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讨公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王掌柜眯了眯眼,他的眼睛本来就不大,又因为人胖,这么一眯就显得更小了,再加上他臃肿的身材和脸上颐指气使的表情,活脱脱一个脑满肥肠的奸商模样。
  目光落在戎修身上,他胖手一抬,身后那群拳打脚踢的人立刻就停了手,垂手侍立,只剩那被打之人躺在地上,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掌柜嘴巴一咧露出旁边两颗金牙,两条胖腿儿迅速倒腾着利落的从门口小跑到了戎修面前,阿谀奉承:“呦,这是谁啊,戎小将军!您这个时辰您怎么在这儿啊?”
  眼神瞟过颜小茴,又嬉笑道:“这位姑娘可是颜家二小姐?啧啧,您瞅瞅这小模样这小身段,跟小将军您简直是天造地设,金童玉女!”
  颜小茴被他油腻腻的目光看着,莫名觉得身上鸡皮疙瘩尽起。她悄悄挪动了下脚步,闪身走到戎修身后。
  王掌柜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她嫌弃的目光,微微抬了抬头,两只小眼睛瞪得溜圆往旁边一处酒楼看了看:“这会儿马上就到了饭晌了,今儿可巧遇上了两位贵人,小的请你们到这清月楼叫上几盘上好的酒菜,喝上一壶怎么样?这清月楼老板娘自家酿的高粱酒可好喝着嘞,简直是京城一绝!”
  戎修听了心中暗忖,这个奸商,自打筹备小茴的廉宜堂,他就隔三差五的来着柳杨街。廉宜堂是戎家未过门媳妇开的,这小道儿消息几乎传遍了这整条巷子。况且,今儿医馆开张,他从一早就里里外外的张罗着,这个王掌柜刚刚背地里使完绊子,他岂会不知情?
  这会儿装出一副惊讶熟识的模样,不知他是装的太像,还是脸皮太厚!
  戎修淡淡的挑了挑嘴角:“不了,我这廉宜堂刚开业就遇上居心叵测的人使绊子,正头疼着怎么整治整治他呢,哪有心思吃饭?”
  王掌柜当然知道这话里明里暗里的意思,向两人伸出去的手一僵,不过脸上的笑容倒是一点儿没减:“小将军,看您说的,谁敢打您铺子的主意啊!”
  戎修身量本身就高,此时冷眸一睁,脸上明明没有什么表情,愣是发出一股居高临下的气魄来,直把那王掌柜看了冷汗直流。
  这时,戎修忽然毫无征兆的抬了抬手,王掌柜以为他要动武,下意识向后一躲,谁知戎修只是将手放在腰间挂着的墨玉上,大手把玩了两下缀着的玉穗儿。
  见王掌柜紧张成那副模样,他嘴唇勾出一个淡淡的笑纹:“本来我也不信,我们戎家可是百里朝几朝元老,这江山都是我们老祖宗跟着跟着煌烈帝打下来的,这谁敢动我的东西,动我的人,这不是找死么?”
  他将玉穗儿在食指上绕了两圈,状似无意的问道:“王掌柜今年贵庚啊?”
  王掌柜不知道这话题为何突然就转到了年纪上,战战兢兢的回道:“回小将军的话,小的今儿五十了。”
  戎修默默地点点头:“那么依您老这把年纪,在医药这行少说也纵横叱咤少说二三十年了吧?”
  王掌柜一颗心忽上忽下,既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只是在心里大骂。
  自从听说这柳杨街上要开一家新医馆他就心气儿不顺,这年头医馆遍地,医药行当不好做。偏生这多了个竞争对手,还跟他的医馆在一条街上!等到听说这是开的贫民医馆,看病抓药都比别的医馆便宜,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不是明摆着抢人饭碗么?这京城里只要有一家看病抓药便宜,其他家的价钱哪里还能受得住?
  他王富贵从小伙计做起,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好不容易在这医药行当里站稳了脚跟,一想到被个小丫头牵着鼻子走,他就心气儿不爽,脑中叮铃一响就想出这么一招倒卖药材的主意。哼,他不信,他拖不跨她!
  当然,他也听说了,这小丫头片子是将军府未过门的媳妇,可是,那又怎么样?谁不知道这将军府的人整日舞刀弄棒的都是一副罗刹模样?那戎家老大戎盐脾气暴戾异常,他媳妇还是裴大学士家的千金呢,知书达理,还不是被那戎老大闹的三天两头就会娘家嚷嚷着和离?
  何况这戎家老二,从小就被老将军送到军营,十几岁就上阵杀敌了,哪儿会是那儿女情长的人?再说,那颜家丫头小门小户的,又是个不受宠的,料想那戎修也不会放在心上,因而一点儿都没担心被发现以后的后果。
  可是,从现在这情形看来,他就是有后悔药也来不及吃了!
  那边,戎修可不管他在想什么,询问似的问道:“那么,依您老之见,这暗中投机倒把之人,该如何处置啊?”说着,他苦恼似的蹙了蹙眉:“你们医药行当里的规矩,我不清楚。可是,投机倒把相当于扰乱军机,按照我们军营的规矩来看,少说也要杖四十发配的!”
  王掌柜知他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抬手抹了抹头上浸出的冷汗:“这个,小将军,我们这医药行当里还真没有这杖刑之责,若是逮着了那些规矩的,说教警告下就行了。依我看,他们势必不敢再犯!”
  戎修桃花眼一瞥,眼角微微上挑,像刀锋一样扫了上去,分外凌厉。
  只见他微微侧头,不知将王掌柜这番话听进去了多少。他熠熠的目光在王掌柜身上不住的打量,忽地开口:“王掌柜果然是这医药行当里的前辈,宅心仁厚。我依稀记得,王掌柜除了医馆之外还有个专门的药材行?听说咱们百里朝太医馆的用药,大部分都是出自您的药材行。您可知道,这太医院的御药局的刘局使曾是我祖父的军医,跟我们戎家可算是世交。您日后倘若在御药局有什么事,可说与我听,总归是一句话的事儿。”
  一席话说的王掌柜后脊窜上一股寒气!
  他若是真在刘局使面前说上一两句不是,恐怕他这药材行的生意就垮了!
  想到此处,他连忙堆砌谄媚的微笑:“戎小将军,小的只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生意人,哪儿能入得了您和刘局使的眼呢!小的保证,日后一定端端正正的做生意,凭借自己的力量讨份营生!绝对不给小将军您添麻烦!”
  戎修深深看了他一眼,见他真的听懂了自己一语双关的忠告,这才似笑非笑的瞥了眼不远处的躺在地上的人:“这地上的人怎么回事儿啊,看着很是眼熟!”
  王掌柜本来就浑身冒冷汗,这么一听更是驷马汗流,他惶急的回头看了眼地上躺着的人,战战兢兢的说道:“这人跑到我们医馆看病,拿不出银子还骂骂咧咧,影响我铺子里的生意,我这是万般无奈才找几个人略微教训了下!”说着,他小心翼翼的觑了觑戎修的脸色:“这人瞅着像是个穷酸的,应该不是小将军熟人吧!”
  见戎修冷眸瞟过来,他立刻一个激灵,两只胖手在衣襟处不安的捻了两下。
  戎修侧了侧头:“天太黑了,看不清人。不如我将这人领回去,再仔细辨认吧!”
  王掌柜哪里不知道戎修的真正意思,忙不迭的对身后的几个小伙计招手:“快把地上这位爷抬起来,送到小将军铺子里!”说罢,他斜眼溜了溜戎修,抬起手抽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小将军,您看看我,总是做这些没谱的事儿!我只当这是个穷酸小子胡乱闹事儿的,一时间多有得罪,还请小将军见谅!”
  戎修挑了挑唇,并不吱声,转身对着身后跟来的青白一行挥挥手,青白连忙将那被打之人从伙计手里接了过来。然后对王掌柜默默地点了点头,也不说一声,长腿一迈跟着颜小茴就进了廉宜堂。
  此时虽然天色已晚,柳杨街上行人不多,可是这一番计较还是被周围不少人看在了眼里。戎修在的时候他们迫于戎修的威严不敢吱声,等他走了可就明目张胆议论纷纷了起来,其中有不少是嘲笑王掌柜不自量力的,直把王掌柜恨得咬牙。
  他深深吸了口气,气的胸口起起伏伏,将身上原本就紧绷的衣服撑得更是想要爆开了一样。他一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直线,狠狠盯着不远处“廉宜堂”那块御赐匾额,恨不得要伸手将捏得粉碎!
  他唇角带过一抹阴笑,似鬼似魅:“戎家家大业大,我王某自是不敢妄图以卵击石,不过那个姓颜的小丫头片子,我就不信我这五十几岁的人,还斗不过你一个小丫头片子!”
  另一边,在廉宜堂的颜小茴对于这一切毫不知情,在她的认知里,就是戎修不费吹灰之力,搬出了戎家的威望和影响力,兵不血刃的为自己和那被打之人讨回了个公道而已。虽然这样“恃强凌弱”有些不公,但是,那王掌柜本就不是什么好人,若是他不招惹自己,戎修才不会这样威胁他,这么一想,就释然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那王掌柜盯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