看我这店面呢。你若是不抓紧时间,可就让别人买去了。”
  说着又叹气,“如今我就是年龄大了,起早贪黑干不动了,不然这铺子,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轻易撒手的。”
  颜小茴随他走进去,一进门,大厅里整整齐齐摆着几副桌椅,最里面是个柜台,用来收银结算的。走过前院,来到中间的庭院,有块不大不小的空地,排列着几个垄沟,颜小茴看了,极为满意,有了这一小块地,将来还能自己种些有用的草药。
  见所到之处都十分干净,几乎不用怎么改动就能直接用了,当下就拍板,掏了一千两银子将这铺子买了下来。
  眼见一张千两的银票换成了一个轻飘飘的地契,可是颜小茴心里却格外开心,除去颜府,她终于有个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了!
  终于办了一件大事,颜小茴怀揣着地契,雀跃的跟戎修出了铺子。
  此时,夕阳的余晖洒满了整条街,温暖的霞光将周围的景物都柔和了起来。
  白天的喧嚣仿佛也都淡去了,戎修拉着她几乎沿街每个铺子都停了一停,糖葫芦、烤红薯、糖人、小铜镜、香粉每样都买了一点,手里几乎拿不下。
  颜小茴见戎修显然是将她当成小孩了,又哭笑不得又觉得甜甜蜜蜜。
  殊不知戎修第一次跟心爱的女人狂街,满心都想凡是看到的,觉得好的,都买来送给她。
  这样的模样,连他自己都觉得新奇不已。
  她夕阳下的笑颜更是令他心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