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神秘女子(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装作不在意在裙下悄悄的跺了跺在马车上坐麻了的双脚,目光状似随意的扫了下周围的环境。
  长长逼仄的巷口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拐弯处,两侧都是高耸的青石砖房,将头顶上,秋天湛蓝的天空挤成了一个狭窄的长条形。这倒是不奇怪,奇怪的是,周围这一幢幢几乎紧挨着的房子,几乎都是别人家的后院儿,有的仅开了一扇高高窄窄的小窗,有的甚至连窗户都没有。这长长的巷子走下来,恐怕就这马车旁的宅子是带了个漆黑的小门的。
  她禁不住心里有些纳罕,那位“姑娘”究竟是得了什么病,非得找一个这么僻静的处所?
  而且,她身边这位女子明明一看就是个大家丫鬟出身,怎么会住在这么一个小房子里?估计跟原来夏远和夏老爷子的住所比起来,差不多可以相提并论了。
  带她来的女子却不想给她留时间站在这门口“赏景”,一招手送走了马车,就从袖子里掏出个铜钥匙来,利落的将门锁打开,将她一拽,就拽进了小院儿。
  颜小茴脚尖刚站稳,还没看清小院儿里那棵枯黄的小树苗究竟是桃树还是梨树,就被那女子一拽,嘱咐道:“既然你跟着我来了,担当起了给我家姑娘看病的大任,我就要事先嘱咐你几句。你可要听好了,不然日后若是出什么罗乱,我可不管你背后有什么人护着,绝不手下留情!”
  颜小茴见她脸色凝重,禁不住回神,规规矩矩的放好手脚,侧耳倾听:“你说吧,我听着呢!”
  女子见她一脸认真,这才满意的开口:“虽然你是来帮我家姑娘看病的,但是,我也没真指望你这小丫头能真的是神医转世,将我家姑娘治好。不瞒你说,我家姑娘这病,里里外外也请了几个大夫,不过都没能治好。因此,你若是没那本事,我也不说什么。”
  “只是”,她话音一转,音调急转直下,落在人心里重重一沉:“第一,你今儿进了这个小院儿,一会儿见到什么听到什么,等你再出这个院儿的时候绝对不许第二个人提一句!哪怕一句,倘若日后被我听到了风声,我都饶不了你!”
  颜小茴抿了抿唇,不过是为病患的个人隐私保密罢了,这点她才上医学院的第一天,在医德手册里就学到过,也是深深扎在脑袋里的,必定没有什么问题。
  她连想都不想,就了然的点点头。
  那女子在她面上扫了一眼,又张口说道:“第二,关于我们家姑娘的身份,你不得问,也不准将来向别人打听。日后若是在别的场合见到了我家姑娘,你也不能装作认识,前来搭讪。”
  颜小茴淡淡的勾了勾唇:“可以,离开这个小院儿,我只当从来没有见过你们。”
  女子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仿佛被她这样想都没想般的迅速的作答吓了一跳。然而,紧紧一眨眼的功夫,脸上的神色都陡然收回:“第三点,看完病之后,不得再接近这个巷口,不得私自再来这间房子,更不得像周围的人询问有关我们的半点儿消息!”
  颜小茴禁不住抿了抿唇,轻轻一笑:“这位姑娘,您这几条归纳起来,总归就是让我收起不必要的好奇心,为你们家姑娘看病医治的时候做个聋子哑巴,看完病之后两袖一挥,不带走一片云彩罢了。就这么点儿的事儿,何必说的这么复杂呢?”
  她郑重其事的看着对面女子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放心吧,我会守口如瓶保密到底的。”
  女子深深看了她一眼,仿佛在对她察言观色,看她这话里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
  半晌,她眨了下眼,一边的嘴角挑了挑,点点头:“不知道你的医术怎么样,光看人倒是蛮聪明的。”
  说着,她的头朝着里面的房子侧了侧:“走吧,跟我进去吧!”
  颜小茴低了低头,左手轻轻将裙摆提了提,跟在她身后,走了过去。
  刚迈进门槛,就闻到屋里淡淡的香气。如果说颜府大夫人刘氏制香一流,那么跟这屋子里的香气比,倒是显得小儿科了。
  这香气极淡,仿佛若有若无,却单单在不经意间就抓住了人的心神。既不像其他女人身上的香气那样过于的甜腻,也不像有些清高女子身上那样过于寡淡。如果对象不是这个神秘的女人,而是别人的话,她还真想就这香开口询问一番。
  不过,尽管不能询问,她倒是因为这香气,对着里面的神秘女子产生了好奇心。
  外间窗户很小很窄,又是向北。此时已是下午,阳光早就照射不到了,整个屋里黑黢黢的一片。颜小茴从明亮的外面走进来,一下子进到这黑暗处,眼睛有瞬间的盲区。眼前仿佛有团什么东西在周围漆黑的环境里随着她的目光四处游移。
  正努力的眨着眼,忽然间有什么东西窸窸窣窣的跑过来,毛茸茸的在她腿边一拱一拱。颜小茴看不清,只能茫然的瞪大了眼睛,弯腰伸手去碰,这么一摸倒好,不知摸到了什么毛茸茸湿漉漉的东西,把她整个人惊得几乎跳了起来。
  虽然她只是低低地惊呼了一声,但是这短促的尖叫还是轻轻松松的落入了女子的耳朵里。她不满的瞪了颜小茴一眼,面色不善的说道:“你鬼吼些什么啊,没见过宠物吗?真是没见过世面!”
  颜小茴眨了眨眼,眼前稍微清明适应了一些。只见那女子弯腰,伸手将地上拱着小鼻子作怪的小家伙抱了起来,嘴里诱哄着:“来福乖啊,不是坏人,是为姑娘看病的女大夫。”
  颜小茴听罢,定睛往她怀里一看,原来是只收手的小白狗,正竖着两只小耳朵窝在那女子双臂中,隔了老远还皱着小鼻子对着颜小茴嗅来嗅去。
  颜小茴并不怕狗,只是突然间被它吓了一跳。一时间拍了拍胸口:“不好意思,我没想到它会突然间窜出来。”末了,看了那小东西一眼,开口轻赞了一声:“小狗很可爱!”
  女子送了她一个鄙夷的眼神:“一看你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这哪儿是狗啊!这是博福特雪地的银狐,这百里朝也就仅此一只而已!通人性着呢,狗哪儿比得上啊!”
  颜小茴诧异的重新看向那个小家伙,之前它晃了晃长长的耳廓,圆圆的眼睛睨了她一眼,仿佛也对她弄错了它的身份极为不满。
  颜小茴忍不住在心里轻笑,这小东西的性格倒是有几分这女子的感觉。
  正在这时,里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人在翻身,接着传出个柔美的女声来:“绿袖,什么人来了?”
  绿袖看了颜小茴一眼,抱着那银狐走进了里间。
  颜小茴拎着药箱守在门口,听到里面低声细语起来,但具体说的是什么,倒听不真切。
  不多时,绿袖从里面走出来,目光沉沉的落在颜小茴身上,对她轻声说道:“进去吧!”
  颜小茴对她点了点头,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里间的屋子十分简单,几乎一目了然。窗边桌子上摆着个朱漆妆奁,妆奁旁安置了一面花纹精致的铜镜。视线再往里,就只剩下一个衣柜和一个床榻了。虽然东西不多,但是每样都是精雕细琢的,一看造价就不菲。
  颜小茴莫名就觉着这里只是这姑娘一个暂时的安身之所,而她的真正住处,必定另有所指。
  床榻上方挂着个精致蚕丝纱帐,浅粉色的,从上面一直垂下来,地面上方落着长长的流苏。虽然只是站在远处随意一瞟,颜小茴也能想象到那蚕丝纱帐光滑的手感。
  纱帐里面,影影绰绰半躺着个人,单单透过纱帐一看,就能看出里面那女子窈窕的身段。纱帐的缝隙处,露出个半截白皙的断藕般的玉臂,只消轻轻一瞥,就能引起人们的无限遐想。
  饶是颜小茴是个女的,也禁不住多看了两眼,心中暗暗称羡。
  正怔着出神,里面的女子忽然开口,淡淡的声线似娇如媚,又不着痕迹的透漏出一股难以言明的威严,颜小茴的心禁不住就跟着牵动了起来。
  “你就是绿袖找来的女大夫?今年多大了?”
  颜小茴舔了舔干涩的唇角:“今年十六岁了。”
  里面的人像是点了点头:“十六岁?倒是年轻。既然你这般年轻,这身医术是从哪儿习得的?”
  颜小茴知她是瞧她年纪小,怕她医术不行,所以特意盘问盘问,心下也不恼。
  上一世上医学院的事儿自然不能说,她就随便扯了个谎,不过语气倒是规规矩矩,让人听不出一点儿破绽出来:“幼时在乡野长大,一时有个大病小灾也没有银子医治,只能随着村里老人的办法上山采些草药,一来二去就学会了。”
  女子像是轻叹一声:“你倒是不容易。”
  说着,玉臂一伸,对她招了招手:“过来吧,替我瞧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