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惊后又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时间瑞香公主的眼眶有些发热,她掩饰性的快速的眨了两下眼:“少废话,你光想着我倒下会拖累你,你怎么就没想想你若是倒下了,我该怎么办?我可事先跟你说好了,本公主身体娇贵着呢,一个人在这深山老林里走都累的要死。你若是受了风寒倒下了,可别指望着我能照顾你!”
  说着,佯作不耐烦的将披风递给颜小茴:“就这么一块破布,就别婆婆妈妈的推来推去的耽误时间了!”
  颜小茴看着被团成一团扔在自己怀里的披风,深深的叹了口气。这样她想起前世小学课本里讲过的一篇文章,动荡的年代里,几个战士手里只有一个苹果可以充饥,结果几个人将这个唯一的苹果推来推去,谁都不肯先咬一口。
  现在,她手中的这条披风也是一样。两个人都是为了对方着想,所以才谁都不肯披上的。
  瑞香公主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再婆婆妈妈推来推去,时间都被耽误在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了。她索性从袖口里抽出逃跑时从守夜人身上摸来的匕首,在披风的中间划了一道。
  瑞香公主见状连忙扑上来:“喂,你干什么啊!”
  颜小茴将匕首重新收在袖口里,两手各执着披风的两边,从中间用力一撕,好好的一件披风登时被撕裂成了两半。
  她将其中一半递给瑞香公主:“虽然不太大,但是总比身上只着一件单衣要好多了,你先披着忍忍吧!”
  瑞香公主虽然才十几岁,可是从小就出生在皇宫的她,向来是锦衣玉食。宫中得了什么,都是现可她的,何曾穿过破了一半的披风?然而,当这半截披风真真实实被她拿在手里,她却觉得它比以往任何时候穿过的见过的好东西都要沉甸甸的。她的心里像是一坛酒,慢慢发酵,不住的往上涌起感动的气泡。
  披风本来挺长的,但是被颜小茴从中间剪成两截以后也就能罩住上半身。虽然下身还是被寒风吹得直打颤,但是要比之前好多了。
  两人辨认着折断的树枝一路向前走,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开始蒙蒙发亮。两个人都累得不行,瑞香公主出行向来都是坐马车或者轿子的,何曾受过这样的苦。苦着脸对颜小茴说道:“这山怎么这么大啊,咱们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山脚下啊!我实在走不动了,肚子也从刚才开始就叽里咕噜的直叫,要饿死了!”
  这山少说也得有个一千多米高,又下了雪,岂是好走的?何况,老祖宗有句老话,上山容易下山难,这真不是随便说说的。由于向下走,身体掌握不好平衡,雪又滑,周围又有灌木荆棘,走起来真的相当吃力。别说身子娇弱的瑞香公主了,就是颜小茴连走这么好几个小时也受不了啊!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那怎么办?咱们身上也没有吃的啊!”
  瑞香公主听了,一张脸更加皱了起来:“那稍微歇一会儿总行吧?依我看,咱们现在走了挺远了,他们就是追过来,恐怕也不会那么快!咱俩找个背风的地方稍微歇一会儿缓缓乏,也能暖和暖和身子。”她将冻的通红的双手从袖口里伸出来,凑到颜小茴面前:“你看我冻的,都快没有知觉了!嘴唇也都冻裂了!”
  颜小茴定睛一看,嘴唇上可不是有一块开裂了么,由于时间久了,血在伤口上又重新凝结了!
  颜小茴扫了扫周围的地形,见前方不远处有块大岩石,想着那里可以背风,遂点点头:“好吧,那咱俩就稍微歇一会儿!”
  瑞香公主脸上这才有点儿喜色,身体也像是终于有了些力气,对颜小茴兴奋的眨眨眼,迈着提着裙摆小跑着向岩石那边跑去。
  看着刚刚还一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的人,忽然“生龙活虎”的向前跑,颜小茴不禁摇了摇头。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天上的阴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散而去,东方的启明星在树梢的眼睛下一闪一闪的,就要破晓了,她们两个居然就这样走了一整夜!
  正感慨着,忽然前方的瑞香公主传来一声惊呼。颜小茴转头看时,只见她扎着两手胡乱挥舞着,接着人影一闪就栽倒了下去!
  这山坡虽然不是十分陡峭,却也算不上和缓。她这样出溜下去,万一栽倒在尖利的树木草丛上,伤了哪里可就坏了!颜小茴心里一提,连忙提着裙子小跑了过去!
  当她走到山坡向下看时,心里更是一惊!
  原来厚厚的积雪之下居然掩藏着一只铁夹,锯齿泛着森然的寒气正正好好的夹住了瑞香公主的脚!
  颜小茴连忙从山坡上滑下去,焦急的询问瑞香公主的情形:“公主,你怎么样了?脚疼不疼!”
  瑞香公主见她面色都苍白了,眼神里都是不安,连忙对她摆手:“夹到鞋子了,不过好在鞋子外面包了干草和树枝,没有很疼,但是我的脚现在却被夹着拿不出来了!”
  听见她没有大碍,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稍微和缓了一下。她对瑞香公主摆摆手:“你先别着急,也别轻举妄动!等我找东西过去把你救出来!”
  脚上的铁夹很大很重,一看就是猎捕什么大型动物的。上面锯齿也很是尖利,如果她的脚上之前没绑树枝和干草,那她的脚现在肯定废了。瑞香公主心里又后怕又发慌,可是越是这个时候,她越不想颜小茴替她着急。
  因而脸上故作轻松的笑了笑,甚至还安慰起颜小茴来:“我不着急,也不会乱动!你慢慢想办法就好了,我坐在这里就当是休息了!”
  颜小茴见她一脸惨白,想是被刚刚这场变故吓坏了。可是,还要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宽慰自己,因而心里愈加不好受。她有些自责,早知道这深山里不会这么简单,她如果事先多留意些,想的再周到一些,瑞香公主也不至于被铁夹夹住了脚!
  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马后炮是没有用的。她从旁找了根树枝,在雪地上四处探了探,见周围再没有暗藏的铁夹之类的陷阱,这才走到瑞香公主身边,隔着铁夹按了按她的脚。
  瑞香公主见她担忧,连忙抓住她的手腕:“哎呀,我都说了,没有真的伤到我的脚,只是现在拿不出来而已,你就别担心了!”她视线在周围看了看,忽然抬手瑶瑶一指:“看见那边那块石头没?你把它搬过来!”
  颜小茴看了看那块石头的大小,又对比了下铁夹开合的程度,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将石头搬了过来。不等瑞香公主的吩咐,就将这块石头放在铁夹咬合的合叶处。但是,石头没有那么高,跟铁夹的开合程度相比,还是小了一些。
  她将手里的树枝插到铁夹中间,放在石头上面,像杠杆一样,以石头为原点,使出全身的力气撬动铁夹!
  随着她的用力,铁夹尖利的牙齿将手腕粗的树枝一点儿一点儿咬破了表皮,木屑随着夜风扑簌簌的扬下来,吹了颜小茴一脸。
  可是她现在全然顾不上这些,要紧了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一点儿一点儿撬动铁夹。终于,锈迹斑斑的铁夹发出“吱”的一声,被她撬起了一两公分。瑞香公主眼疾手快,连忙将脚从铁夹里抽了出来。颜小茴这才将手里的树枝扔掉,铁夹瞬间又重新咬合了起来。锯齿的力道之大,足足将树枝咬折,石头表面也被锯齿咬进了三分!
  两人一头大汗,对着面前冷冰冰的铁器都有些后怕。石头和树枝尚且被弄折弄碎了,何况是人的腿脚呢?这要是鞋子外面没有树枝和干草做保护,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
  颜小茴抹了抹头上的汗,对一旁发愣的瑞香公主说道:“你活动活动脚,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
  瑞香公主依言活动了两下:“没什么不对劲儿,除了刚刚铁夹咬合的时候冲劲儿有点儿大,皮肤被咯的有点儿疼以外,别的一点儿不对劲儿都没有。”
  颜小茴不相信,又弯下腰将她脚下的鞋和袜除去仔仔细细看了看这才作罢。
  经过这么一场虚惊,两人精神都有些不济。你靠着我,我靠着你在岩石旁边坐了下来。
  瑞香公主摸了摸自己的脚,看了看因为逐渐发亮的天色而变的清楚起来的周围,有些忧心忡忡:“你说咱们还有多长时间能下山啊!在这么走下去,不是累死也要饿死了!”
  颜小茴回想起刚刚为她看脚时,她脚趾上磨出来的血泡,不禁也有些担忧。她现在跟瑞香公主一样,也是一步都不想多走,脚上虽然没有血泡,但是从脚掌到脚跟都疼的不行,每走一步脚底都像是有数千根针一起刺上来一样!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几乎粘在了地面上,肚子里更是饥肠辘辘。而且,肚子里没有食物,身体就产生不了热量,这天气这么冷,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她手里有现成的火折子,周围又都是枯树枝。她不是没想过点燃篝火取取暖,在山里逮点儿什么东西充充饥。可是,万一这火点了,燃烧起来的浓烟被山洞里严三他们的人发现,那她和瑞香公主就完了!
  颜小茴只能舔了舔干涩的唇角,一边安慰自己,一面安抚瑞香公主:“咱们走了这么久,已经到半山腰了,再坚持一下就好了。到了山脚下,咱俩就乔装打扮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村庄和路过的马车,能带咱们回客栈就好了!再说,九殿下现在在客栈也不可能干呆着,一定在想方设法救咱们呢!你再坚持坚持,等下了山就好了!”
  瑞香公主双手抱膝,像颜小茴这边凑了凑借以取暖,抿了抿唇角对她说道:“好吧,那我就再坚持坚持!我现在有点儿累,靠着你休息一会儿。过个一炷香半柱香的,咱俩再接着走。”
  说着,靠着颜小茴的肩膀闭上了眼睛。
  颜小茴见她面有疲色,心里一叹,伸手替她拉紧身上的半截披风。
  其实,这一整夜她也没合过眼,此刻均匀的呼吸声从肩膀处传来,像是世界上最奏效的催眠曲。颜小茴刚开始还睁大眼睛警戒的留意周围的风吹草动,可是时间久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终于扛不住疲倦也微阖的双眼,下巴一点一点的打起瞌睡来。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传来冰冷的凉意。像是雪一样贴上她的脸,灌进她的脖子。颜小茴一个激灵,围绕在身边的瞌睡虫一下子被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居然双手双脚都被人捆绑了起来扔在雪地里,一点儿也挣扎不得!
  瑞香公主的叫骂声从身后传来:“混蛋,你放开我!你是谁,凭什么绑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接着一个男声从身后传来:“呵,我就是知道你是谁,才绑你的!我警告你给我老实点儿,不然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公主,一样都不客气!”
  瑞香公主的身份暴露了?颜小茴心里一惊,连忙扭曲着身子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扭过头看身后的人。
  一名男子的一只脚正好踩在瑞香公主的后背上,猫着腰在她身上缠一道道麻绳!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严三之前派去下山送信儿的那个人!
  颜小茴双眸怒瞪:“你干什么,快放开她!我跟你说,我们不是你们‘头儿’口中说的那个晏子傅的人,我们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所以你抓我们是没用的!晏子傅是不会来的!你如果不放了我们,将来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到时候也没人替你们求情!”
  男子手下一点儿停顿都没有,直到将瑞香公主捆成了一个“人粽子”,这才流里流气的冲着颜小茴走过来!
  “呦呵,你醒了啊!刚才可睡的够死的,我把你整个人拖过来都没醒!这会儿你人都被我绑上了,你认为光凭你一张嘴,还能对我构成什么威胁吗?”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颜小茴,嘴角嘲讽一笑:“小姑娘,我是不会怕你的!你再怎么叫唤也没用!”
  颜小茴怒极,用力挣扎捆在身上的绳索:“你到底放不放?”
  男子好整以暇的摇摇头:“不放,你能奈我何?”说着,故意气她用手踢了踢雪地上的某样东西。
  颜小茴定睛一看,居然是自己藏在袖口里的火折子和匕.首。居然被这个人搜出来,扔在雪地里了!
  男子摇头晃脑,歪着脖子嘴里啧啧有声:“哎呀,这可如何是好,你用来防身逃跑的家伙都没机会用了!现在又被我绑成了麻花,这下你就是叫破天也跑不出我的手掌心儿了!”
  他忽然蹲下身子,伸手拍了拍颜小茴的脸:“啧啧,小模样倒是不错。不如这样,你求爷爷一句,爷爷好心放了你收你做小怎么样?”
  这个登徒子居然敢肖想自己?颜小茴想都没想张口就啐了一口吐沫:“呸,想纳我做小,也不照照你的德行!”
  男子冷不防被她吐了个正着,一时间火气也烧了上来,他上来就用手揪住颜小茴的耳朵,用力一扯:“呵,臭娘们儿,胆子挺大啊!就算你是当朝太傅的女儿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我绑住了,一点儿还手之力都没有?告诉你,这山上的爷儿几个可都不是什么凡人,别说你一个丫头片子,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奈何不了我们!”
  颜小茴气的七窍生烟,瞪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男子,将嘴唇咬的都泛白了!
  男子看了,忽然嘻嘻一笑,重新站起身来,看看颜小茴,又回首看看一旁的瑞香公主,玩味的开口:“本来我们头儿得到消息,说晏子傅那个臭小子的相好南下探亲。连忙派人下山打探消息。谁知,派去的人一时糊涂,居然把你们搞错了!原来晏子傅那臭小子的相好早在几日之前就经过这里了!我们的线报居然出了错!”
  说着他顿了一顿,嘴边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你都不知道,刚开始我听说费了这么大劲儿居然抓错了人的时候,差点儿没气死!谁知,你们先前入住的客栈里突然涌进去了好些有来头的人。我乔装进去一问啊,你猜怎么着?”
  他话说了半截,忽然停了下来,眯着一双眼睛小眼珠在眼眶里叽里咕噜一顿乱转,颇像是闻见了臭味儿的豺狗!
  颜小茴嫌弃的扭过了头,冷声说道:“随便你说什么,我都不感兴趣!也不想听!”
  男子玩味的笑了笑:“哦?看不出来啊,你这小丫头还真是挺倔!”
  说着,他迈了两步,走到瑞香公主的身边蹲了下来,单手托腮看着被捆绑的喘不过气来的人,说道:“你呢,你想不想知道,我究竟问到了什么?”
  瑞香公主喘着粗气,心里虽然涌起不甘和愤恨,但还是耐着性子抿了抿唇角问道:“问到了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