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我错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感受到颜小茴的视线,戎修低头看了看她,奇怪的摸了摸下巴,挑起一边的唇角:“怎么了?难道终于感到你夫君我俊逸无敌潇洒无比了?”
  说着,伸手在她的小脸儿上轻轻捏了两下!
  男人粗糙的手指划过她细嫩的皮肤,颜小茴下意识蹙了蹙眉,连忙抓住他作怪的手,没好气的摇摇头:“少臭美了,我只是担心,你把事情放下就这样出来,真的没事儿吗?”
  戎修听罢,将她的手抓在手心,拉着她往外走:“反正现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与其一筹莫展的干呆着,还不如出去走走,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呢!”
  也是,这样出去转转,换换脑子,说不定就有好办法了呢!颜小茴这才点点头,自顾自的小声嘟囔道:“我就说么,你可不是那种会在这种要紧关头开溜的人,难怪这次要跟我们一起出门。”
  虽然她是小声嘀咕,但是以戎修过人的耳力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他瞥了眼身后自言自语与的颜小茴,不自在的吞了口唾沫,将一张俊脸侧向另一边,用以掩盖脸上不自然的神色。
  其实早在瑞香公主跟百里叶肃提出想出去逛逛的时候,他一直放在案子上的心思就被一下子抽了出来。等到百里叶肃同意并答应和她们一起出去,他越发觉得眼前的字条和地图越来越看不进去,心里也异常烦躁起来。
  这种事在原来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今时不同于往日,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在乎小茴,比在乎其他事更多一些。
  虽说百里叶肃一直没有对颜小茴做出什么出格的表现,更没有说过类似喜欢她的话,可是戎修还是不能不在意。
  作为情敌,他能敏感的感受到百里叶肃对颜小茴的在意和默默的关心,每当看到百里叶肃的视线若有若无的飘向颜小茴,他整个人就像是被扔进了醋缸里,简直要酸死了。
  而颜小茴这个迟钝的小傻瓜却一点儿也不能理解他的心,每每还笑盈盈的跟百里叶肃那个家伙走的很近。他想发火,可是又不能将事情说破帮百里叶肃变相表白,只能一个人暗中窝火,简直要憋出内伤!
  虽说他和颜小茴已经订了亲,可是到底没有成亲。如今身边有这么一个家世相貌人品都与自己不相上下,甚至还比自己好上那么一丢丢的人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每天温言软语的,着实让他感到不安。
  他戎修一直是个自负的人,按理来说,就算别人再七嘴八舌的评论他,甚至指着他的鼻子说他的不是,他也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因为,别人怎么想他,他压根儿就没放在眼里。
  你会在意一个盆一个碗对你是什么看法吗?别人的话在戎修看来,就好比这些!
  可是,偏偏颜小茴出现了。她让他牵肠挂肚,让他觉得此生除了她之外再不会有别人。因此,他无比在意她的想法。
  试想有一天,若是颜小茴说不要他了,喜欢上了别人,他估计一分一秒都受不了!虽然只是想一想,他就已经觉得心口被人拿捏住了一般,胸腔有什么东西胀的发涩。
  原先。他也觉得那些情啊爱啊,都是扯淡!可是,颜小茴的出现,让他变得不像自己了,变得渐渐连他也看不清自己的心了。
  某一段时间里,他总是在回想他和颜小茴相处的每个瞬间。
  明明她只是胡乱闯进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已,可是,为什么他就是不想放她走呢?明明他见过的女人也有不少,端庄的、妩媚的、娇柔的……可是事到如今,尽管眼前掠过风情万种,他的眼里却只有她。
  她不够温柔,偶尔会朝他发小脾气,还不解风情。他在别的女人眼中的那些优点她也全部都视而不见,每每让他郁结于心。她还喜欢任性逞能,总是喜欢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害得他一时半晌见不到她,就要提心吊胆。
  可是,他却也知道,虽然这天底下可能有比她更好的女人,但是,即使再好,那也都不是她!
  他有时候想想,觉得如果能更早一些认识她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参与她生命中的每一个瞬间,跟她一起快乐,一起忧愁,一起从年少无知走向成熟,并将她身边所有的异性都通通赶跑,,除了自己,谁也别想接近她!别说九皇子,就是天王老子,不是他戎修,也绝对不行!
  他想要颜小茴,从身到心全都要,一点儿也不能少!
  所以当听说颜小茴一行人要出去逛逛,他脑海就只闪现一个念头,那就是颜小茴和百里叶肃要一起出去!
  虽然还有其他人,但是他还是吃醋!
  当然,这些话,当着颜小茴的面儿,打死他也说不出来。
  正暗自寻思着,身边的颜小茴忽然将他的手一扯,他还要往里迈的步子就迫不得已的停了下来。
  颜小茴瞥了眼同样回房换衣服的瑞香公主,转身指了指自己的房间:“我进去换件衣服,你在门口稍微等我一会儿!”
  戎修眼神暗了暗,目光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儿,忽然俯身凑到颜小茴的耳际,声音低低地带着诱哄的味道:“外面这么冷,你舍得让我在门口站着吹冷风吗?让我进去等好不好?”
  进去?她住的地方就只有一个房间,他若是进去了,她还怎么换衣服?颜小茴俏脸爆红,连忙推了他一掌,双手捂住胸口急道:“你瞎说什么呢!”
  戎修被她小手推搡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红彤彤的小脸和血红血红的小耳朵,越发觉得心痒。
  但是他表面却一脸正色的说道:“喂,我只是说外面天冷想进去等,你到底在瞎想些什么,脸红的像只熟透的虾子!”
  他整个人栖身向前,凑得更紧了一些,挺拔的鼻子几乎要戳上她的脸。
  “你不会以为我想进屋,是为了偷看你换衣服吧?”
  暧昧的语气和扑面而来的气息,逼迫的着,颜小茴的脸不争气的更红了。透过他深潭一般的双眸,能清清楚楚看见自己羞涩窘困的样子,此刻她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钻进去。
  面对他,她当然不能承认刚刚脑中所想,不禁摇摇头:“我可什么都没想,你不要胡说八道!”话是理直气壮,可是由于紧张,她一开口绊了好几下嘴,这才支支吾吾把话说出来。
  她咬紧了嘴唇,恨不得在抬手抽自己这张笨嘴几下!
  她越是发窘,戎修心里越是高兴。他轻笑一声,故意瞟了瞟她的胸口,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戏谑的说道:“就你这副瘦弱的小身材,几乎没什么可看的,你大可把心放到肚子里。”
  这人,颜小茴觉得今天简直要被他气吐血了!她长得是瘦了一点儿,可是该有的都有好不好!不,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她两手遮住胸口,气呼呼的:“喂,我警告你,眼睛不许乱看!”
  戎修忽然将手一抬,两只健壮的小臂撑在她身后的木门上,将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
  空间一下子缩小了,稍微一动两人的身子就要贴在一起。即使低着头,颜小茴也能感受到他喷薄在她发心儿上的气息。
  心脏狂跳不止,简直要疯了!
  更要命的是,戎修双臂忽然收紧,将她整个人圈的更紧,整个人愈加向她靠近。
  他张口咬了咬她的小巧的耳垂,嘴唇离开的时候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唇角擦过了她的整个耳际。一阵酥麻,几乎将她身上所有的汗毛都激的战栗了起来。一颗心更像是坠入湖心的石子,不停的荡漾。
  他低低地声音从耳边传来:“我看我自己的媳妇,有什么问题?”
  颜小茴被他撩拨的一颗心像是敲鼓一样“咚咚”作响,整个脑子也是浑浑沌沌的。
  她几乎手足无措的推开他的身子,挣扎着往后退。
  可是,不退还好,这一后退,身后的木门忽然“吱呀”一声被她撞开了。后背的支撑一下子不见了,颜小茴双脚还卡在门槛上,一个倒仰就要往后面栽倒!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戎修一把揽住了她的腰,将她往怀里带。
  可是,此时大势已去,戎修伸手捞也没能阻止住她栽倒的趋势,结果两个人同时栽进了屋里,滚作一团。
  怕她摔伤,就在摔倒那么短短的几秒时间里,戎修将手护在她脑后,紧紧护住了她的头。
  颜小茴只觉眼前一花,就被戎修扑倒在地上。由于震荡,她的牙齿狠狠磕在戎修的锁骨上,倒地的瞬间,她听见戎修发出了一声很明显的抽气声。
  她刚要从他怀里抬头,忽然间觉得自己一阵异样的温热从她上身某个地方传递过来。等她反应出那是戎修的大手时,一阵气血上涌,整个人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样,一个激灵将他从自己身上推开!然后跳到一旁双手紧紧护住了前胸!
  真是的,怎么会这样,简直窘死人啦!
  戎修也是一呆,还维持着被颜小茴推开的姿势,盯着自己的手一动不动!
  刚刚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怎么就恰恰摸到了那里。柔软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自己的手掌,整个手臂仿佛都烫了起来,而且还有往脸颊上涌的趋势。
  唔,没想到她那么瘦,该有的却是一样儿也不少。
  他以手撑地,从地上利落的站了起来,视线向颜小茴那边快速一扫,见她双颊通红,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不知怎么的,心跳得忽然快了起来。
  他将刚刚“偷吃”的那只手放在背后,另一手攥拳放在唇角掩饰的轻咳了一声。
  眼睛里都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嘴角更是扯都扯不下来:“咳,你害羞什么,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人!”
  颜小茴觉得自己两只耳朵都往外冒热气,她咬紧了嘴唇:“你出去!”
  不说还好,一说戎修反而拖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他以手托腮,好整以暇的欣赏她羞涩的神情,接着伸出一根手指在自己脸上点了一点:“亲我一下,你亲我一下,我就出去!”
  什么呀,这个人!
  戎修等了一会儿,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两步向着她走了过来。
  他俯身挑起她的下巴:“我明白了,我家小娘子脸皮薄。既然你不好意思亲我,那我就由为夫主动好了!”
  说着,半阖了一双桃花眼就要凑上来。
  眼前袭上来一层黑影,越靠越近,颜小茴又羞又恼,忽然抬脚一下子踩在他的靴子上!
  戎修一个不妨,被她踩了个正着。
  颜小茴眼疾手快扯下一旁的床幔就往他头上一蒙,视线被遮住的戎修战斗力直线下降,被她三下两下连推带搡的推出了门。
  待他前脚出门,颜小茴后脚就将门“哐啷”一关,接着手下利落的将门闩插上,整个人则倚在门上平抚慌乱的心情。
  可是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她脸上的热度还是居高不下。
  她不禁抬手捶了好几下自己的脑门,真是没法活了!
  门外的戎修扯掉头上的床幔,回过神来一下一下叩门:“小茴,我刚刚不是故意的,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顿了顿,他有些低落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若是不喜欢,我以后都不碰你了。你要是生气,我心里……也不好受。”
  他重重叹了口气:“现在九殿下和瑞香公主都准备好了,你也快点换了衣服出来吧!我……去外面等你们!”
  说着,外面传来他的脚步挪动的声音,和“嘶”的一下抽气的声音。
  接着,院子里小将担忧的声音传来:“将军,您这是怎么了?”
  半晌,戎修忍痛的声音传出:“刚才不小心腰扭到了,稍微一动就钻心的疼!”
  小将像是慌了手脚:“哎呦,这可怎么是好,我去把军医叫过来吧!”
  他受伤了?
  想到刚刚栽倒在地的时候,一直是他护着她。那么大的冲击力,她还没事儿,多半是他暗中为自己做了垫背。
  颜小茴也顾不上羞涩了,霍然一声将门从里面打开。
  担忧的目光落在戎修身上,可是却见他整个人正好整以暇的靠在门外的回廊上,还晃悠着二郎腿,哪有一点儿受伤的样子!
  颜小茴目光转向一旁的小将,只见他一个激灵,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拼命摆手,一扭身儿脚底抹油的跑了!
  颜小茴气急,一张脸气的通红:“戎修,你这个骗子!”
  她扭身就回了屋,谁知,戎修比她更快了闪了进来,手腕一翻,门闩就利落的上了锁。他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抵在门上,将头窝在她颈项处不住的诱哄:“媳妇我错了,我这不是怕你生气,不给我开门嘛!所以才用点儿小招数!”
  颜小茴隔着衣服在他肩膀上狠狠一咬:“去你的媳妇,打你的光棍儿去吧!”
  被她伶牙俐齿这么一咬,戎修反倒轻轻一笑,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那可不行,别的事儿都能听你的,就成亲这件事没的商量!我都想好了,等了结了这个案子,我们回京就成亲!”
  明明她还在怄气,他却在说成亲的事儿!
  颜小茴觉得自己简直要抓狂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阵叩门声,接着瑞香公主的声音传来:“小茴,你好了没有啊,就等你了!”
  颜小茴如蒙大赦,一把推开戎修将门从里面打开:“哦,好了好了,咱们这就走吧!”
  说着,她一边抓起一旁的狐裘披到身上,一边往外走。
  瑞香公主见她面色绯红,眼神飘忽,不禁狐疑的在她和跟在后面的戎修身上多看了两眼。
  “喂,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脸:“哦,屋里有点儿热。”
  瑞香公主挑了挑眉:“说什么胡话呢,这大冬天的,屋里生了火盆儿都冷的很,哪里会热呢?”
  颜小茴无可辩解,只能抿着嘴角不作声。
  但是瑞香公主显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她伸手掀开颜小茴身上的狐裘,不解的蹙了下眉:“你怎么没换衣服,还穿着刚才那身儿呀!”
  她微微侧了侧头,纳闷儿的问道:“这么长时间你都干什么了呀?”
  百里叶肃目光扫过一旁嘴角一直噙着笑意的戎修,微微蹙了蹙眉,对瑞香公主说道:“行了,就你话多。如今人齐了,走还是不走?不走的话,那我去前厅找潘束去了!”
  瑞香公主连忙小跑了两步捉住转身欲走的百里叶肃的衣角:“走,当然走!”
  说着,几个人出了门。
  不能不说,这风笛渊虽然不大,但是因为各国商贾往来频繁,可谓是热闹万分。
  葵国的奇花异草、花样繁复的雕塑镂刻、凶猛稀奇的野兽,凌国的奇香、精致的手工艺品,还有年轻貌美的歌舞伎……
  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更有三个国家玲琅满目的名品小吃,稍微扫那么一眼,就让人口舌生津,挪不动脚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