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药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的一颗心像是被抛上了云端,飘飘忽忽的,渐渐有些头晕目眩。她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就被戎修连人带被子的伸手往身边一揽,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诱哄的味道:“别乱动,我就抱着你呆一会儿。”
  颜小茴忽然间就语塞了。
  感觉到颜小茴僵硬的身体和纷乱的呼吸声,戎修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将话题转了转:“对了,送我的香囊你绣的怎么样了?”
  颜小茴忽然间想起那个精致复杂的香囊,顿时觉得头大。她咬了咬唇,眨了两下眼:“那个,太复杂了,我送你别的不行吗?”
  她毛茸茸的睫毛不安的在他的掌心下一眨一眨,好似羽毛拂过,戎修的心突然被撩拨的痒痒的。淡淡的馨香带着甜蜜的味道瞬间就钻心他的鼻间,他暗中深深吸了口气,下巴在她头上磨蹭了两下:“送别的?”
  他点点头,好似真的在思索一般,半晌轻轻的在她耳边呢喃:“那不要香囊了,把你送给我好不好?”
  颜小茴觉得心底的血液一瞬间就冲上了脸颊,即使闭着双眼都能想象到自己脸上飘着的红霞,她禁不住将手从被子下面伸出来,在他劲瘦的腰上轻轻一拧,嗔怪道:“你瞎说什么呢!”
  戎修将她那只不安分的小爪子抓过来,放在嘴边轻轻吻了下手心。
  颜小茴被他的举动弄的头皮发麻,身上的汗毛都羞涩的站了起来,她轻咬着嘴唇,不待他吻完就将手快速的缩了回去,顺势连脑袋就钻进了被我里,只留出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长长的睫毛微颤,眼珠在眼帘下叽里咕噜的乱转,可是就是不肯看他。
  她脸上这些情意都是因为他,她眼角流露出的羞涩也都是他的专属,戎修觉得一颗心都涨得满满的,甜蜜仿佛要从心底溢出来一般。见她那么小的一个人窝在他的怀里,戎修只想竭尽所能为她撑起一片可以遮风避雨的天空!
  颜小茴被他像哄孩子一般轻拍着,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她只记得临睡前,半梦半醒间,曾看见了他温柔如水的双眸。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响起崖香的声音:“二姑娘,快起来了!”
  颜小茴本来还在睡梦中,猛然间想起戎修还在房里,一个激灵就吓醒了:“哎呀,糟糕!”
  谁知,拥着被子坐起来往身边一看,床上除了她哪还有人啊!
  她眼睛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儿,暗中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衣柜里窗帘后边都没有人。
  崖香见她整张脸红扑扑的,弯唇一笑:“二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梦了吗?”
  颜小茴眨着眼摇摇头,从被窝里钻出来由着菱香服侍穿衣洁面。
  这厢衣服刚刚穿好,正整理床铺的崖香忽然“咦”了一声。
  颜小茴扭头心里跟着一紧,莫不是戎修留下了什么东西被发现了不成?
  果然,崖香盯着床榻上的绣枕,眼睛眨巴了好几下:“姑娘,这两个枕头上怎么都凹进去了?”
  颜小茴看着两只枕头上清清楚楚的脑袋印儿,小脸忽然间爆红,咬着嘴唇正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见崖香斜了斜眼,目光调侃的问道:“是不是……”
  尾音儿拖得很长,颜小茴被她看的脸热,紧张的等待她接下来的话。谁知,她话音一转一脸坏笑:“是不是二姑娘你晚上又乱滚了?”
  说着,她对旁边一脸不知情的菱香说道:“你不知道,二姑娘平日里虽然端庄,可是一睡着了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整夜的滚来滚去踢被子,睡相毫无形象可言。有一回整个被子都掉到了地上,就剩了个被角被她抓在手里。这么个睡觉法儿居然到现在都没染上风寒,真真奇怪!”
  颜小茴心下暗送了口气,连忙装作不好意思般伸出两只小爪子去呵崖香的痒,嘴里佯怒:“好啊,如今沐风院儿里来了小伙伴,你终于逮着人一起编排我了是不?”
  崖香被她挠的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连忙笑闹着求饶。
  等闹了一圈儿停下来的时候,三个女人的头发都像鸟巢一般乱糟糟的顶在头顶,忙又花了些时间重新梳洗。
  吃过早饭,颜小茴记挂着廉宜堂,连忙带着崖香和菱香走出颜府。谁知一出府,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虽然周身没有做过多的装饰,可是但就上面的楠木车身来看,就造价不菲。
  正当她疑惑这马车的来路,为何单单停在这颜府门口时,车帘一掀,戎修那张带着盈盈笑意的桃花脸探了出来。目光连彷徨都没有,直接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真是巧啊,我刚到,正打算在门房通报一声,你就出来了!上车吧,带你去廉宜堂转转!”
  说罢,一个纵身从马车里跳了起来,牵着她的手,将她扶上了马车。
  颜小茴的脸禁不住又红了,任谁也能看出这辆马车停在门口有段时间了,车夫已经开始无聊到将马鞭拆开又重新编了编,这人居然还能大言不惭的说他们刚到!
  进了马车,车厢里只有他们二人,戎修的手自从牵着她上车开始就一直再没有松开过,这会儿更是将整颗头一歪,直接枕在了颜小茴的脖颈处。
  他清浅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颈项,温温热热又撩起一阵莫名的酥痒,颜小茴禁不住想起昨天晚上两个人同床共枕,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是空气里那股暧昧又陡然间浮现了出来,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悄悄挪了挪身子。
  谁知,她刚挪动一小下,戎修整个人就跟着挪动了过来。两人之间原本还有一个拳头的距离,谁知被他这么一挪,变得贴的紧紧的。温热的温度从他的身体里传来,即使隔着两人厚厚的衣服还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颜小茴禁不住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轻声说道:“靠这么近干嘛,你离我远点儿!”
  戎修却一动不动,语气带着不满:“你躲什么啊,我又不能吃了你!就算要吃,也不可能在这儿!”
  颜小茴的脸有不争气的红了,她几乎恼羞成怒:“戎修,你流氓!”
  戎修却是弯唇一笑,眼都不睁的半是威胁半是调侃:“现在可是在大街上,前面的马车上还坐着你的丫鬟,你若是说话再大声点儿,恐怕即使没有什么,别人也会想歪!”
  只轻轻浅浅的一句话,就成功的令她闭了嘴。
  颜小茴自暴自弃任他靠着,当人型抱枕。
  马车晃晃悠悠的沿着京城的青石板路“吱吱呀呀”的碾过,正当她半阖了双眼也要睡着时,忽然唇上一暖。
  她一颗心猛然一跳,一睁眼就望进戎修深潭般的双眸。只见他嘴角一掀,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我忽然间想到,既然外面的人已经把咱们想歪了,我为什么还要忍着呢?不如真的做点儿‘流氓’的事好了!”
  说着,他的头一倾,颜小茴只觉眼前一暗,周身就充盈了他的味道。
  等到了柳杨街下车时,颜小茴的一张脸红透仿佛一只煮熟的虾子,崖香她俩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更是令她无地自容。一边的戎修见了她这副忸怩的小媳妇模样,一双桃花眼都笑弯了,笑盈盈的去牵她的手却被她美眸一瞪,一掌打掉。
  虽然一直打打闹闹,可是等她真正走进廉宜堂时,却被里面的景象深深震撼了。她一直以为这医馆随便收拾收拾能用就好,谁知,戎修把它拾掇的比她想象的几乎好上百倍。
  入目的是光洁敞亮的大堂,石灰粉涂抹的雪白的墙壁,两侧码着整整齐齐的桌椅,用来安置等待就诊的病人,中间是一方梨花木桌椅,一看就是用来坐诊用的。想必是为接下来的冬季御寒,椅子上铺着厚厚的银狐皮毛,桌上笔墨纸砚应有尽有。另一侧是用屏风遮挡出来的一块空间,有些私密的检查可以在里面进行。后方是一个硕大的药斗子,颜小茴随意的从将里面的格子抽出来,就见里面早已备好了满满的草药。
  见她捻起几味草药放在手中细看,戎修淡淡的开了口:“这些都是我差人从各药产地运来的,质量都是上乘的,虽然贵了些,但是因为没经过中间的药贩子,算起来比其他医馆还便宜了不少。本来我是想等你一起进药材的,可是最近你家里乱,皇上那边耽误太久又不好交代,就私自做主了。对了,这是我派人整理的药材的明细,你一一过目下,有不妥的,要换的,只管告诉我。”
  说着,从桌案上拿出本小册子来摊开放在颜小茴手中。
  颜小茴被他的细心周到感动,她低头将小册子随便翻了几页,谁知越看就越暗暗心惊。
  戎修见她脸色不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惊喜,取而代之的是眉宇间笼罩的一层乌云,一时间心里七上八下,禁不住开口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颜小茴刷的一声将小册子阖上,秀眉紧拧,看着戎修一字一句的问道:“这些药材算起来真的比京城其他家要便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