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房上房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觉得豆大的冷汗正沿着她的额头缓缓流下,一瞬间就流进了她的眼睛。
  满满的涩意和刺痛逼迫她不停的眨眼,她慌忙的用袖口擦了擦眼睛,等她再顺着缝隙往下看时,柳姨娘不知什么时候从床榻上走了下来,一身白色中衣中裤显得她倍加柔弱,但是眼神却犀利难当。
  她的头微微一侧:“怎么?还要我亲自上去接你下来吗?”
  颜小茴乍了乍舌,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她清了清嗓子:“呃,请姨娘等我一下,我这就下去!”
  柳姨娘却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一般,柳眉一蹙。轻声说道:“等一下,你不要从正门进来,从房顶下去以后到屋后找一找,从后门进来!”
  说着,双手在墙壁上一扶,走出了她的视线。
  颜小茴深深吸了口气,心里略加忐忑,不知这柳姨娘是如何发现自己的,叫自己下去又是为何。
  然而,她整个人已经被她抓了个现行,不管怎么样还是要下去会一会她的!
  她手脚并用朝着屋后的方向从房顶上爬下去,本来这房子很高,她上来的时候还犹豫着如何下去,可是此时坐在房檐上,她细细观察才发现,屋后的墙壁的青石砖像是被谁刻意拿掉了几块一样,刚好适合放脚,像攀岩一样一点儿点儿爬下去。
  双脚落在草地上,她才惊觉两只手掌上都是冷汗,可是她现在顾不得这些,双眼依照着柳姨娘的话在后面整片墙壁上寻找着她口中的后门。可是,看来看去,后面都是一样的青石砖,哪里有门啊?
  她以手攥成空拳,一边走一边在墙壁上敲来敲去,想要从这块块青砖中找出点儿什么东西来。
  果然,当她俯身敲到右下方的一块砖时,发现这里的声音空空洞洞的,她沿着这块砖为中心,沿着周围仔仔细细的敲了一遍,果然发现一个大约高四尺,宽三尺的方形中空地带来。
  她伸手在这中空的地方推了推,却发现,根本一点儿变化都没有。
  “咦?奇了怪了!”她不禁侧了侧头,若说有门,肯定就是这里,可是怎么任她怎么推都没反应呢?
  现在她这副苦思冥想的人若是被其他人看见肯定要笑死了!放着前面正大光明的门不能走,却窝在这儿弄这个不知名的暗门!她不禁叹了口气,早知道刚刚在房顶上跟柳姨娘问清楚些好了,何苦搞的她现在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她转动了下因用力而变得僵硬酸痛的手,眼睛一偏忽然间看见外墙墙角里的一堆砂子。连忙走了过去,捧了一捧干燥的砂子在手心。然后半眯了眼睛,一边移动捧着砂子的双手,一边将砂子吹拂到那片中空的青石墙上。
  须臾,手中的砂子都被吹掉了,她轻轻拍了两下手,将手上的砂子胡乱擦了擦。双眼一眯,沿着方形的中空地带逡巡一圈儿,陡然间发现细沙之下,有两处地方的浮灰印出了个手印儿。她按着这两个手印儿将两块青石砖微微扳动了下,忽然间像是触动了什么暗处的机关,那方形的地方陡然间被推了进去,露出一个只容得下一人大小的门洞。
  她探进身子,将头伸了进去,只见眼前一片幽深。她略微犹豫了一会儿,整个人终是钻了进去。
  谁知,她刚钻了进去,身后的墙壁陡然间转动,门洞“砰”地一声重新消失不见了,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昏暗。
  刚刚外面还是一片阳光,此刻她陡然间走进这漆黑的地方,两只眼睛像是盲了一般,什么也看不清。她舔了舔干涩的唇角,紧张的用两只手在周围摸了摸,双脚也慢慢向下试探了下。
  这是个类似于通道的地方,四周都是墙壁,粗糙的刮手。脚下像是楼梯一般,一格一格的,她抿了抿唇,沿着楼梯向着下面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
  “咚咚咚”,既像是脚步声,又像是她忐忑不安的心跳声。
  由于眼睛一直看不见,她不知道自己往下走了究竟有多少米。
  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这柳姨娘究竟要跟她说什么,非要把她叫到这样一个奇奇怪怪的地方来?莫不是要杀人灭口?
  想到这个可能,她顿时毛孔悚然了起来。
  她清了清嗓子,一边往下走,一边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柳姨娘?你在哪里?”
  有些沙哑的女声从下面传来:“在下面,你一直走下来就好了。”
  她语气平静,不像是恼羞成怒或者疯癫的样子,颜小茴的心里松快了不少,却仍不敢全然放心。
  终于,前方透出些微昏黄的亮光来,她的眼睛已经多少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因而快步走了几步。
  前方小小的通道口一转,前方陡然间开阔起来。仅仅匆匆一瞥,颜小茴就被目光所触及到的景象惊呆了!
  这是一个偌大的地下室,四周都是木制的书架,书架上放满了各种书籍。或崭新或古旧,有纸制更有竹简。中间的地面有一个六七丈左右的深坑,里面注满了水,颜小茴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坑里长着株荷花,硕大的圆叶漂浮在水面上,一颗粉嫩的巨大花苞轻轻摇曳。
  这里面连阳光都没有,这荷花是怎么生的这么好的?
  那不大不小的荷花池里,甚至还养了两尾锦鲤!
  荷花池边上,放置着一对儿古旧的檀香木雕花桌椅,桌上放置着个铜香炉,正散发着袅袅的香气。
  这里,与其说是个暗室,更像是个私人书房。
  她还在怔忡中,忽然耳边传来簌簌的脚步声,颜小茴抬眼一看,柳姨娘肩上披着件薄薄的外衫,手里拿着本书正从书架后面闪身走出来。
  见了颜小茴她弯了弯唇,脸上丝毫没有跟李婶或者跟颜父他们在一起时的伤心欲绝。
  轻快的表情令颜小茴不解,但她只是心中微微一动,表面上并没有显现出来。
  柳姨娘瞥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想不到这颜府还藏着你这样一个聪明人,居然凭着我那含糊不清的两句话,就真的找了进来!”
  不等颜小茴答话,她懒懒的往椅子上一靠,细长的手指慵懒的在这暗室里画了一圈:“我这里怎么样?”
  颜小茴见她虽然一脸苍白,但是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奄奄一息,微微蹙了眉往前走了两步,在她面前站定:“姨娘,你身体没事儿了?”
  柳姨娘凤眼微抬,嘲讽一笑:“怎么,你也很希望我有事?”
  “也”?颜小茴咬了咬唇,避开这个看似尖锐但是实际上没有什么营养的问题,开门见山的问她:“您把我叫到这里来干什么?”
  柳姨娘将一只手抬起来放在桌案上,屈起一根食指在桌沿的镂刻上无意识的描摹:“如果我没记错,是你爬到我的屋顶上偷窥,还往我的药碗里扔死老鼠。提问的不应该是我吗?”
  她的食指忽然一停,倏地收回放在身前,两手交叠着。看着颜小茴曼声说道:“说吧,为什么鬼鬼祟祟的?”
  颜小茴无辜的眨了两下眼:“我没有鬼鬼祟祟,我的地契丢了,想着上午的时候只来过姨娘这里就过来找找,但是听风斋的门被锁上了,我怕敲门的话会打扰姨娘休息,一时没办法,就悄悄爬到了房顶上,打算在姨娘房里看一眼有没有地契就走。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柳姨娘听罢,细长的睫毛眨了两眨,颜小茴见她没有反应,忍不住开口:“我说的是真的!”
  柳姨娘轻轻一笑,白皙的手伸进袖口里摸了摸,掏出一张薄薄的纸来,摊开放在桌案上。接着用下巴点了点:“这个就是你要找的地契?”
  颜小茴往前迈了一步,眯起眼睛看见地契下方的红色印章边上正落着自己的大名儿。因为来到古代以后还不曾写过毛笔字,歪歪扭扭的,像几只炸了毛的毛毛虫爬在宣纸上,为此还被戎修那家伙笑话了一回。
  她连忙伸出手去,想将地契拿回来,不料却被柳姨娘以更快的速度按住了它。
  颜小茴不禁轻轻一笑:“姨娘,您这是干什么?听说前几年我爹用这些年皇上御赐的赏银在东街开了家书局,地契上可落得是您的名字。那东街虽然不是什么市坊的黄金地段,却靠近各位王公大臣的府邸,说是千金之地也不为过。我这点儿蝇头小地,恐怕还入不了您的眼吧?”
  柳姨娘一双凤眼半眯,眼中略过一道流光:“呵,这府里的人都说颜二小姐还是个小孩子,又早早没了娘没什么靠山,可是依我看,你就是个披着羊皮的小狐狸,这府里谁都没有你精明!”
  颜小茴低了头,目光跟坐在椅子上的柳姨娘平视,抚着地契的手却一直没有收回。语气谦虚,但是一点儿虚情假意都没有:“姨娘您过奖了,小茴只是为了好好活着尽心尽力而已,若是论精明哪比得上姨娘呢,即使在床榻上躺着都知道小茴在房顶,就跟头上长了双眼睛似的,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
  柳姨娘目光也饶有兴味的回看她:“我只不过是从衣柜旁的铜镜上看到了你的倒影罢了,算不得精明。”
  她另一只胳膊也放在了桌上,微微侧了侧头,表情像是垂钓的人在等鱼儿上钩:“你别着急,这地契,我会给你。但是,你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