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牵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叶肃的目光陡然间一变,嘴角不自觉的抿出了一个浅浅的纹,但是很快又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
  这一下虽然不明显,然而早已经完完整整的落在了戎修的眼中。
  他心里顿时升腾出一股怒意,眼神一黯,宣誓归属权一般伸手将颜小茴向自己身旁揽了揽:“九殿下好兴致啊,又在半夜三更散步啊?想当初在轻云山上的时候,九殿下晚上就带着我家小茴去散了步,那时候还有残余的土匪在山上流窜,害得我颇提心吊胆了一阵。”
  百里叶肃不着痕迹的握了握拳,淡淡的扯了扯嘴角:“阿修,你不是在风笛渊吗?什么时候来这里的?”
  戎修将五指严丝合缝的扣在颜小茴的肩膀,将她揽得更紧了一些:“本来是在风笛渊,不过前方探子传来消息,说我要找的人在阳谷县,所以就快马加鞭过来了。而且,分开这么久,实在是想小茴了,恰巧她也在这里。”说着,低头在她发心上轻吻了一下。
  当着外人的面做这么亲昵的动作,颜小茴的连陡然间就涌上一股热气,连忙用手推了推他:“喂,你干嘛呀!”
  戎修突然俯身,侧头在她脸上又浅啄了一下,轻笑道:“怎么了,亲还亲不得了?九殿下又不是不知道咱俩的关系,有什么好怕的!”
  颜小茴莫名觉得这样的戎修有些奇怪,虽说他平日里也喜欢跟自己亲亲我我,可是基本都是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外人面前,他一向是规规矩矩的。可是,今天这个样子,实在是有些反常。
  相较于颜小茴稀里糊涂的揣测,百里叶肃却看的明明白白。这个戎修,眼里的敌意那般明显,分明就是做给自己看的。
  百里叶肃目光掠过颜小茴红彤彤的小脸,强忍着胸前的不快,对戎修淡淡问道:“你说你要找的人在阳谷县,现在找到了吗?”
  听到这个,戎修眼中的敌意才稍稍收敛了起来,话语里意有所指:“有时候,咱俩还真就是有缘。喜欢的东西很像,要找的东西也很像!”
  他微微挑了挑眉:“九殿下你如今要抓的,就是我要找的人!”
  话音一落,不光百里叶肃连颜小茴都吃了一惊,连忙追问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要找的人也是那个姓宋的?
  可是,他明明在忙前太傅李泉温孙女失踪的案子,怎么会突然间牵扯到这两千两白银的案子?
  仿佛是看到他们眼中的疑惑,戎修低声对两人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颜小茴下意识想带他们进身后的房间,可是里面还有崖香。
  正犹豫间,百里叶肃思索了下:“你这里不方便,还是去我房里吧!”
  戎修点点头:“只能这样了!”说话间,三人悄悄打探了下,见周围没有异常,这才快速闪身进了百里叶肃的房间。
  颜小茴将门从里面闩好,摸索着拿起桌案上的火折子,点燃一旁的烛灯。
  三个人围坐在微弱的烛火下面,颜小茴看了看戎修,好奇的追问:“你快说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要找的人怎么会跟我们要抓的人有关呢?”
  听到颜小茴跟百里叶肃自称“我们”,戎修心里有一瞬不快,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刻意忽略了,正色说道:“有人冒用王金生的名字从县衙钱粮师爷手里骗走了两千两现银,是不是?而且,你们已经顺藤摸瓜找到了骗走这笔钱的贼人了,是不是?”
  颜小茴看了眼百里叶肃,蹙眉点点头:“你怎么知道?”问出了这句话,她忽然间觉得自己有点儿傻,他身边手下那么多厉害人,想查点儿东西还不简单。
  戎修挑起一边的嘴角,将她的小心思看的清清楚楚,也不回答她那个傻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知道这人为什么骗了这么大一笔银子,还非要现银吗?”
  颜小茴见他不回答自己的话,而是一个劲儿的吊人胃口,不禁有些焦急:“哎呀,到底为什么,你倒是说啊!”
  她着急的样子像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戎修宠溺的轻笑了下,伸出一根手指在桌上点了点:“如果拿银票的话,将来用银子的时候,势必要从邸店去取。这么大一笔钱,不论从任何邸店取出,都会引起注意。而且,每张银票都有独一无二的编号和铸钱司盖有的图章,比较容易被官府追查。那人无论什么时候在哪儿取,都会被咱们的人追踪。所以,现银虽然携带不便,但是一旦运出了阳谷县,就基本不需要他们再担心了。”
  颜小茴点点头,这一点她也想到了。
  戎修又接着说道:“前太傅李泉温大人的孙女以及一众女子在风笛渊突然失踪,我花了几个月时间追查,发现这不仅仅是个简单掳掠少女的案子。而是有人以风笛渊为中心在边界捣鬼!他们不仅掳走姑娘,更通过各种见不得光的方法筹措银两!而且,这些银两的用处,搞不好会危急百里朝的江山社稷!”
  百里叶肃神色严肃的抿了抿唇,微弱的烛光照在他的脸上,在他深深的眼眶下落下一层黑色的阴影:“你说的这些人,是葵国派来的?”
  戎修动了动指节:“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是我觉得,十有八.九跟他们脱不了关系。我前几日接到消息,说他们的人在阳谷县弄了一大笔银子,打算南运。于是就快马加鞭,从风笛渊赶了过来!”
  颜小茴和百里叶肃同时对视了一眼,脑海里均有火花在闪现:“你的意思是,那个姓宋的从县衙里骗出来的银子,其实就是要南运的银子?”
  戎修敛了敛下巴,点了点头,好似一锤定音的说道:“没错!”
  见两人脸上的神色都复杂了起来,他才接着说道:“所以,不管骗走银子的人是不是那些人的手下或者爪牙,都势必跟那些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这两千两白银的案子,并不简单,里面可能牵扯很多。所以,得在这个姓宋的身边撒下一张网,尽可能将所有与他联系的人全部都捉拿归案。这样才能为我们获得更多更有利的资料!看看他们究竟是在为谁做事,为何要骗这么一大笔银子,这笔银子究竟要用到哪里!”
  百里叶肃蹙着眉,眼睛盯着桌面上的一点,思索着说道:“虽然一开始并不知道这笔银子跟你要查的案子有关,但是我和小茴怕那个姓宋的有同伙,轻易妄动会打草惊蛇,已经派了一些人在他身边明察暗访,一旦证明跟这个案子有关,再一并捉拿!”
  戎修点点头:“我手下的人也时刻盯着他呢,现在,只有等着他接下来动作了!只要他们行动,绝对跑不了!”
  三人正小声商议着,忽然间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
  颜小茴耳朵尖,连忙将食指放在嘴唇边,示意二人噤声!
  戎修和百里叶肃见状,连忙停止了说话,也屏息听外面的响动。
  戎修更是一个闪身挪到窗口附近,隔墙侧耳听了听,然后将窗纸戳出了一个小洞,顺着它向外看去。
  待看清外面的情形时,他的脸色陡然一变,眉毛越蹙越紧。
  颜小茴见他脸色不对,连忙小心翼翼的凑到了他身边。伸手也在窗纸上戳了个洞向外看去,视线在黑漆漆的夜色里一扫,发现回廊尽头有个人影一闪而过,看身形应该是个女子。
  这个时候,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要去哪里?
  颜小茴压低了嗓音问一旁的戎修:“你看到是谁了吗?”
  戎修抿了抿唇角:“这府里的人我不大认识,刚刚借着月光看了一眼,是个女子,大概三十岁左右,很是瘦削,薄嘴唇瓜子脸儿。”
  颜小茴伸手在脸上比划了下:“是不是有些一字眉?”
  戎修回想了下,点点头。
  这回轮到颜小茴蹙眉了:“那你看见的应该是这府里的王夫人,可是这么晚了,她要去哪儿呢?”
  百里叶肃突然间从椅子上站起来,正色说道:“有些奇怪,咱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戎修看了下颜小茴,斩钉截铁的说道:“九殿下你身份特殊,不要随便走动。小茴你也是,这么晚了,快回房睡觉!我跟上去看看!”
  他刚要转身,不想却被颜小茴一把拽住了袖口:“不行,我也跟你一起去!”见戎修蹙眉,颜小茴赶紧加了句:“她是个女人,万一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也派得上用场,放心吧,不会给你拖后腿儿的!”
  戎修眉毛一蹙,嘶了一声:“你明明知道我不是怕你拖后腿儿!”
  颜小茴示好的拍拍他的手掌:“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你不是说你这次到阳谷县不能被人发现吗?万一有什么事儿,我也能帮你遮掩遮掩。”
  见他还在犹豫,颜小茴抿了抿唇:“行不行啊,你再想下去,她人影早就不见了!”
  戎修盯着她看了看,终是点了点头:“那你一定跟紧我,无论你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被吓到!”
  颜小茴连忙乖顺的点点头。
  商量完毕,两人赶紧出了门。
  此时夜色已深,周围万籁俱静,只偶尔能听见几声乌鸦的夜啼。颜小茴没来由有些紧张,可是,还是一边敏锐的注意周围的动静,一边跟着戎修追踪王夫人!
  为了避免一路追踪的脚印儿被发现,两人不敢走在坦荡的雪地上,而是隐蔽在树丛里,脚踩着树丛下的灌木和杂草一路追了上去。
  可是,那王夫人留在雪地上的脚印儿,却停在了一处低矮的假山边,就不见了。
  颜小茴拉住戎修的衣角,警觉的沿着假山周围看了看,将嗓音压的极低:“喂,你说这脚印儿到这儿怎么就没了?她不会是发现咱们俩了,故意停在这儿,正藏在别的地方看着咱俩呢吧?”
  戎修也围着假山看了一圈儿,忽然伸手在这些带着细孔的岩石上敲了敲。
  敲到一处时,他对颜小茴招手:“你过来听听!”
  颜小茴凑过去,随着他手指在旁边敲动,侧耳一听,果然中间有一大块地方跟其它地方不一样,发出的是类似中空的声音。
  颜小茴蹲下身子在这听起来有些奇怪的岩石周围摸索了几下,忽然发现有处看不见的地方有些松动。她用力将石块往旁边一挪,随着刺耳粗粝的摩擦声,上面的石块居然像一个盖子一样,一下子被移开了。
  而里面露出来的景象,着实让颜小茴和戎修吃了一惊!
  石头移开,居然露出一个圆形的能够供一人通过的暗道!
  颜小茴从旁边折下一枝松树枝,掏出怀里的火折子将树枝点燃了,然后将树枝伸进洞口,借着火光朝下面照了照。
  大约三尺深的岩石之下,就是泥土暗道了。从泥土的干燥程度来看,这个暗道显然挖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颜小茴和戎修对视了一眼,都觉得那王夫人十有八.九是从这暗道下去了。可是,这暗道究竟是到哪里的呢?而且这堂堂王县令的夫人,为何要在自己家里鬼鬼祟祟的从暗道出去呢?
  颜小茴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又看了看戎修,有些犹豫:“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戎修抿了抿唇:“当然要,这个时候县令夫人鬼鬼祟祟的,其中有很大的蹊跷。不管她是去干什么了,我们都不能掉以轻心。但是,这地洞看来挖的很深,里面又窄空气流通的又不好。所以,你回去吧,我一个人下去看看!”
  说着,就要拿过她手里燃着的树枝。
  颜小茴却将手一挪,抬头不满的看着他:“戎修,你不是让我就这么回去吧?我都跟着你出来了,你认为我还能回去吗?”
  戎修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如果放她一个人回去,她反而会一直担心他。忍不住重重一叹:“那好,那我先下去,你在后面跟紧我。一会儿在暗道里一旦发生什么事儿,你赶紧顺着原路返回!”
  听到能跟着他一起去了,她自然一一应下,这才将手中的树枝递给他。
  这暗道一看就很深,而且,如果没有人经常走动的话,里面的空气就不流通。冒冒然走进去,很容易因为氧气不足而窒息。
  松树树枝上有松油,只要点燃了轻易就不会熄灭。一旦暗道里空气不足,松树枝就会熄灭。
  一旦遇到这种情况,两人马上就可以回头折返。
  就这样,戎修拿着树枝沿着仅能容得下一人的暗道手脚并用的往前走,而颜小茴紧紧跟在他身后。
  由于不知道前面是个什么情形,两个人不敢移动的太快,更怕王夫人会发现。
  这暗道很长,中间拐了几个弯儿,但是倒是比想象中的好走。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前方渐渐有风吹来,颜小茴心里陡然一动,应该是快到头了!
  这么想着,果然,前方陡然开阔了起来。戎修先从暗道里钻了出来,然后伸手去扶跟在后面的颜小茴。
  接着仅剩一小截的松枝,颜小茴看出这大概是某个房屋的地下室,墙角堆着几个破旧的麻袋,麻袋周围散落着几颗白菜萝卜,一看就是冬天用来贮藏食物的。而头顶上是块方形的木板门,显然是个能供人来回出入的通道口。
  从木板门流泻.下来的空隙,散落下来微微的烛光。颜小茴悄悄拉了拉戎修的袖口,用眼神示意,是不是要上去看看?
  戎修摇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木板门旁边有几块明显的痕迹,应该是用来卡梯子的。可是,现在这地下室却没有梯子的影子,显然是上面的人怕有人顺着梯子爬上去,提前将梯子撤走了。
  戎修转身走到一旁,打算将墙角堆着的几个麻袋搬过来垫垫脚,踩上去听听上面的动静。谁手碰到麻袋,刚要将东西搬过来,猛然间发现麻袋下面的东西触感不对!
  他脸色陡然一变,伸手在麻袋上摩挲了两下,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柄匕.首出来,照着麻袋一戳。
  谁知,里面有什么东西像石头一般,戳也戳不动!他抿了抿唇角,顺势将匕.首往下一划!
  随着他的手势,有什么东西一个两个掉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稀里哗啦”的声响!
  颜小茴本来正研究这个暗道,不经意间听见这边的动静吓了一跳,等她回头看见戎修脚边滚落的东西时,更是心里一沉!
  因为这麻袋里装的不是别的,居然是满满的白花花的银子!
  戎修看见袋子里和脚下的银子,心里也是一沉,索性将另一边的麻袋也划了一个豁口。不出意外,里面也是银子!
  戎修估算了下,这两个麻袋里装的大约是两千多两,这么说,这就是王金生被骗走的那两千两白银?
  想到刚刚鬼鬼祟祟来到暗道的王夫人,戎修不禁摇摇头。
  不知道王金生知道偷了自己银子的,正是每天与他同床共枕的人,会作何感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