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秘女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门都是客,颜小茴暗中拉了拉崖香的手,转头对那女子轻笑了下:“不知您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帮您把把脉先看一下,若是说的对,您再掏这治病的钱。若是说的不对,那钱我就不要了,您也没什么损失,怎么样?”
  那女子见她脸上没有一点儿恼意,倒是个识大体的,狠狠剜了眼崖香这才缓缓开口:“病的倒不是我,是我们家姑娘。”
  颜小茴目光顺着她身后看了一眼,见门口没有人,也没停着马车,不禁问道:“那你们家姑娘没跟你一起来吗?这看病必须得本人来才行,不然光靠您一张嘴来形容病情,恐怕多有偏颇。”
  女子抿了抿唇:“我家姑娘这病,见不得生人,来这里恐怕不合适。您随我走一趟怎么样?”
  颜小茴眉头微微一皱,这么遮遮掩掩的,到底是什么病?按理来说,这出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可是,这廉宜堂坐堂的总共就她一个人,她这时候若是离开了就没人了。
  女子看她一脸踌躇,禁不住有些生气:“怎么?我们有银子还请不动你了?知道你有点儿名气,有上面御赐的匾额,不过你这医馆怎么说也才开了两天不到,说到底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大夫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棵参啊?”
  说着,她眉头一凝,语气里带着浓浓的不满:“若不是看在你是个女大夫的面子上,这看病的差事还轮不到你呢!”
  听见她这番言语不善的话,崖香本能的就要发火,却被颜小茴死死按住手腕。这会儿女子高高的声调招来了门口不少看热闹的人,她可不想被人闲言碎语。
  她扭头对崖香说道:“你去把药箱拿来,咱们出诊。”
  崖香恼怒的看了那女子一眼,跺了跺脚:“姑娘,您还真去啊?”
  不过是出趟诊罢了,又不是入虎穴,颜小茴见崖香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她目光略过身后椅子上悠哉悠哉坐着的孟淮君,忍不住额头青筋一跳。这廉宜堂关门了,他总不至于还赖在这儿吧?
  于是对崖香点点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你去把外面的门板装上,咱们这就关板歇业出诊去。”
  崖香不情愿的刚要走,一旁默不作声的女子忽然间开口:“她们也要去?”
  颜小茴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蹙:“怎么,不方便?”
  那女子目光在崖香和菱香之间来来回回的瞟了好几眼,斩钉截铁的摇摇头:“不行,我都说了,我家姑娘不便见生人。这么多人顶着瞧病的名头去了,谁知道人多嘴杂将来会不会传出些不利于我家姑娘的传闻?”
  她目光最终在颜小茴身上一落:“只能你一个人去!”
  崖香刚迈出去的脚果断收了回来,伸出手去拍那女子的肩膀:“我说,你家姑娘到底是个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看也不让看,说也说不得的?”
  说着,她冷哼一声,语调一转:“看你这么藏着掖着的,八成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病吧?”
  颜小茴抿了抿嘴角刚要阻止崖香,谁知那女子比她反应要快的多,肩头一沉就躲过了崖香的手。顺势一个回转,纤细的手指就紧紧抓住了崖香的手腕,动作迅速的看得颜小茴应接不暇、目瞪口呆!
  这阵仗,这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的做派,分明就是个深藏不漏的练家子!
  眼瞅着女子的手腕向外一翻,崖香疼的哇哇直叫,额头青筋尽显。颜小茴连忙向前一步做和事佬:“这位姑娘请手下留情,我家丫鬟心直口快了一些,没有恶意的。我在这里跟你赔礼了,希望你别放在心上。你放心,我这就随你一起去,为你家姑娘出诊!”
  女子挑了挑眉:“你一个人去?”
  颜小茴点点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一个人!”
  女子这才深深看她一眼,将抓着崖香的手随便一甩!
  颜小茴连忙扶住被甩的一个趔趄的崖香,伸手为她活动了下被抓疼的手腕。还好还好,这女子虽然性格泼辣火爆了一点儿,手下倒是知道轻重的。
  颜小茴伸手抚了抚崖香的头发,拎起一旁的药箱挎在身上:“你们先回府吧,我完事儿之后会自己回去,不要担心我。”
  崖香不情愿的拉着她的手,始终对那女子充满敌意,却碍于那女子的手段不敢轻易说话,只用幽幽的眼神看着颜小茴。
  女子似乎忍受不了俩人之间“婆婆妈妈”,冷袖一甩,率先走出了廉宜堂,只留了句:“快点儿,我在巷口等你!”
  待女子走后,颜小茴安抚了崖香和菱香两个,背好了药箱就要出门,谁知一顶头对上了那个孟淮君。
  只见他故作风流的摇了摇扇子,走过来与她并肩:“喂,我说你这丫头,刚刚对我不是挺厉害的吗?我还以为你是个冰山妹子,这会儿见着那个女的,怎么就一脸菜色的小巴狗模样了?”
  颜小茴倒不是怕那女子,只是觉得她来头不浅,不能轻易得罪。她纵然有戎修护着,却也不能事事都依赖着他,何况,只是出诊而已,自己来到这里以后,也算是见过不少世面了,还不至于这样就被吓退了。对她客气,只不过是以礼相待而已,并不是畏惧。
  可是,这些解释的话,她实在是懒得跟身边这个一步一趋的纨绔子弟说明。
  她淡然的扭过头,对着他轻声“汪汪”了两声。虽然声音极淡,可是却也被他听个正着。
  孟淮君对突如其来的狗叫弄的一愣:“汪汪?”这是什么意思?
  颜小茴斜了他一眼:“有些话,是只能对人说,不能对‘小巴狗’说的。因为,它根本就听不懂!”
  说着,趁他愣神的功夫,伸手将肩膀上就要滑落的药箱重新往上扶了扶,绣鞋一迈,快步闪身到了这柳杨街的人群中。
  留在大街上的孟淮君想了半晌,忽然间意识到这小丫头是在拿他比做“小巴狗”,顿时火冒三丈,不过眼珠刚刚转了两圈儿,他脸上的恼意就被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满眼兴味。
  等小书童找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似笑非笑的盯着巷口一点,直笑的人身上发毛。他小心翼翼的开口提醒:“少爷,府里人刚报,说老爷就快到了,人马就在城郊十几里处,马上就要进城了,您还是快点儿回府吧,不然老爷见您不读书四处溜达,又要生气了。”
  孟淮君将眼光从巷口收回,扇子收回放在小书童头上一敲:“就你胆小!”说吧,长腿一迈:“回府!”
  一边,颜小茴甩掉了孟淮君,一回头就发现前方粉红色的身影不见了,她一面暗叫糟糕,一面赶紧提步追上。
  刚转过巷口,就看见女子守在一顶青帘马车旁边。
  这马车用了极为普通的榆木,上面的帘子也像是多年未换,又旧又破。无论怎么看,与那女子的穿着打扮都不相符。因为实在是稀奇,她不免就多看了几眼。
  谁知那女子眉头一蹙,有些不难烦的催促道:“我说你这人手脚怎么这么慢啊,你打算让我们家小姐等你多长时间啊!”
  长时间不干体力活,药箱又沉,她这一番疾走,着实有些累。饶是气喘吁吁,她还是赶紧快走了两步。
  女子见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恶毒的话在嘴边一转,倒是压了下去,只将那青帘马车的门帘一拉,扶她整个人坐了进去,然后对着前面赶车的小厮一招手,下了命令:“走吧!”
  马车一路吱吱呀呀向前行驶,身后不知名的地方虽然有影卫暗中保护着,颜小茴还是不免有些不放心。伸手掀开车帘的一角向外看去,试图将周围所经过的路线记在心里,以免发生什么不测。
  马车越走,周围的亭台楼阁愈加低矮,愈加荒凉,眼看着再往前走就要出城了,颜小茴的心莫名一紧。谁知,马车车头一拐,忽然间转进了一个巷口,在狭窄的巷子里走了不知道有多久,再出来的时候,依然是热热闹闹的城中心。
  颜小茴有些看不懂了,花这么长的时间转来转去,这是干什么?
  难不成是怕后面有人跟踪,想甩掉什么人?这行事也太谨慎了吧?
  她不禁在心中暗想,这女子口中的“姑娘”,到底是什么人?
  不知又过了多久,久到她马上要被颠簸的马车折腾吐了,不得不用拇指和食指按摩虎口处的合谷穴的时候,马车终于沿着青石板路直上,拐进了个不知名的小巷子,“吱呀”一声停了下来。
  先前的女子从车上跳了下来,伸手将车帘掀开,依旧是板着一张讨债脸对她说道:“到了,下来吧!”
  颜小茴将手边的药箱重新提起来背在身上,弓着腰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那女子伸出一只手像是要扶她,可是看着她毫无形象的拖着裙子跳下来时,眼中明显闪过一丝近似于嘲笑的神色,伸出去的手也收了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