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二章 乌纱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被百里叶肃像老鹰展翅一样护在身后,但是眼看着石洞内严三的手下们抄起家伙就要围攻他们,她真是心脏都要麻痹了!
  这么多人打他们几个,即使百里叶肃和晏子傅再强,也不可能抵挡的过这么多人啊!何况,身边还有她和瑞香公主这两个累赘呢?
  这么一想,她忽然想起来,自己此刻正被百里叶肃保护着,那瑞香公主人呢?她的心像是浮在水面上的浮萍一般,飘飘悠悠,连忙将视线越过百里叶肃的肩膀在洞内搜寻瑞香公主的身影!
  视线在石洞里转了一整圈儿才发现,她身上的绳子是被她自己偷偷解开了,可是,现在因为害怕整个人正缩在一处石笋后面,面色惶恐的看着周围拿着长枪指着她的人!
  颜小茴急的不行,可是这个时候,她和百里叶肃也被众人包围着,想过去已经不可能!
  正在焦急万分,原先离瑞香公主不远的晏子傅忽然伸手将他对面一个男子手中的长枪抢了过来,然后一边抡圆了胳膊舞动长枪,一边趁着周围人纷纷躲避长枪箭头的时候移动脚步快速的接近瑞香公主,接着一个回身把她护在了身后。
  他手持长枪一面警戒的看着众人,一面回首去叫瑞香公主:“公主,您没事儿吧?”
  瑞香公主见终于有人来保护她了,一颗心稍微定了定,可是看着因为刚刚晏子傅来救她,两人一瞬间成了众矢之的的情势,她声音里不知不觉已经带了些哭腔:“没事儿,可是,现在咱们怎么办啊?”
  那厢严三手持长剑,勾了勾唇,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呵,怎么办?如今老子豁出去了,就是要置你们于死地,你们如今想什么都没有用了!有这时间,你还是想想遗言吧!”
  瑞香公主双手紧紧抓着前面晏子傅的胳膊,从他的身后探出个脑袋来,语气愤然:“你这个无耻小人!亏我皇兄还花了那么长的时间给你做和事佬,答应了又反悔,真是卑鄙!”
  严三眼睛危险的一眯,嘴角却维持着笑意丝毫不减:“卑鄙?呵,没经过老子的痛苦,你们是不会明白的!就凭这个臭小子的几句话和一张破地契就想将这么多年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呸,做梦!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他的!”
  他忽然向前迈了一步,语气森然色厉内荏:“今儿我一定要跟他拼个你死我活,以告祭我儿小虎的亡灵!”
  说着,他目光一下子瞄向晏子傅身后的瑞香公主:“虽然这些恩恩怨怨跟你们三个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是,谁让你们跟这件事粘上边儿了呢?要怪就怪你们的命不好吧,为什么非要生在帝王之家,让我觉得有利可图呢?”
  说罢,他将视线又移回晏子傅身上:“呵,这笔账,我已经记了你三年,今天就在此了结吧!你以一命抵我儿小虎的一命,就算是公平了!”
  他的手抄身后的众人一挥,大声呼喊起来,声音似乎要冲破这石洞划向云霄!
  伴随着这一声大喊,他的手下们一起动作起来!
  百里叶肃和晏子傅分别护着她们两个,贴着石壁一边向洞口移动,一边挥舞手中的长剑长枪跟他们对打。
  场面一时间嘈杂纷乱非凡!
  颜小茴一边逼着自己灵巧的躲避来自周围的袭击,尽量少为百里叶肃增加负担,一边脑子飞快的转着,绞尽脑汁想找出个能逃命的办法来。
  然而,由于袭击的人太多,时间长了,不论是百里叶肃还是晏子傅都有些应接不暇,身上难免被刀剑划伤。
  突然,一道白光在眼前一闪,带着寒气冲着颜小茴袭来!
  颜小茴直觉剑气袭来,周围的空气都被剑锋涌动了。颜小茴连忙闪身蹲下来,躲避直冲要害的长剑。
  然而,这厢躲过了,那厢又直逼过来一剑,百里叶肃冷眼瞥见将身体活生生从右边拉向左边,用身体替她抵挡了一下。
  只听衣料“嘶拉”一响,他的胳膊就被长剑划破,小臂也被刺了一道几寸长的口子!
  颜小茴惊呼一声,连忙抬手去捂他的胳膊。
  然而,百里叶肃却连回头的时间都没有,将她的手甩开,对她说道:“我不要紧,你躲好,人太多,我怕保护不好你!”
  其实,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保护她了。早在几个月前的轻云山上,他就是这样一路护着自己逃出土匪的围追堵截的。颜小茴心下感动,却也万分自责。如果没有她,他估计早就能逃出去了!
  正想着,她忽然想起鞋子里面藏着的火折子,她连忙抬腿将脚抬起来,将里面的火折子拿出来攥在手里。
  这石洞里面很潮,严三他们为了平时休息,在石壁各处都铺满了干草。
  颜小茴快速的将火折子点燃,往身后的干草上一点,干草接触了明火,一瞬间就燃着了。红色的火焰跳动着快速流窜到了周围所有的干草,接着,山洞里还是冒出滚滚黑烟!
  这一切发生急快,等他们反应过来,山洞里的黑烟已经呛的人眼发疼!
  阮四咬牙咳嗽了两声,斥骂一句:“这个臭娘们,居然放火!还等什么,快扑火啊!”
  一时间,这洞内扑火的扑火,打斗的打斗,纷乱不堪!
  虽然颜小茴几人也被黑烟呛得够呛,但是说到底,她这举动分散了不少人的注意力,百里叶肃和晏子傅也算是缓了口气。
  可是,严三看了这个情形却更加暴怒了,他对着洞内来来回回提水灭火的手下们高吼:“你们他娘的还有闲工夫救火,老子可没功夫在这上耽误时间!我跟他们拼了!”说着,一把夺下身旁一名手下的长剑,两手持剑对着百里叶肃就冲过来!
  颜小茴见他杀意顿起,眼睛都红了,心里一沉!
  严三手上的一柄剑刺过来,被百里叶肃挥剑隔开。然而严三的另一只手却趁这个空当马上追了上来!
  眼瞅着他的剑尖儿就要接触到百里叶肃的小腹,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不知从哪儿飞来一个东西,冲破了空气,一下子扎到了严三的手掌,直将他的手掌戳穿!
  他的剑“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面色惨白的抖着插着飞镖而鲜血直流的手。
  接着,飞镖像雨一样冲进石洞,一支支都落在严三和严三手下们的身上,分毫不差!
  颜小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连忙跟洞内的众人一样回首看向洞口!
  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整整齐齐站着几个人,为首的正是百里叶肃的手下海茗,剩下的人都穿着印着“卒”的官服!
  颜小茴心里一喜,救兵来了!
  没用吩咐,那些小卒就涌了上来,没几下就将严三等人轻而易举的制住了。
  海茗扫了眼洞内的情形,一眼就看到了百里叶肃身上的伤口,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扶住他的肩膀:“殿下,您怎么样了?伤到哪里了?”
  百里叶肃摆了摆手:“不妨!”他看了海茗一眼:“山下都摆平了?”
  海茗点了点头:“按照您的吩咐,两个时辰未见您和晏公子下山,我们就上山了!山上的野寇都已经缴械投降,已经被小卒押解下去了!”
  百里叶肃点点头。
  那边,严三的手下们已经被小卒们捆绑住一一押送下去。
  严三被几个小卒押解着,却还在不断的挣扎,他气的几乎七窍生烟:“你、你们居然带人上山?”
  百里叶肃接过颜小茴从袖口里掏出来的帕子,按在小臂的伤口上,侧头对严三淡淡说道:“你可以说跟晏兄弟和解转眼又反悔,本殿的人上山又有何不可?”
  海茗看着那块帕子很快就被血水浸湿了,眉头紧蹙,瞥了眼严三给了他致命一击:“而且,三爷您派到山上的眼线很是不坚定啊,我才亮了腰牌,说我是宫里的人,他们一见我身后跟着些小卒,一个个吓得就屁滚尿流的开始求爷爷告奶奶了!恐怕,这山上只有您一个人相信您的手下真的会为您拼死卖命吧?”
  严三一双眼睛猩红的吓人,听到海茗的话几乎目眦欲裂,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可能!他们怎么会轻而易举的就投降呢?山上设了那么多陷阱土沟,别说你们这几个兔崽子了,就是派支军队来老子也不在乎!”
  他昂着脖子往前挣扎:“你说,你们到底对我的手下使了什么诡计?”
  海茗忽而一笑:“我说严三爷,您过去在京城也算的上响当当的人物了,怎么越到老了越开始天真起来了?你三爷再有能耐,如今也只是个落魄的野寇罢了。你以为他们当真会为了您跟朝廷作对?”
  说罢,他对押解着严三的小卒吩咐道:“还愣着干什么?押下山去!”
  那几个小卒连忙押着扭身乱动大声呼喊的严三走了出去,良久,山谷里还回想着严三不甘的嚎叫声。
  但是,已经没有人再忌惮他了。
  虽然只经过不到短短两天时间,但是颜小茴几人却都觉得像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圈儿。看着空荡荡的石洞,几个人两天来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
  瑞香公主反应最大,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号哭起来:“吓死我了,我以为真的不能活着下山,活着到风笛渊了呢!呜呜,吓死人了,我以为我这辈子就要完蛋了!”
  颜小茴走过去揽住她的肩膀不停的宽慰:“好了好了,我们这不是好好的活下来了嘛!都过去了,不要想了!”
  那边晏子傅也走了过来,挠了挠头,恢复了初见时有些轻浮的样子:“就是啊,公主,你看开点儿,一切都过去了,我们人都没事儿不就是万幸?”
  他本来是过来安慰人的,可是瑞香公主听见他的声音以后忽然发怒,伸手抓了把身下差不多已经烧成灰烬的干草,上来就对着晏子傅白皙俊俏的脸摸了一把。
  凤眸怒瞪道:“你还好意思说!本公主和小茴此番遇险,都是因为你之前欠下的人情债!本殿如果真的枉死在这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晏子傅一下没防备,被瑞香公主涂了一脸的黑灰,他嘴里“呸呸”往外吐了两下,抬手在脸上一抹,拿下来时见手上都黑了,本来就被摸黑了的脸更加扭曲了。
  无奈的说道:“我说,你怎么说也是公主,这样也太不淑女了吧!小心把身边的男人都吓跑了,没人敢娶你!”
  瑞香公主一张脸气的通红,不由分说用手在地上又抓了一把,冲着晏子傅又是一扬:“嫁不出去也不劳你操心!”
  晏子傅见她张牙舞爪,连忙跳着脚跑远了!却没想到后退的时候一下子撞到了百里叶肃!
  这一下正好撞上了身上的伤口,百里叶肃眉头一蹙,却是对瑞香公主冷声一喝:“香香!不许胡闹!”
  瑞香公主扁着嘴眼巴巴的看了他一眼,终是没有反抗。
  颜小茴伸手将瘫坐在地上的瑞香公主扶起来,对百里叶肃说道:“现在怎么办?你身上多多少少挂了不少彩,公主好像也受惊不小。下了山恐怕不宜立马上路,可是住客栈,我又觉得不安全。”毕竟,之前就是在客栈出的事。
  百里叶肃稍微沉思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先下山再说吧,看看情况!”
  几人商议好了,稍微收拾了一番这才从石洞里走出来,小心翼翼避开山上的陷阱下了山。
  大约到了半山腰,忽然前面一群身着红衣的人远远朝山上走来。
  什么人,这时候上山?
  颜小茴眼睛半眯着,朝山下望去,见一个胖乎乎的中年人正被一群红衣小卒簇拥着从山下走来。
  也许是身体太胖了,他显然走起来很少吃力,一张大脸像是大苹果一般红通通的。两只胳膊被身旁的两个高个小卒架着,几乎是被他们一路拉扯着往山上走。可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呼哧带喘,鼻间和口中呼出的水汽一大团一大团,在这寒冷的深山里看起来格外明显。
  颜小茴见状不禁一愣,询问的看向一旁的百里叶肃。
  他也是一愣,不禁蹙了蹙眉。
  然而就在众人愣神的时候,那边的男子显然已经看到了这边的几人。连忙向旁边的人催促,即使隔得远,颜小茴也看得出他的口型在说:“快点儿,快点儿”。
  百里叶肃抿了抿唇,像是在对颜小茴说明情况,又像是在自言自语:“这是阳谷县太爷,现在不是应该在山下审人么,怎么上来了?”
  才说了一句话的功夫,这身材臃肿的县太爷已经被身旁的兵卒合力推了上来,这人一见到百里叶肃几人,连忙福了福身:“臣王金生见过九殿下,瑞香公主及各位姑娘、公子!”
  百里叶肃看了他一眼,对他挥了挥手:“王县令不必多礼,您此番匆匆忙忙上山有什么要紧事吗?”
  王金生抬手用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是这样的,我手下的兵卒们已经将严三等押解,共六十六人。这些人在我阳谷县为非作歹已有几年,但是一直苦于没有证据,这才一直没有捉拿。可巧今儿九殿下和公主微服出巡,捉拿了这个人,真是为我阳谷百姓除一大患呐!臣王金生替阳谷百姓谢过九殿下、瑞香公主和其他几位姑娘公子了。”
  这人,油嘴滑舌、阿谀奉承,百里叶肃面色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却也有些不喜。他对他挥了挥手:“王县令言重了,若不是您派人助本殿一臂之力,此番也不会如此顺利。”
  他眉头一挑:“您就是为了说这个,才特意上山来的?”
  王金生可不傻,这严三虎踞阳谷山头已有几年,虽然平日里沿路所经商贾旅人没少向他们县衙反应此事,可是那严三一行虽然人数不多,却委实是这阳谷的地头蛇。他招惹谁也不可能去招惹他们,好在投诉的都是些商贾旅人,经过阳谷停留几天也就罢了。
  可是,这一回这严三惹上的可是宫里的皇子、公主!若是真的在他王金生的地盘出了什么差错,他就算是有九个脑袋也不够砍得!因此,听说公主被抓时,火急火燎就派人过来营救了。
  然而,虽然营救成功,他心里却也有些忐忑不安。万一这九皇子和公主揪住他玩忽职守的小辫子事后兴师问罪,那他的小乌纱帽可就不保了!因此,那厢严三等人刚被押解下山,他整个人就在山下急的团团转,思来想去,还是要拍拍拍马屁,将这九皇子和瑞香公主哄乐呵了,他这小命儿和乌纱帽才有的救。
  因此,拖着自己臃肿的身子呼哧带喘的就上了山,一路连摔了好几跤。他王金生这辈子还没这么狼狈呢,可是一想到头上的乌纱帽,又觉得再辛苦狼狈也值了!
  虽然他只是个小小的县太爷,不过却也是个人精。听见百里叶肃面色冷然的追问,显然是不喜他刚刚说的那些奉承的话,因而眼睛一转,将话题引上了别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