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客栈异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知道颜父向来最在乎这些礼节,依照他的性格,如果不是皇上亲自写了手谕,恐怕他是如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自己已经订了亲的身份还与跟别的男人远行的。所以,对于颜父当下的小心翼翼的嘱托也是真心实意的接受。
  颜父见颜小茴将自己的意思听了进去,斜眼瞄了瞄一旁的百里叶肃,见他面带笑意的看着自己,仿佛将心中所想都感知到了似的,愈发觉得这个看似病怏怏的九皇子深不可测。
  正在这时,在沐风院收拾了包袱细软的崖香提着两大包东西站在前厅门口,刚要对几人问安,颜父眼疾手快的对她招手:“把东西放进来吧!”
  崖香提着两包东西对百里叶肃福了福身,这才将光看着就沉得不行的东西放在一旁的桌案上。
  颜小茴走过去伸手拎了拎包袱,瞬间觉得的手腕都要被勒断了,不禁疑惑的问道:“都装了什么呀,怎么这么沉!”
  崖香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这个包袱里有现在穿的几件冬衣,想着南方比京城气候热得多,又带了些单薄的衣服。另一个包袱里是姑娘看病常用的药箱、几瓶伤病草药、暖手用的手炉等,觉得姑娘也许会用的上的都带上了。”
  颜小茴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嗯,还是你想的周到。”
  要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带好了,百里叶肃说要早些上路,就带着颜小茴与颜父辞行了。因着颜小茴的要求,崖香也被一并带上了。
  出了颜府的大门,早有三辆马车在路边等着,旁边有两名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腰间都挎着长剑,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这三辆马车一辆是给百里叶肃的,一辆是给颜小茴的,最后一辆是留给崖香和另一个叫红豆的宫女的。
  颜小茴按着百里叶肃的指引走到第二辆马车旁边,刚掀开车帘,就看见里面端端正正坐着,一脸不耐烦的瑞香公主。
  颜小茴一愣,怪不得刚刚一直没看见她,原来早就等在车上了。刚对她福了福身,谁知她眉头一蹙,连忙抬手拢了拢身上的披风:“磨磨蹭蹭站那儿干什么呀,等你半天了都。快上来,风都吹进来了,冻死了!”
  颜小茴心中暗叫糟糕,瑞香公主看来还在为昨天晚上自己告密的事情生气呢!
  她赶紧爬上马车,端端正正的坐好。
  前面车夫吆喝了一声,马车就骨碌碌的行驶起来。
  颜小茴与瑞香公主面对面坐着,都没什么话可说,一时间马车里的气氛尴尬的不得了。瑞香公主更是仿佛与她置气一般,兀自闭着眼睛。
  颜小茴只能无聊的打量着这马车,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绒毯,车厢的墙壁上粘着厚厚的狐皮,毛茸茸的皮毛将寒冷的北风阻隔在了车外。身下的椅子和靠背也都是上好的皮料,里面塞了棉花一般柔软舒适,一旁的桌面上摆着宫中的各色点心茶饮,还有类似九连环一类解闷儿的小玩意儿,但是因为这都是瑞香公主亲自带来的,没有主人的同意,颜小茴没有乱动。
  一路默默无语的行驶着,忽然四周光线昏暗下来,颜小茴悄悄撩起厚重的车帘一看,原来是行驶到了城门洞中。前方执事的小卒见是九皇子在车内,爽快的放了行。
  出了城之后,三辆车马上了官道,马匹更是撒丫子跑了起来,耳边轰隆隆的车轮声不绝于耳。
  可是,有一点颜小茴有些不理解,这堂堂百里朝的皇子和公主出行,随行人员怎么这么少?连十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
  颜小茴兀自嘀咕着,忽然间感觉到来自对面瑞香公主的视线,果然她丹唇轻启,挑起一边的眉毛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跟自己答话,颜小茴很是意外的摇摇头:“没什么不对,只是有些意外,你们兄妹两个出门就带这么几个人吗?万一路上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瑞香公主果然不出所料的斜了她一眼,没好气的撇撇嘴:“你真是颜太傅的亲生女儿吗?颜太傅那么好的学识,怎么会生出你这么笨的女儿!如果带着几千人马出城,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皇室的人要出行了,山贼土匪快来抢.劫吧!”
  “再说”,她白了颜小茴一眼:“青白他们到风笛渊是抓那些掳掠女子的坏人的,而且说不定那些坏人还是葵国派去的。咱们这时候大张旗鼓带人南下,如果真是葵国的人,一定以为咱们百里朝要有大动作了,不引起纷争才怪!”
  颜小茴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禁不住点点头。瑞香公主说完话,鼻子里一哼,嘟嘟囔囔说了句:“白痴!”就又闭了眼。
  颜小茴一脸黑线的看着对面的人,莫名觉得头大。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要跟这个记仇的公主一起,这样的日子可怎么熬?
  一路腹诽纠结着,黑色的天幕渐渐笼罩了下来,此时,他们已经出了京城直奔阳谷。眼瞅着天色已晚,人马具疲,再往前行恐怕愈加荒凉,搞不好第一晚就要在野外露宿了。因此,车夫跟百里叶肃商量过后,果断在这个山脚下唯一一件客栈附近停了下来。
  也许因为这是出了京城以后路上必经的一家客栈,虽然时值寒冬,可是从这客栈旁边停歇的车马来看,客栈的客人着实不少。
  门口的小伙计也是见过不少往来商旅的样子,见几辆车远远行驶过来,一个激灵就从客栈里窜了出来。由于离京前几人为了掩饰身份都换了身朴素的衣服,那伙计并没有识得几人的身份,但是看见周围马匹上的几人和马车前方的车夫,个个气宇不凡,丝毫没有轻视,恭恭敬敬的向几人引路:“呦,各位客观,今儿天色已晚了,咱们是要住店吧?”
  说话间,见百里叶肃、瑞香公主和颜小茴从马车上走下来,见虽然身着朴素,但是男的隽秀女的俏丽,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因而愈加上心:“咱们一共几个人啊?今儿巧了,我们老板娘刚从集市上进了两头羊,这大冷天的,进客栈吃点羊肉驱驱寒吧!”
  为首的侍卫海茗凑近百里叶肃小声汇报:“公子,你看这里怎么样?除了这里之外,再往前走三五里还有家客栈,但是比起这里要小的多。这间虽然人杂了一点儿,又是在山脚下,但是好在是在官道旁,想走想留都比较方便。”
  百里叶肃看了眼一旁披着狐裘,因为寒冷天气冻的微微有些脸红的颜小茴和瑞香,稍微思考了一瞬,就点点头:“那好,就在这儿歇一晚吧!”说着,他对那伙计说道:“五间客房,有没有?”
  伙计一愣,有些为难的蹙了蹙眉:“公子,我是真想留您,但是本客栈一共就十多间客房,都住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四间,您看你们能不能凑合凑合?”
  百里叶肃眉头一蹙,但是想着往前还要走几里才能到另一家客栈,而且那家客栈比这家还小,到时候若是那家也不够,又白走了。因而稍微犹豫了一瞬就点点头:“好吧,四间就四间,我们住了!”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对那伙计吩咐:“先给我们上些好饭好菜,一路上车马劳顿了,吃点东西好解解乏。”
  伙计吆喝一声:“好嘞!”
  说着率先进了客栈。
  颜小茴跟着他们一同进了屋,一进去就发现大堂里满满坐着几桌人,正在吃饭。一伙儿像是周围路过的马帮,大约有十几个人,一个个匪里匪气。另一伙人比较少,只坐了一桌,穿着普通的蚕丝衣服,三男一女,对进来的颜小茴一行人仅仅一瞥就连头都不抬的继续吃饭。
  颜小茴和百里叶肃他们也落了座,刚巧坐在那三男一女身边,坐下的时候视线无意识的与其中一名男子对视上了,出于礼貌,他点了点头。可是,那男子只是将视线一偏,就将目光移了过去。
  颜小茴自讨没趣,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虽然一路上坐车,可是颜小茴身上还是被马车颠簸折磨的浑身酸痛,一坐下来就不想再动了。而且,也许是一路被颠簸的成了惯性,她觉得自己正正常常的坐着,身上仿佛还像坐在车上时一般,不住的晃来晃去。
  不多时,伙计端着一个大托盘走了过来,将手里的一道道菜和米饭摆了上来,分别是烤羊排、羊杂汤、炒冬笋等,虽然菜样简单又粗犷,但是经过一路的寒冷,此刻见了热腾腾的饭菜,几个人的心情顿时都好了起来,觉得身上的疲惫都减退了不少。
  吃的差不多时,瑞香公主用帕子擦了擦嘴,对百里叶肃问道:“哥,晚上的房间怎么安排啊?先说好了,我可不想跟别人一起住!”
  包括他自己在内,一共有六个男的,四个女的,本来房间就只有四间,这时候她说要自己住,实在是有些为难。百里叶肃眉头一蹙:“香香,不要任性!你自己住一间,让其他人还怎么住?难道要小茴她们三个住一间?”
  他抬手摸了摸瑞香公主的头:“听话,今天晚上你和小茴住一间,崖香和红豆住一间,剩下两间,我们几个男的平分!”
  瑞香公主将头一偏躲开他的手,一双秀眉紧拧,伸出一只手指着颜小茴气呼呼的说道:“哥,你怎么这样,明知道我讨厌她还让我跟她一起住!真不知道你这次为什么非要带她一起来,她根本就不想去风笛渊,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听见她将最终的目的地当着客栈所有人的面前说了出来,百里叶肃眉头一蹙:“小点儿声!为兄是不是平时太宠你了,所以你才如此任性!大家一起出来,你只顾着自己哪行!”
  颜小茴在一旁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她真没想到昨天悄悄把瑞香公主的行踪告诉百里叶肃,会让她这么生气。明明是怕她自己行事会有危险,可是到头来人家非但不领情,还讨厌得不得了。
  她在心底暗暗叹了口气,都说强扭的瓜不甜,瑞香公主要是真的讨厌她,她也没必要非得凑到她面前找不自在,因而伸手拍拍百里叶肃的手臂:“算了,就让她一个人住吧,我带着崖香和红豆挤一挤也行。正好冬天冷,挤一挤还能暖和一些!”
  百里叶肃听了,对颜小茴愈加歉疚,对瑞香公主的娇蛮任性感到无奈,他目光沉沉的看着瑞香公主,眉头紧蹙:“你看看小茴,再看看你,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瑞香公主忽然将手上的帕子一甩,气呼呼的站起来:“我不管,反正我不跟她一起住!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就让她当你妹妹好了!”
  说着,从拿在手上的四把钥匙抽出一把,剩下三把“劈哩叭啦”的扔到一旁的桌案上,接着整个人提着裙摆“噔噔噔”的顺着楼梯跑了上去。
  “你干什么去?”百里叶肃虽然大声冷喝,但是瑞香公主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直消失到了楼梯的尽头。
  颜小茴见他双手攥拳,脸色都冷了下来,怕他因为自己跟瑞香公主起争执,连忙伸手拽住他的衣袖,温声劝慰:“别生气了,我不要紧的。”
  百里叶肃轻轻一叹,歉意十足的看着颜小茴:“哎,香香都是被我们宠坏了,但其实她就是小孩儿心性,不是针对你,等什么时候解开了就好了。”
  颜小茴对他轻轻一笑:“你放心吧,我不会在意的。”
  百里叶肃对她歉意一笑,将桌上的钥匙一一捡起来,摸出一个递给她:“那今天晚上就委屈你跟崖香和红豆一起住了。”
  颜小茴将钥匙收起来,招呼着崖香和红豆一起上楼。
  沿着楼梯正往上走,忽然发现楼下好像有谁在看着他们。那视线过于强烈,让人想忽视都难。可是,等她重新回头向后看时,才发现,大堂的众人都该吃吃该喝喝,谁也没有抬头。
  她狐疑之余缓缓摇摇头,可能是自己太过敏感了。
  进了屋,颜小茴将随身包袱放在榻上,由崖香服侍洗漱了,就打算和衣躺在床上。
  谁知,这时候门口忽然一阵嘈杂,有女声在走廊里哭喊。
  颜小茴眉头一蹙,与崖香对视了下,崖香抿了抿唇:“姑娘,你在这儿等着,我出去看看!”
  说着打开门走了出去,颜小茴见她出门,刚刚还昏昏欲睡,忽然间就清醒了不少。她拥着被子从床榻上坐起来,静静盯着门外。
  不多时,崖香从外面走了回来,搓了搓冻红了的双手。还没等颜小茴开口,一旁收拾东西的红豆先询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崖香走进来,从桌上倒了一壶热茶暖暖手,浅啜了一口这才说道:“你们记得刚刚大堂里有三男一女坐着吃饭吗?其中有位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晕倒在走廊上了。刚刚是他身边的女子在大声呼喊求救呢!”
  颜小茴蹙了蹙眉:“晕倒了?为什么?”
  崖香摇摇头:“不知道,不过看着挺严重的。”说着,她侧了侧耳朵:“听,那女子好像还在哭喊呢!”
  颜小茴忽然间就有些坐不住了,她趿着鞋从床榻上下来,走向门口。
  不料被崖香一把抓住衣袖:“二姑娘,你不会是要去多管闲事吧?”
  颜小茴眉头一蹙:“怎么能叫多管闲事呢?你忘了我每天在医馆时怎么说的了,如果周围的人有事,只要是咱们力所能及帮忙的,就要去帮一把。特别是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又没个大夫,万一那人被耽误了怎么办?”
  听她这么说,崖香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她咬了咬唇:“姑娘,在医馆你是大夫,救死扶伤天经地义。可是现在咱们是在客栈里,周围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若是治好了还行,万一出什么差错,人家将不是赖到姑娘你的头上怎么办?”
  说着,将另一只手也抓了上来:“咱们出门前,老爷特意把我叫到一边交代了我千万要照顾好姑娘,说路上什么人都能遇上,可别让姑娘你上当受骗。”
  颜小茴抬手将她的手往下一拽,不满的抬手敲了敲她的前额:“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冷血了?我只是出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若是他们真的是坏人,我答应你一定会第一时间跑的远远的行不行?”
  她将门闩一拉,不顾崖香的阻拦走了出去,气的崖香直在身后跺脚:“姑娘你可真是,哪个坏人会把‘坏’字写道脸上的!到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虽然生气,可是到底担心颜小茴,赶紧迈步也跟了出去。
  颜小茴出了门,走上走廊,只见前面好几个人围着一个躺倒的男子。
  走过去才发现那人脸色发紫,喉咙里不住的发出介乎于打嗝和喘粗气之间的声音,眼睛也翻白着,样子十分可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