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 不见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旁边的红衣女子扶着他的身子,不住的摇晃他的肩膀:“二哥,你怎么了,你可千万别吓我啊!”
  叫了半天男子也没有反应,翻着眼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女子吓坏了,她抬起头时已经满脸是泪,大声哭喊着:“大夫呢!叫了半天大夫怎么还没来!”
  她说话间,一个伙计听见骚动从楼梯口走了上来,一看到这个景象也吓坏了,连声问道:“这位客官是怎么了?
  话音刚落,一名男子忽然间走上前来抓住了那伙计的衣领:“你还好意思问?我家少爷本来好好的,吃了你们的饭刚上楼就变成这样了,你说,你们做菜时都往里放什么了?”
  这男子身材魁梧的很,稍微瞪瞪眼那伙计都吓的不行,两忙求饶:“这位大侠,我求求您放了我吧,小的只是个伙计不是厨子。贵公子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啊!您可千万别无赖了好人!”
  男子冷哼一声:“无赖?呵,我家公子一向身体好好的,怎么来了你们客栈就出毛病了!你一个伙计做不了主,那就把你们老板找来!”
  说着,他大手一松,照着那伙计的屁股就踹了一脚:“去,把你们老板找来,今儿非给我们一个说法不可!”
  那伙计吓得屁滚尿流,手脚并用的往楼梯口爬,不住的冲着楼下的人喊:“老板,老板,您快上来啊,出事儿了!”
  见背后的男子狠狠盯着他,伙计的额头上布满了虚汗,扯着脖子对着楼下喊:“老板,你快上来啊,再不上来就完了!”
  几次三番催促间,楼下终于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一个身着碎花裙子,头上绑着布巾的女子蹙着眉头走了上来,视线在周围一扫,她带着不满开了口:“怎么回事啊,大呼小叫的!这客栈除了你们还有别的客人呢,仔细一会儿都给吵醒了!”
  先前的男子见她上来了,眉头一拧三步两步上了前,指着女子的鼻子问道:“怎么上来个女人?你们老板呢?让他给我出来!”
  女子凤眼一斜,伸手将他的手往旁边一拨:“喂喂,你用手指谁呢?告诉你们,虽然这客栈是我老娘一个人开的,但是老娘可不是好欺负的主儿,你们谁都甭想为难老娘!”
  男子没想到她这般泼辣,被她的话一噎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他抬手指着地上躺着的男子:“我们可没想欺负你一个妇道人家,我们只是想要讨个说法!你说说,这人本来好好的,怎么吃了你们客栈里的东西以后忽然间就这样了呢?你们到底往饭菜里放了什么!”
  女子将两手一拍,露出一副嘲讽的笑意:“呵,这可真是天下奇闻!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伸出手在周围比划了一下:“这么多人吃的东西都差不多,但是只有你们中的一个人出了事儿。我怎么知道你家公子是不是本来就有病,活不起了所以故意来讹我的?我告诉你,反正老娘是不会认的,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
  见男子瞪了眼睛马上就要发火,她忽然眉毛一挑:“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既然你们没有证据证明你家公子是因为吃了我们客栈的东西变成这样的,那我们客栈就可以不用负责。万一你们对我们客栈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儿,我可是要去官府告你的!”
  男子听了咬紧了牙关,抬手挥了挥拳头:“你这女人,我们公子才不是那样的人,没事儿讹你们干什么?”
  女子摊了摊手:“都是第一次见面,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她一手揪着伙计的耳朵,将摊在地上的人直接拽了起来,骂道:“亏你还是个大小伙子呢,真是个窝囊废,你给我起来!”
  伙计被她拽的生疼,连忙借着她的力气站了起来,口中不停求饶:“老板,老板,小的知错了,放过小的吧!”
  几个人正吵闹着,扶着男子的女子忽然大声一吼:“喂,你们还有完没完,没看见这边人都快不行了嘛?快点儿找个大夫来啊!”
  那老板挑了挑唇:“哎呦,找大夫啊?这可难喽!咱们这客栈荒郊野岭的,哪有大夫啊!我们谁有个病有个灾的啊,都是自己挺一挺就过去了,最近的大夫离这儿怎么也得几十里路。”
  她抬眼从人缝里觑了觑地上男子的脸色,撇撇嘴摇了摇头:“依我看啊,你家公子八成是挺不到那时候了。还是趁早把人送出去吧,免得死在我这里粘了晦气!”
  她话音一落,一旁站着的男子忽然间抬手将她肩膀一推,冷声说道:“我说,你这娘们怎么说话呢?在你们家客栈出的事儿,你们就有推卸不了的责任,现在你们不但不想办法帮忙还落井下石,简直可恶!我李风云本来从不打女人的,可是现在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那老板见他居然动手推她,虽然没有很疼,仅仅是被推了一个趔趄,但是忽然勃然大怒起来,梗着脖子,瞪着一双凤眼,像一只被激怒的老母鸡一样:“你居然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动手!”
  这时,客栈里的人多多少少都被几个人的争斗吵闹骚扰,纷纷跑到楼梯口和走廊上看热闹。那老板见周围人这么多,忽然间就倒在地上撒起泼来。
  一边用手捶地一边大声哭嚎:“哎呦,我的天啊,大家都来看看啊!有人仗着人多势众就欺负起人来了!我一个女子寡妇失业的,好不容易开间客栈,他们居然找我的麻烦!这是想要逼死人啊!哎呦,天老爷啊,谁来给我做做主啊!”
  她声音大,哭的有模有样,一旁的人都对着男子他们指指点点起来。
  颜小茴本来出来想看看那人到底怎么样了,谁知被他们这么一闹,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
  正在这时,有谁拍了下她的肩膀,颜小茴冷不防被人一碰,着实吓了一跳。回头看时,原来是不知什么时候也被吵闹声吸引的百里叶肃。
  他仿佛知道颜小茴心中的想法似的,凑过来小声问道:“怎么,想去帮忙看看?”
  他靠得有些近,温热的呼吸带着他身上龙延香的味道扑面而来,颜小茴莫名就不着痕迹的往后躲了躲,点点头说道:“想去。”
  百里叶肃将她细小的躲避动作看在眼里,眼神一滞,但是眨眼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对她点点头:“那你就去看看吧,凡事有我呢!”
  颜小茴抬头对他笑了笑,受了他的鼓励走了迈步走了过去。
  那边几个人还在争吵不休,颜小茴走过去,愣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停都没停。
  颜小茴清了清嗓子:“咳,我略通些医术,你们若是信得过,我来帮你们看看如何?”
  听见她的话,那女老板一愣,将头往旁边一别,视线将颜小茴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半晌冷哼一声:“你会医术?”见颜小茴点头,她不屑的撇了撇嘴:“谁知道你这丫头跟他们几个是不是一伙儿的?万一是合起伙来坑我的呢?”
  颜小茴无奈的叹了口气,刚要说话,忽然一直扶着那男子的女人伸手对她招招手:“麻烦你快过来帮我二哥看看,我二哥昏过去好长时间了!再拖下去恐怕就不行了!”
  颜小茴看了那女老板一眼,走过去蹲在男子身边。他的脸色青紫,连手指尖儿都是轻的。喉咙像堵着什么东西一般,上气不接下气。
  颜小茴伸手在他喉咙上摸了摸,又在他胃上摸了摸。这一碰,好像触碰到了什么痛点一样,男子忽然间眉头紧蹙呻吟了一声。
  红衣女子脸上的泪痕也来不及擦,哑着嗓子问道:“这位姑娘,我二哥到底怎么了,你看出来了吗?”
  颜小茴点点头,安抚的看了她一眼:“噎到了,不是什么大事儿。”
  说着,她命周围的人将男子的身体扶起来,自己走到男子身后,用手环住男子的身体,双手握拳在他胃部狠狠挤压几次。
  几次三番,男子喉咙一动,张口吐出个圆滚滚的东西出来。众人定睛看时,原来是块不大不小的羊骨!
  东西吐出来了以后,男子明显长长出了口气,喉咙里再也没有那“呼噜噜”的声音了,脸色也渐渐好了起来。
  红衣女子见状,连忙晃了晃男子的手:“二哥,你感觉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男子好似忽然缓过神来一般,沙哑着嗓子点点头,有气无力的靠在她身上:“好些了,不小心吞了块骨头。现在骨头没了,一口气可算是喘过来了。”
  女子见状,始终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她对颜小茴福了福身:“这位姑娘,实在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帮忙,我们真的束手无策了。谁能想到一块儿小骨头就能把我二哥噎成这样呢?”
  颜小茴对她回了一礼:“你太客气了,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二哥这么长时间都没喘上气儿来,现在有些虚弱,你还是快扶他进屋休息休息吧!”
  两人正说着,那边女老板忽然甩了甩袖子:“呵,我当是多大事儿呢,原来就是被骨头噎了一下,你们自己吃饭不小心赖谁!”说着,她扭了扭身,一把揪住伙计的耳朵:“楼下收拾完了吗?还不快下去干活,你看热闹看上瘾了啊!”
  伙计被她一扯,连忙呲牙咧嘴的跟着她下了楼。
  “这个无知妇人,因为噎到是小事儿吗?搞不好会出人命的!”红衣女子身边的男子看着她的背影咬了咬牙,但是捏了捏拳,最终还是没动。
  一场骚动终于停歇了下来,看热闹的众人也开始各自回房。
  也许是穿着单衣出来站了太久,颜小茴禁不住打了个喷嚏,百里叶肃见状将身上的外衫披到她的肩上,温声说道:“时间不早了,快回去休息吧。走廊风大,仔细受了风寒。”
  为她拢衣襟的时候,他是手不小心碰到她颈项上的皮肤,细滑的触感暮地让他心中一荡。然而他很快敛了心神,只是,别人看不见的袖口下,他双手紧紧攥拳。刚刚碰过她的手指和此刻的心口一样,热的发烫。
  颜小茴却不知他的心中所想,白天一路车马奔波,她确实困得不行。与百里叶肃告了辞,就和崖香一起回了客房,几个人收拾了下东西就挤在一张榻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耳边传来“哐”地一声。
  睡梦中的颜小茴一个激灵被惊醒,张开眼时,只见四周还都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半眯着一双眼睛,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看清门口站着的人是红豆。
  一旁的崖香也被惊了一跳,待看清时,挠了挠头困意十足的开口:“哎呀,红豆,你不睡觉什么时候出去的啊,吓我和二姑娘一跳!”
  红豆站在门口一动不动,颜小茴见情况不对,这才将身上的被子一掀,趿着鞋走到了她身边。
  只见她一手扶着门框,整个身子都在不住的颤抖,嘴唇也哆嗦的不像话,嘴里发出急促惊慌的粗喘声。
  颜小茴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碰了碰她微凉的胳膊:“红豆,你怎么了?”
  她怔了一下,一直惊吓的说不出话的人,仿佛忽然间回过神来一般,见着眼前的人忽然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颜、颜姑娘,公、公主好像出事儿了!”
  颜小茴心里一跳,登时就瞪大了眼睛:“什么?怎么回事?”
  红豆吸了吸鼻子,颤抖的两手紧紧握在一起,指甲几乎扣进肉里:“今儿是第一晚在外面睡,我半夜醒来,想着公主独自在房,晚上也许会冷。就披了衣服打算去隔壁房间看一看,若是炉子里的炭火灭了,我就再去添点儿。”
  “谁知”,说道这儿,她声音都发颤了:“我拿着公主睡前给我的钥匙打开门,发现公主根本就不在里面!床铺和被寝也都是凉的。门窗关的紧紧的,可是公主人却不见了!”
  崖香眉头一蹙:“会不会是睡不着出去散心去了?”
  红豆摇摇头:“不可能,钥匙在我手里,这里又是客栈二楼,公主根本就没法出门。再说,公主最是畏寒,外面那么冷,她才不会在夜里一个人出门,肯定是出事了!”
  颜小茴抿了抿唇:“你跟九殿下说了没?”
  红豆摇头:“我找不到人,一时心慌,立马就回来告诉颜姑娘你了,还没来得及呢!”
  颜小茴见她神色惊慌,伸手在她肩上一拍:“你先稳定稳定情绪,我先去叫九殿下,然后一起找找公主!”
  说着,她赶紧抓起椅子上搭着的衣服三下两下套到身上,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走廊去敲百里叶肃的房门。
  连叩了几下门,里面终于传来人的脚步声。
  侍卫海茗见她穿的整整齐齐的揉了揉眼:“颜姑娘,这个时候您怎么不睡觉啊!”
  颜小茴抿了抿唇,正色说道:“你快去吧九殿下叫醒,瑞香公主不见了!”
  这一惊可不小,海茗一下子睡意就全无了,连忙回身去叫百里叶肃。
  不多时,百里叶肃神色严肃的从里面走出来,见了颜小茴劈头就问:“小茴你说什么?瑞香不见了?”
  颜小茴将红豆那番说辞跟他又复述了一遍,百里叶肃听了,连忙跑到瑞香公主所住的客房。一进门就用火折子点燃桌案上的油灯,微弱的烛光下,但见整个客房内,东西一点儿都不凌乱。只有床榻上的被子是卷着的,好像瑞香公主是被人从被窝里弄走的,或者,是她自己从被窝里钻出来的。
  颜小茴仔仔细细看了眼门窗,抿了抿唇对一脸平静,但是内心明显已经陷入惊涛骇浪的百里叶肃说道:“我看过了,窗户是从里面闩上的,门也是刚刚红豆现打开的,两者都没有任何撬损的痕迹。人好像是凭空消失了,真是奇怪了!”
  百里叶肃一边用烛灯在整个屋里仔细查看,一边对几个侍卫挥手:“你们在客栈和客栈周围查看查看,有没有瑞香的踪迹。这客栈人员复杂,切记不要惊动了人!”
  海茗带着几个侍卫领命而去,颜小茴也没闲着,从隔壁自己房间里拿来烛台,也跟百里叶肃一起查找蛛丝马迹。
  可是,奇怪的是,这么大个房间,居然一点儿痕迹都没留。
  崖香伸手将窗户从里面打开,窗外是一片白雪,下面连个脚印儿都没有,别说是人了!
  不多时,海茗带着几个人去而复返,对百里叶肃回道:“殿下,我们在整个客栈都搜查过了,没有公主的影子。楼下柜台的伙计睡着了,我看过了,他手上的钥匙也没少,怕他声张,我就没叫醒他。您看,这下怎么办?”
  刚出门第一天,自己的妹妹就不见了,还是在这么个四处都被封闭的情况下。
  百里叶肃的脸色一沉,紧紧捏着自己手上的烛台,连上面的蜡油烫到了手都没反应。
  颜小茴也是好奇,这么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