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两千两白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叶肃所住的客房的门虚掩着,透过门缝,颜小茴看到他赤着身子背对着自己。
  即使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仍然清晰而明显的看到他背后那一道新添的伤痕。从后颈一直延伸到肩胛骨,大约几寸长的口子,显然是在山洞时被刀剑砍伤的。即使过了几个时辰,依然泛着鲜红的血水,而此时百里叶肃正背着胳膊用一个极为别扭的姿势对着镜子往后背的伤口上药。
  可是,由于受伤的位置不便,他连试了几回,药粉非但没有撒在伤口上,反而因为连连抬手牵动了伤处。更多的血液从伤口渗了出来,顺着他的肩胛骨一路流淌下来,而他本人也疼的冷汗直出。
  另外,他肩膀和手臂,也有明显的伤痕。
  颜小茴不禁叹了口气,都这样了,还独自默默忍受呢!如果不是瑞香公主要她过来看看,她还真不知道他为了救她和瑞香公主,身上竟然伤成了这样。
  正犹豫要不要敲门,那边百里叶肃执着铜镜的手一晃,眼眸立刻攫住了铜镜中那个小小的身影。他原本平静的心骤然一跳,连忙抓起一旁的衣服披在肩上,扭过身对站在门外的颜小茴说道:“你怎么过来了?”
  颜小茴见他已经发现自己,也不扭捏,直接推门走了进来,将药箱放在一旁的桌案上,瞥了他一眼:“九殿下您平日里有太医院御医服侍,所以信不过小女的医术,连背上受了伤都不找小女医治!”
  百里叶肃语塞了下,连忙站起身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的脸色,摆手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天色太晚了,我想你可能已经睡下了,就没打扰你。再说,我受过那么多伤,这点儿小伤自己就能处理。”
  颜小茴倒不是真的责怪他,只是觉得这些伤都是因为救自己和瑞香公主,他还这么默默忍受着,一时间心有愧疚。如果瑞香公主不来找她,恐怕她根本就不会知道。
  她伸手打开药箱,瞥了他一眼:“还愣着干什么,把衣服拿下来,我帮你上药!”
  百里叶肃一愣,捻着衣襟的手微微一顿,但还是听话的将身上的衣服下滑了少许,露出肩胛骨上的伤疤。
  刚刚只是远远扫了一眼,这下她近距离一看,登时抽了口冷气。这伤口很深,再稍微往下一点儿就要露白骨了!必须要用羊肠线缝合一下才行!
  她不禁有些气恼,都这个样子了,这人居然还想自己随便上上药就算了。目光撇到他后背上交错纵横的打上小伤,她更是心中一叹。
  这人,是经常受伤所以习惯了么?
  她从药箱里找出羊肠线,穿到银针上,对他说道:“你这道伤口要快点儿缝合才行,可是麻醉药没有了。一会儿我下针会很疼,你忍着一点儿。”
  百里叶肃点点头:“随便你怎么做都行,我不要紧的。”
  颜小茴从袖口中抽出自己的帕子递给他,让他咬在嘴里。一边用药酒清理了后背上的血水之后,用羊肠线缝合他的伤口。
  记得之前瑞香公主被倭人掳走那次,戎修也是后背受了伤需要缝合。那个时候也是她帮忙医治的,可是那次不巧,身边没有能自己溶解在皮肤里的羊肠线,只好用普通的棉线代替缝合了他的伤口。据说,后来大夫帮他拆线的时候,很是受了点儿苦。
  不知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以他喜欢身前士卒的个性,有没有再添新伤?
  这一刻,恐怕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仅仅因为一个相似的场景,她的心思就全被转移到了戎修的身上。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分离,她对戎修的感情好像是一坛梅子酒,正静静的发酵。
  而她不知道的是,这坛她和戎修一起酿制的酒,经过一段时间,足以醉了戎修,也醉了她自己。
  接连在王金生的府邸里休息了两天,颜小茴等人在王夫人无微不至的关怀下,心情和身体恢复的都很快。
  这一日,几人商议着,备好了车马,打算辞别王金生夫妇二人,重新南下。
  众人正在王府门口惜别,忽然那厢打马跑来一个小卒,到了几人车马身前就将马一勒,翻身跳了下来。
  王金生正跟百里叶肃寒暄,冷眼瞥见不禁心中不悦:“做什么这般毛毛愣愣的,没见着这会儿九殿下和公主都在呢么,万一被你这个愣头青惊扰到了你担待得起么?”
  那小卒瞥了眼王金生和一旁站着的众人,吓得两腿直抖。他抬手用袖子抹了抹头上的冷汗,不禁道出如此匆忙的理由:“回县太爷您的话,小的只是奉县衙刘师爷的命,特来传话的。刘师爷说明日沐休,他今日着急拢账。让小的来问问您,说您今早差小厮跟县衙账房急支的那笔两千两白银的善款,到底该如何归账?”
  王金生听了小卒的这话不禁一愣:“两千两白银的善款?我差小厮去县衙账房支的?”
  小卒见王金生愣住了,不禁也跟着一愣:“是啊!”
  王金生脸上立刻露出了迷茫的神情:“可是,我并没有差人去啊?”
  小卒脸色陡然一变:“不会吧?可是之前分明有小厮带着您的手信到县衙了啊!刘师爷看过了,那手信上的的确确是您的字迹。您在信上说去年咱们阳谷县干旱严重,因此特地从县衙银库里拨出两千两白银出来,分给咱们阳谷县各处兴修水利。还说已经特意联系了京城水利司的李大人,让我们直接把银子送到李大人所住的来福客栈,由他来亲自筹备打井修水渠的人力物力,等冬天一过就开工。”
  王金生脸色陡然一片灰白,他哆嗦着两片薄唇,问道:“那这两千两白银,你们已经送到来福客栈给了那人了?”
  小卒见他面色不对,一时间也胆战心惊起来,饶是心里七上八下,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啊,您信上说要赶在午时送到,还不要银票,只要现银。刘师爷和众衙役东拼西凑,走了好几家邸店才将银子凑齐。早在午时,就已经将银子送过去了。”
  王金生一步上前,一下子揪住了那小卒的衣领,扭曲着脸孔怒气冲冲:“你们这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我王金生根本就没写过什么要支银子的信笺,更没有联系什么京城水利司的李大人!你们这是让人骗了!”
  他狠狠揪住了小卒的衣领,力道之大几乎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可是转念又一想,现在跟他撒气有什么用?他们已经受骗了,两千两银子一下子就没了!这不光是丢了县衙银库银子的问题,还是他这顶乌纱帽保不保的住的问题!
  他将手狠狠一甩,那小卒一个趔趄酿跄了一下。
  王金生更是一脸痛苦的蹲在了地上,本来春风得意的脸上一脸愁苦,不住的用粗胖的手指揪自己的头发,还不停的拍打自己的脸:“我王金生这是作了什么孽啊!这是谁啊,这么想害我,简直要把我害死了!”
  一旁王夫人赶紧蹲下来扶住他的身子,软语相劝:“老爷,你先别着急。那人午时才拿了银子,而且是两千两现银。这么短的时间里,他肯定走不远的。不如您先通知阳谷县各处关卡,先暂时关闭,不得将任何人放出。然后差人去来福客栈,看看那人走没走,走的话又去了什么方向。还有,将那所谓‘李大人’和传信儿小厮的画像画出来,在整个阳谷县全县捉拿!”
  出了这样的事儿,颜小茴他们哪里还能离开南下?
  百里叶肃吩咐海茗将所备车马卸下,对王金生说道:“对,王夫人所言极是。您现在就传令下去,封锁各个出城地点,然后尽快赶出那两人的画像来,差人在县里逐一排查。”
  王金生虽然惊魂未定,心情大起大落,但是却也知道现在如何鬼哭狼嚎的埋怨都没有用,先想办法抓住那两个人才是主要的。有了百里叶肃,他也算是有了主心骨,因而赶紧就叫人把事情吩咐了下去。
  几人乘着马车火速来到县衙,那厢主掌钱粮的刘师爷听说上了贼人的当,一时怒极攻心当场就吐了血,差点儿没晕过去,多亏颜小茴及时为了清心化淤丸,过了半晌这才缓了过来。
  经过百里叶肃的盘问和众人的观察,已经能够排除这刘师爷跟人团伙作案的嫌疑了。
  差人去来福客栈的小卒也回来禀复,说之前那位姓李的人是用“李明仁”的身份前一晚开的房,而在刘师爷和衙役们将银子送到客栈之后,那李明仁也很快就走了。
  是一个年轻小厮驾车马车将他的人和银子一起接走的,听客栈店小二形容,那驾车的小厮和去客栈传信儿的小厮长相相似,基本可以说是一个人。
  可是,他们出了客栈以后,马车究竟去了哪里,客栈的店小二就不清楚了。衙役们询问了沿街各处的商家,也都说这阳谷县平时就商旅众多,人来人往,大家都没有注意过。
  而百里叶肃的侍卫海茗也说,这水利司向来是一群有能力的世家大族掌握的,里面的官儿不是世家子弟就是远方亲戚,基本都有些姻亲。而百里朝的世家大族,基本都是古怪姓氏,这李姓并不在其内。因此,这个叫李明仁的,多半是冒充的人。
  为了更加确信,海茗专门差信鸽儿回京,询问这水利司可真有叫“李明仁”的人。然而要等到信鸽儿传信儿回来,至少还要半天的时间。
  一时间,所有的线索都凝滞在了这里,县衙里的众人呆坐在一起一筹莫展。
  颜小茴从旁听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不禁也暗自思索起来。
  这李明仁虽然不是县衙的人,可是却知道王金生的字迹。而信笺上的内容足以让常年与王金生共事的刘师爷都混乱了,可见,这模仿字迹写信的人其实是了解王金生的。应该说,现实生活中是与王金生认识的,私下有频繁接触的。
  而且,在颜小茴一行住在王府的几天,王金生每日都去县衙报道,只有今天因为要给他们送行,才没去县衙。而那贼人偏偏就挑了这么一个时候差人送信,这说明这贼人是知道王金生行程的。
  因此从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人肯定是王金生熟识的人,至少是认识的人!
  可是,这个时候没有监控,没有指纹检测,他们这样凭借两张粗糙的不行的画像如何在这茫茫人海寻找那两个贼人呢?这阳谷县往来人口这么多,简直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
  而且,凭借直觉,他们觉得那人带着那么多现银走不了很远,可是万一他们真的出城了呢?这百里朝这么大,又该如何寻找?
  即使他们逗留在阳谷县内,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现在阳谷县的各处关卡虽然都关闭了,可以防止贼人跑出去。可是,一天两天过去,时间长找不到破案的线索,这阳谷县往来的商旅出不去,货物运不出去,恐怕会激起民愤的!
  怎么想着都为难至极!
  这些事,颜小茴想到了,王金生自然也想得到,垂着头在一旁急的心焦,却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
  忽然,颜小茴脑中叮铃一响:“刘师爷,您可否把那封模仿王县令字迹的信笺拿来给小女看看?”
  一个女人上衙门跟一群爷们平起平坐也就算了,如今还要参与正事。刘师爷本就焦躁的心更加不悦,他瞥了眼一旁的百里叶肃,迟疑了下:“九殿下,您看这……”
  百里叶肃点了下头:“拿来给她!”然后扭头对颜小茴说:“你可想到些什么了?”
  颜小茴摇摇头:“暂时还没有,得先研究研究才行!”
  刘师爷见百里叶肃不但不阻止,反而还询问她的意见,禁不住暗中腹诽,一个女娃儿能懂得些什么?真是没规矩!这九殿下更是个千金买笑的,一看就是个好色的风流鬼!
  虽然心中不满,但是这些他面上自然是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一来,无论是百里叶肃还是颜小茴,身份都远在他之上;二来,这件事若不是他出了差错,也不会被贼人投机取巧骗了去。说白了,他现在是待罪之人。这银子找到了,他会被处置。这银子若是找不到,那他就更完了。
  因而索性破罐子破摔,将那信笺找出来,递给颜小茴:“颜姑娘请过目。”
  颜小茴将信笺打开,先是跟县衙里王金生的笔墨比对了一下,又仔细研读了下这信笺上的遣词造句。看过之后,不得不佩服这模仿之人,无论是字迹还是文书的流程,都没有瑕疵,难怪连刘师爷都没分出真假。
  不过与此同时,她就更加坚信了熟人作案的可能。不然,一般人及时能模仿的了他的字迹,也不可能将他平日里写文书的流程和习惯描摹的如此相同。这贼人不是熟人,就是这县衙里的人!
  百里叶肃从旁,显然也分析出了这一点,与她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对一旁刘师爷询问道:“接到这封信之后,你们准备好了银子,是谁送到来福客栈去的?”
  刘师爷连忙站直身子,指了指大堂里的几个人:“由于信上指定要现银,数目又大,我怕中间出什么差错,特意自己带着他们三个小卒去的。”
  百里叶肃点点头:“到了客栈,你就直接给了那姓李的,没询问询问吗?”
  刘师爷抿了抿唇角:“因为模仿王县令的信笺上说这李大人是京城水利司的大忙人,当时离京的时候跟水利司只请了三天假,因而让我们快点儿筹了银子送去。我琢磨着京城的大官确实是很忙的,能分出精力给我们阳谷县办事已经很不容易了,又有王县令的亲笔信,因而就没在怀疑。等到了客栈,询问店小二的时候,那人刚好在一旁等着,说话确实带着京城口音,而且带着京城过来的通关文书,我就没怎么怀疑了。”
  顿了顿,他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在怀里又摸出来一张纸条,递给百里叶肃:“哦,对了,这么一大笔银子,我怕交付了他之后出差错,特地还让他给我写了个收条,您看看,在这里!”
  百里叶肃接过收条垂眸仔细看了一眼,蹙了眉又递给一旁的颜小茴。
  颜小茴接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这个欠条只有寥寥几个字,虽然上面盖了那个人的印章,但是因为这个人的身份本身就是假的,因此根本就什么效用都没有。
  这收条上的字瘦长,跟之前模仿王县令的那封信上饱满的字迹截然不同。
  可是,目光落在某个字上时,颜小茴忽然大声惊呼了一声!
  百里叶肃连忙凑过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颜小茴兴奋的将两张纸放在一起对比,两手各指着其中一处,对百里叶肃兴奋的说道:“九殿下,你快看这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