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分外眼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见她整个人钉在门口,仿佛不会一座石像,戎修侧了侧头,勾唇一笑,声音低沉悦耳:“怎么,不认识了?”
  几个月未见,他仿佛瘦了不少,但是整个人却显得更为清俊了。
  分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一切令她为难、害怕、恐惧的事,还有对他的想念,瞬间一起在脑海里显现。
  颜小茴的眼角不知不觉见就涌上了泪水,视线随着眼泪而骤然模糊起来,连鼻尖都开始发酸。她努力睁大眼睛,不想显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可是,眼眶早已经饱和,再不能负担这么多泪水,两行清泪就这么流了下来。
  见她这个模样,戎修心上也是一疼。他悄悄握了握拳,俯下身子,对她半是调侃半是认真的笑道:“呦,看你哭的这个伤心,原来心里这么想我啊!”
  他身上一惯带有的淡淡兰草香,随着他清浅的呼吸喷薄到颜小茴的身边,甚至还传来一丝丝他身上的热度。
  看着这张几个月来朝思暮想的脸,一瞬间委屈、想念、欣喜都涌上了心头,真想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好好的哭一场。
  可是,冷眼瞥见他如今这般没心没肺的模样,颜小茴的心情瞬间又被愤怒取代!
  这个人,在分开的几个月时间里,从来都不曾主动联系过自己。如今刚见面,就说这种话!难道,这些天来,只有她一个人为情伤风吗?她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想起来就逗弄两下,想不起来就抛在脑后的吧?
  不平衡的心情使得她的一颗心骤然紧缩了起来,开口时语气已然变冷:“你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虽然她话语冰冷,但是戎修却还是从她语气里听出了不满和埋怨,他心里顿时一喜。
  这个小丫头,离开的这么长时间里,他努力控制着自己没有主动跟她联系,就是想看看他这个人在她心里的地位。
  可是,一天两天过去了,这丫头居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别说主动写封信给自己了,派在她身边的影卫更是说她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提起过。他蓄谋已久的试探,在她眼里根本就视如空气!
  他的一颗心也从刚开始自信满满的试探,到忐忑不安的等待,变成了绝望和气愤。
  然而正当他打算咬咬牙跟她硬是要较量出个你我高低的时候,京城却传信儿过来,说她要南下来风笛渊了!
  如果不是想念,她是不可能离开京城的!一想到这里,他的一颗心开始飘飘然起来!想着很快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小人儿,他更是激动的彻夜难眠。
  不久后,前方却又有消息传来,说她此行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跟百里叶肃和瑞香公主一起!
  那百里叶肃对她的心思,早在轻云山上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的。那时候虽然心里不快,可是后来他和颜小茴互相表明了心意,又因为订了亲,就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前几天晚上,他跟潘束两人烫了壶酒,秉烛夜谈。
  潘束忽然问道:“小将军,你跟颜姑娘怎么样了?你这次出来这么长时间,颜姑娘没意见啊!”
  戎修自然不会将自己暗中跟颜小茴较劲儿的事情拿出来说,只是淡淡的回复:“没意见啊,她正准备南下风笛渊呢!”
  潘束彼时已经醉了几分,听罢将手中的酒杯“啪”的一声往桌上一拍:“你们分开这么久没见面,还一心一意等着你!这么看来,颜姑娘还真是个好女人啊!小将军,你可得珍惜啊!你说,咱们军营里因为聚少离多而分开的男女还少吗?一接到任务就几个月见不到人影,连互相联系都困难。别说是才订亲了的,就是成亲多年的,还有不少女人受不了和离了的呢!”
  他抬起袖子拭了拭桌案上酒杯里漾出来的酒水,话匣子一下子全打开了:“你说这女人想要什么呀?钱?才不是呢!她们就想身边儿有个知冷知热的人疼着!可是你看,咱们常年呆在军营,即使回了京也是,圣旨一到说走就得走,哪儿有时间照顾她们呀!若是遇上忠贞不二感情深厚的,人家还盼着你回家。若是遇上感情基础浅薄的,身边还有别的诱惑的,那俩人啊,迟早玩儿完!”
  他大掌拖了已经泛红的腮,对戎修眨眨眼:“所以我说啊,遇上颜姑娘什么都好的姑娘,你可得看住了!千万别让别人钻了空子!别以为订了亲了就能睡个踏实觉了,你能看到的优点,别人也没瞎,也都能看得到!万一有人弄歪脑筋,那小将军你就只有哭的份儿了!”
  一番话落在戎修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心湖之上,更是像本就飘摇的湖面上卷起了惊涛骇浪!
  想到分开这么长时间两人都没有联系,她虽然动身南下了,可是谁知道她因为想念来看自己的,还是来说别的的?一时间,他的心猛然间就混乱了起来!
  一想到那个别有居心的百里叶肃在他见不到她的日子里,每天都与她朝夕共处,他更是像喝了一坛老陈醋一样,整个人从心里往外泛酸!
  世界上恐怕再没有像他这么傻的人了,居然跟自己喜欢的女人较劲!此刻,他真想抬手抽自己两个耳光,再马上冲到颜小茴眼前,告诉她,他戎修这辈子只喜欢她一个。相应的,她颜小茴这辈子也只能喜欢他!
  什么败家试探,什么鬼较劲,都不需要了!他戎修认定的,就一定要拿下,容不得她有半点质疑!
  可是,就在他心急如焚恨不得长出翅膀立刻飞到颜小茴身边的时候,前太傅李泉温的孙女儿和失踪们的女孩却还没找到,派出去的探子带回来的消息也是真真假假,可见对手的心思缜密和防备。
  然而,正在这纠结的时刻,前方探子来报,说最近频繁有大笔银两从各地运往风笛渊,显然是风笛渊暗处的势力正在筹集资金。但是奇怪的是,这些银子运抵风笛渊之后,却都寄存在了风笛渊不同的邸店,既没有人来提取,也没有人来询问。
  这样,这些银子仿佛变成了被主人遗弃的东西,一直存放在那里。即使戎修他们想通过这邸店探查,也只是查出几个名字而已,再没有更多的资料了。
  戎修和潘束曾一度怀疑是不是这几家邸店跟那神秘势力做了交易,或者这些邸店其实就是神秘势力的下线。可是,经过几个月的暗中探查,这些邸店的银两存入和流出都再正常不过了,来往的都是过往商旅,根本就没有可疑的神秘势力。因此,他们企图通过银两作为线索,探查神秘势力的目的,算是陷入了僵局。
  正在众人为难之际,前方的探子掌握了这些次为那些神秘势力押解银两的镖局,并潜伏他们的队伍。经过一番较量,辗转了解到几日之后,又一批银两会暗中送抵风笛渊。而这笔银子的来源,正是阳谷县!
  得知这个消息,戎修心中一喜。一来,找到筹措银两的人,就算是找到了为那神秘组织服务的最下线,说不定能顺藤摸瓜将整个网牵出来,破解此番少女频繁失踪的迷局。二来,他到阳谷县,就能见到颜小茴了!这个消息的到来,对他来说真是一举两得!
  于是,接到消息的那天,他带着一支队伍一路快马加鞭。然而,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们一行不得不乔装打扮成普通人的样子,潜伏在阳谷县。一边探查接下来银两的来源,一边跟预先暗中派到颜小茴身边的影卫联系,而这一切,颜小茴毫不知情。
  她现在只知道这个人忽然间走了,就好几个月没有音信。而现在,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间从身边冒了出来。一时间大起大落,让她像是飘在空中的蒲公英一样,找不到落点,被心里的冷风吹得四处飞舞。
  喉咙莫名就有些发堵,她清了清嗓子,艰难的问道:“怎么不说话,不是问你了么,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
  戎修动了动喉咙,伸手碰了碰她冰凉的脸:“你先回房穿衣服,再跟我出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不能久留!”
  颜小茴抿了抿唇,一下子打掉他的手,怒瞪了一双泪眼蒙蒙的眼睛:“凭什么我就得听你的,你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把人当傻子吗?”她伸手推了推戎修坚硬的胸膛:“你走,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其实,她知道现在这么做很是无理取闹,可是她就是觉得生气,觉得委屈!这个人,难道自己在他心里一点儿地位都没有吗?难道平时对自己说的“喜欢”都是假的吗?怎么能说走,几个月都没有一点儿音信呢!知道他忙,可是,他连给她写封信的时间都没有吗?
  她觉得这几个月来因为思念他而累积的情绪在这一瞬间都爆发了!
  戎修见她泪如雨下,心下顿时涌起无限的内疚。
  明知道她是那种羞于主动的人,他还用这种不入流的方法求证她的心意,现在看到她的眼泪,瞬间觉得真是傻透了!又折磨她,又折磨自己!
  她虽然不曾主动,可是,这一刻,他深深知道,她对他的思念绝不会比自己的少。看着她因为委屈而爆发的眼泪,他的一颗心像是被人紧紧捏住了,疼的不行,满心满眼里都是对她的怜惜。
  戎修心中一叹,走上去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整个人都按进了怀里。虽然刚刚悄悄潜入她房间的时候也曾抱过她,可是那个时候她在熟睡,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
  而现在,虽然她对自己连掐带捏,可是却是活生生被自己揽在怀里的。长久以来空虚的怀抱终于被她娇小的身躯填满,各种感情涌上心头。他不禁心中喟叹,就这样吧!谁主动一些,谁多爱对方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戎修这辈子是认定了颜小茴,不可能更改了!他们俩今后就要像一对儿被拴在一起的蚂蚱,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颜小茴被他以蛮横的姿态强行抱在怀里,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虽然起初她生他的气,怨他,被他这样抱着,周身都是他淡淡的兰草香,他身上的热度源源不断的传递到她身体上,颜小茴莫名就停止了挣扎,耳鼓里都是两个人清晰而明显的心跳声!
  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就响在自己的耳边,带着激动的酥颤,传递着浓浓想念的心情。
  颜小茴忽然间就想通了,自己苦苦等着戎修主动联系,戎修又何尝不是这样等着自己呢?有时候主动一点儿,也许就不会被想念折磨的如此体无完肤了。
  戎修将头埋在她小小的颈项,用鼻子和嘴胡乱摩挲了两下。接着深深吸了口气,声音闷闷的说道:“真想你!”
  颜小茴被他孩子似的动作和话语弄的心中一酸,忽然间就有些自责,又有些心虚。如果自己能主动联系,两个人之间就不会有隔阂了!这也是戎修一直期望的吧?
  颜小茴这么想着,将一直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微微抬起,顺势环住了他的腰身。
  察觉到她的回应,戎修心里一甜,勾了勾唇角在她白皙的脖颈处印下了濡.湿的一吻。哑着嗓子问道:“你呢,也想我了吧?”
  因为羞涩,颜小茴不自觉缩了缩肩膀。眼睛在周围瞟来瞟去,终是对他点点头,第一次坦诚自己的心绪:“想了”。
  戎修拥着她的手臂骤然收紧,眼中情义更加深厚,抬手扶起她的下巴,将自己的嘴唇在她懦软的唇上,借以表达自己分开的这么多天时间里的想念。
  两人正在情到浓时,忽然走廊里传来“吱呀”一声门响。颜小茴连忙一个激灵对开戎修,拉住他的人往身后的房间里一藏。
  她的人刚要跟着一起回房,走廊那边的人影显然已经看见她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颜小茴见被抓了个现行,连忙不着痕迹的将身后的门掩上:“九殿下不是也一样没睡?”
  百里叶肃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迈步走了过来:“你也是因为白天的案子睡不着?”
  颜小茴不自在的捋了捋耳后的头发:“也不是,就是半夜醒了,出来走走。”
  说话间,百里叶肃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他忽然俯下身紧紧盯着她眼睛看了看。
  颜小茴被他灼人的目光看着,莫名就想躲避。
  然而,百里叶肃却仿佛看出她有心躲闪似的,倏地又挺直了身子。视线改为盯着她的头顶,蹙眉问道:“你哭过了?”
  颜小茴一窘,不自在的抬手抹了抹眼角。
  百里叶肃一叹,伸手将肩上的披风解了下来。
  颜小茴见他作势要披到自己身上,连忙伸手阻挡:“九殿下,你披着吧,我不冷!我这就打算回房睡觉了!”
  百里叶肃却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般,执意将披风搭在了她的肩膀。甚至还伸手替她拢了拢头发,对她轻轻说道:“你披着吧,夜里风冷,再着了凉!”
  他的手不经意间碰到了颜小茴的脖子,颜小茴一愣,连忙伸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讪讪的说道:“那个,才睡醒了,这头发不用管它,反正一会儿睡着了还是会乱的。”
  她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捉摸不清这百里叶肃对自己的态度。
  一直以来,她都当他是跟她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朋友,心里照别人更加亲近一些。可是,这一回一起南下,她莫名觉得他有时候看她的眼神有些讳莫如深,仿佛藏着什么心事。这样的他,让她莫名觉得有些不自在,却说不清这不自在具体从哪儿来。
  正觉着两人之间的气氛诡异的难捱,身后的门“吱呀”一响。颜小茴吓了一跳,回头看时原来是刚才匆忙间藏进屋子里的戎修从屋里走了出来。
  这深更半夜的时候,一个男人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颜小茴下意识去看百里叶肃。
  果然,他脸色陡然一变,静静的看了颜小茴一眼,又将目光深深落在戎修身上。
  这一番神态显然是把她当成了不规矩的女子,颜小茴下意思有些慌乱,连忙摆手:“那个,九殿下你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正着急解释,戎修却像是故意跟她作对一样,双手故意将不知什么时候松散了的腰带重新系起来。眼中笑意十足,伸手拍了拍颜小茴的头:“你慌什么,我又不是见不得人!咱俩都订亲了,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害羞!”
  颜小茴伸手在他腰上拧了一下,几乎咬牙切齿:“你瞎说什么呢!”百里叶肃那神情,一看就是误会了!
  戎修轻笑着将她在腰间作怪的小手拢在手里,宠爱的轻斥了声:“别闹,仔细把这府里其他人吵醒了!”他何尝不知道颜小茴心里想些什么,可是他就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想要让百里叶肃误会!
  所谓情敌见面分外眼红,见百里叶肃神色僵硬,戎修笑脸掩盖下的牙齿也是紧紧咬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