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六章 逃跑路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尖细的女声在夜晚寂静的深山里显得格外突兀,颜小茴眉头一皱:“你若是想让山洞里的那些人马上找到咱们,就尽管再大声点儿!”
  瑞香公主听了,立刻抿紧了嘴角,脸色不快的瞪了她一眼,声音极小的嘟囔道:“每次都是你有理!这里黑漆漆的,说不定什么时候野兽就窜出来了,人家也是害怕嘛!你把树枝扔了,我们不是要在这样一片漆黑里一直走,到时候真的突然窜出来个什么,没怎么样呢,先吓都吓死了!”
  颜小茴敲了敲酸麻疼痛的双腿,看了眼一脸不满的瑞香公主一眼,无奈的一叹:“你以为我真的不害怕吗?我当然也想点个火把,既能照亮,又能暖和暖和身子!”要知道,刚刚灌进鞋子里的雪水现在已经完全融化,鞋子虽然是皮的,但是里面的棉层已经湿透。冬天本来就冷,深山里面更是极寒。她俩刚刚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拼命的逃跑,身上出了许多汗。这会儿歇了这么一下,热汗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从脚底板窜上来的刺骨!
  她咬了咬唇,继续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咱们两个是趁着他们睡着是时候跑出来的,等他们醒了,被发现追上来是迟早的事儿。这山是他们的老窝,哪里怎么走,有些什么,一定比咱俩熟悉多了,想找到咱们还不容易?你现在点火把,不是变相的为他们指路,告诉他们咱们在这儿嘛!”
  她一字一顿严肃的说道:“你想想,你们皇宫里如果发现有逃跑的小宫女儿或者小太监,被抓回去以后都是怎么处置的?”
  见瑞香公主脸色陡然一变,她抿了抿唇:“所以,这一次若是被他们抓回去,肯定不是仅仅绑起来这么简单了。”
  忽然,山间一阵冷风袭来,瑞香公主摸索了两下肩膀,身子禁不住有些发抖。她挪了挪身子,凑到颜小茴身边借着她的体温取暖。
  她抬起头看了看天,沮丧的叹了口气:“真是的,老天好像都在欺负咱们两个,天上连颗星星都没有,这下连看星星辨别方向都不行了!”
  颜小茴用手勾着她的胳膊,轻轻一笑:“我怎么觉得老天这是在帮我们呢?”
  瑞香公主歪歪头,不解的问道:“怎么说?”
  颜小茴既像是安慰自己,也像是安慰瑞香公主,轻快的一笑:“没有星星天色黑,那些人找我们也不方便呗!”
  瑞香公主撇了撇唇:“怎么不方便?这么大的雪,他们出了洞口顺着雪地上的脚印儿就能照过来了!咱们跑的再远又有什么用?跑得过他们几个熟知地形的大男人吗?”
  她这一席话突然提醒的颜小茴,她一个激灵从地上坐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屁股上的雪,对瑞香公主极快的说道:“对了,快找点儿软树枝或者是干草!”
  瑞香公主一愣,看着兀自弯腰在地上逡巡的颜小茴,不解的问道:“找这些东西干什么?”
  颜小茴着急的对她笔画着:“你刚刚那么一说,正好提醒我了!刚刚只顾着逃跑,都忘了脚印儿这回事了!咱俩一路上印在雪地里的脚印儿这么明显,他们照着就能照过来了!所以,咱俩赶紧找点儿干草或者套在鞋上。这样,脚印儿什么的就不明显了!”
  瑞香公主听了,连忙伸手在雪地里拨弄。想来这山夏天的时候植被很是茂密苍翠,因而雪地一下倒真的埋了不少干枯的野草。每株的长度差不多一尺来高,被雪那么一浸泡,倒是一点儿都不硬。
  两人连忙将干草卷成团儿,从裙摆里撕下几条布条,好好的捆绑在鞋子上,乍一看颇像是两只熊掌。虽然不怎么美观,但这是逃命的时候,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瑞香公主穿着它在雪地里走了走,由于接触地面的面积大了,脚步不再像原来那样深陷在雪地里,因此脚印儿一点儿也不明显,隐藏足迹的目的是达到了。
  弄好了这个,休息的也差不多了,颜小茴和瑞香公主不敢再坐下去耽误时间,连忙重新上了路。
  可是,走着走着,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儿了。一来,脚下的干草是将足迹掩藏的差不多了,但是本来两个人就很累了,拖着这两个东西更是不方便,没一会儿瑞香公主就叫苦不迭。二来,雪上加双的是,由于没有指引方向的东西,两人转来转去居然又转回到了刚刚坐下来休息的地方。
  瑞香公主从地上抓起一把雪,发泄似的狠狠的扔在地上,整个人瘫坐了下来:“气死人了,怎么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啊,我都累死了!”
  她忽然躺下身子,整个人在雪地上摆成了一个“大”字,耍起了赖:“我不管了,我不想走了,他们追上来就追上来吧,大不了不就是被抓回去嘛!”
  颜小茴连忙走过去拉她:“快起来,现在不是泄气的时候。你现在若是放弃了,一会儿就真的没有走出去的打算了!你想想九殿下,他在客栈发现咱们两个都不见了,肯定急死了!说不定还派人通知了京城那边!若是你真出个三长两短,先不说皇上、皇后娘娘和九殿下如何着急如何伤心,单是青白那边,就说不过去了!”
  她摇了摇瑞香公主的手,循循善诱的劝说:“你说说咱们此行为了去风笛渊,先是说谎南下过冬骗过了皇上和皇后娘娘,一路车马劳顿又被这些人绑到了山上。你受了这么多苦,不就是为了青白吗?难道你不想知道青白究竟是怎么看你的,对你到底有没有想法?”
  一席话正正好好戳中了瑞香公主的内心,她抿了抿唇一下子从雪地上爬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颜小茴,像是下定决心一般说道:“对啊,我还没见到青白呢!还没得到他的承诺呢!我怎么能在这里就倒下了!”
  她拉了拉颜小茴的袖子:“咱来白白绕了这么大一圈儿,一会儿那些人按着脚印儿寻来一定把咱俩逮个正着。此地不宜久留,咱俩还是快走吧!”
  看着她又恢复到原来那个高高在上,仿佛什么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高傲公主,颜小茴会心一笑,指着一旁的树木说道:“刚刚咱俩走的太匆忙了,简直是没有方向的瞎走,难怪转来转去方向不对又转回来了!这一次咱俩在树上做点不起眼的记号吧!这样一旦发现走错了,走了重复的路,咱们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瑞香公主点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办!可是,做什么记号比较好?”
  颜小茴稍微思索了下:“不能太明显,这样别人也会发现。又不能太小,这样咱俩也不好辨认!不如这样吧……”她伸手在头上摸了摸,头发已经蓬乱的不成型,颜小茴也来不及拢。只是将发丛里仅剩的一直银簪拔了下来,捏在手里。经过这么多事儿,刚刚又一直没命的疯跑,这簪子没丢还真是个奇迹!
  她用簪子在树干上戳了不大不小的一个洞:“凡是咱俩走过的地方,用簪子戳一下怎么样?就这么一个圆点儿,想必别人也发现不了!”
  瑞香公主点点头,两个人接着往山下走!
  虽然头顶没有星星指引,手里也没有指南针一类的东西。不过这一回颜小茴学聪明了,按着树木树冠的走向来判断方向。
  要知道,树冠茂盛的方向一般都是南方,而树冠稀疏的方向一般都是北方。这个是前世书本上学到的地理常识,但是颜小茴刚刚匆匆忙忙间居然没想起来,结果导致了两个人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时间和体力。
  这一回,方向确定了,又有沿途留下来的记号,她们两个坚定不移的顺着树冠的方向一路向南下山!
  不知走了多久,颜小茴忽然将瑞香公主叫住,拉着她停在一棵白杨旁边。
  瑞香公主左看看,右看看,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颜小茴指着白杨光秃秃的树枝,对她说道:“你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来?”
  瑞香公主顺着她的手指狐疑的凑了过去,在树枝上看了看,摇摇头:“不就是树枝吗?有什么可奇怪的!”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点点头:“确实是树枝没错,但是这树枝跟刚刚一路看到的都有些不同!”
  说着,她伸出手将一根树枝拈过来拉到两个人面前,指着树枝尖端说道:“你看见没有,这个树枝的前端被折断了。看这个折断面儿的新鲜程度,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儿!”
  她将这枝树枝放开,走了两步,抬手又捏住另一枝树枝,对瑞香公主说道:“你看,这里也有。”
  瑞香公主见她话说一半,不禁有些焦急:“被折断的,那又怎么样,你倒是说啊!”
  颜小茴蹙了蹙眉:“同一片位置,树枝都有被折断的痕迹,这说明前几天有什么东西经过过这里。他们走路时,不小心将密林中的树枝折断了。如果没下雪的话,地上应该是有脚印的。不过,现在这么一下,脚印都被覆盖住了。”
  瑞香公主神色凝重:“有东西经过?是人吗?”说罢,不知又想到什么,眸色忽然惶然起来:“不会是熊瞎子吧!”
  颜小茴摇摇头:“熊一般都是四肢走路的,这些断裂的树枝这么高,比咱俩的身高还要高。如果是熊的话,熊要站着才行。”她拖着瑞香公主的手,顺着被折断的树枝一直往前走,半晌接着说道:“这里好些树都有折断的痕迹。如果是熊的话,熊要一直站着走路才行。这样的熊几乎是没有的,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折断树枝的原因,十有八.九是有人经过的原因。而且,看这些折断的树枝的高度,一定是比咱俩身高都要高的人——男人!”
  话音一落,瑞香公主一下子抓住了她的手,惶恐不安的问道:“山上的男人还有谁?肯定是山洞里的那些人!既然这路他们走过,那咱们再走,岂不是很危险?他们很容易就能逮到我们了!”
  颜小茴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摇摇头:“那倒不一定,他们平时上山下山一定是走平时习惯走的路。但是,如果要在山上找我们的话,肯定会站在咱俩的角度,试想咱俩逃跑的话会走哪里,这样追踪我们的!因此,发现他们走过的痕迹对咱们来说,不一定时间坏事儿!”
  她顿了顿,对一直深陷惶恐的瑞香公主说道:“看山洞里那些人的样子,在这山上生活估计不是一时半晌了,所以这山上的地形他们一定了解的相当清楚。从什么地方上山,从什么地方下山,怎么走最省力,他们一定清清楚楚。所以,咱俩这回顺着他们走的方向往下走,肯定很快就能下山!”
  瑞香公主听了,咬了咬唇,半晌点点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儿道理!”她伸手将颜小茴一拉:“那还等什么啊,咱俩赶紧顺着他们留下的痕迹往下走吧,再耽误时间的话,天就亮了,更难脱身了!”
  颜小茴点点头,赶紧往下走。
  别说,有了这些折断的树枝指引,走的路比刚刚两人凭感觉摸索要省时省力的多。愈往下走,颜小茴愈觉得这些痕迹肯定是经常上山下山的人留下来的。她和瑞香公主两人在这样愁眉不展的时候发现这个线索,可谓是雪中送炭了。
  两个人一路往下走,耳边都是呼呼的风声和两人吭哧吭哧喘粗气的声音。
  由于长时间走路,两条腿现在简直就像灌了铅一样,哪个地方都疼,几乎抬不起来。
  身上的衣服也是单薄的一阵风就能吹透,这样,身上因为走路而流的热汗被山涧的冷风一吹,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难受的要死。
  走着走着,瑞香公主更是开始一声一声的咳嗽起来。
  颜小茴抿了抿唇,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这是晚上在客栈的时候她出门时随手披在肩上的。虽然薄薄的一小层,比不上狐裘抗风,但是到底比只着着单衣要强很多。
  她伸手将披风一下子披在瑞香公主身上,瑞香公主眉头一蹙,连忙将披风还给颜小茴:“我不要紧的,还是你穿吧!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你这人虽然正经端庄的有些不讨喜,但还是很聪明的,接触起来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讨人嫌。这一路上,如果没有你的指引,我说不定早就坚持不下去了,不是被他们抓回去了,就是在这林子里迷路转不出来,冻死在林子里了!”
  她将披风往颜小茴身上重重一披:“所以,你千万不能冻坏了,不然单凭我一个人,说什么都走不出这座山的!”
  颜小茴知道她一向对自己意见很大,没想到事到如今,居然培养出了革命情义,心里不禁一笑。但是瑞香公主毕竟是千金之躯,这山涧的风可不是开玩笑的,若是被冻坏了,日后实在很难交代。而且,经过这么多事,她在心底已经将这个直来直去有些娇生惯养的公主当成了朋友,要她一个人穿这么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朋友冻到咳嗽,她是说什么都做不出来的!
  因此不由分说的将身上的披风重新拿下来,递给瑞香公主:“还是你穿吧,你都冻咳嗽了!”
  见瑞香公主不满的挑眉,她又快速加了一句:“你也知道咱俩现在是逃命呢!你若是病了,我一个人也没法儿走!说到底会拖累我,因此,你就是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
  这话如果放在今天白天说,瑞香公主一定会像炸了毛的小野猫一样跟颜小茴争论个你死我活。但是,这时候说出来,她反而觉得心底一热。因为她知道,这话虽然说得难听,但实际上是颜小茴为了她不受冻而故意说出的激怒她的话。
  想她百丽瑞香是当今百里朝唯一的公主,只要她说往东,父皇和母后绝不会让她往西。顺着她、迁就她、宠爱她仿佛成了百里人再寻常不过的事。身边的小宫女儿和小太监更是一点儿也不敢武逆她,对她百依百顺。因而,娇养出了她一身的毛病。
  可是,她却也知道,这些人恭维她、迁就她,十个里面有九个半都是因为她的身份。如果她不是公主,而是普通人家的千金小姐,他们估计早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只有颜小茴这个人,虽然平时婆婆妈妈的,干什么都正经,生怕得罪了谁,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可是,在这样危难的时候,却还是她最靠得住。
  明明一个跟自己同样柔弱的女子,甚至还比自己小一岁,根本就是个半大丫头!可是,有她在身边,她觉得一切好像都有了依靠!
  而且,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这么困难危机的时候,她没有将自己扔掉一个人逃跑,不光是因为她的身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颜小茴身上有一种,她身边人都没有的——义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