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再无二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柳姨娘不依的摇摇头:“我不去,这听风斋我已经住惯了,搬到别的地方我都睡不着。”
  说罢,用下巴点了点跪在地上的菱香:“这丫头虽然今儿也有错,不过以她平日里胆小如鼠的性格十有八九是跟着李婶行事的,今日暂且就饶过她一回吧!”
  菱香听了,连忙要叩首谢恩,不想柳姨娘话音一转:“不过,我听风斋是不打算继续留用她了,老爷你随便安排吧!”
  颜小茴转眼瞥见一旁焦急的崖香,禁不住上前一步:“爹、姨娘,既然这样不如就将菱香给我吧!我院儿里恰巧只有崖香一个丫头,冷清得很,不如让她到沐风院跟我做伴儿。”
  颜父大手一挥:“那就这么办吧!你领回去多加管教,莫再出现今天这样的事儿!”
  颜小茴连忙点点头,弯腰将轻轻啜泣的菱香扶了起来,轻声说道:“你去房里收拾东西吧,我和崖香在外面儿等你。”
  菱香听了连连点头,伸手抹了把脸上的泪花,对着柳姨娘深深地福了一福,这才扭身走进了偏房。
  柳姨娘用帕子捂住嘴,困倦的打了个呵欠,颜父见状赶紧将她扶回正房,谁知刚走两步,就被刘氏叫住了:“妹妹你等一等!”
  柳姨娘回头,眉头微微蹙了下:“姐姐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刘氏眼睛在众人面上一一掠过,微微一笑:“吩咐倒是没有,只是有些担心妹妹你。如今你身子骨不爽利,偏偏今儿出了这样的事儿,听风斋一下子就去了两个下人,只留了个半大的丫头片子。我寻思着,不如在我身边挑两个会做事的丫头给妹妹,省着外面买的不懂事儿,还得现调教。”
  说着,她询问的目光落在颜父身上,像是要寻求共鸣一般问道:“老爷,您说呢?”
  颜父掀了掀唇角刚要答应,就被柳姨娘插话堵住了嘴:“妹妹谢谢姐姐的好意了,只是,我这一病添了不少怪毛病,总觉得院儿里人多吵得人心神不宁休息不好。如今听风斋只剩了一个丫头,倒正合了我的心意,可以清清静静的休养休养了。丫头的事儿就先这么放着吧,什么时候妹妹有需要再去姐姐那儿挑就是了。”
  刘氏还要再说,可是柳姨娘已经由颜父扶进屋,只留给她一个冷冰冰的背影。
  如此一闹,刘氏的目的非但没有达到,安插在柳姨娘身边的婆子反而被清除了,气得她火冒三丈咬牙切齿。
  颜小茴在一旁看她鼻子冒火却还要做出一副当家主母的端庄样子,就觉得好笑。
  带着崖香和菱香回到沐风院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
  菱香一进门就给颜小茴磕了个头:“二姑娘,崖香已将您想方设法救奴婢的事儿都跟奴婢说了,奴婢无以为报。从今天开始,奴婢菱香就是您的人了,做牛还是做马,就您一句话的事儿。”
  颜小茴赶紧将她搀扶起来:“我做这些也不全都是为了你,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颜小茴没有别的要求,只求你在沐风院能够像亲姐妹一样相处,表一如意,彼此诚实守信。”
  菱香连忙开口说道:“二姑娘放心,奴婢既然踏进了了沐风院的门,对您就再无二心!”
  颜小茴点点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时间不早了,你跟着崖香洗漱睡觉吧。”
  她刚要转身回里间,就被菱香伸手拉住了衣袖。
  颜小茴不解的看着她:“还有事儿吗?”
  菱香像是极为难,上牙将下唇咬的几乎泛白。半晌,她眼睛微垂快速眨了两下,声音极小:“那个,二姑娘,李婶曾让我在府外买了几种草药,都是补血的。”
  说道这儿,她声音更小,几乎微不可闻:“我买的时候并不知情,后来才知道这些药原来是给柳姨娘的……”
  颜小茴指尖一抓顺势握了握她的手:“这事我已经知道了,你不必放在心上。只是,你知道李婶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菱香摇摇头:“不知道,我之前跟李婶借过几次银子贴补家用,后来还不上了,李婶也没说什么,只说以后要我好好听她的话。谁想这次她用这些人情债为借口吩咐我去外面买这些药回来,我起初以为是给姨娘补身子的,可是问过药铺里的大夫才知道,柳姨娘滑胎若是用了这些药,可是会出人命的!”
  说到这儿,她的身子禁不住颤抖起来:“可是李婶吩咐的事儿,我不能不做,不然万一她急眼了管我要银子,我可拿不出来。”
  她的眼睛一抬,里面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包了一包泪,正在眼眶里盈盈打转,眼瞅着就要掉下来,看的颜小茴的心跟着一揪。她带着茧子的手将颜小茴的手紧紧抓住:“二姑娘,姨娘今天赶走李婶,十有八九是知道了这药有问题。你说,她会不会憎恨我?是不是,她日后也会将我赶走?”
  颜小茴安抚的对她笑了笑:“放心吧,姨娘才没有那么小气。你现在是我沐风院的人了,她不会动你的。时间不早了,快去睡吧,不然天真的要亮了。”
  菱香听了,这才低着头任一旁的崖香拽走了。
  颜小茴转身打了个呵欠,伸手将里间的门推开,刚踏进里间半步,整个人瞬间被一个人紧紧抱住,男人的阳刚之气带着淡淡的兰草香扑面而来。
  颜小茴下意识想要尖叫,却被戎修用唇堵住了嘴,他用火热的唇在她唇角描摹了半晌,又抬头在她眼睑上落下一吻,嗓音暗哑着低声问道:“有没有想我?”
  颜小茴听他喘着粗气,脸一红,伸手在他肋下轻轻一戳,语气带着埋怨:“这么晚你怎么来了,还藏在屋子里,吓了我一跳!”
  戎修侧头在她耳朵上泄愤的咬了一下:“你这臭丫头,看起来根本就不想我!我早就来了,一路跟着你到了听风斋,你居然都没发现我!”
  颜小茴一怔,抬头望进他如水般的眸子,不可置信:“你也去了听风斋?那我怎么没看见你?”
  戎修微微挑了挑眉:“我一直都跟在你后面,不然你以为单凭你踢得几个核桃,那个胖女人能说摔就摔?本来我想出来帮你把她解决掉的,可是仔细想一想,觉得有些事还是你亲自做比较好,于是悄悄躲在一旁,偶尔帮你一个小忙。”
  颜小茴没想到他居然一直跟在她身边暗中帮忙,心下顿时柔软一片,连语气都温柔了起来:“你怎么帮忙的?”
  戎修俯身在她额头上浅啄了一下:“没什么,就是随便乱用几个石子罢了,比不上你掀桌子,撒核桃!”
  这些偷偷摸摸的小伎俩被他拿出来说,颜小茴顿时羞得面脸通红,长长的睫毛眨呀眨的,开口为自己辩解:“我不是想不出好办法嘛,可是不这样闹腾,柳姨娘就没有借口把人撵出去,那我和柳姨娘迟早有一天会落在大夫人的手心里。”
  戎修伸出大掌在她脑后摸了摸:“做的好,虽然咱们不能坏别人,但是却也不能让其他人欺负了去。”
  颜小茴点点头,任他将她的小手放在手心儿里把玩。
  她好奇的看着他:“你这么晚过来,不会就是为了看看我吧?”
  戎修的脸忽然间有些热,不过好在里间没有点灯,她看不出来。
  他将颜小茴拉到床榻边,蹲下身子替她脱了鞋:“我来是想告诉你,廉宜堂收拾的差不多了,明天白天你跟我去看看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添置,我好命人去买。”
  颜小茴心下感动,伸手在他厚厚的耳垂上揉了揉,轻声问道:“戎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戎修被她摸得脸热,伸手将她作乱的小手拿下来,把她整个人放在床榻上裹上被子,只留出一颗圆圆的小脑袋瓜。
  因为怕外间的人听到,他刻意压低了嗓音,声音比平时显得更加沉稳有力:“你是我喜欢的人,不对你好,对谁好呢?”
  虽然喜欢她的话,他说过好几次,可是这一次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他的位置,听在耳朵里感觉已然不同。
  她的一颗心怦怦乱跳像揣了只小兔子,捂都捂不住,她慌乱的眨了眨眼,生怕这羞人的心跳声会被戎修听到。
  戎修说完表白的话,见她默默不语,脸上的羞涩尽显,脑中也忽然间也一片空白起来。
  按理说,他并不是寡言的人,可是他发现,跟颜小茴在一起的时候,他每每都被她的一举一动牵动心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说些言不由衷的话来调笑,实则是用那些不正经的话掩盖他心中的慌乱,并将他的心绪亦真亦假的吐露出来。
  气氛陡然间暧昧起来,戎修暗中擦了擦汗湿的双手,然后将大掌覆盖在她的双眼上,整个人缓缓倾身躺在她的身侧,与她共枕。
  眼睛被他的大手遮住,鼻间的气息就更加敏锐了起来。察觉到身边的床榻和枕头微微下陷了少许,接着他的味道铺天盖地的将她包裹起来,颜小茴身子一僵,心中的弦像是被谁拨动了一般,耳边嗡嗡作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