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七章 血海深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空里响起晏子傅苍狂的笑声,久久回荡!
  须臾,颜小茴身后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为首的潘束手提腰刀扭头对戎修说道:“小将军,你照顾好颜姑娘,我追上去看看!”
  见戎修点头,他连忙带着几个小将轻轻松松跃上了房顶,踩着连片的屋瓦朝着晏子傅消失的方向追去!
  巷子里须臾间只剩下颜小茴和戎修二人,颜小茴望了望黑暗的夜空,瑟缩了下身子,对戎修说道:“你不用追上去看看吗?”
  戎修察觉到她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心上跟着一疼,伸手将她抱紧了一些:“不必,潘束已经追上去了。”
  颜小茴抿了抿唇,忽然间想到一事,连忙拉了拉他的袖口:“哦,对了,晏子傅说瑞香公主根本就没有出门,是被他藏在衣柜里了。”
  戎修猛然将她抱了起来!
  颜小茴直觉身子突然一个悬空,连忙伸手抓他的衣襟:“你放我下来,我脚又不是瘸了不能走!”
  戎修看了看紧紧抓住自己前襟的小手,心里陡然泛起浓浓的怒气。
  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他气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居然把小茴就这样和那个身份不明的男人留在了一起,居然中了那人的调虎离山之计!那人的目标根本就不是瑞香公主,而是小茴!
  他无法想象若是自己没有带人经过这个巷口,没有认出披散着头发的颜小茴的话,那小茴会怎么样!
  他自责又后怕,几乎肠子都要悔青了。戎修啊戎修,你是三岁小孩么,亏你还是个将军呢,居然连这些雕虫小技都看不透!
  他垂眸,伸手隔开颜小茴紧抿的双唇:“嘴唇都要被你咬破了!”
  颜小茴忽然垂了眸,想也没想一下子就抓住他的指尖:“戎修,刚才吓死我了,我真以为……以为……”
  说道这儿,她再也说不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自制的哽咽。
  戎修忍了又忍,终于侧头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不同于平日里的浅啄,这一次他吻得火热而激烈,仿佛要将刚刚的惶恐和不安都宣泄出来,借以抚慰两个人后怕的心灵。
  不知过了多久,颜小茴唇上的痛楚越来越明显,胸腔里的空气也越来越不足,她终于伸手轻推了下他的胸膛。戎修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唇角,将头窝在她的颈项,半晌喟叹一声:“我这一辈子,都没这么后怕过!你若是真的被他带走了……”
  颜小茴的心跟着他的情绪猛然一紧!
  戎修深深呼了两口气,眸中的惶然陡然一变,身上寒气四溢:“若真的被他带走了,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取他的收集,剁了他的狗爪!”
  颜小茴从没见过这样的戎修,一时间也怔了怔!
  戎修见她脸色苍白,连忙俯下身贴了贴她的脸:“你不要怕,我绝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接近你!”
  说着,他将颜小茴整个人抱得更紧了,脚步一抬,走向驻地的老宅。
  刚一走近,守门的小将眼尖,立马就奔了过来。看见戎修怀里的颜小茴,这才像是猛然间将心放了下来一样,抹了抹汗:“戎小将军,您可把颜姑娘找回来了!九殿下在里面正担心呢!”
  戎修对他微微点了下头,抱着颜小茴就进了门。
  一进去,就看见拧眉靠坐在门口石阶上的百里叶肃。他见二人进门,像是被人当头棒喝一样,猛然间站起身迎了过来。
  口中焦急的说道:“你们回来了?怎么是抱回来的,小茴哪里受伤了?对了,瑞香被我找到了,原来她哪儿都没去,被人藏在衣橱里了。据她说,是那个晏子傅将她敲昏的。不过,晏子傅一行三人,已经全都不见了,我已经派了人在县城里追捕!”
  戎修对他匆匆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些我已经知道了,小茴就是我从他手上救回来的。他的真正目标不是瑞香公主,而是小茴!”
  百里叶肃听了,眼神半眯,嘴角紧紧抿了起来:“呵,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敢打小茴的主意?”说着他连忙回头叫人:“海茗!”
  海茗连忙闪身走了出来,对百里叶肃垂手侍立:“九殿下!”
  百里叶肃负手,冷声吩咐:“你去查查那个晏子傅的真实身份,记住,要快!”
  海茗连忙领命:“是,微臣这就吩咐下去!”
  说着,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夜色里。
  这厢,颜小茴被戎修抱着一路走到他的房间,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榻上。
  他坐在床榻上,握住她的手:“你感觉怎么样?”
  颜小茴垂了垂眸,回握住他的手:“没有怎么样,可是……”
  戎修眉头紧蹙:“可是什么,你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我马上就差人去办!”
  颜小茴轻轻一叹:“不需要别人,我只是想问问,你说潘大哥真的会把那晏子傅抓回来吗?”
  提起晏子傅,戎修眸色一冷:“晏子傅那个人,恐怕身份不那么简单。十有八.九这‘晏子傅’的名字只是他借用的身份而已,而他的真实身份,颇令人怀疑!”
  说着,他忽然前倾了身子,一动不动的定定看着颜小茴:“小茴,现在我在这里,你可以不用害怕,仔细回想回想,你什么时候遇到过这个人吗?他为何要找你麻烦呢?你们两个相处的时候,他都跟你说过什么?”
  颜小茴陡然咬了咬唇角,这个小动作被戎修看见,他连忙伸手阻隔了下她的双唇。
  被晏子傅劫持的时候,她说不得话,一直咬着自己的嘴唇,指使嘴唇都咬破了。刚刚他情思涌了上来,没控制住自己,更是加重了她唇上的伤。
  他伸手在怀里摸出个小药瓶来,倒在手上,将药油一点儿点儿涂在她的唇上,神情专注而深情。
  颜小茴被他眼光注视的脸上热烘烘的,可是,目光猛然间撇到手腕上带着的镯子,神色陡然一僵。
  见她眼神一黯,戎修顺着她的目光,也察觉到她手腕上的东西。
  他忽然倾身将她的手腕抬起来,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那镯子,眸色一冷:“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颜小茴抿了下唇,不期然吃了一嘴的药味儿。
  她还没说话,戎修猛然从床榻上站了起来,抓了抓头发,走到桌边拂袖将桌案上的东西一下子全都拂落到了地上。
  茶斋茶壶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茶水茶叶像是小溪一样弥漫,一直流淌到窗口!
  听见屋里的声音,守门的小将连忙惊慌的跑了进来:“小将军,出什么事了?”
  戎修赤红着一双眼睛,烦躁的开口:“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小将没想到他突然发火,连忙惊魂未定连滚带爬逃也似的奔了出去。
  颜小茴轻轻一叹:“戎修,你生这么大气又是何苦!又不是他的错!”
  戎修懊恼的扬了扬头,忽然三步并作两步走过来重新坐在她的床头:“我不是生他的气,我是生自己的气!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执起颜小茴的手,对着她手腕上那抹刺眼的红色,艰难的说道:“怪不得那人临走的时候这般自信,说我们一定会乖乖求他,原来,他早就在你身上下了这种不入流的招数!”
  他咬了咬牙,半晌才问道:“小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颜小茴垂眸看了那镯子一眼:“那个晏子傅提了一嘴,说他在我身上下了情.蛊,只要我离开他身边,就会死!还说,我和他是一体的,他死了,我也不能活!”
  戎修眸中一痛,一下子紧紧抓住她的手:“既然知道,那你刚刚在巷子里的时候怎么不说,说了的话,我就是拼死也不会让他就那么逃走的!”
  顿了顿,他艰难的说道:“你只知道这是情.蛊,可你知道吗,这是凌人有名的蛊毒,只要中了这毒,离开蛊主七七四十九天,隐藏在身体内的蛊虫就会一点儿一点儿发作。若是没有蛊主的解药,九九八十一天,人就会七窍流血而死!你……难道想让我眼睁睁看着你出事吗?”
  颜小茴抓住他被汗水浸湿的手心儿:“就算刚刚告诉了你,又能怎么样?那人狡猾的很,用了不知道什么招数,就让我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主动跟他出了门,还将蛊虫轻而易举就放进了我的体内。你虽然习武多年,可是,如果认真比试起来,未必抵挡的住他!而且,依我看,他还有同伙在,我不能看着你冒险!”
  戎修眼中晦涩难明,半晌艰难的说道:“我知道你这是担心我,可是你怎么就不知道,你好,我才能好!你如今出了事,让我怎么办?倘若你将来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说道这儿,他就哽咽了一下,再也说不下去了。
  他盯着颜小茴手腕上那抹刺眼的红,多希望能将它取下来狠狠摔在地上!可是,他却知道,这么做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如果那晏子傅不拿出解药的话,做什么都是白费功夫!
  他紧紧捏了下颜小茴的手,忽而走到门口,将门向外一推,大声说道:“潘束呢?让他追个人,现在还没回来吗?”
  守门的小将见他面色不善,不禁缩了缩脖子:“回小将军的话,潘统领还没回来呢!”
  戎修烦躁的踱了踱步,正在此时,外面匆匆走过来一个人影。
  细看之下,居然是百里叶肃。
  这屋里的情形,他在外面已经听得一清二楚,连忙对这一脸寒霜的戎修比了个手势,迈步走进了屋子。
  一进去,就直奔床榻,俯身看了看床上脸色苍白的颜小茴:“你怎么样?”
  颜小茴淡淡一笑:“跟你那次一样,也中了蛊,不过,据说还有段时间才发作,现在倒没什么!”
  说着,她瞥了眼一脸铁青的戎修:“都是你们瞎紧张,搞的人人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戎修走过来伸手将她身下的被子拉了上来,盖住了她的肩膀:“从今天开始,你不准离开我一步!”
  颜小茴苦着脸,对百里叶肃吐了吐舌头。
  若是在平时,百里叶肃定然是要回应的,可是此刻,他看着颜小茴手腕上那只镯子,眉头反而蹙的更紧了。
  他走到一旁的椅子边上坐了下来:“刚刚我派海茗查过了!京城那边来消息说,确实有晏子傅这么个人,也确系原木商人。他跟严三的种种过节,也跟我们掌握的情况十分相似!只是有一点,比较可疑!”
  戎修坐在颜小茴的手边,拉住她的一只手,蹙了蹙眉:“什么疑点,你只管说!”
  百里叶肃这才开口:“晏子傅虽然是京城有名的木材商人,不过这么多年倒是一直坚持走南闯北!不过,据他身边的人提起,几个月前晏子傅曾带人南下南岭采办木材,结果途遇大雨,他和一个仆人被突发的山洪阻隔在一个石洞里了。山洪退去的时候,人们找到他,那仆人早已经被山洪冲走!”
  “后来,他放弃了这次采办直接回了京城。”顿了顿,他蹙起了眉头:“不过,回京之后他的性格古怪了不少,往日热衷的原木生意也不怎么热心经营了,有些往日的酒肉朋友也不怎么见面,周围的人都道他可能是被那场山洪吓傻了。”
  戎修冷哼一声:“呵,我看倒不是吓傻了,是被坏人换了芯儿才对!”他想起那人浅淡的琥珀色眸子,不禁半眯了眯眼:“这个假扮晏子傅的人我和小茴都见到了,看样子应该是个凌国人!”
  百里叶肃眼睛猛然一瞪:“凌国人为什么要对小茴下手?”说着,他自言自语的说道:“莫不是为了对你下手?”
  戎修忽然摇了摇头:“不见得,我觉得那个人跟我说话的语气并不像是冲着我来的。若是想以小茴要挟我,那抓了小茴以后,直接提出交换条件就好了,可是,那人貌似只是想要将小茴带走!”
  百里叶肃的目光不禁移到一旁蹙眉的颜小茴身上:“你什么时候曾见过那人吗?”
  颜小茴迷茫的摇了摇头:“我一直都呆在颜府,平时不过是去去医馆,根本就没什么机会接触什么异族人!”
  百里叶肃眸色一动:“你不是最近这一年内才被接回京城的吗,在此之前呢?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人?”
  回京城之前?那时候她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呢!更不知道啦!
  她迷茫的摇摇头,一脸困苦。
  戎修见她蹙着眉,忍不住凑过去将她小小的头一下子扣在胸口:“想不起来没关系,不要硬逼自己。你放心,我一定会将那个人揪出来,一定会帮你解毒的!”
  颜小茴不禁有些担心,戎修他们是为了前太傅李泉温孙女儿的事儿来的,可是现在,人家孙女儿没找到,她还出了这么一桩事儿,简直是给戎修添乱啊!
  她不禁后悔,为什么没早早防着点儿那个人!
  正独自垂头懊悔,戎修紧紧扣住她的肩膀,仿佛怕她溜走一般,喃喃说道:“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
  三人正说着话,忽然,外面传开轻轻的叩门声。
  戎修稍微坐直了身子,冷声说道:“进来!”
  话音刚落,潘束带着一身的血腥之气迈步走了进来。
  一进门就跪了下来,自责道:“潘某不才,辜负小将军的嘱托了,那人没有追上,被他给跑了!”说着,他沮丧的垂头咬了咬牙。
  戎修见他身上破了好几处,浑身带血,不禁眉头紧蹙:“你受伤了?要不要紧?”
  潘束不在乎的摇摇头:“当兵的,哪个身上没点儿伤,都不要紧。就是,被那个臭小子跑了,我真是罪该万死!”
  戎修示意他起身:“这事不能怪你,那人武功高强,别说你了,就是我也未必追得上!”
  潘束在他再三劝说下,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开口问道:“小将军,九殿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戎修默了一瞬:“这个人应该是凌国人,根据九殿下掌握的资料,应该也曾在南岭出现过!”他眸色忽然一动:“你说,他会不会跟那神秘山庄有关系?”
  百里叶肃眯了眯眼:“我们一直以为神秘山庄是葵国人所建,难道搞错了?实际上是凌国人在做手脚?”
  说着,他眼神忽然冷冽起来:“如果是这样,那情况就更复杂了。毕竟,葵国人多半是想要回南岭附近的土地罢了。凌国的野心可比这个大多了!当年,他们国家借着百里朝战乱,妄图吞并我们!他们野蛮的刀下埋葬了我朝多少人的冤魂!就连你祖母也是被凌国劫为人质,惨死刀下!简直是血海深仇!”
  提到这个,戎修的脸色陡然凝重起来,眸中涌出淡淡的恨意。
  他抿了抿唇角:“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马上动身,去南岭看看,看看那神秘山庄,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里叶肃目光落在颜小茴身上,眉头紧蹙:“那小茴怎么办?她的时间不多,绝对不能耽误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