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不速之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门口的人身着一身淡青色云烟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紫色的繁复的古纹百花蝶。外罩一件紫貂大毛,袖口微微一动,露出两只金镶玉镯子。整个人看起来雍容贵气,与柳杨街这市侩商贾之地看起来格格不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多日未见的颜府大夫人刘氏!
  初冬的北风席卷着雪花吹过来,颜小茴禁不住往后缩了缩脖子。还没说话,刘氏身旁的丫鬟花楹搓了搓冻的通红的双手,呵着寒气开口:“二姑娘,你总算是出来了!我和夫人在外面都敲了半个时辰了,冻死我们了!”
  颜小茴眉头一蹙,一边心里暗忖刘氏突然间找到廉宜堂来的原因,一边开了门,将两人请进了门。
  刘氏一进屋,就将身上的紫貂大毛脱下来递给花楹,俨然一副女主人巡视地盘模样在整个廉宜堂里晃来晃去,甚至还走到桌案边将上面的账本抽了出来,翻了翻。
  未几,她嘴角挂着笑,赞许的说道:“一开始你爹说皇上御赐了赏银资助你开医馆的时候,我还暗地里担心,怕你一个小丫头摆弄不过来,将来出了差错惹恼了圣意呢!如今看来,这医馆当真被你开的有模有样。你不知道,最近有关廉宜堂贫民药铺的消息简直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都说咱们廉宜堂药优价廉,还赞你这孩子的医术高明,是妙医圣手呢!”
  说着,她将裙摆一捋,自顾自的做到椅子上,浅啜了一口清茶:“虽然你爹嘴上不说,不过我瞅着他心里也高兴着呢!最近朝堂上好些人在他面前夸你,咱们颜府没有公子哥儿,但是你这闺女家,却也为你爹争了口气!”
  颜小茴每天泡在医馆里,并不知道这外面传言怎么样,如今听到刘氏说,却觉得别人口中传言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的样子了。她也没放在心上,更不沾沾自喜,只是从旁暗暗察言观色,好奇刘氏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自打医馆开起来,颜小茴以夜间有病患之由住在了廉宜堂。起初是隔三差五,但从上个月开始,她干脆一直都住在这里,粗算下来怎么也有半个多月没有回颜府了。
  一来,入了冬以后天气很冷,她每日跨过小半个京城来回跑确实辛苦,何况有时候医馆凌晨和半夜也确实有些疾患,一旦耽误了后果不堪设想。
  二来,也是想尽量少呆在颜府。毕竟本来有个颜海月已经够令她头疼的了,后来柳姨娘就将刘氏多年前谋害她生母何氏的事情挖了出来,虽然年代已久不可考证了,但是刘氏和柳姨娘明里暗里的争斗显然已经渐渐明朗化,再呆下去,迟早有一天她也会被卷进去。
  起初,颜父隔三差五还派小厮催她回去,后来她搪塞了几回,颜父见她有时候是真的忙,也就随她去了。
  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刘氏从未来过问过,今天突然间大剌剌的找了过来,还是在这大清早起的,可谓是不速之客,不得不让人心生戒备。
  颜小茴趁着刘氏不注意,覆在崖香耳边说了句话。
  崖香微微张了张口,悄悄看了刘氏一眼,接着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打开门扭身走了出去。
  一旁,刘氏垂眸将茶盏放在一旁,涂了凤仙花指甲的手指理了理衣摆上的褶皱。接着抬起头对颜小茴看似和蔼的一笑:“你这医馆开的虽好,可是我每天在府里数日子,你可有十六七天没回府了。我倒是没什么,只是,再这样下去,你爹恐怕要生气的。毕竟未出阁的女儿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住,这话若是传到戎府,可不怎么好听!到时候,你说你爹的一张老脸可往哪儿搁?”
  颜小茴心中涌上了一口恶气,在医馆住又不是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怎么到她嘴里就好像她颜小茴做了什么令人不耻的事情了呢?
  她轻轻吐了口气,勾了勾唇浅浅一笑:“娘,您这担心就多虑了。这医馆当初打算开馆的时候还是戎修替我选的地方呢,特意找了这么个后院儿能住人的房子,说京城雪天多,下雪路滑,这样省着我冬天来回跑了。因此,戎家那边您大可放心。”
  “另外”,她若有所指的看了看刘氏,语气有些疑惑:“我爹这些日子每每下朝路过这里,总来医馆喝壶茶。看他老人家的样子,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呀?那天爹还说过两天差人做两床厚被褥送过来,省着晚上冷呢!这些,爹难道没跟您说?”
  刘氏显然堂皇了一下,可是仅仅一怔,就又勾唇说道:“瞧我这记性,这年纪大了,就是容易往事儿。你爹确实跟我说了,还要我亲自给你做被褥呢!我这些天府中事儿多,一时就忘了,过两天做完了一定给你送过来!”
  颜小茴轻轻一笑,嘴角露出个无害的小梨涡出来:“既然如此,娘您就费心了。”
  刘氏不着痕迹的狠狠攥了攥拳,手指节因为用力而微微有些苍白:“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见外,这可是当娘的应该做的。”说着,她假笑了两声,状似语重心长的说道:“刚刚娘说的那些话,没有什么恶意,全都是为了你好。”
  她目光将颜小茴从头到脚扫视了一番:“你看看你,年纪小就是不会打理生活,身旁没个人照顾也不方便。看看你这衣裳鞋袜,脑袋上的头发,整个一个乱蓬蓬的小疯子!这要是让人看了去,还以为我们颜府没钱没规矩呢,把女儿打扮成这般模样,传出去我这当娘的真真要叫人笑话死了!”
  她眼光落在颜小茴身后的菱香身上,不满意的皱皱眉:“这身边的小丫头虽然是咱们颜家一手培养长大的,但是到底太年轻。在府里的时候就淘气,这会儿跟你出来了,就更愈发难管了吧?不如这样,我身边有个嬷嬷,前些年一直看着你姐姐海月长大的,如今分给你,在你身旁照顾着,怎么样?这样你在外面住,我这当娘的也能放心不少。”
  说罢,她扭头对站在一旁的花楹挥手:“你出去,把外面的王嬷嬷带进来,给姑娘认识认识!”
  颜小茴心下一沉,人都已经带来了,在外面等着呢,这显然是早就预谋好了的!当初刘氏就是将李婶安插在柳姨娘身边多年,还下毒妄图谋害柳姨娘。这回又打算往自己身边安排人手了吗?
  这刘氏究竟想干什么?她如今都不在颜府住了,居然还不肯放过她!
  眼见花楹刚要转身,颜小茴连忙张口叫住她:“等一下!”
  花楹刚要迈出去的腿一下子收了回来。
  刘氏脸色陡然一沉,语气也不好了起来:“怎么,你不愿意?你想住在医馆我不管,但身旁总不能没有人照顾吧?眼瞅着明年就要成亲了,身旁没有大人教导,怎么学规矩?将来嫁到戎家,可是要让人看笑话的!”
  这些都是借口,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在自己身边安插个人手吧?颜小茴心里冷笑,暗中在袖口里攥了拳,脸上却挂着浅笑:“娘,您想哪儿去了,我当然愿意身边有个凡事有经验的嬷嬷照顾着。”
  “只是”,她话音一转:“这医馆里地方有限,能住人的地方就只有后面一间屋子。平日里我一个人睡在床上,崖香和菱香都只能挤在榻上。这突然间又加进来一个人,真是住不下。”
  刘氏仿佛没有想到这一层,她抿了抿唇,眼睛在前厅转了一圈儿:“这前厅这么大的地方不能睡人吗?”
  颜小茴摇头:“不行,这前厅墙薄,两扇门窗都往里灌风,白天有太阳还好,晚上若是住人,会受风寒的!严重的话,说不定会中风!”
  刘氏稍微思索了下:“既然这样,那就让崖香或者菱香一个人留下,另一个人回颜府吧,空出来的地方换王嬷嬷进来。”
  颜小茴脸上做了难色:“娘,您不知道,我这医馆本身就比别家看病抓药便宜,利润始终没有多少。本来忙不过来打算请个伙计帮忙的,可是一算银子,实在是不够用。好在崖香和菱香机灵,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呀,看病抓药都懂了不少,帮了我很多忙。现在她俩忽然间要走一个,那这医馆人手就更少了。”
  说着,她顿了顿,抬眼悄悄看了看刘氏的眼色:“王嬷嬷那么大年纪了,恐怕于这医理药理也不甚很通,手脚肯定也不如年轻丫头快。何况,即使她手脚麻利,我也不敢指使她一个老人家干活呀!”
  刘氏嘴唇紧抿,一张脸紧绷,仿佛一张拉紧了的弓:“这么说,你这么大一间医馆,还单单就放不下一个王嬷嬷了?”
  颜小茴无辜的眨了眨眼:“娘,您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放,实在是我这里没有地方啊!”
  刘氏柳眉倒竖,忽然伸手在桌上重重一拍:“你这丫头,究竟把不把我这个当娘的放在眼里?今儿这王嬷嬷你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大不了崖香或者菱香走了,我花钱帮你雇个伙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