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认错人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么晚了,什么人在走廊里?
  颜小茴本能的回头去看,谁知才扭过头,还没等看清身后的人长什么样,忽然那人倏地一抬手,她只觉头被什么东西狠狠敲击了一下,剧烈的疼痛使她脑中就一片空白,天地间所有的东西好像忽然都慢了下来。一个眨眼的功夫,眼前就陷入一片昏暗,两耳嗡嗡作响!
  颜小茴虽然身体遭受重创,但是心里却清楚的很。这个时候身后出来一个人对自己就是当头一棒,那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很明显了,应该就是掳走瑞香公主的那个人!她暗叫一声糟糕,想到百里叶肃他们就在前面的房间里,她张口就想对他们呼救,可是,此刻她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瘫软在了地上。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咯吱咯吱”伴着窸窸窣窣的响声,她慢慢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才刚稍微动了动,脑袋右边就像是同时被无数根钢针一起刺穿一样,简直头痛欲裂!身体也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般,一动也动弹不得。
  她咬了咬牙,深深吸了口气,略微缓了缓,默默睁开眼睛时,只觉右侧的半边脸黏糊糊的,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她心下暗骂,头这么疼,身上又有血味儿,那人下手可真够狠的!
  可是,现在她人又在哪里?
  她稍微动了动身子,发现两只手腕和脚腕被人用绳索分别绑起来了,可是眼前却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只是觉得身上像被罩了什么东西一般,摸起来粗粝的很。身下的传来的触感像是被人放在雪地里拖行,又冷又冰,偶尔遇到突起的石头和杂草,将她咯的生疼!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正在狐疑,她忽然反应过来,她这是被装进了麻袋里,正被人用东西拉着走!
  她在袋子里挣扎了两下,高声怒吼:“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我,快放我出去!”
  她忽然说话,好像把拉着她的人吓了一跳。颜小茴在袋子里,直觉那人脚步稍微顿了顿,然而脚下却并未作停,仿佛对她说的话不以为然。
  颜小茴气愤极了,使出全身的力气在麻袋里挣扎:“你到底是什么人,听见我的话没有,快放我出去!”
  她故意将身子往后仰,整个身体的中心都在后面,仿佛隔着袋子与那人拔河一般。
  许是她的力气太大,那人拖拽她太费力气,那人忽然将抓着袋子的手一松!
  颜小茴正使出全身力气跟那人较劲儿呢,谁知他突然这么一放手,整个人连着袋子像个雪球儿一样滚了下去。身下的地势大概是个山坡,她这么一滚,居然停不下来了!身体接连被地上的石头连磕带撞,疼得她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一般,呻吟声不自觉的从口中溢出!
  终于,她滚落的身子终于停了下来,之前被磕碰的疼痛一下子找了上来,连喘气儿身上都发疼!本来就被东西重击的脑袋更是晕晕乎乎起来,喉咙里涌出一股想要呕吐的恶心的感觉。
  她强自用手捏住自己的虎口,力图将这身体的不适压下去,但是效果甚微。
  正在犯恶心,耳边忽然传来鞋子踩在雪地上的脚步声,那人喘着粗气,上来就在颜小茴的身上狠踢了一脚。
  这一下,刚好踢在了她的肋骨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袭来,她这下连呼痛声都发不出来了。
  一个气急败坏的男声传到耳边:“你这个臭娘们,老子辛辛苦苦把你从山下弄到山上来,这会儿你一乱动,老子又他娘的要遭一遍罪!要不是头儿命我把你弄到山上去,我早他娘的把你扔到山沟里喂狼了!”
  如果是平时,颜小茴一定会问问他口中的“头儿”是什么人,可是她现在身上各处都疼,被他踢得那一下更是差点儿要了她的命,她现在已经无心好奇了。只是在麻袋里蜷缩着身子,默默等待肋下传来的一波一波的疼痛渐渐平息。
  谁知,她的默不作声愈发激怒了那男人,他抬脚在她后背上又是一脚:“你这臭娘们,是死是活倒是给个动静啊!老子费心费力的,可不想弄到山上一个死人!”
  这一脚踢下来,颜小茴觉得自己身上所有的痛点一起被激活了,每个细胞都叫嚣着“疼”!她意识渐渐模糊,下意识就往最坏的方面去想了:不会就这样死在这人手里吧?继瑞香公主失踪以后,她又不见了,不知道百里叶肃他们会不会急疯了!他们,能找到自己吗?
  许是她良久不作声,那人真的担心她死了,低咒了一声走过来解开麻袋口。
  外面的冷风夹杂着雪花一下子灌进来,冷冰冰的,颜小茴一个激灵,抬了头。
  男子身着一身黑色布衫,外面罩了件黑乎乎的破旧披风。大胡子,小矮个,眉间有道疤,可不正是伙计口中的那个人!
  他此刻正居高临下的看着颜小茴,小眼睛横了横,整个人在眉间刀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恐怖。
  见颜小茴半眯着眼睛看他,男子忽然弯下腰用冰凉粗粝的大掌在她脸上狠狠拍了两下:“你这不是好好的吗?那刚才装什么死?我警告你,老老实实呆着,别耍花招,不然老子都得是阴招对付你!”
  他的手指在颜小茴的脸上划过,口中啧啧有声:“哎呀,真是可怜了,这么美的一张脸,现在都花了!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要是落在晏子傅的眼睛里,会不会逼的他想发狂?”
  颜小茴眉头一皱,咬唇尽量不将疼痛表现出来。她狐疑的看着刀疤男,疑惑不解的问道:“晏子傅是谁?”
  男子忽然一笑,嘴巴一咧露出一口乌青乌青的牙齿:“怎么?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颜小茴一愣,眨了眨眼,努力在自己的脑海里搜寻关于这个人的记忆,可是任她怎么想,也想不出什么时候认识过那个姓晏的!
  她眉头一蹙:“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真的不认识什么姓晏的!”
  男子面色一冷:“少他娘的跟我废话,之前你们一伙的那个女的就一问三不知,还撒谎说自己是当朝公主!”
  说着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真他娘的有意思!她若是当朝公主,那我就是当今的驸马爷!”
  颜小茴听见他说公主,那肯定就是瑞香公主无疑了,连忙挣扎着坐起来,高声质问:“她现在在哪儿?”
  男子弯下腰,对她好整以暇的笑了笑:“怎么,担心了?你放心,只要你乖乖的,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她!”说着,也不等颜小茴回话,伸手拽住麻袋的两只耳朵,将袋口重新攥在手里用绳子扎紧,继续拖行起来!
  颜小茴被装载袋子里,北风透过麻袋的空隙钻进来,吹得她各处关节都刺痛的不行。但是,她却无暇顾及。她在心里默默暗忖:既然现今自己逃不出去,还不如让男子将她带到瑞香公主那里,跟她汇合再做打算!
  本来,她想跟男子分辨自己和瑞香公主的身份的,可是,这人和他口中的“头”十有八.九应该是什么山寨土匪之类的,即便她和瑞香公主不认识什么晏子傅,但是,当朝公主这个身份对他们来说太有诱惑力了。万一他们阴差阳错,打瑞香公主的主意,那就惨了!所以,还是静观其变的好!
  就这样,她被那男子一路连拖带拽,直到身下的麻袋都要被磨漏了,周围的地势忽然间与刚才不同了起来,不再是一味的上坡,反而开始平整起来,颜小茴莫名就觉得,地方好像要到了。
  果然,行至一处,忽然传来脚步声。她听见有人跟刀疤脸打招呼:“呦,龙八,你回来了啊!这回人可弄来了?”
  刀疤脸抖了抖手中的麻袋,力道之大几乎将她整个人连这袋子提了起来:“这不,就在这袋子里呢!”
  那人忽而一笑,像是拍了拍刀疤脸的肩膀:“真有你的啊,你一个人下山,轻轻松松就带回来两个人,这下头儿该奖励你了!”
  顿了顿,耳边像是有树枝或者木头在地上划过的声音,那人接着说道:“快进去吧,头儿还在里面等着你呢!”
  刀疤脸将装着颜小茴的袋子往起一提,就走了过去。
  一路被他拽着,整个麻袋都变了形,颜小茴在里面更是被挤的身上的骨头都要碎了。
  忽然,微微火光透过麻袋粗粝的孔隙照射进来,周围影影绰绰有人的身影,耳边也嘈杂起来。
  颜小茴心中一提,应该是到地方了!
  果然,男子将她往地上一扔,对谁说到:“头儿,晏子傅的相好被我带回来了!”
  颜小茴心中像是布了一层厚厚的阴云,堵得她心口发闷,又提到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啊!
  正在纳闷,那边忽然走过来一个人。即使隔着一层布,颜小茴也能明显感受到那人身上的气息,她莫名就攥紧了拳头,全身戒备。
  头顶的袋子口被人解开、除下,周围的火把照的她眼睛生疼!她快速眨了几下眼,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男子。
  这人大约有四五十岁,面色惨白,一脸的胡子。他手里拄着一根木质拐杖,整个人身体重心倚在拐杖上。颜小茴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个人的腿有问题,应该是一条腿有些跛。
  果然,他稍微移动了下身体,一条腿不能动,被另一条腿拖着移动。
  也许是感受到颜小茴打量的目光,他脸色忽然就沉了下来,弯下身子抬起一只手捏住颜小茴的下巴,嘴角溢出阴森的笑意:“小丫头,你看什么?”
  颜小茴紧紧抿了嘴角,想躲开他慑人的目光。可是,她的下巴被他捏着,动弹不得,只能迎着他幽深的目光。
  似乎察觉到她的紧张,他侧了侧头:“怎么,害怕了?害怕的话就写封信或者传个信物给晏子傅,让他来这里见我!只要他来了,我就立刻将你和里面那个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的人放了!”
  这是一个山洞,周围都是嶙峋的怪石,头顶的钟乳石的尖角下垂,正一滴两滴的往下滴水。水滴坠落,经年累月将地上的岩石砸出一个深深的小坑。
  颜小茴蹙了眉,这样暗无天日的地方,究竟是哪里?这群人又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找他们口中的“晏子傅”呢?
  来不及细想,颜小茴顺着他的目光往山洞的一个角落看去,那里瘫坐着一名女子,身上脏兮兮的,头发蓬乱,垂着头看不清脸。但是颜小茴知道,这个人就是瑞香公主!
  她想叫她,可是又怕万一说出她的公主身份会对她不利,稍微犹豫了下,对她叫道:“喂!”
  这声喊得极大,但是瑞香公主却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颜小茴眉头紧蹙,离得太远,从她这个角度看不清她的脸,不知道她究竟受伤没!正焦急着,面前的男子忽然站直了身子,斜眼看了看瑞香公主,对这边的颜小茴说道:“别喊了,她一醒来就吵吵闹闹的,风言风语,我让人给她喂了点儿药,现在睡的正香呢!药劲儿不过,她是不会醒的!”
  颜小茴猫一般的大眼睛怒瞪:“你们喂她吃了什么?”
  男子拇指摩挲了两下手中的拐杖,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放心,只不过是普通的迷魂药而已,毒不死的。晏子傅没来,现在人质就被弄死了,那我不是亏本了?”
  颜小茴深深吸了口气,对他无奈的举举被紧紧捆绑的双手:“这位……呃,大哥,我想你可能是误会了。我和那边那位姑娘只不过是要南下的旅人,真的不认识你口中所说的那个晏子傅。我求您行行好,把我们放了吧,不然跟我们一起来的人,恐怕要急死了!”
  男子脸色倏地一沉,一双眼睛半眯成一条缝儿,眸光闪了闪。良久,他忽然翘起一边的嘴角嘲讽一笑:“呵,不认识晏子傅?你装的可真像啊,难怪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晏子傅的相好果然跟他的人一样,张口闭口都是谎言!这回要是被你骗过去,我严三就是蠢驴!”
  颜小茴被他的固执激怒了,无奈的咬了咬唇:“我说你怎么就听不进别人的话呢!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晏子傅!你们又是从哪儿得出的结论,认为我是晏子傅的相好的?”
  严三倏地站直身体,笃定的看着颜小茴:“你别想耍花样!早在你们动身之前,我们就接到线报,说晏子傅的相好要南下回青灵老家。我们在路上埋伏,眼看着你们一行进了客栈。本来我们早就想下手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们此行人忽然变多了,带了不少丫鬟小厮,我们就改为在客栈下手了!”
  颜小茴被他说的糊涂,这么说,他们从京城开始就接到自己一行要南下的消息了?可是,自己真的不认识晏子傅,他们分明就是搞错了啊!
  见她蹙眉想要否认,严三伸手在怀里摸了摸,掏出个薄薄的草纸。他将草纸一抖,在她面前展开。
  画上是位年轻女子,一弯秀眉,两只大眼睛,秀挺的鼻子和一张樱桃小口。虽然画风粗糙,可是颜小茴却也不得不承认,这画上的女子跟自己少说也有六成相似,难怪他们认错人了!
  本来颜小茴还想张口辩解,可是,他手上拿着的所谓线人传来的画像,饶是她说出花来,他们估计也是不会信的!
  她只能暗叹自己倒霉,怎么恰巧就这个时候离京了呢?而且,她怎么就跟这画像上的女子长得这般相似呢?
  真是倒霉透顶!
  见她怔怔盯着画像不说话,严三甩了甩那张草纸,嘴角嘲讽一笑:“怎么,事实摆在面前,现在没话说了吧?”
  他的目光忽然阴鸷起来:“试想三年前,晏子傅那个毛头小子什么都不懂,还是我严三一手调教带起来的!谁想,这臭小子毛长齐了,就开始跟老子玩起心眼儿来了!将所有人都拢络到了他的身边,还纠结京城商会的人一起讨伐我!真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
  说着,他阴森一笑,声音像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一般:“想我堂堂严三,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逼到了绝地!真是可笑之极!”
  他大掌拍了拍自己的腿,“啪啪”作响,颜小茴都能感觉到他的力道。然而,他仿佛感觉不到疼似的,又伸手攥拳,用拳头捶自己的腿!
  一双眼睛霎时赤红起来:“你不是对我的腿好奇吗?我告诉你,我这腿就是你的未婚夫君晏子傅手下的人打残的!他的手下人还使计截断了我严三所有的客源,让我耗费了大半辈子的积蓄囤积原木,最后赔本了都卖不出去!”
  他仿佛想到什么恼火的地方,音调也忽然升高:“几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都打了水漂,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难受吗?我恨啊,我恨不得伸手将他掐死!”
  他的手忽然紧紧掐住颜小茴的脖子:“就像现在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