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小太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时间紧急,可是入宫比不得平时,再匆忙也要端端庄庄的。她被菱香服侍着,回后院赶紧换了身干净的正式的衣裙,又快速梳了个流云髻,将自己收拾的妥妥当当,这才带着菱香出了门。
  因为皇宫不比别处,向来是守卫森严,戎修派给她的影卫自然不能像平时一样带着了。
  颜小茴思来想去,最后只带了菱香和龙骨进宫,其他人在皇宫外守着。
  说实话,她本来做在马车上一个劲儿在想进了宫怎么办,看见睿妃娘娘要怎么开口。毕竟颜父那边情况焦急的不等人,她必须要尽快达到目的,将那美人樱拿到手。马车的车轱辘在青石板路上“咕噜噜”的碾过。颜小茴的心仿佛也像是这马车的车轮声一般,忽上忽下的没有边际。
  可是,等她真的踏进皇宫的大门的时候,看着周围威严庄重的红墙碧瓦,脚下的汉白玉石阶,还有头顶灰蒙蒙的天空。
  一仰头,扬扬洒洒的鹅毛大雪飘下来,粘在她的脸上,冰冰凉凉的,一颗惶急的心不知怎么的就镇定了下来。
  三人顺着后角门走进了内宫,这里是各家嫔妃娘娘别院的聚集地。龙骨显然对这里很是熟悉,带着颜小茴一径就往睿妃娘娘的蘅云殿走。
  谁知,刚拐过后花园,走在碧波荡漾的湖水边,眼瞅着蘅云殿就在前方,三人刚要过去。这时,树丛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窜出来一个小太监,吓了颜小茴一跳。
  这小太监大约刚刚十岁出头的样子,虽然是个相貌清秀的小男孩,但是一看就是宫里的小滑头,一副不好相与的样子。
  他嗖的一下就窜到三人面前,趾高气扬的拦着他们几个,皱着双浓眉蛮横的问道:“站住,你们几个是干什么的呀?这是打哪儿来往哪儿去啊?我记得咱们宫里可没有你们这几个穷酸的人啊,不会是哪儿来的叫花子吧?”
  颜小茴看着他深红色的小太监衣服的前襟上有一处明显的灰土痕迹,不禁皱皱眉。看着小太监细皮嫩肉的,怎么都不像是干过活的人。尤其是他的一双手,白白嫩嫩的,简直比她的还要白皙嫩滑。这么一个看起来不怎么干活的小太监,这衣服上一身的土是哪儿来的呢?
  而且,他一个小太监,说话也太不礼貌了吧,哪有上来就跟人叫“叫花子”的啊,这宫里的主管太监没教他规矩吗?
  她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恭恭敬敬的对他施了一礼:“小公公您贵姓啊?可是在蘅云殿里当差?”
  那小太监连忙警惕的看她一眼,抬脚后退了一小步:“问我贵姓你想干什么?”
  颜小茴尽量温和一笑,显现出友善亲切的样子:“是这样的,我是颜海生颜太傅家的二女儿,今日偶然出宫,特来拜会睿妃娘娘,不知道娘娘她人在不在殿里?如果小公公您在蘅云殿里当差,还麻烦您帮臣女通报一声。”
  颜小茴话还没说完,小太监连忙就对她摆手:“你回去吧,睿妃娘娘近两日身体不适,正闭门修养。娘娘说了,不见客。”
  颜小茴眉头一蹙,不由抿了抿唇角。这可不凑巧了,她这边还等着跟睿妃娘娘求那美人樱呢,可是这时候,睿妃娘娘忽然间病了,不见客,这叫她怎么办?
  不过,尽管这样,她到底还是要试一试:“小公公,恕臣女冒昧的问一句,睿妃娘娘她身体是哪里抱恙了?臣女虽不才,却恰巧稍稍会了点医术,若是睿妃娘娘准许,臣女可以为睿妃娘娘诊诊脉。”
  她还未说完,小太监陡然间发怒了:“我说你这叫花子有完没完啊,我都说了,睿妃娘娘不见客,你怎么还没完没了了啊?一会儿若是惊怒了娘娘,我看你这小丫头片子担待得起担待不起!”
  他话音刚落,颜小茴还没做反应,一旁的菱香先不愿意了。她皱着眉头,撇了撇嘴,禁不住开口抱怨:“我说,你这小公公是怎么回事儿啊,一口一个‘叫花子’,现在还跟我们家姑娘叫‘小丫头片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年纪。居然还在这人看不起人!喂,你们管事儿的在哪儿呢?我要跟他好好说道说道!”
  颜小茴见菱香生气了开始口不择言,连忙伸手按住她的胳膊,连声劝慰了几番。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这睿妃娘娘身边的一个小太监了。任他再小,也欺负不得。更别说,她们如今还有事儿求睿妃娘娘。
  谁知,这一番吵吵闹闹,虽然声音不大,却还是惊动了蘅云殿的人。只见铜门一开,里面探出个美貌宫女来,一间湖边的几个人,登时蹙了眉:“我说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不知道睿妃娘娘刚午睡了吗?这时候在门口吵什么吵?”
  她半眯着眼睛看了看颜小茴三人,禁不住有些诧异:“你们三位是谁?瞅着可有些面生啊!”
  颜小茴连忙对那宫女摇摇的一福:“回姐姐的话,臣女是颜海生颜太傅的二女儿,今天偶然间入宫来,久闻睿妃娘娘的大名儿,特来拜会一番。谁知赶上娘娘身体抱恙,真是来得不巧了。”
  那宫女听了,禁不住一愣,蹙眉眨了两下眼:“抱恙?谁说的?我们娘娘身体好着呢!”说着,她禁不住咬牙,恨恨的说道:“是哪个大逆不道的东西,居然说这种话诅咒我们娘娘,我看他是活的不耐烦,皮痒痒了!”
  颜小茴没想到简单这么一说,这宫女就生这么大的气,一时间也不敢吱声。只拿眼风扫了扫面前的小太监。
  这小人为什么要说谎呢?既然睿妃娘娘身体好好的,他为何要骗自己?还有,更奇怪的是,自从蘅云殿的门打开了,这小公公就一直背对着那宫女,一直没有回头,眼睛也是直溜溜乱转,仿佛在打什么主意一般。
  联想到他身上蹭的灰尘,禁不住猜测,这小鬼不会是来蘅云殿偷东西的吧?
  这么想着,她转头对身边的小人问道:“小公公,您……”
  她才张口,对面那宫女儿显然也是看见了这边的小太监,比颜小茴更早的问道:“喂,那边那个,是哪个殿的小太监,这功夫不在殿里当值,乱跑什么?”
  说着,将蘅云殿的大门整个推开,人也一抬腿,从门槛迈了出来。
  谁知,那小太监一听见门响,眼神一晃,立刻就撒开腿往前跑。
  那宫女见他头也不回,一拧眉,对颜小茴几人急道:“喂,你们几个,帮我把那小太监抓住!”
  她话音刚落,那小太监更是没命了往前跑,一个虎跳就窜进了小树林。
  龙骨见状,吩咐颜小茴在此处等着不要乱动,接着一个脚尖点地,一下子提步追了上去。
  一路飞追,雪地上竟然一个脚印儿也未留。
  颜小茴目送龙骨的背影,再回头时,明显发现身旁这宫女儿在有意无意的用眼光打量自己。
  可是待她看过去的时候,那宫女儿又早已将眼神收回,害她一度以为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是自己的错觉。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小树丛里传出几声童声的咒骂,接着,龙骨闪身从里面走了出来。
  刚刚的小太监被他扛在肩膀上,正对着他张牙舞爪的不停的拳打脚踢。
  嘴里还大声叫嚷:“放开我,你这个臭男人,等我下去了我要好好治你的罪!让你赤着身子跪在雪地里洗澡!让你绑我,你这个臭男人,我要喘不上气儿来了!”
  龙骨对他的打闹挣扎丝毫不理,依旧大踏步的向前颜小茴这边走来。
  小太监见自己的威胁不起作用,张口就在龙骨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龙骨吃痛,伸出大掌在小家伙屁股上拍了一把:“小家伙,你给我老实点儿!”
  说话打闹间,他长腿一迈已经走到颜小茴等人的身边。他将手在小太监腰间一放,将他整个人放了下来。
  一看见小太监的长相,那宫女连忙捂住了嘴:“十三殿下,我的天啊,娘娘刚睡了,您穿成这样这是闹哪儿出,快跟我回殿里,不然娘娘一会儿醒了找不到人,可是要发脾气的!”
  她长臂一伸,就要去扶十三皇子。谁知,那小家伙伶俐的很,往下一猫身,宫女儿就扑了个空。
  十三皇子见状,对着她咧嘴做了个鬼脸,一扭身就要跑。
  龙骨连忙眼疾手快的抓住十三皇子一边的衣袖,谁知这小家伙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小手在袖口里一摸,再拿出来的时候掏出了一柄镶嵌了绿松石的匕.首。
  他将匕.首锋利的刀刃对着自己的衣袖轻轻一挥,龙骨抓着的衣袖就被轻轻松松的割断了。
  十三皇子本来就挣扎,龙骨攥的也紧,这衣袖忽然间被割断了,小家伙一个站立不稳,一下子向后酿跄了一下。
  龙骨下意识想去抓他的胳膊,谁知十三皇子人小脾气倒是倔,将手中的匕.首一挥,将龙骨的手生生划出一个一寸多长的大口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