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 了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大海突然拉着宋红花对着戎修连磕了几个响头,眼里流露出真切的情意:“戎公子,我们此番也是迫不得已!那银子我们拿回来以后就放在暗道里,一点儿都没动过!这些年,红花给那些人送的消息,也多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即使一些重要的消息,也都是悄悄篡改了之后才送过去,绝对没有泄露官府的重要消息。所以你们看在我们兄妹俩这么可怜的份儿上,饶过我们这一次吧!”
  戎修走过去扶住他的身子,轻叹了口气:“你先别激动,我自有分寸。”
  颜小茴看着对面地上形容惨然的俩人,禁不住有些同情,又有些担心:“你们俩将这些说出来,不怕那些人再找你们麻烦吗?”
  “怕,怎么不怕!”宋大海屈膝跪着往前蹭了两步,一把抓住戎修的裤腿儿:“戎公子,你之前说只要我们老实交代了,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的条件就是请你救救我妹妹!她这一辈子受歹人要挟做事,着实是迫不得已,现在你们来了,她终于有个盼头了,求你们救救她,帮她远离这些是非纷扰,助她彻彻底底的远离那些人的威胁吧!”
  说到这儿,仿佛又想到什么似的,他忽然抬手,大掌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瞧我,光顾着求情了,都忘了你们也是有难处的!戎公子,如果你们需要把人捉拿归案回去有个交代,就捉拿我好了!因为我这个做哥哥的无能,我妹子这么多年吃的苦已经够多的了,求你们放她一条生路吧!”
  宋红花听了,突然一把抓住宋大海的肩膀,哭喊着:“哥,你看你说的是什么话!我虽然吃了些苦,可是哥哥你又何尝不是呢?如果真要捉拿,就捉拿我好了,哥哥你为了我的事这么多年已经操碎了心!况且,你为了我已经失去了一根手指,我不能再让你因为我受伤害了!”
  她凑过去抓住颜小茴的衣摆:“颜姑娘,你帮我跟戎公子求求情。偷偷潜伏在王金生身边窃取消息也好,骗走县衙里的银子也好,都是因为我!你们如果捉拿,就捉拿我好了!”
  颜小茴看着面前涕泪横流的两个人,着实为难,一边将宋红花扶起来,一边拽了拽戎修的衣袖。
  戎修轻叹一声:“好了,我也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你们估计也知道,不管你们的初衷是什么,你们暗中帮那个神秘山庄做事确实是事实。王夫人你潜伏在王金生身边多年,不管窃取的消息重不重要,都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对官府事务造成了一定的损害。而且,这回你们骗走县衙两千两现银,已经给县衙造成了很坏的影响,这个阳谷县因为这件事已经人心惶惶了。”
  他越说,宋大海和宋红花两个人脸色越加苍白,到最后整个脸仿佛已经面如死灰。
  “但是”,戎修话音一转:“鉴于你们认错态度良好,又提供了许多重要线索,所以,我格外开恩,对你们网开一面不予计较!”
  宋大海和宋红花两人听了,本来已经坠入深海里的一颗心像是陡然间被人抛到了半空中,登时脸上一喜!两兄妹互相搀扶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刚要开口道谢。
  戎修却伸手摆了摆:“你们先别高兴的太早,我还没有说完。”
  这下不止宋大海和宋红花愣住了,连一旁的颜小茴也被他这一番话弄的一颗心忽上忽下的。
  见颜小茴僵硬着嘴角盯着自己,戎修忽然勾了勾唇,大手在她发心上揉了揉,目光却重新落在对面的宋氏兄妹身上:“你们也知道,如今你们掌握了阳谷县太多的东西,又通过临摹王金生王县令的字迹骗走了那么大一笔银子。如果百里朝其他人都学着你们俩的做法,那整个百里朝恐怕都要乱套了。因此,不追究你们俩的罪责倒是可以,只不过,还要有一个追加条件!”
  随着他的话音,宋氏兄妹两个人都像是被施了定魂咒一样,整个人一动都不动了,手足无措的不知该作何反应。
  颜小茴见二人的心被戎修牵着走,这会儿恐怕要提到嗓子眼儿了。禁不住从旁小声开口催促:“你就别卖关子了,要追加什么条件,赶紧说吧!”再不说,恐怕这两个人就要晕死过去了!
  戎修轻抿了嘴唇,双手负在身后:“条件就是,你们俩要脱离与神秘山庄的牵扯,在我戎修身边做事!这样,你们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皮子下面,我就不用再担心你们重蹈覆辙了!”
  原来追加条件是这个!
  这条件虽然看起来是将二人束缚在戎修的身边了,可是,实际上对他们两个人可是大有脾益。他们俩此番已经将关于神秘山庄的事情都讲了出来,那些人迟早会通过各种方式报复他们。如果跟在戎修的身边,那么,那些人即使再厉害,爪牙伸的再长,也奈何不了他们兄妹俩了。此举,真的是一刀下去,干净利落的切断了二人的后顾之忧!这根本就不是追加条件,而是在保护二人啊!
  宋大海激动的看了看自家妹子,这回领着宋红花对着戎修真心实意的鞠了一躬,用以表达二人的感激之情。
  “戎公子,以后我们兄妹二人就跟着公子您了。您放心,从此以后我们二人的命就是您的,您说东,我们绝不往西!我们必当用我们这些年知道的一切,竭尽全力的协助公子您找到那神秘山庄!以报您的大恩大德!”
  戎修和颜小茴一手一个,将二人从地上扶了起来。戎修微蹙了下眉,轻叹一声:“不瞒你们二人,此番神秘山庄已经惊动了皇上,皇上下令追查神秘山庄和其背后的神秘势力。你们二人是与他们打过交道的人,所以,日后还需二位尽心尽力。等神秘势力被铲除以后,我可以向皇上举荐二人,以表功德!”
  宋大海连忙摇头:“可不敢当什么功什么德,我们俩做了那么多事儿,能有次将功赎罪的机会已经很不错了,可不敢奢求别的什么!”
  戎修见他二人一副诚惶诚恐如坐针毡的样子,也不再提了。
  不过,现在二人是将事情交代了,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颜小茴抿了抿唇,目光落在宋红花的身上,想要跟她说话,可是张口才发现不知道该叫她什么好了。
  当初留在王金生身边是为了窃取消息,那现在叫“王夫人”恐怕不太合适了吧?
  稍微纠结了一下,她才慎重的开口:“红花姐,那王县令那边怎么办?”
  宋红花听见提起了王金生,整个人一怔,原本互相覆着的手忽然收紧拧成了一团。视线盯着地面一点出神,半晌才艰难的开口:“说实话,本来刚开始我是抱着窃取消息的目的接近他的。可是不知不觉在他身边已经十年,说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刚要说话。
  宋红花忽然惨然一笑:“他这个人,看着圆滑世故,实际上心思单纯的很。不然,也不可能让我骗了将近十年还没发现。”
  听她这么说,她对王金生也不是没有感情。宋红花如今已经将所有事情都老实交代了,也算是洗心革面。如果她对王金生有感情,是不是可以让她继续留在王金生身边呢?
  这么想着,她不禁扭头看向身旁的戎修,用眼神询问他。
  戎修察觉到她的目光,嘴角稍微抿了一下,刚要开口。
  那厢宋红花却开口打断了他想要说的话:“颜姑娘,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想的是什么。虽然你是一片好心,但是请你别为难戎公子了。”
  说着她轻轻叹了口气:“这些年,我一直都在骗王金生,即使他能原谅我,我却也觉得心中有愧,再无颜面呆在他身边了。再说,此番向你们坦白了所有事情,势必要惹怒那些人的。万一他们揪住不放,说不定会从我身边的人下手,到时候可能会害了王金生。所以,还请你们跟他实话实说,就说我宋红花欠他的,来世再报!”
  话语中的苦涩,颜小茴和戎修不是没有察觉到。可是,事到如今,他们也觉得带宋红花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四人商量完毕,戎修走到窗口对着门外打了一个响指。
  脆生生的声音刚落,门口立刻传来三短一长的敲门声。
  戎修走过去将门打开,两位年轻的黑衣男子站在门口恭敬的垂首侍立:“小将军!”
  戎修看了眼一旁的宋氏兄妹,对其中一位男子吩咐道:“带他们下去安顿好,派人贴身保护,如若出什么意外,唯你是问!”
  男子连忙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小将军您就放心吧!”说着,招呼宋氏兄妹:“二位请随我来!”
  宋大海拉着宋红花,对戎修二人福了福身,这才随着那名黑衣男子消失在了夜色中。
  戎修看着陡然间空了的宅子,稍微默了一瞬,对还在垂手待命的另一位男子说道:“你将暗道里散落的银子收好,送到县衙,再去通知王金生和九殿下他们!”
  男子连忙点了点头,伸手朝背后一招手,又叫进来几个人跟着他一起下了暗室。
  虽然银两找到了,关于那个神秘势力也有了不少线索。可是,颜小茴的心情却因为宋氏兄妹而格外复杂。
  戎修见她站在屋子里发怔,稍微俯了俯身将她的手一拉,俩人从这这间宅子离开,并肩走在了巷子里。
  此刻,三更已过,天色逐渐有些发亮的趋势。但是巷子周围的各家各户却还在香甜的睡梦之中,周围黑漆漆的,一点儿灯火都没有。
  可是,戎修的温度从手上一直传递到颜小茴的身上,即使走在这样寒冷的冬夜里,她也一点儿也不觉得冷。
  走了一会儿,戎修忽然拽了拽她的手。
  颜小茴抬头时,只见他一双眸子格外晶亮。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眼前一暗,他温热的唇就印在了她微凉的嘴唇上。
  颜小茴的心一颤,呼吸陡然一滞。
  可是戎修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浅尝辄止,而是顺势将她的腰身一揽,将她整个人往墙边一推,整个人贴了上来。撬开她的口舌,深深的亲吻她。
  颜小茴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嘴唇上,一颗心颤抖不已。
  良久,戎修火热的攻势终于停了下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嘴唇一下一下若即若离的触碰她的唇角。
  颜小茴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不禁有些不安,伸手推了推他紧靠着她的腰身:“喂,你怎么了啊!”
  戎修将头窝在她肩颈处,半晌摇摇头:“没事,就是想你了!”
  颜小茴不禁一笑:“你怎么还突然间多愁善感起来了,这可一点儿也不像你!”
  这段时间,戎修彻查风笛渊少女失踪的案子,遇到不少陡然间失去心爱女子的男人。那个时候,他就特别想念她。而刚才,看着宋红花,他忽然间有些害怕。他怕他和颜小茴有一天也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无奈的原因而分离。他怕他会像王金生一样,陡然间失去心爱的女人!
  虽然是他自己在胡思乱想,可是,即使这样,他的心还是一下子慌了。
  想到在颜小茴周围虎视眈眈的百里叶肃,他更加烦躁。于是,他将头一偏,张口就在颜小茴的肩膀咬了一口。
  虽然隔着衣服,可是疼痛的触感还是清清楚楚的传了过来。
  她恼怒的抬手捂住自己的肩膀,怒瞪面前忽然变成了小柴犬的男子:“你干嘛咬我!”
  戎修磨了磨牙,眼睛里噼里啪啦闪着火光似的,恶狠狠的说道:“给你身上盖个章,让你时时刻刻记得你是我的人,不许瞎跑!”
  颜小茴被他突如起来的举动弄的莫名奇妙,不禁狠狠翻了他一眼。
  然而,过了一会儿,她在巷子里左看右看了下,张口问道:“咱们俩现在要去哪儿?”
  戎修将她的手一拉,依然带着她往前走:“去县衙,等九皇子和王金生到县衙,跟他们说明情况,这桩银两丢失的案子就可以结了。”
  一提到王金生,颜小茴有些不安:“宋红花的事儿真要原原本本的说给王金生听吗?你说他知道了会做何感想?”
  戎修挑了挑嘴唇:“当然要说,不然宋红花突然间不见了,王金生还不找疯了?至于他做何感想,我又不是他,怎么会知道。”
  颜小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忍了又忍终于还是问了个傻问题:“如果是你呢,如果我是宋红花,你是王金生,我骗了你那么久,你会原谅我吗?”
  戎修默了一瞬,手掌将她的小手捏的更紧了一些。正在颜小茴以为按照他的性格,他会说什么让人身体都蜷缩的情话时,他只是伸手在她鼻子上一刮:“我可是堂堂戎小将军,虽然没有我祖父那般威风凛凛,不过你的一些小动作还是逃脱不了我的眼睛的。再说,以你的性格,别说骗我十年,就是骗我几天,估计你也会自己露馅儿!”
  说着,他将颜小茴的手放在嘴边呵了呵气:“所以,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咱俩跟王金生他们本就不同,没什么好比较的。”
  说道这儿,颜小茴心中一叹,往他身边稍微凑了凑:“我有点担心王金生,不知道他知道真相以后会怎么样。”
  戎修轻轻一叹,终是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人知道,此刻他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他和颜小茴这辈子永远都没有互相欺瞒的那一天。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县衙。平日里这个时辰本来都没有人的县衙此刻灯火通明,离得老远颜小茴都能看到百里叶肃他们的身影。
  颜小茴一眼就瞄到体型有些臃肿的王金生,不知怎么的就像是做了亏心事儿一样,分外紧张。
  她刚往戎修身边凑了凑,那厢王金生已经看见了两人,迈着小粗腿儿迎了上来。
  “听人来报,才知道戎小将军你来了,王某有失远迎,实在是不好意思!”说着,他抬手拢了拢身上的大氅,左右看了两下:“不知道这深更半夜的,戎小将军将这些人都召集到县衙有什么事儿啊?”
  戎修对他比了个“请”的手势:“咱们还是先进去咱说吧!”
  王金生听了,连忙点头哈腰:“好好,进去再说,都听您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情变了,此刻颜小茴看着王金生这副样子,非但没觉得他油嘴滑舌,反而觉得他有些可怜。
  她随着戎修,路过站在门口的百里叶肃和瑞香公主。
  瑞香公主目光顺着两人的脸滑向他们紧握的双手,不禁抿了抿唇,伸手挎着颜小茴的胳膊,将她从戎修的身边拉到了一旁,悄声问道:“我说,你们俩这是去哪儿了啊,深更半夜忽然就没影了。我皇兄一晚上都没睡,就等你的消息了。这不,听见有人来报,一直在县衙门口等你,嘴唇冻的都有些发紫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