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收拾包袱细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瑞香公主听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着颜小茴张牙舞爪:“都怪你,都怪你派人偷偷通风报信儿!你这个坏蹄子!”
  百里叶肃脸色一沉:“瑞香,你怎么说话呢!父皇和母后为你请先生,就把你教成这么个是非不分、狂妄无礼的人?”他一把抓住瑞香公主胡乱挣扎的双手:“你别傻了,难道真的以为小茴不说,别人就真的找不到你吗?趁现在父皇和母后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先乖乖跟我回去,你想去风笛渊的事儿,皇兄去跟父皇和母后求情再做打算!”
  瑞香公主见蛮横不成,一时间也慌了,整个人仿佛被突然间抽光了力气一般,软软的依靠着百里叶肃,带着哭腔苦苦哀求:“皇兄,父皇和母后肯定不会让我去找青白的,他们一心想让我跟周边国家的世子成亲。你若是跟他们说我要去找青白,说不定他们不光不会让我去,还会大发雷霆!到时候我和青白就真的一点儿可能都没有了!”
  她伸手紧紧攥住百里叶肃的衣袖,手指用力到指尖都微微泛白:“皇兄,你就我这么一个皇妹,你平时那么疼我,一定希望我能嫁个良人。我从小就喜欢青白,你也不是不知道,可是青白碍着身份地位的原因一直都躲着我,我如果再不争取,恐怕过两年就真的会稀里糊涂的被父皇和母后许配给别人了!上回父皇生辰,周边各国前来朝贺,向父皇提亲的就有不少。”
  说着,她大眼睛一眨,忽然间泪水像断了线的柱子,劈哩叭啦的砸下来:“皇兄你不会真的舍得让我嫁到那些苦寒之地吧?我百里瑞香这一生不图别的,只图能找个人平平安安、清清静静的过完这一生,什么权利银子都跟我没有关系。日子穷一点儿也好,可是,在我身边的得是我喜欢的人才行!”
  说到这儿,她已经哽咽的上气不接下气:“皇兄,瑞香求求你了!这一辈子我就求皇兄你这一次,别抓我回去,就让我去风笛渊吧!”
  百里叶肃被她闹的头疼,看见她哭的不行苦苦哀求的模样,觉得自己倒真的像是棒打鸳鸯的铁锤了,不禁深深叹了口气:“我不跟父皇说,他们早晚也会知道的,这百里朝上上下下都是父皇的人,眼线遍布,你真的以为皇兄将你偷偷放了,你就真的能瞒天过海?再说,你这一个女孩子,怎么去风笛渊?你没听说戎修和青白他们为什么南下的吗?正是因为那边的女子接二连三的失踪!你若是单独前去,有多危险你想过没有?”
  瑞香公主听了,顿时“哇”地一声大哭出来,不住的用拳头捶百里叶肃的肩膀:“说白了,你还是不想放我去找青白!皇兄,你怎么这么坏,难道你真的想眼睁睁的看我嫁给别的国家的世子,你才开心吗!瑞香恨你!恨你!”
  他抓着瑞香公主的肩膀将她整个人按在椅子上,眉头紧蹙:“你先不要吵,一会儿仔细把颜府的人都招惹到这里来!”
  瑞香公主音调不降反升:“把他们招来又怎么样,反正如今我走不成,我也不在乎别人知不知道了!”
  百里叶肃被她的话噎的一噤,须臾忽然轻轻笑了,他抬起大掌在瑞香公主的头上狠狠摸了一把:“你这丫头,怎么这般胡搅蛮缠,我真是被你弄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瑞香公主气的呼哧带喘,用拳头在百里叶肃身上狠狠一推:“皇兄,你居然还有心情笑?瑞香真是看错你了!”
  百里叶肃眉头一挑:“是吗?我还真不知道,原来皇兄我这么不招人待见!”见瑞香气呼呼的将头别到一边,怎么都不肯抬眼看他,百里叶肃嘴角的笑纹加深:“真是可惜啊,本来我还想跟父皇说这两日想南下散散心的。现在冬天了,我原来在轻云山监牢里做下了风湿病,现在被风一吹身上的关节都疼的发紧,想跟父皇商量商量让我南下过冬呢!”
  他用眼风扫了扫瑞香公主,故意一叹:“哎,本来还想问问父皇能不能带上你的。不过现在看来,你这么不待见本我,那皇兄也没有必要自讨没趣,还是我一个人去好了!”
  “真的?”瑞香公主一听,忽然间从椅子上跳起来,伸手将百里叶肃的手臂抱在怀里,脸上的兴奋之情尽显:“皇兄你说的是真的吗?带我去,带我去,带我去!”
  百里叶肃淡淡的瞟了她一眼,故意撇了撇嘴:“刚刚谁说我是坏人的?还说她看错了我,恨我什么的?”
  瑞香公主面色一赧,连忙两手晃了晃他的胳膊:“瑞香那不是太着急了一时间冲动了嘛,皇兄你别抓着人家的把柄不放嘛!一定要带人家去,不然瑞香还会偷跑的!”
  百里叶肃伸出手,用食指在她额头上轻戳了下:“就你这点儿小能耐,还学会威胁人了?”
  见瑞香吐吐舌,他脸色忽然一边,对她正色的说道:“现在只是打算以南下越冬为借口说服父皇和母后,他们同意以后,到时候咱们再在途中变换方向去风笛渊。只是,现在只是初步的想法而已,皇兄还不能确定父皇和母后就一定会同意。”
  见瑞香的眼神迅速黯淡下来,百里叶肃抿了抿唇角:“不过,皇兄一定会竭尽全力去说服的!”
  瑞香虽然心里忐忑,但只一瞬间就重拾了信心,她抬起胳膊挥了挥拳头,作势为自己股劲儿:“放心吧,我相信如果是皇兄出面的话,父皇和母后一定会同意的!”
  百里叶肃见她已经平静乖顺下来,不禁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这回,你可以乖乖跟皇兄回宫了吧?”
  瑞香欣喜的点点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谁知刚要走,忽然眉头一蹙,紧张的看着百里叶肃:“可是皇兄,还有件事,你说我偷偷出来这么久,父皇和母后肯定着急死了。”她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才慢悠悠的张口:“回宫以后怎么跟他们解释呀?”
  百里叶肃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呵,这时候想起回宫没法交代了,刚刚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一点儿都不考虑后果吗?”
  见瑞香公主委屈的嘟了嘟嘴,百里叶肃大掌在她肩上一拍:“放心吧,有我呢!我就说跟你一起到江边的酒家吃饭赏雪景去了,没想到一时忘了时辰!”
  瑞香公主听了兴奋的一跳,整个人扑到他的怀里,两只眼睛弯成了两道月牙儿:“太好了,我就知道皇兄你最好了!”
  百里叶肃无奈的抬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下,像是发牢骚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哎,你这个性格,都是我们把你惯坏了,将来谁娶了你估计有的受的了!哎,真是可怜啊!”
  瑞香公主像是忽然间想到什么一般,脸颊一红,眸光闪烁翻了他一眼,音调带着明显的娇嗔:“皇兄,你瞎说什么呢啊!我不理你了!”说着甩手作势要走。
  百里叶肃淡淡一笑,将她的手一拉,对着一直站在墙角为兄妹两人制造空间的颜小茴致谢:“小茴,这次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派人通知我,我这妹妹恐怕早就闯祸了!”
  说着,他大掌在瑞香公主脖颈上一按:“来,跟颜姑娘道个谢!”
  瑞香公主虽然跟百里叶肃和解了,但是显然还没有原谅颜小茴的“告密”行为,看见她依然气呼呼的一副不愿意搭理的模样。
  但是虽然心中不满,可是却也不得不承认,如果这回真的能跟百里叶肃一起出门,倒真的比自己一个人偷偷出行要好的多,更光明正大的多。而且,她现在全部希望都依靠在百里叶肃身上,这时候犯不上为了一个颜小茴惹他不开心,因而尽管心中老大不情愿,还是对颜小茴点点头:“这回的事儿,谢谢你了!”
  颜小茴见兄妹俩商量好了,既然瑞香公主不会偷跑,那么她也算是对自己和周围的人有了个交代,因而此刻心情也极为轻松,对她亲切一笑:“不客气,日后瑞香公主若是有什么事儿,可以再找我,下一次,我可以答应你不偷偷告诉你皇兄!”
  瑞香公主暗中撇了撇嘴,心里不住的腹诽:经过这一次,人家还相信你才怪!
  颜小茴却不知道她心思里的弯弯绕,由于天色已晚,颜府已经宵禁了,她一直看着百里叶肃带着瑞香公主翻过颜府的院墙,才终于松了口气。
  送走了瑞香公主这个烫手山芋,颜小茴和崖香、菱香三人才匆匆忙忙从院子里回到屋内,互相约定好今天的事儿绝不跟第四个人提起,这才沐浴安睡了过去。
  第二日,颜小茴三人用过早饭,正商量着去医馆,忽然有人从外面轻叩沐风院的门。
  颜小茴披上衣服,将门一开发现门外站着颜父身边的一个传唤丫头,她连忙将那丫头往屋里让。
  谁知,那丫头将头摇成了个拨浪鼓一般,连忙摆手:“二姑娘,奴婢不敢打扰,奴婢只是奉老爷的命令特来传话的,说完就走!”
  颜小茴眉头一挑:“我爹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那丫头摇摇头:“不是老爷,好像是宫里!老爷只是吩咐让您赶紧收拾些细软,一会儿宫里派人来接您!”
  颜小茴心里一跳,语调也不自觉的升高了:“宫里?宫里接我干什么,去哪儿?”
  她只不过昨天进宫赴了趟宴,怎么就招惹了宫里的人?她心中不禁有些不安,不会是梅妃和梅妃口中那个欲与自己为敌的人又起什么幺蛾子了吧?
  想着想着,她心里又是“咯噔”一下,不会昨天晚上瑞香公主回去和百里瑛还有吕皇后闹翻了,然后把自己供出去了吧?
  这么想着,一颗心更加焦急起来。
  小丫头摇摇头,神色极其迷茫:“奴婢也不知道,奴婢只是颜府的一个粗使丫头,老爷说让奴婢来传话,奴婢就来了,别的真的一概不知!”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接着问道:“那咱们颜府刚才可来了什么客人?”
  小丫头挠挠头:“客人?奴婢一直在后院儿里扫雪,听见老爷叫人才扔了笤帚去的。当时老爷站在门口,奴婢没有进屋,所以也没看见是不是有客人来了。”
  这可真是,怎么就派来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丫头传话,说的稀里糊涂的,将她一颗心都搅得七上八下起来了!
  崖香见她脸色不好,禁不住开口说道:“二姑娘,不如这样吧,你先去前面问问老爷到底要去哪儿,干什么去,奴婢和菱香留在沐风院帮你收拾东西!”
  颜小茴点点头:“也好,那你们就先帮我收拾着,有什么事儿听我的消息!”
  见崖香点头,颜小茴连忙将狐裘往自己身上一披,穿过林中小径走向前厅,还未进门就听见几个人的说话声。
  颜小茴站在门口,本想听听里面的人是谁再做决定,谁是才刚一冒头就被颜父看见了地上的影子,冷声问道:“谁在外面?”
  颜小茴见藏不住了,索性整个人迈步进了屋:“爹,是我!”
  颜父紧拧的眉头这才舒展起来:“不是派人告诉你收拾包袱细软吗?你怎么来这边了!”
  颜小茴目光在前厅一扫,见挨着颜父的位置上坐着百里叶肃,百里叶肃身边站着个提刀侍卫,不知怎么的莫名就觉得不是什么坏事,于是弯唇一笑:“刚刚您派去传话的小丫头不会说话,也没说明白怎么回事,我一时好奇就直接过来了,打算看看到底是什么事儿,包袱细软崖香她们在收拾呢!一会儿就好了!”
  颜父缓缓点头,指着一旁的百里叶肃说道:“嗯,既然来了,先跟九殿下请安吧!”
  颜小茴半蹲着身子对他福了福身:“臣女颜小茴见过九殿下,九殿下千岁!”
  百里叶肃连忙站起来虚扶了她一下:“你我二人在轻云山也算是患难之交了,怎么还客气上了!这趟来,还是我有事儿求你帮忙呢!”
  见颜小茴一脸不解,他勾唇一笑:“是这样的,我在轻云山上的时候身体落下了毛病,这京城已经算是隆冬时分了,着实分外难过,因此父皇和母后特地准许我南下越冬。但是我身上除了一些普通的病症之外,还有几乎要了人命的五毒蛊。”
  说到这儿,他琥珀色的眸子沉沉看着她:“关于这个,恐怕除了我之外,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由于余毒未清,父皇和母后怕我南下时候蛊毒发作,出什么意外,因此特地让我来求颜姑娘你一起同行!”
  说着,他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一旁坐着的颜父:“当然,此行并不是我一个人,瑞香也会一起去,颜姑娘你大可放心!你们两个女孩子路上不仅是个伴儿,路上有个小病小灾,你也能帮忙处理!因此,颜姑娘你实在是此行的不二人选,还请答应叶肃这个不情之请!”
  一方面,他说的是事实,他身上蛊毒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将颜小茴带在身边,必要时可以保命。另一方面,他也是故意将这番话说给颜父听的,想要颜父同意颜小茴与他们同行。
  虽然,他知道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是风笛渊,而风笛渊有戎修。带着颜小茴去风笛渊,就代表着他要带着自己的心上人去找自己的情敌。一想到这个,他的心上就仿佛被谁狠狠捏了一下,又疼又紧。可是,他却也知道,从京城南下,少说也有将近十天,这十天可以天天都跟她在一起,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诱惑。
  当然,他心中所想的这一切,颜小茴都不知道。
  只是听说不是梅妃她们,她心里松快了不少。想到再过几天,就能看到戎修,她觉得自己像是怀中揣了只小兔子,一颗心跳得扑通扑通的!一颗心,也霎时就飞到了远方!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看向一旁的颜父,小心翼翼的问道:“爹,我能去吗?”
  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如何看不出百里叶肃看自己女儿的目光?即使掩藏的再深,那也是一个男人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的眼神。
  先不说颜小茴已经和戎家订了亲,单是九皇子皇家的身份,他就不满意。小茴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是整个人心地却很是善良,宫里那些错综复杂她哪里承受的住?他很想阻拦这次出行,可是九皇子已经带来了皇上的手谕,他就是反对也没有用。
  只能用手指点点桌案上的手谕,一语双关的提醒两人:“既然皇上已经安排了,那为夫也不敢反对。只有有一点,你此去是作为医女的身份,因此一定要谨记自己的身份。九殿下和瑞香公主都是金枝玉叶,你切记不要做逾矩的事给咱们颜家丢人!”
  见颜小茴点头,他目光不着痕迹的划过两人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再有,此番路上必定会接触到不少人,其中有男有女,你要切记你已经与戎修订亲的身份,待人接物与其他男子要有所规避。切不可再像从前未订亲时那般随意,落人话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