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底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红豆这一跪,正好正对着颜小茴,她几乎能听到红豆腿骨跟地面相撞的声音,不禁拧了下眉:“你这是做什么?”
  红豆眼眶里不知什么时候噙了泪,扬手对着自己的脸就是一巴掌。
  颜小茴吓了一跳,连忙冲过去抓住她的胳膊:“红豆,你这是干什么,公主也许就是出去散个步,一会儿就回来了。你用不着对自己这样!”
  红豆无力的垂着手腕,哭道:“颜姑娘,你就让我打自己几耳光吧,都怪我!要不是我贪睡,公主也不能一个人出门!自从进了风笛渊,她心情就不好,我早该知道她会出门,应该不睡觉看着她的!”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试图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可是红豆却仿佛铁了心认为错在自己,不但不肯起来,还哭的更伤心了。
  她跪在地上用双膝蹭着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抓住百里叶肃的衣角:“九殿下,你治我的罪吧!公主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百里叶肃正闹心,一时间被她哭的心烦,脸上渐渐露出不耐的神色。
  一旁的潘束看不下去,忍不住吱了声:“我说红豆姑娘,你这不是杞人忧天吗?就像颜姑娘说的,公主只是出去散个步,你至于反应这么大吗?还要死要活的!好好的人,即使不出事儿也要被你咒死了!”
  晏子傅看了看屋子里神色紧张烦躁的各人,也轻笑了下打圆场:“就是啊,这位大哥虽然话说的不怎么好听,不过却是在理。现在既然已经派人出去找了,相信马上就会有消息的!自己的情绪就先放一放,咱们还是耐心的等一等再说吧!”
  红豆抽泣了两下,抿了抿唇角像是有什么苦衷。
  颜小茴见她面色有异,不禁蹲在她身边温声安抚:“就是,你先起来,我们先听听消息再说!消息没出来之前,你就这副样子,不是自己吓自己嘛!”
  可是没想到的事,她的温声安慰非但没有起作用,红豆反而“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颜姑娘你不知道,我不是杞人忧天也不是危言耸听!公主她应该是真的要出事了!刚刚咱俩在屋里匆匆忙忙的跑出来我没有注意,现在我突然间想起来,公主从京城出发的时候特地来了柄穹月刀在身上,自从被那严三他们绑架以后,我怕她出身,让她把刀找出来每天贴身带在身上。”
  “可是,公主说一个女孩子带着刀打打杀杀的不好看,怎么都不肯带,所以那穹月刀就只好被我贴身带着了。”她抿了抿唇角,几乎涕泪俱下:“晚上进屋的时候,我明明替那将穹月刀挂在了床头。可是……可是刚刚咱俩匆忙间找人的时候,我发现刀不见了!”
  她一把抓住颜小茴的手:“定是公主把刀拿走了,你说,公主平时一个不喜欢玩刀弄枪的人,怎么会忽然对刀有兴趣了呢?她会不会是要拿刀……”
  她的话还没说完,百里叶肃忽然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手往桌案上狠狠一拍:“不许胡说!”
  这一掌,硬生生的将桌角劈了一块儿下去。坚硬的木刺扎在他手上,手掌手指的皮肤立刻就被划破了口子,但是百里叶肃仿佛不知道疼一般,目光冷冽的落在红豆身上:“我警告你不许胡说!不然我现在就把你扔到海里喂鱼!”
  红豆虽然口中一直张罗着让百里叶肃治她的罪,可是当他真的狠厉起来,红豆还是被吓的一个激灵,面色惨白哆嗦着身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本来瑞香公主失踪,众人就够担心的了。一来,怕她路上遇到坏人,二来,怕她心情不好会做什么极端的事儿。可是,这些必定只是猜想而已,虽然担心,却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但是如今情况却不同了,瑞香公主那样娇蛮的女孩子,平时连绣花针都不拿的,居然出门的时候带了穹月刀在身上,任谁想,都觉得这里面的事情不寻常。
  百里叶肃再也坐不住了,在屋子里慢慢踱了几步,然后侧头对戎修说道:“阿修,我不能就这么等下去了。这风笛渊虽然不大,但是人口极杂。瑞香她那有带着刀,估计是存了什么不应该的心思,我得马上找到她才行。”
  他抿紧了嘴角:“戎修,帮我从兵营里再借调二百名兵卒,跟着我一起出去找找!”
  戎修还没说话,一旁的潘束蹙了蹙眉,粗声粗气的说道:“九殿下也别太心急了,稍微等等再说吧!二百人不是个小数目,你和公主今天一到就弄出这么多人来满县城的搜人。万一公主只是出去散散心,您弄出这么大的阵仗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公主来了,公主的身份尊贵,千万不能出事吗?现在那些神秘势力的人本来就爱从女孩子身上下手,这会儿弄出这么大阵仗出来,公主岂不成了他们下一任目标?”
  百里叶肃听了这话,忽然一改往日淡然的行事作风,坐过来一下子就揪住了潘束的衣领。潘束那么壮的一个汉子,居然被他一下子就提了起来。
  百里叶肃紧咬着呀,声音低沉的仿佛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一般:“赶上瑞香不是你妹妹,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何尝不知道她不见了的事儿不能声张,免得被暗中的敌人盯上?可是,我现在就怕,那些人已经盯上了!再拖下去,瑞香就没命了!”
  眼见他抓着潘束衣领的手越收越紧,直将潘束勒的上不来气儿,一个劲儿的呛咳。戎修赶紧上前抓住了百里叶肃的手腕:“九殿下,你冷静一点儿,潘束不是不想从军营里调派人手,他也是在分析形势,你稍微理智一点儿。”
  百里叶肃深深吸了口气,这才将手松开。
  潘束从禁锢中解脱出来,整个人都脱了力一般,伸手抚在喉咙上,哑着嗓子一个劲儿的咳嗽。
  戎修见百里叶肃心急如焚,再也等不了了,连忙走到门口唤来一个小将,沉声吩咐:“你现在就去后面军营从海鹰军里挑出来二百人到宅子门口集合,听候吩咐!动作要快,我数一百个数务必要见到他们穿戴整齐了在门口列队,不然军法处置!”
  那小将连忙立了正,领命飞跑而去。
  这厢百里叶肃换上海茗送来的长衫,抓起佩剑,大步迈出门槛向院子里走。
  谁知,院子门口影影绰绰跑来一个人影,跟在百里叶肃身后夹在在众人身后的颜小茴定睛一看,居然是青白!
  只见他几乎脚不粘地飞速的跑了过来,仿佛是从睡梦中忽然惊醒一般,慌乱的连衣领上两个盘扣居然都扣错了。
  等跑到几人面前时,已经呼哧带喘,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自小习武,即使跑个几公里气息都不会乱,可是,如今却喘成这个样子,戎修禁不住蹙了蹙眉:“你这是怎么了?”
  青白快速的扫了眼人群:“瑞、瑞香公主呢?他们说她不见了!”
  话音一落,百里叶肃已经走到青白的面前,颜小茴伸手要拦都没来得及。
  他的身高虽然跟青白差不多,身子又比青白稍微瘦弱一些,但是此刻他身上散发的浓浓寒气,让所有人都暗自心惊。
  青白那么结实的一个人,不知怎么在他对面气势就矮了一截。
  百里叶肃勾起了一边的唇角,眼睛像是鹰目盯着猎物一般,带着浓烈的杀气,声音也低沉而冷冽:“我告诉你,不用你假惺惺的过来装好人!瑞香今天若是出事了,你就等着本殿取你的首级吧!”
  说完,他一甩衣袖,整个人如一缕强劲的寒风一样,从青白身边刮了过去。
  海茗跟在百里叶肃,也冷睨了青白一眼,“哼”的一声跟了上去。
  戎修看了眼百里叶肃的背影,伸手拍了拍青白的肩膀:“已经派了很多人去找了,你就放心吧!”
  青白抿了抿唇,忽然倔劲儿涌了上来,一下子拂开戎修的肩膀,嘴唇紧抿,眸中晦暗不明:“我要去找她!”
  说着,像头莽牛就要往外冲!
  戎修伸手一抬,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衣领,把他整个人勾了回来。
  青白剑眉紧拧,鼻间呼出粗重的气息:“小将军,你放开我,我要去找她?”
  戎修见他人往旁边一拎,脸色也冷了下来:“你这是干什么?白天在森林里说对瑞香公主没兴趣的人也是你,如今人家不见了,火急火燎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的也是你!你这般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究竟是什么意思?”
  青白霎时就急红了脸:“我……”
  可是,“我”了个半天最终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将头往旁边一别,一副执拗的样子:“反正我要去找她,现在风笛渊这么乱,我怕她出事!”
  他的话忽然就将戎修惹恼了,他稍有的铁青了脸,一脸正色一句一顿的说道:“我警告你青白,无论你出于什么原因不接受瑞香公主的感情,你的态度都要自始至终做到一致!不然你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会给瑞香公主造成更大的伤害,你知不知道?”
  戎修将袖子一甩:“这么多人都去找了,多你一个也不会起多大作用!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好好想想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想清楚一点儿!免得你日后后悔!”
  说着,伸手拍拍想要跟在他身后一起出去的颜小茴,轻声嘱咐道:“我出去跟九殿下一起找人,你在这里看着青白,不要乱走!”
  颜小茴虽然很想跟着出去找一找瑞香公主,可是看着面无表情坐在台阶上的青白,终是不怎么放心,遂点了点头:“你去吧!”
  戎修揉了揉她的发心,连忙出了院门。
  不一会儿,小将们一个挨着一个从门口经过,打算出发去县城里寻找瑞香公主,靴子将外面的青石板路踏的“哒哒”作响。
  颜小茴盯着门口,直到门外没了人影,这才俯身坐到了离青白几步之遥的台阶上。
  也许是海边的原因,头顶上的星星格外的大而闪亮,呼吸间还能闻到不远处大海飘来的微微咸湿的气息。仔细听时,似乎还能听到海浪一下一下拍打着沙滩上的礁石。
  夜风吹乱颜小茴的长发,她伸手将腮边的乱发拂到耳后:“你知道吗?我和瑞香公主还有九皇子已经离京十多天了。这十多天真是吃了不少苦,不光马车颠簸,中途还被人掳走,用麻绳儿困在山洞里,差点儿就与阎王爷见面了。”
  虽然她一直盯着头顶的星星,可是,青白知道她这是在对她说话,心中一动,微微低垂了脑袋。
  虽然他没有看她,目光一直垂在地上,但是颜小茴知道,青白分明是将她的话听了进去的,于是接着说道。
  “我和瑞香公主被绑在山洞里的时候,曾趁着那些坏人睡着了,偷偷割断了身上的绳子往外逃。那山上全都是雪,深得地方几乎都没了膝盖,走起来都很困难,何况我们两个为了逃命,真是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林子里跑。”
  说着,她轻笑了下:“跑着跑着,脚上的鞋就丢了,脚也被冻的一点儿知觉都没有,地上的野草荆棘和石头更是把脚底刮的全是伤口。”
  她忽然扭了头,看着青白的侧脸:“你跟瑞香公主也算青梅竹马了,应该很了解她的性格。整个百里朝只有她一个公主,真是从小就被娇惯的不得了。”
  说到这儿,她神色突然严肃起来,嘴角的笑意尽敛:“但是你能想象吗?就在那样艰苦的情况下,她居然一点儿抱怨都没有!身上被树枝划得一条一条的,头发也全都乱了,离远一瞅说她是小叫花子都有人信,估计她这辈子从来都没有那么狼狈过。可是,神奇的是,她连居然连一句抱怨都没有!”
  “我当时以为她被后面随时可能追上来的坏人吓怕了,所以才没命的往前跑。”说道这儿,她忽然勾了勾唇角:“可是,你知道后来我们俩得救以后,我为她治伤的时候问她,她怎么说的?”
  青白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沉甸甸的,连目光都格外复杂。他嘴唇动了动,却终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颜小茴却仿佛料到了一般,接着说道:“那个傻孩子居然说,一想到你在风笛渊等着她,她就觉得什么都不怕了!一心想着一定要活着跑出去,身上就有使不完的劲儿!”
  她轻轻一叹,抬头望着天上闪闪烁烁的星星:“对她来说,你就是她的星星!她就像我现在一样,这么仰着头一直看着你,一直看着!”
  青白似乎心有所悟,忽然就从台阶上站了起来!
  颜小茴连忙坐直了身子:“喂,你这是要去哪儿?”
  青白抿了抿唇,深深的看了颜小茴一眼:“谢谢颜姑娘的告诫,是我胆小了。我这就去把她找回来!”
  说着,三步两步从台阶上跑了下去,一溜烟儿冲出了门,等颜小茴回过神来的时候,只来得及看清门外的一闪而过的白色衣角。
  “跑的倒是够快的!”颜小茴摇摇头,不禁也从台阶上站了起来。坐了这么一会儿,身上着实有点儿冷,她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打算回屋里等。
  谁知,刚一回头,就见斜后方的树下倚着个人影,暮地将毫无防备的她吓了一跳!
  她伸手拍了拍胸口,安抚了下因为害怕而乱跳的小心脏。
  还没等她说话,那人却是先开了口:“我记得戎小将军临出门前可是让你看好青白的,你怎么这么轻易就把人放出去了?万一到时候找不到公主,九殿下还不把他直接扔海里喂鱼?”
  颜小茴不满的瞥了他一眼:“晏公子,恕我不恭了,您也太乌鸦嘴了吧!你怎么就知道会找不到公主?说不定他们现在已经在回这里的路上了呢!”
  她稍稍提了裙摆,拾级而上,准备回屋里。
  晏子傅三步两步走过来与她并肩,摸了摸鼻子:“喂,你不是生气了吧?”
  颜小茴拧了拧眉,忽然间停了下来:“我记得路上结伴的时候,晏公子你说你们一行也要南下风笛渊。如今已经到了风笛渊,你们是不是该告辞了?难不成你想要一直跟我们在这里呆下去?”
  晏子傅看出她眼中的不满,不禁勾唇一笑:“我只不过是说了实情而已,颜姑娘这就生气了?颜太傅原来可是淮南有名的儒生,一言一行都带着书生的文雅,后来入赘刘家进了京,当了大官儿,更是了不得。我本以为以颜太傅的学识和为人,必定会将女儿培养成知书达理的淑女,倒是没想到颜姑娘居然让在下这么意外!”
  颜小茴不禁抬眼在他身上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
  她从来没跟他说过自己是谁,即使这一路上他从旁人口中能得知自己的身份,可是,听他的话语间,似乎对自己的父亲颜海生颇为熟悉。
  他一介商人,跟朝廷有联络,熟悉朝内大臣倒是不奇怪。可是,他为何连颜海生的底细都知道的那么清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