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条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睿妃娘娘默了一瞬,倏地抬起头来,眼中眸色灼深:“本宫能问问,急需这美人樱的,到底是谁吗?”
  颜小茴不禁有些为难,按理来说,她向睿妃娘娘索求美人樱,势必应该将事情的原委说的清清楚楚。可是,如今中了毒急需美人樱急救的人是颜父,颜小茴心里莫名就有些顾忌。颜父毕竟是太子太傅,身份虽然不是什么权倾朝野的重臣,却也是跟未来江山社稷息息相关的人。这睿妃娘娘看起来很是不一般,万一得知需要美人樱急救的人是颜父,仗着救命恩人的姿态要挟颜父做些有利于她和十三皇子的事儿就复杂了。
  虽然现在百里朝的太子早早就立下了,可是随着百里瑛年纪愈来愈大,其他皇子势力愈来愈强,各方势力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即使十三皇子如今才十岁有余,却也不得不防。
  睿妃娘娘见她半晌不语,微微侧了侧头:“难道连本宫也不方便知晓?”
  颜小茴刚抿了抿唇角,之间睿妃娘娘将手掌往桌上一拍,接着说道:“罢了,那就算了吧……”
  颜小茴猛然抬起头睁大了眼睛,算了?因为没有全都告诉她,所以美人樱也不能肖想了?虽然来之前心里就被加忐忑,可是如今听到睿妃娘娘这般回绝,一颗心还是荡到了谷底。
  她连忙想要挽回:“睿妃娘娘……”
  谁知才刚开口,睿妃娘娘就摆摆手,生生见她的话堵在了嘴里:“算了,本宫也不为难你。你不想说,本宫也不追问了。”
  说着,从椅子上站起身。
  颜小茴也立刻跟着站了起来:“睿妃娘娘,我不是不想说。如果您非要知道,那么……”
  睿妃娘娘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不必了,你不用为难了。什么都不用说,只管拿去吧。”
  什么,只管拿去?颜小茴瞪大了眼睛:“睿妃娘娘,您的意思是,可以给我?”
  睿妃娘娘迈步走向一旁的多宝格,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蚕丝封面的长盒子来,递给颜小茴:“嗯,可以给你。”
  刚刚还以为没指望了,谁想这一刻,居然拿在了自己的手中。颜小茴的一颗心在短时间内经历了大起大落,人都有些怔愣愣的。她缓缓将盒子打开,只见红色的绒布之上,放着一株长长的植物,全身都长着细小的绒毛,细长的叶子对长着,最上面是一簇簇细小密集的伞状小花。花瓣均为绿色,几乎闻不到香味儿。
  可是奇异的是,这盒子上有人用宫体写着采摘的日期,已经是三年前了,可是,整株花几乎像是依然长在土里一般,水灵灵的,小小的枝叶仿佛用手指稍微一碰就能掐出水儿来。
  颜小茴不禁伸出手碰了碰上面小小的花瓣,像普通花瓣一样轻薄柔软,心下暗暗惊叹。
  睿妃娘娘见她一脸惊奇,在一旁开口:“这美人樱就是这般,据说经过百年也不会干枯腐朽,不然怎么能有让人起死回生之效呢?”
  如果只是单纯听说,颜小茴估计也就只会将这美人樱当成一种传说中的植物罢了。可是,当将这样一株奇异的东西真真切切拿在手上时,心下的感觉又相当不同。
  只略微看了一眼,就觉得这美人樱不亏为无价之宝。因此,又觉得睿妃娘娘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将美人樱给了她,有些过于容易了。
  她先是恭恭敬敬的福了福身道了谢,接着又不禁开口:“睿妃娘娘,美人樱是无价之宝,咱们整个百里朝就只有两株。臣女谢谢娘娘的赏赐之恩,可是,臣女自知与娘娘是初次相见,并无私下交情可言。睿妃娘娘将美人樱给臣女,可有什么条件?”
  睿妃娘娘勾了勾唇,眼中却笑意全无:“怎么,怕本宫拿美人樱的情要挟你?”
  颜小茴心中一跳,暗惊这睿妃娘娘果然聪明,居然什么话都对她一点即通,这样的人,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的让人心惊。
  也许是她脸色不好,睿妃娘娘忽然一笑:“放心吧,纵使你身后有颜太傅和戎家,但是本宫如今没什么想要的,不会为难与你。”
  说着,她眼帘忽然一垂,睫毛轻眨了两下,笑容似乎有些萧瑟:“正如你所说,本宫与你并不熟悉,你这样冒冒然就找了过来,张口就要价值连城的东西,着实是于理不合。但是,本宫却也知道,如果不是走投无路,真的着急,你也未必会到本宫这里来碰运气。本宫就是再怎么不济,也不至于狮子大开口,为难于你。”
  这短短的一席话,着实是说道颜小茴的心里去了。若不是着急为颜父解毒,她怎么会这样突兀的就进了宫。好在,这睿妃娘娘是个明事理的,她不禁稍微卸下了心防,心中微微感动。
  “只是”,睿妃娘娘话音一转:“你拿走了美人樱,欠本宫一个偌大的人情确实事实,这点你不能否认。”她眼睛半眯,徐徐说道:“不如,你答应本宫一个条件吧?”
  颜小茴不着痕迹的挺直了身子,暗中吸了口气:“娘娘您说,只要是臣女能办到的,必当竭尽全力。”
  睿妃娘娘点点头:“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本宫要你答应,如若有一天,这宫中易主,你要答应保护好本宫的皇儿!”
  仿佛一个巨雷劈在颜小茴身上,她禁不住有些慌乱:“娘娘,您这要求有些……且不说这宫里现在好好的,就是真的易了主,自由皇上来安排。而且,十三殿下身边自由您来坐镇,这天下大事,岂是我一个弱女子能够参与的?”
  说着,她仿佛想到什么一般,郑重其事的说道:“虽然我与戎家有婚约,但是戎家做事,我是不能左右的。所以,如果娘娘您是想通过我,为十三殿下谋求一个靠山,那恕臣女直言,臣女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颜小茴几乎是胆战心惊的将这几句话说出来的,她知道这样说几乎是婉言谢绝了睿妃娘娘,说不定会惹怒她,甚至也许会发怒收回美人樱。可是,颜小茴却也不能真的就那么轻易的答应她的条件,保证能保护好十三殿下。毕竟,这天下未来怎么样,不是她能左右的。她更不能因为自己想索求美人樱,就不顾戎家的立场把戎家人扯进来。
  如果她真的冒冒然就这样答应了,那与直接用戎家的身份来求取美人樱有什么两样?简直就是用戎家的身份背.景作为交换条件啊!
  这样的事儿她坚决不能干!
  正屏息等待着,谁知睿妃娘娘听了,嘲讽一笑:“你以为本宫想要戎家做靠山,为本宫的皇儿谋求一个皇位?呵,那你可就错了!这皇位有什么好,你也争我也争,秦兄弟之间几乎都挤破了脑袋,打的不分你我!”
  她目光深深地看向颜小茴:“你放心好了,本宫绝不是想要替我儿争皇位,本宫是想说,如果有一天,宫中大乱,希望你们能保护好我儿的安全,祝他避开皇家的纷争。”
  见颜小茴抿了抿唇角,她一脸期冀的说道:“怎么样?不用你们为他争什么,只要能护他周全就行。将来他能当个闲散王爷也好,出宫做个天下游子也罢。希望你们能让他免受皇子间的残酷杀戮。”
  颜小茴有些迟疑的说道:“娘娘,你为何要交代小茴这个?这宫中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好好的?那是你没看到这平静在的表象之下掩藏的暗潮汹涌。睿妃娘娘心中暗想,可并没有将这些说出来:“反正,你欠本宫一个人情,这事又不难,本宫就当你答应了。”
  见颜小茴还想说什么,似乎还欲争辩,她忽然间扭头看了看一旁的刻钟:“马上就午时了,你若是没什么要紧事,不如跟本宫一起用午餐吧?”
  什么?午时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再不回去,颜父就要耽误了!
  她赶紧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告退:“娘娘,臣女出来时间已经太久,再不回去恐怕要耽误了诊治。要一起用午餐,臣女恐怕恕难从命。”
  睿妃娘娘见她果然将注意力转移了,暗中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哦?既然这样,本宫也就不留你了。准许你回去了,若是有什么事儿还需要本宫帮忙,以后只管开口。”当然,条件你不能忘了!
  颜小茴连忙对她恭恭敬敬一礼,接着从偏殿里退了出来。
  一出门,就看见等在门口的龙骨和菱香,均已经换好了干爽的衣服。
  菱香见她出来,连忙将手里的狐裘披到她的肩上,焦急的问道:“姑娘,东西可拿到了?”
  颜小茴点点头:“拿到了,咱们快走吧,一会儿晚了,可就完全了!”
  龙骨和菱香本来还惊异于睿妃娘娘的大方,想细细问问究竟,可是一想到医馆里生死未卜的颜父,立刻收起了满腹疑问,跟在她身后疾行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