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睿妃娘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小宫女儿的脸色波澜不惊,颜小茴悄悄斜眼看了半晌,都没从她脸色上看出半点儿痕迹,心里暗忖,这睿妃娘娘果然厉害,连身边的丫鬟都被调教的喜怒不形于色。
  颜小茴一边跟着她迈步走了进去,一边心里嘀咕着,不知道突然间叫自己进去是干什么?刚刚即使隔了段距离,那睿妃娘娘仅仅淡淡瞥了她一眼,至今她还也能回味起睿妃娘娘眼中不寻常的眸光。
  她心里禁不住有些忐忑,突然间派人把自己叫进去,不会是要兴师问罪吧?
  思忖进,几人已经进了蘅云殿,正门有三进院落,都是青瓦白墙,宫中其他红墙碧瓦的楼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门窗雕梁,一点儿朱红粉饰也不曾沾染,简单至极,陡然间立于这雕梁画栋繁复装饰的皇宫之中,倒多了点儿清淡雅致的感觉。
  一路走来,几步一石塑,或鸟兽,或鬼怪,纵横林立,与院中的落雪相映成趣。
  虽然是冬天,可是从假山矮墙上干枯的藤条尽可看出,夏天时这里百草相翠,竹遮掩映的繁荣景象。
  虽然景致好,可是颜小茴只顾低眉敛首,丝毫不放眼乱看。
  徐行没几步,前面的小宫女儿就将三人引入一间偏殿,在门口对颜小茴三人比了个“请”的手势,随即就躬身退下了。
  颜小茴站在门口,目送那宫女儿的背影心下焦急,这人怎么也向里面通报一声,直接就把他们几个扔这儿了?她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琢磨着要不要敲敲门,示意里面的睿妃娘娘自己在门口站了好久了,忽然里面有女子曼声说道:“站在门口不冷么,进来吧!”
  颜小茴一愣,连忙将裙摆往期一提,迈步走了进去。
  这偏殿里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般金碧辉煌张扬至极,相反,有些低调的奢华。正东面的墙壁上放着一个檀香木制的多宝格,格子里面陈列着翡翠西瓜、曜变天目茶碗等,只消一看,就是稀世珍宝。另一侧却全是线装书,少说也有千百本。
  仅匆匆一瞥,颜小茴心里就觉得有些奇怪。有人说,你若是想了解一个人,看她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家里装饰如何,大约就可以看出点儿这个人的性格出来。
  外面都传这睿妃娘娘最是心肠歹毒,绵里藏针,酷爱争风吃醋,可是,今儿来她这蘅云殿一看,这睿妃娘娘虽然跟其他妃嫔权贵一样,都喜欢豪华奢侈的东西,可是显然比其他人看起来要低调的多。
  她之前曾跟着刘氏去过一次皇后娘娘的宫殿,虽然也只是偏殿,却装饰的极为张扬奢华。入目都是满眼金银,连门帘都是水晶帘子。
  想比之下,无论这蘅云殿院子里的设计,还是这偏殿里的摆设,都有种小清新的感觉,让人有一种置身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的感觉。
  而睿妃娘娘此刻正坐在正中间的榻上,端端庄庄的托着一盏清茶。即使隔着脸上浓墨重彩的胭脂,颜小茴也能莫名感觉到她此时恬淡的心情。
  这就奇怪了,明明是一个这样看起来与世无争的女子,为何外面会把她传言的如此用心险恶呢?更奇怪的是,如果她真的那般不堪,为何百里瑛会把那样珍贵的美人樱,其中的一株赐给她呢?
  仅仅一瞬间,颜小茴的心里就略过无数想法,可是,面上却一点儿痕迹都不漏,走过来在睿妃娘娘面前恭恭敬敬的一福:“臣女颜小茴见过睿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睿妃娘娘将手里的茶盏轻轻放在桌案上,勾起一边的唇角嘲讽一笑:“千岁?哪个人能活到千岁,想不到你这小丫头不大,倒是跟老头子一样迂腐。”
  颜小茴心里暗叫糟糕,这睿妃娘娘当真让人琢磨不透,单是问个安就被挑出了错,到底是她个性古怪,还是有意刁难?
  亦或是,真的像别人说的那般用心险恶?
  见颜小茴低着头默不作声,她轻笑一声,抬起头,大大的眼睛瞥了眼颜小茴:“怎么?刚刚在外面你派你的人将本宫的小十三都打了,这会儿倒是不敢接话了?”
  颜小茴低头否认:“回娘娘的话,臣女绝对没有派人打十三殿下,而且,刚刚我们几个对十三殿下的身份并不知情。”
  睿妃娘娘冷哼一声:“既然不是,那你为何不肯看我?莫不是做贼心虚?”
  颜小茴蹙眉,霍然抬起了头:“绝对不是,不信你可以问十三殿下。”
  她的话音刚落,从后厅跑出来一个金塑玉裹的小人,一下子扑到睿妃娘娘身边,指着颜小茴的鼻子就喊道:“母妃,刚刚就是她派人欺负我,您看,就是她后面的那个湿漉漉的高个子一个劲儿的追我,害我掉进湖里的!”
  他话音一落,睿妃娘娘不禁蹙紧了眉头,看的颜小茴的心也跟着一紧。
  早知道这个小家伙是调皮的,想不到在睿妃娘娘面前也这般乱说话,殊不知,他这小孩子脾气会给她招来多少麻烦。
  见颜小茴眉头紧蹙,睿妃娘娘伸手将扑倒在自己身上的小人扶好,端端正正的站在桌案边。抬头看向颜小茴:“这回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颜小茴眉头紧拧,双手不自觉的攥了攥拳。一个是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一个是她的儿子,她如何会像着自己说话?看她这般模样,估计八成是想替他儿子兴师问罪了。可是,她却不能就这般屈从了。
  她抿了抿嘴唇:“真的不是我做的,请娘娘明察。”
  睿妃娘娘听了,倏地站起身来,一步两步踱到颜小茴面前。
  颜小茴垂着眸,只看见一片耀眼的衣角,不禁梗直了脖子,轻轻吸了口气,打算迎接睿妃娘娘接下来的风暴洗礼。
  睿妃娘娘伸出手来,正在颜小茴以为她会出掌打自己而紧张时,她的手却忽然间捏住了颜小茴的下巴,将她的整颗头太高了少许。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非常小的角度,颜小茴却稍一抬眼,刚好正对上她灼灼的目光
  只见她丹唇轻启,一字一句的说道:“既然你没做,就应该抬起头来说话。为何要像犯了错一般畏首畏尾的?你这个样子,就算不是你做的,别人也会觉得你有嫌疑!”
  颜小茴禁不住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相信自己?
  正在心里嘀咕着,睿妃娘娘身体一转,对站在桌案边的小人说道:“叶鸣,你今天到底是怎么掉进湖里的?”
  十三皇子身子一僵,小手在袖口上绞来绞去,嘟着嘴低声说道:“母妃,刚刚叶鸣都说了,是他们害我落水的,您怎么还问我!”
  睿妃娘娘微微侧了侧头,语气明显沉了下来:“是吗?那你能不能跟母妃解释一下,明明跟我一起在偏殿睡觉的人,为何突然间跑到了外面,还掉进了湖水里?而且身上还穿着一身小太监的衣服?”
  十三皇子惶恐的看了睿妃娘娘一眼,可还是梗着脖子辩解道:“母妃你不会是不相信叶鸣吧?叶鸣真的是被他们推下湖的!他们肯定是存心想暗害叶鸣,母妃你不帮叶鸣讨回公道也就算了,怎么还怀疑呢!”说着,嘴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看见他哭,睿妃娘娘非但没有去哄,脸色反而更沉:“男子汉,哭鼻子算是什么好本事?母妃有没有跟你说过,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作为一个人,说话办事最忌讳两面三刀、东诓西骗。虽然仅仅是一个很小的谎话,别人上当了,瞒过去了一时,却瞒不过去一世。人家但凡发现了,今后可能就不会再相信你。你再说什么,哪怕是千真万确的,别人也未必会相信了。”
  见十三皇子不服气的撅了撅嘴,她顿了顿,话语里极为严厉:“比如面前这位姐姐,你口口声声说她是推你下水的人,可是,刚刚连翘进来已经将事情的原委告诉我了。你现在在母妃的心里,和一旁这几位哥哥姐姐的心里,都是个说谎精了。今后万一有什么事儿,哪怕你说的是真的,我们也会将信将疑。”
  十三皇子听了,连忙跑过来扑到睿妃娘娘的身边,伸出小手不停的摇晃她的胳膊:“母妃,叶鸣知错了。叶鸣只是想趁母妃睡着的时候去玩儿玩儿雪,谁知中途遇上了他们几个。我怕他们进蘅云殿将母妃吵醒,这才说了谎,后来自己不小心掉进了湖里的。母妃,这回叶鸣说实话了,求您千万不要生气!”
  睿妃娘娘蹙着一双炭黑色的眉,任他摇摇晃晃始终没有开口说原谅。
  十三皇子见说不通,一个虎扑跑过来抱住颜小茴的腿:“这位漂亮姐姐,叶鸣刚刚冤枉你们了,求你们原谅叶鸣!”
  颜小茴看着这样一双雾蒙蒙的眼睛,真是不忍心说“不”。她看了看一旁的睿妃娘娘刚要开口求情,一旁的睿妃娘娘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一般,看着十三皇子说道:“母妃只是想告诫你,虽然今天只是一件小事儿,却不能让你轻易蒙混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