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章 依米花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声音微微哽咽,微颤的对龙骨说道:“麻烦你们帮我把我爹抬到屏风后面的榻上,我们几个抬不动。移动的时候千万要小心,别牵扯了伤口!”
  龙骨见她眼睛包着一包泪,可是只是兀自睁大了眼睛,不让泪水落下,禁不住在心里轻叹,犹豫着要不要把这边的消息如实的告诉二公子。如实说吧,二公子那边没了结,回不来也是干着急。不说吧,看着颜姑娘一个人这样,他又有些不忍心。
  他不紧攥了攥拳,还是说吧,不然自己良心不安。二公子那样一个人物,即使回不来,也能想出些宽慰颜姑娘的方法。
  一边想着,他一边跟小六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俯下身去,亲自将躺在地上,胡乱喘着粗气的颜父抬了起来。
  谁知,他俩的手还没碰到颜父的身体,刚刚一直在旁边发怔,胡言乱语的刘氏忽然间像是被抢了幼崽的母豹子一般,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
  她一下子扑上来,尖利的犬齿咬住小六的手!还好小六反应飞快,将手往回一缩,手腕儿一转反而抓住了刘氏的肩膀,另一手快速将她的胳膊折向背后,接着双手紧紧箍住她不让她乱动。
  见小六松不开手,一旁的小四连忙接过来顶替他,和龙骨一个人抬脚,一个人抬头,将颜父整个人小心翼翼的抬了起来。
  谁知,刘氏见颜父被抬起来了,登时就发疯了一般,像一头野牛,两只脚不停的在地上胡乱蹬踩,被紧紧缚住的两只胳膊也大力挣扎。
  小六纵使是个大老爷们,也被她的力道惊了一跳,禁不住开口:“颜夫人,您冷静点儿,不要耽误了颜姑娘的事儿,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刘氏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继续疯狂的挣扎,嘴里不停的大呼小叫,开始说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胡话。
  “你们要把他抬到哪儿去,他不能死,我还没找他算完账,他怎么能死?你们把他给我放下,谁也不能动他!他就是死,也是能死在我面前,死在我怀里!”
  她的声音已经早就没有平日里温婉的音调,取而代之的是因为大声嚎叫而显出浓郁的沙哑,像是声带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过了一般:“你们不能动他,把他放下!谁也不能把他从我身边带走,我求求你们了,别带走他,让我看看他最后一眼吧!”
  说到这里,她几乎是开始哀求了。
  可是,仅仅是一瞬,她就又开始发狂,语气也开始强硬起来:“颜小茴,你这个小杂种!快让你的狗腿子们把我放开!不然,我一会儿被松开了,一定第一个用刀戳穿你!你这个小杂种,刚刚被捅伤的为什么不是你而是他?你怎么不死?你死了,就没有人在旁边提醒着他何细辛的存在了!你这张脸,长得跟何细辛那个贱人简直一模一样!看我不拿剪刀戳花你的脸!”
  见她挣扎力道越来越大,话语里越来越不能听,小六禁不住开口骂人:“他娘的,你这女的怎么劲儿这么大!老子都快抓不住你了!我警告过你了,老实点儿,再骂人我可真的不客气了!”
  刘氏听见他的话,扭过头看小六,她的头发已经全都蓬乱开来,之前绾好的发髻已经全部松散开来,发髻里的簪子早都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只剩下一个金步摇勾在发尾上,跟头发纠缠在一起,随着她的动作晃作一团,整个人简直是疯疯癫癫,狼狈极了。
  她平日里没什么特点的眸子此刻隐匿在发丛之后,透过纷乱的发丝,怎么看都有些毛孔悚然,整个人好似刚从水里打捞上来的女鬼!
  小六见她瞪着自己,禁不住暗中咒骂了一声,刚想问她看什么。忽然刘氏冲他一张嘴。
  小六直觉脸上一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这个女的居然在自己脸上吐了口唾沫!
  他一时气极,咬着牙:“我已经警告过你了,颜夫人!”
  刘氏扭头,对着他的脸又是“呸”的一声,不屑的看着他:“你这个狗腿子,只知道做人的走狗!戎家二小子,更不是什么好东西!哼,看上那个小杂种的,撑死也就是只公狗!”
  小六脸色一冷,忍无可忍,伸手直接在刘氏脖颈后面就是一掌!
  刘氏整个人身子一僵,接着眼白一翻,这个人就软到了下去!
  小六看了眼地上的人,轻轻拍了拍两只手掌。若不是颜姑娘还没有发话,顾及着这妇人颜家夫人的身份,他早就上去两下将她解决了,还用得着被连吐两口口水?
  屏风里面的颜小茴,挽着两只袖口,只觉外间刘氏的喧哗吵闹一下子消失了,可是,她此刻心里万分焦急,根本就没有心情去探探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鲜血顺着颜父的小腹一直流淌到桌案下面,地上一滴两滴的血迹,很快就汇聚成了一滩深紫色的血泊。
  颜父捂着小腹刀口的手,指节苍白,一双眼睛在眼睑之下胡乱的转动,嘴里发出粗重的喘息声。
  此时,颜父的伤口血色呈黑紫色,她只看一眼就心里发慌,这根本不是简简单单的中了刀,分明就是淬了毒的表现!她不禁在心里冷哼一声,刘氏居然随身携带淬了毒的匕.首,这分明就是早就有所预谋!只不过这下手的对象不是此刻躺在桌案上的颜父,而是自己罢了!
  想到刚刚颜父闪身为自己挡了这一刀,颜小茴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明的酸涩,她的眼睛迅速涌起一阵水雾,眼前模糊一片。
  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她赶紧胡乱用袖口抹了抹眼角。
  她的两只手都是被刘氏的簪子划破的一道道伤口,现在一阵一阵火辣辣的,可是,她根本无暇顾及。简单将自己的手放在水盆里洗净了血水,然后接过一旁菱香递过来的白色手套。
  这个手套是她之前自己用羊皮消了毒缝制的,虽然跟前世的橡胶手套差太多,但是好在轻薄方便,手上不会因为沾染了病人的血迹而感染,也不会因为太厚太笨而手指弯曲不得。
  她拿过小剪刀,将颜父伤口两侧的衣料剪开,露出小腹上大约三寸多长的伤口,里面留着黑紫色的血水。
  她凑过去闻了闻,有一股刺鼻的气味儿。
  她虽然是个大夫,可是对毒却不怎么在行,心下觉得有些不妙。这气味儿过于浓郁,她只稍稍闻了闻,鼻间就涌上一股挥散不去的刺激性气味儿。
  而且她伸手将伤口两侧的皮肤轻轻拨开,发觉靠近刀口的皮肤,好像被什么东西灼伤了一般,起了一溜小水泡,看起来很是瘆人。
  还没等她分辨出来这毒到底是什么,一旁的龙骨先蹙了眉。
  他看着颜父身上的伤口,又看了看蹙眉的颜小茴,禁不住开口:“颜姑娘,恕我直言,颜太傅这是中了毒!”
  颜小茴点点头:“龙大哥你也看出来了?”她烦躁的抽出一根吸管,一边手动为颜父吸除废血,一面不抬头的开口:“我也知道我爹这是中了毒,可是我对毒一向没有什么研究,不知道这毒究竟是什么种类,怎么个解法!”
  龙骨抿了抿唇:“我替二公子在外面办事的时候,在西域见过这种毒,此毒是由一种叫依米的花制成的。这依米花长在西域戈壁上,一株依米长到可以开花,足足需要用十年的时间。而且,若是开放,只开两天,而且都是在夜间。所以,这种花很难采集,一直只出现在人们的传说之中。据说,一旦中了这依米花的毒,开始只是普通的中毒症状类似。只不过是有些废血罢了,伤口附近有些小水泡,一般的人也不会在意。可是过了几天,伤口附近就会开始溃烂,一直扩展到全身。后果……不堪设想。”
  他每说一句话,颜小茴的脸就白上一分,最后,握住吸管的手都禁不住有些发抖。
  虽然,在她手下不是没死过人,可是,那些都是些不熟悉的人,虽然大多时候,她也会因为他们的死去而难过,为自己的束手无策而内疚。可是,这些人跟颜父又是不一样的,颜父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是无条件会站在自己身边的人。
  想到,她若是不能救他,她的一颗心现在就开始发凉。
  她闭了闭眼,将微微有些发抖的手稍微稳了稳。
  饶是如此,她开口时话音里的轻颤还是泄露了她此刻惶急不安的心情:“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龙骨听出她语气间的轻颤,禁不住担忧的多看了她一眼:“本来这种花很少见,流传在世上的毒就更不易接触到了。可巧,有一年我去西域,当时追查的一个犯人身上就带了这种毒。那人本来想将这毒下到我们兄弟几个身上的,不过最后,反而被他自己误食了。这人是要犯,本来要带回京城审问的,见他中毒的同时,我们立刻就将他身上的毒吸了出来。可是这依米花毒性太强,仅一眨眼的功夫就扩散到全身了。后来,可想而知,那人的结果就是我跟你说的那样。等将他的身体带回京城时,已经只剩下了一副森然的白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