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孕之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知他问的是刘氏,稍微迟疑了下,才回道:“大夫人一直在一旁吵闹,这会儿服了麻沸散,正昏睡着呢!”见颜父脸色微变,颜小茴连忙接着说道:“爹,您放心,这麻沸散只不过是暂时起效,大约两三个时辰就能解了,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的。”
  颜小茴其实多少能体谅颜父此刻复杂的心情,纵使刘氏做的再过分,她的家依然对他有知遇之恩,而且,刘氏风风雨雨陪伴他十几年,即使没有男女之情,别的感情总还是有的。
  她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大夫人那边,您打算怎么办?”
  颜父轻轻叹了口气,目光像是在遥远的回忆中走了一遭,最终他将幽幽的目光移到颜小茴身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小茴,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是怨她的。没有她,你娘也不会死,你也不会寄养在乡野人家十几年。这其中的苦,爹能够想象。但是,刘氏她虽然歹毒,但是对于我,却不是那般十恶不赦。于很多事上,我虽然终其一生也不能原谅。但是,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在监牢里了却一生。毕竟,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与我来说,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顿了顿:“如果当年我没有贪恋刘家的能力,能够站在你娘和刘氏的立场上多考虑考虑,也许这一切本不会发生。这些年来,我心里怨她恨她,每每借用柳姨娘刺激她,也许更造成了她心里的扭曲,还间接的伤害了你柳姨娘。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他从被子里伸出手来,在一旁摸索。
  颜小茴见状,连忙上前握住他的手:“爹,您放心吧,我都理解。无论您怎么做,我都支持。只是,我瞧着大夫人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需时刻派人看着才行。”
  颜父点点头:“咱们颜府后院儿有处冷宅,就把她安排在那儿吧。让她冷静冷静,反省一下也好。”
  两人商议好了,颜小茴叫了两辆马车,将他抬上了其中一辆安顿好,又差菱香跟着,在路上随时照料着。另一辆里,将还在昏睡着的刘氏和王嬷嬷抬了进去,剩下的就等颜父回去安排了。
  看着马车一步步驶离了廉宜堂,颜小茴这才背着药箱将门一锁,带着崖香走到了一旁等待已久的马车旁。
  之前那丫鬟仿佛等待已久,见她二人走过来连忙将她请了进去。
  车子在雪地上吱吱呀呀的走着,到了前面的路口,果然停下来了。
  一走进铭瑄客栈,掌柜的就跟前方带路的丫鬟打招呼:“呦,这么大的雪,您这是去哪儿了啊,才回来。”
  丫鬟对她笑笑:“我家夫人病了,找了个大夫过来。”
  掌柜的看了看颜小茴,将目光重新落在丫鬟身上:“难怪呢,我说你家夫人怎么自从住店了以后就没出过门,原来是病了。”说着,他伸手对着旁边的楼梯比了比:“那就别跟我在这儿耽误功夫了,快上去给你家夫人看病吧!”
  丫鬟对她点点头,回首对颜小茴说道:“姑娘,请!”
  颜小茴自是没有客气,这回她身边带着崖香,外面又有龙骨他们暗中保护着,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事儿,她也不担心了。
  按照丫鬟的示意,颜小茴一路走到了最顶层。走上来颜小茴才发现,这一层总共就只有一个房间。
  丫鬟伸手叩了叩门,轻声说道:“夫人,我找了大夫回来了。”
  未几,里面传出轻轻的脚步声,接着有人将门从里面打开。
  这是长相清秀的女子,虽然算不上惊艳绝伦,但是胜在气质出众,有种出水芙蓉的感觉。
  见颜小茴几人,连忙将他们请进了屋,举止谦和有礼,音调里果然跟那丫鬟一样有股南方口音:“久闻颜姑娘大名,这次特地来京城前来求诊,还请姑娘为我好好医治医治。”
  颜小茴见她不像是生病受伤的模样,不禁问道:“敢问夫人,您究竟哪里不舒服?”
  女子闻言,面有窘色,迟疑了半晌才轻轻说道:“不瞒姑娘您说,我嫁给我家相公至今已有三年多了,可是,始终都没能怀上。我相公算上我,共有一妻三妾,除了我之外,别的夫人都怀上了,只有我没有动静。两年前,曾好不容易怀上一胎,可是,没到一个月就滑胎了。”
  说着,她抬起袖口拭了拭眼角:“别人都怀得上,那就肯定不是我相公的原因,问题肯定在我。我倒不是为了怀孩子争宠,只是,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孩子实在是太重要了。这三年来,家里人每每见了我都要问孩子的事儿,我被问的都没有颜面了!我公公和婆婆更是对我大为不满,说娶了我就是个白吃饭的,连孙儿都让他们抱不上,对我失望至极。”
  她伸出手握住了颜小茴的手:“这三年来,我四方打听着这方面厉害的大夫,几乎试遍了所有小偏方,可还是不行。这次进京,偶然间听京中的人说颜姑娘你虽然年纪小,但是医术高明,我就派蓝釉去请您了。其实,按理来说,我应该去医馆里求医的,可是,因为怀不上孩子去医馆,我这脸面实在是过不去!”
  她抓着颜小茴的手紧了紧:“求求您了,无论用什么方法,只要能让我怀上孩子就行!多苦的药我都能吃,只要能治好我这不孕之症就行!”
  她眼睛稍微一眨,眼角就落下一行清泪。
  颜小茴听罢心中轻轻一叹,不孕这种事对于女人来说,确实是最令人头痛的事情之一。尤其是这古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无子也被列在了七出以内。一般人家,媳妇生个女孩长辈都会瞧不起,何况是这成了亲却好几年都怀不上的呢?这其中的心酸可想而知。
  颜小茴点点头,将手放在她的腕上,为她切脉。
  半晌,她蹙了蹙眉:“麻烦把另一只手也伸出来。”
  女子见她脸色不好,心下忐忑,但还是乖乖的将手伸了出来。颜小茴同样仔仔细细的帮她把了脉,眉头却皱的更深。
  她伸手看了看女子的面色,命她张口看了看舌苔,之后久久不语。
  女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颜姑娘,你怎么看了这么久都不说话?难不成我这是患上了什么不治之症不成?”
  颜小茴看了眼女子,又深深的看了眼她的丫鬟,稍微思考权衡了一下这才是说道:“恰恰相反,你非但没有患上什么不治之症,身体反而好极了。虽然有些气滞血瘀,但是饮食上稍微注意一些就好了,根本就不会影响受孕。”
  女子不解的问道:“没有病?那我一直怀不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颜小茴食指在桌上敲了几下,忽然反应过来这是戎修思考时经常有的动作,不禁一愣。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沾染上了他的习惯的?
  她微微的走神的样子落入女子的眼中,心里不禁更加急切了:“颜姑娘,你快说啊,既然我没有病,可是为什么就是怀不上呢?即使怀上了,也从来留不住一个月!”说着,她眼睛一眨,落下来一行清泪:“难不成我上辈子做了坏事儿,这辈子送子娘娘来惩罚我了不成?”
  颜小茴迅速回过神来,刚要出声,那边蓝釉走上前来安慰:“夫人,您看您说的是什么话,到底怎么回事,听大夫说啊,可别只顾着伤心再伤了身体。”
  这边颜小茴也觉得奇怪,明明从脉相显示一切正常,可是为什么就是怀不上呢?怀上了也挺不过一个月?她将屈起的食指收回攥进掌心,开口问道:“那之前你们找来的大夫,都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呢?”
  她话音刚落,蓝釉忽然间气愤极了,恼怒的说道:“不要再提他们了,一个个要不就是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毛病的庸医,要不就胡乱说一通骗钱来的。我家夫人已经够伤心伤神了,他们还趁火打劫,简直可气!”
  颜小茴被她一席话说的心虚,她也看不出到底差在哪里,这么看来,不也是她口中的庸医?
  正暗自思索着,蓝釉忽然间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什么,连忙摆手:“颜姑娘,你可别生气,我可没有骂你的意思。你至少还看出了我家夫人气滞血瘀,但是于受孕来说并不妨事儿。那群庸医根本就跟你没法比,一个个都是胡诌八扯!”
  颜小茴摆摆手,表示自己不介意,两一方面却暗自思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忽然,目光落在一旁的崖香身上,见她不时用手捂着鼻子,抬手碰了碰她的胳膊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了?”
  崖香将捂在鼻子上的袖口放下,刚要说话,忽然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二姑娘,我实在是忍不了了。我什么花香都能闻,就是对夹竹桃过敏。”
  颜小茴目光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儿,别说夹竹桃了,连个植物都没有,不禁疑惑的说道:“这屋里没有夹竹桃啊,你从哪儿闻见的香味儿啊!”说着,使劲儿嗅了嗅鼻子。确实是有一股香味儿,但是颜小茴对花香不是很感冒,不清楚这到底什么味儿,哪儿来的。
  崖香揉了揉鼻子,“阿嚏”,又打了一个喷嚏,也蹙了眉疑惑的说道:“是啊,是没看见,但是我的鼻子不骗人,确实是闻到了夹竹桃的香味儿了啊!”
  一旁的女子听了,对蓝釉扬了扬下巴:“你去,把窗户打开一个小缝儿通通风。”
  蓝釉连忙点头,将窗户打开。冷风顿时就从窗口吹了进来,围绕在屋子里淡淡的香气立刻被冲散了,味道就更淡了。
  女子摸了摸腰间的香囊,对颜小茴说道:“想不到你居然知道夹竹桃,这花可是西域才有的,一般人都没见过的!我这香囊里面放的就是夹竹桃。”
  她回手又指了指床榻:“枕头里放的也是夹竹桃的花瓣,我自小咽喉就有疾,每每早上起来嗓子眼儿里像是蒙了一口痰一样。前段时间听人说这夹竹桃能祛痰止喘,味道有好闻,就做成了香囊和枕头一直呆在身上了,想不到你这丫鬟鼻子挺灵的啊!”
  崖香揉了揉鼻子,有些得意:“那是,我外号可是‘狗鼻子’,什么味儿都能分辨出来。本来我也不知道这夹竹桃是什么花,但是我家大夫人喜欢摆弄这些脂粉香料,之前闻见过一次,不停的打喷嚏,因此就记住了。”
  女子轻轻一笑:“想不到你家夫人还懂这些,我平日里也喜欢摆弄花花草草。”
  正说着,颜小茴忽然脸色一变,端起女子面前桌上的茶盏凑近鼻子附近闻了闻,眉头紧蹙:“这是桂枝茯苓茶?”
  女子见她脸色不对,稍微迟疑了下,点点头:“对啊,怎么了?自从两年前滑胎以后,我就一直月事不调,这桂枝茯苓茶是专门调理月事的。我一直用着,有什么不对吗?”
  颜小茴将茶盏往桌上重重一放:“这就对了,找到你始终不孕又滑胎的原因了。夹竹桃的叶、皮、花和果实里面含有一种叫做夹竹苷的东西,这东西有剧毒,会刺激母体。你将这花做成香囊和枕头,就是将毒放在了身上随身带着啊!难道夫人你就没觉得自己时常昏睡或者忘事儿吗?这只是其中的几个反应之一,严重的会导致恶心、眼花,对受孕也有影响。”
  女子脸色倏地苍白起来,抓着香囊的手指收紧,用力到骨节都苍白了起来。
  她深深吸了口气:“我总是犯困,有时候也忘事儿,可是我从来没想到过是这夹竹桃的问题啊!”
  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了指桌上的茶盏:“这桂枝茯苓茶也有不对吗?”
  颜小茴点点头,将茶盏放在是后心里转来转去:“桂枝属于温经通脉散寒的草药,虽不是属于有孕之人需要忌服的,但是热病高热、阴虚火旺的人都要禁服。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桂枝和夹竹桃放在一起,会导致滑胎。”
  “所以”,颜小茴抬头看着对面的女子:“你一直怀不上孩子,应该与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关系,恐怕正是这夹竹桃和桂枝茯苓茶在作怪。”
  带着崖香从铭瑄客栈走出来,颜小茴总觉得当刚刚那女子听说不孕的缘由时脸色怪怪的。不像是终于知道了不孕的原因而恍然大悟,倒像是终于发现事情的真相一般,有颓然、有失望,也有愤恨。
  各种极为复杂的情绪在她的眸中闪过,那一刻,颜小茴依稀觉得她似乎已经不是几秒钟之前那个淡泊清新的女子,反而有些琢磨不透,令人心惊。
  崖香走在她身旁,掂量着手上的一小块碎银子,不满的说道:“姑娘,你帮她解决了那么大一个问题,怎么就领了这么一点儿谢银啊,还不够雇辆马车回颜府的呢!”
  颜小茴不知怎么心中有些纷乱,莫名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事儿一般。她甩甩头,抬手在崖香耳朵上轻捏了一小下:“你这丫头,额头上受了伤也没耽误财迷!”
  崖香抬手揉揉自己的耳垂,眨着大眼睛无辜的撇撇嘴:“二姑娘,我才不是财迷呢,我这是替你鸣不平。你说说,刚刚那位夫人怀不上孩子都急成什么模样了,你帮她解决了这么大一个疑问,怎么说也是一等功臣了吧?拿点儿谢银很正常啊,谁承想二姑娘你这么傻,到手的鸭子居然还飞了!”
  颜小茴听了她的话,不禁抬眼翻了翻眼睛:“你啊,就知道银子。我只不过是因为你打喷嚏,推断出来她不怀孕的原因,又没给她开药诊治,拿这些出诊费已经够了。”
  崖香扁了扁嘴,喃喃自语:“依我说啊,姑娘你就是太菩萨心肠了。你这样替人家省银子,人家不一定会感激你,说不定还会背后说你傻呢!”
  颜小茴被她嘀嘀咕咕说的话气笑了,在她鼻子尖上捏了一把:“哦?别人背后说什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崖香不满的将她冰凉的手拿开,放在手心里捂着,咬了咬唇:“我是不知道他们在背后究竟怎么说的,但是,我劝二姑娘一句,你这好心肠,不是所有人都会记在心里感激的。总有些人以德报怨,有时候还是防着点儿好,凡事多替自己想想!”
  这个时候,颜小茴并不知道,崖香这句话居然会一语成谶,只当她是嫌自己跟那女子要的银子少了,胡乱发脾气而已。
  就这样,时间一晃而过,颜父身上的伤口日渐好了起来,王嬷嬷被他以年迈为由给了一笔遣散费送她告老还乡了,刘氏也被关进颜府后院儿的冷宅里派人专门把手,每日吃斋念佛,即使偶尔发疯也没有人肯理她。
  颜小茴每日颜府和医馆两头跑,忙的好不热闹。
  这一天,颜小茴收拾好了东西刚走出沐风院,忽然间看见院门影影绰绰站着一个形容憔悴的身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