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五章 面具之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不禁用狐疑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晏子傅一番。
  晏子傅察觉到她有些敌意的目光,不禁勾唇一笑,将手负在了身后:“怎么用一副看着敌人的眼光看着在下,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吧?”
  颜小茴忽然双手抱肩,下意识摆了个防卫的姿势:“我爹的事儿,是谁跟你说的?”
  晏子傅眸色霎时一动,目光暗了暗:“颜太傅可是朝中名气响当当的大臣,我知道一些底细,也很正常吧?”
  话虽然这样说,可是颜小茴却觉得他故作轻松的语气像是掩藏了什么一般。
  她眼珠稍微动了动,语气少有的坚定,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你少蒙我!我爹现在虽然是太子太傅没错,但是我们颜家向来没什么背.景,根基浅着呢!因此我爹虽然小有名望,但是却根本没有晏公子你口中说的那般响当当吧?”
  “常年混迹官场的人知道我爹的底细还差不多,可是你一个原木商人,跟采买司的人相熟才对,又是从何处听到的关于我爹的事情呢?”
  她嘴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身上的神经也是全然紧绷,眼光不住的上下打量晏子傅,似乎再用新的眼光评定他一般!
  自从她随着百里叶肃和瑞香公主离京开始,仿佛就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不大一样了。如果说在阳谷县的客栈入住遇到晏子傅,并为噎到了的他诊治是偶然。她和公主被严三当成晏子傅的同伴被绑架到山上也是偶然,那么他们得救之后,晏子傅又偏要与他们同行,可就是人为的必然了!
  他口口声声说南下风笛渊有事,可是到了风笛渊以后却并没有与他们一行作辞,而是跟着他们住进了老宅。
  更奇怪的是,他分明是个整日东奔西跑的原木商人,可是他的皮肤看上去甚至比她还要白皙一点儿!一点儿也不想是严三口中那个从小流离失所,做过各种苦工,最后逐渐成为原木商人的晏子傅!
  颜小茴看着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极为复杂。
  她忽然很羡慕孙悟空,如果她有双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估计就能识别出来面前这个人的真身,到底是什么了!
  可是,眼下,她只能全身戒备,防备又试探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晏子傅忽然咧嘴一笑,露出满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目光饶有兴致的看着她:“颜姑娘,你不会是把我想成什么坏人了吧?”
  戎修和百里叶肃他们都出去寻找瑞香公主了,想到这人深藏不露,自己与他周旋可能会吃亏,不禁脑中念头飞快一闪,抱了抱臂膀:“我管你是什么人,没兴趣!”说着,她一转身就要往身后的房间走。
  可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晏子傅忽然毫无征兆的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像是触电了一般,颜小茴大惊,连忙挣扎着将她的手从晏子傅的手心儿里抽了出来!
  虽然只是接触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可是颜小茴的内心可是天翻地覆!
  因为,仅仅是这几秒钟的触碰,她就敏感的发现,这人的手,手心儿里布满了老茧!而这老茧很明显并不是做粗活才磨出来的,这种触感她很熟悉,因为戎修就有一双这样的手!
  许是她表情太过震惊和防备,晏子傅快速瞥了眼院子里站岗的小兵,压低了嗓音,低低说道:“颜姑娘,你若是这么大的反应,晏某恐怕就要伤心了!在下又不是什么怪物,你至于这般害怕躲闪吗?我又不能吃了你!”
  颜小茴也瞥了瞥院子里的小将,有心想叫他们,却又怕自己一时间太疑神疑鬼。于是还是故作镇定的平复了下心绪:“晏公子,我只是好奇,你一介商贾之人,怎么会有一双摸剑的手?”
  她紧紧盯着晏子傅的脸,生怕错过了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晏子傅却勾唇一笑,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更深了一层:“呵,想不到你眼力还挺快的!仅仅这么一下,就发现我惯于用剑了!”
  他的坦然让颜小茴颇有些意外!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既然你承认了,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一路几次三番,是故意接近我们的吧?说罢,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晏子傅听了,一点儿意外表情都没有。颜小茴仿佛有个错觉,觉得面前这个人根本就没有想要隐藏身份一般。可是,越是这样,她内心觉得越是不安!
  晏子傅忽然迈步向她走进了一步,夜风将他额前的碎发拂向两侧,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掩藏在额发之下的双眼。
  虽然之前,她也曾与他对视过!可是这一刻,在院儿内灯火的映衬之下,她这才猛然发现,这个人的眼睛,居然是浅浅的琥珀色!
  普通人的瞳孔,都是深褐色和黑色居多,浅色的瞳孔,多半都是异族或者有其他血统!
  她禁不住脑子忽然混乱了起来,身上不自觉涌上来一股寒气!
  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为什么会这样?
  她的身体,好像是本能的反应一样,一点儿也不受她的控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不禁摇了摇头,不行,即使再好奇,她也不能问下去了!现在戎修和百里叶肃他们都不在,她莫名觉得内心有些不安。还是等他们回来,再接着“拷问”这个神神秘秘的家伙吧!
  她拢了拢衣袖,瑟缩了下身子就要往屋里走。
  身旁的晏子傅却忽然上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
  灯火之下,他的眸色格外清浅。看上去清澈的一塌糊涂,可是,却神秘的像深潭一般!
  “你刚刚不是还审问我来着,怎么,这会儿没得到答案就想走了?”
  颜小茴脚步一顿,张了张口,才要说话。
  晏子傅却忽然伸手,将他的食指放在她嘴唇上,封住了她想要说的话。
  见到颜小茴微微一怔,他勾了勾唇,俯下身,眼光里忽然多了一丝平时没有的邪魅,声音也像是带了蛊惑一般,像是一阵悦耳悠远的丝竹声一般,徐徐传到她的耳际。
  “你难道不想知道,瑞香公主现在究竟在哪儿吗?”
  颜小茴一愣:“瑞香公主,你知道她在哪儿?”
  晏子傅对她邪魅的勾了勾唇角,对他点点头:“当然知道,你若是想见她,就跟我来!”
  他怎么会知道瑞香公主的下落?
  戎修和百里叶肃那么多人出去找瑞香公主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回来。她不禁抬眸看向眼前的人,这么说,瑞香公主的失踪跟他有关了?
  她急切的想知道瑞香公主的下落,可是理智又告诉她,面前这个人很危险,不能这么冒冒然的跟他走!
  可是,想归想,不知为什么,当他这样看着自己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了!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宅子,正走在一个湿漉漉的巷子里,每走一步,耳边都响起淡淡的跫音,而身边跟着的人正是晏子傅!
  颜小茴一下子就回过了神,猛然间停住了脚步,仓促间脚下的绣花鞋在青石板上绊了一下。
  多亏晏子傅及时发觉,连忙伸出手轻扶了她一下。
  他的手冰冰凉凉,即使隔着层厚厚的布料,颜小茴还是感受的清清楚楚。她本来昏昏沉沉的头,也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她左看看,右看看,这才发觉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跟他走出了很远,这是,这一路怎么过来的,她竟然迷迷糊糊的毫不知情!
  这个人,究竟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将她这样带了出来!
  颜小茴连忙拂开他的手,向后连退了几步,没想到这一退,后背一下子撞在了石墙上。
  晏子傅看她仓惶的样子,不知怎么突然勾唇一笑,居然一步跨过来,接着两只有力的臂膀撑在石墙上.将她娇小的身躯整个圈在了怀里!
  虽然中间跟他隔了好大一块空间和距离,可是他身上的气息一下子扑到她的鼻间,带着浓烈的压迫感,逼的她下意识就想要回避!
  戎修也曾这般将她按在墙上,那时候她虽然也想躲避,可是现在细想之下,害羞的成份更多一点儿。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压抑得觉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涌!
  她连忙伸手推了推他,眉头紧拧,已然动怒:“你干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可喊人了!”
  晏子傅轻轻一笑:“你以为这样的威胁我就会害怕吗?喊人又能怎样,我这么轻轻巧巧的光明正大的把你从那宅子里带出来的,也会这么轻轻巧巧轻轻松松的将你带到我想要带到的地方!”
  颜小茴气的一张小脸紧绷:“你究竟是谁,刚刚怎么把我带出来的?你究竟在我身上施了什么阴谋诡计?”
  “还有”,她眼神凌厉的看着面前咫尺之内的人:“瑞香公主究竟在哪里?”
  晏子傅勾唇一笑,两臂收紧,与她靠得更近了一些。
  颜小茴觉得身上所有的汗毛几乎都要站立起来,身上涌起一层鸡皮疙瘩。
  这个人,究竟想要干嘛!
  她想伸手去推他打他,可是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居然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呢个看着他一点点凑近自己,他的鼻尖一点点凑过来,马上就要碰到她的。
  她急的想哭,内心又气冒火!可是,可更气的是,身体也不知怎么了,偏偏一动都动弹不得!
  仿佛是看到她脸色铁青,内心挣扎的模样,慢慢逼近她的晏子傅忽然停了下来,浅色的眼眸像是一只高贵的猫一般,轻眯了一下:“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你已经中了本公子的迷魂散,再怎么挣扎也不行的!”
  迷魂散,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己一没吃他的东西,二没喝他的茶,这迷魂散究竟是什么时候中的?
  忽然脑中叮铃一响,她想起刚刚他曾用他的食指抵住她的唇角,难道,迷魂散就是在那个时候施到自己身上的?
  除此之外,她再没有近距离与他接触了!
  晏子傅微微侧了侧头:“别想了,这迷魂散是我身上带的,只要我吹一口气儿,你闻见了,吸进了肺里,就中了招!而且这迷魂散不是普通的东西,炼制的时候是加了我的血的,所以,没有我的血做解药,你这辈子都甭想解了!”
  用血炼制的,这怎么跟九皇子百里叶肃曾经中的五毒蛊差不多!这么说,这也是种蛊?
  仿佛是察觉到她心中所想一般,晏子傅忽然勾了勾唇:“没错,这是一种蛊,还是情.蛊!你身上留了我的血,就不再是单单纯纯的一个人了,而是我的伴侣!我若是死了,你也别想活!”
  颜小茴忽然间就动了怒:“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有婚约的人,你这样做算什么?”
  晏子傅忽然间就勃然大怒,他抬起胳膊一掌就要打下来,颜小茴下意识紧紧闭上了眼睛。好在手掌在她眼前不到一厘米的距离生生的转移到了她头顶的墙上!
  石墙被他用力一击,顿时裂了一条几寸长的缝隙!
  颜小茴清清楚楚的听到石墙开裂的声音,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眼中的怒火!
  她实在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曾招惹过这样一个人,他为何要这样对自己呢!她好想戎修,他现在在哪里?
  晏子傅大手捏住她的下巴:“这是我最后提醒你一次,你和那个姓戎的,什么狗屁婚约在我这里根本就算不得数!关于那个姓戎的,最好这是我最后一次从你口中提到关于他的事,不然,我管他家是百里朝几朝元老,照杀不误!”
  颜小茴的心,瞬间就咯噔一声!
  虽然也曾有人轻蔑戎修,可是,这一次,颜小茴却从心里感受到,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这个人的身份,复杂的令她胆战心惊!
  见她默默不语,晏子傅仿佛稍微满意了一点儿,忽然伸手往怀里一摸,不知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一只镯子来,还不等颜小茴反应,他就将镯子套在了颜小茴的手腕儿上!
  不知这镯子是什么材质的,居然还有些温热!可是,这个触感传递到皮肤上,颜小茴莫名就是一个寒噤!
  晏子傅却没有察觉她细小的动作,而是轻轻一笑,半眯了眼睛抚了抚那只镯子,接着,趁她不备的时候忽然那了什么尖利的东西在她手心儿一划!
  手心儿里一下子就溢出来几滴鲜血,虽然巷口没有灯火,可是,头上皎洁的月光却将血液照的清清楚楚!
  晏子傅握住她的手掌,让她的手微微卷曲包裹住手腕上的镯子!
  再拿开的时候,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那只近乎透明的镯子里面只有一道类似红霞般的眼色,现在因为她手上的血,一点点渗进了镯子,镯子里面居然又多了一道红色!
  两条红色的痕迹像是丝带一样,纠缠在一起,在皎皎月光之下散发着奇异的美!
  可是,颜小茴眼睁睁看着这只镯子吸进了自己的血,不禁遍体生寒。
  晏子傅托着她的手腕,轻轻一笑:“看,咱们两个现在已经是分不开的命运了!你带着这个镯子,只要离我超过一定的距离,就会七窍流血而死!这就是我给你下的情.蛊!怎么,感受到我的心了吗?”
  颜小茴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你……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晏子傅忽然勾了勾唇角,扬了扬眉。嘴唇动了动,刚要说话,忽然间,巷口处传来匆忙慌乱的脚步声,那是靴子踏在青石板路上发出的声音!
  颜小茴眸色一动,张口就要喊人!
  可是她才想了一想,还没等说话!晏子傅已经快速的伸手在她喉咙上一点,一阵微小的刺痛,她张了张口,就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了!
  这个疯子,变态!
  她睁大了眼睛,无声的控诉面前的人。
  可是晏子傅只是勾了勾唇,接着伸手在他自己的脸颊四周摸了摸,仅一眨眼的功夫,就撕下来一张人.皮面具!
  而面前的人,完全是一张陌生的脸!
  浓密的眉毛斜飞入鬓,一双丹凤眼,右边的眼角下有一颗明显的泪痣,英挺的鼻子下面,是一张薄薄的嘴唇。
  本来晏子傅之前的样貌,虽然英俊,但是确实普普通通。可是如今面具被他突然摘了下去,整个人忽然间就带了一丝亦正亦邪的气息!
  他淡淡的瞳孔紧紧锁住她小小的身影,邪邪一笑:“怎么样,我跟那戎修想比,如何啊?”
  颜小茴张了张口,忽然间想起自己说不出话来,不禁睁大眼睛狠狠瞪了面前这个人!
  可是,晏子傅却忽然爽朗一笑,忽然一步上前将她整个人结结实实的圈在了怀里!
  颜小茴想要挣扎,可是身上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只能由着他这样抱着!
  晏子傅俯身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是不是想要跟人求救?呵,你倒是挺看得起那群人!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赌我这样大大方方不躲不藏,他们也认不出你来!”
  颜小茴不服气的翻了他一眼。
  他却勾了勾嘴角,轻声一笑:“不信?那咱们就试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