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鹰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整个人跃上房檐,靴子踩在瓦片上发出一下下稀碎的轻响。
  颜小茴独自躲在房檐下,身体像壁虎一样紧紧贴着墙壁站立着,视线在寂静漆黑的巷子里瞟了瞟,活脱脱一只半夜时分出来觅食的小猫。
  正琢磨着是在这里等他,还是找一个更隐蔽的地方隐藏起来,忽然头顶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接着一片瓦片从房顶掉落了下来,从她的面前划过“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摔成了几瓣碎片,一连番的响动这寂静的冬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颜小茴吓了一跳,转了转眼珠,压低了声音对上面悄悄说道:“喂,怎么回事?”
  半晌,上面都没有动静!
  颜小茴拧了下眉,将耳朵贴在身后的墙壁上,试图听的更清晰一些,但是,努力了半天,既没有听到戎修的脚步声,也没有听到戎修的回答。
  这么说戎修已经走远了?可是,不应该啊,她一点儿脚步声也没听到啊!
  试想下,房屋上的瓦片那般凹凸不平,稍微踩错不是踩空就是踩碎,可是以戎修的身手,若是这么容易就将瓦片踩下来弄出这么大动静,那还怎么跟踪人?所以,刚刚那一片瓦片应该不是平白无故掉下来的。
  想到这儿,颜小茴的心猛然一个翻腾,不会出事儿了吧?
  她身子贴着墙壁站了一小会儿,双手在袖口里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始终觉得头顶上突如其来的寂静有些蹊跷。脑袋里短时间闪现了各种想法,又一一否定。
  可是,头顶上始终没有动静,若是这么一直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横了横心,终是从房檐下踏出了一步,打算走出来往房檐上看个究竟!
  谁知,才迈出这一步,头顶忽然如猛虎扑食翻下个黑影来!
  还未等她反应过来,一阵奇强的力道袭来,那人一下子抓住了她的两只胳膊,蛮横的向后背一折!颜小茴没有防备,整个胳膊几乎要被那人折断,尖锐的刺痛从胳膊和后辈传来,几乎要把她疼的飙泪!
  身后的男子两手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整个人往对面的墙上一扔,接着抬起一只脚从后面狠狠抵住她的膝盖,力道之大禁锢的她一点儿也动弹不得。
  颜小茴的脸贴在冰冷的墙面上,又痛又凉:“是谁啊,快放开我!”
  伸手那人却冷哼一声,扬头对房檐上的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哼,果然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那说明……戎修已经被发现了?
  她扭曲着自己的脖子努力往房檐上看,果然看见戎修和红衣正各自拿着柄长剑互相对峙着!
  红衣凌厉的目光扫过她的颜小茴的脸,最终落在戎修身上:“呵,传说中的百里朝四大公子之一的戎修戎公子居然带着未婚娘子偷听别人的墙角,还被人发现了,这事儿传出去恐怕会有损小将军的英勇形象吧?”
  说着,她忽而轻声一笑:“不过,你大可不必担心这个。因为,戎小将军这个人,很快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女子声音淡淡,但是每一句话都带着慑人心魄的音调,如鬼魅一般宣判着死神来临。
  戎修倨傲的挑了挑眉,眼风扫了扫屋檐下被挟制着的颜小茴,不着痕迹的垂了垂眸,看了眼红衣手中的长剑:“你以为单凭你一个弱质女流就能将我拿下吗?呵,你未免也太小看我戎修了!”
  红衣一双冷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戎修的眼睛,忽而眼光一眨:“我当然不会蠢到跟你硬碰硬!”说着,倏地甩了甩袖口!
  颜小茴眼尖,只见袖口里散发出一股白色的粉末,在冬日的北风吹拂下恰好向戎修的面门上扑去。
  颜小茴瞪大了眼睛惊呼了一声:“小心!”
  谁知,话音还没落,一阵剧痛从后颈袭来,她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软到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似乎有什么极为刺眼,不停在眼前晃来晃去。
  颜小茴不舒服的动了动身子,谁知才稍微欠了欠身,从脑后开始一直延伸到后背,一大片筋骨仿佛都被同时牵连着一般,疼的令她抽气!
  这时,一个略微有些傲慢的女声传来,带着幸灾乐祸的语调:“呦,醒了!”
  颜小茴蹙了蹙眉:这是谁的声音,我现在在哪里?
  她想睁开眼,可是她努力了又努力,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眼睛才睁开了一条缝儿。霎时,眼前闪现出一片火光,刺得她双眼一痛,连忙快速的眨了眨眼,试图将眼前的一片白茫茫的不适驱除出去。
  可是,身旁的人显然没那么耐心,有人脚踩着靴子走到她身边,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头冰冷的水一下子兜头就浇在了她的身上!
  因为没有防备,冰凉彻骨的水一下子将她整个人浇成了落汤鸡!一股强大的水流同时灌进她的眼睛鼻子和嘴里,一时间呛得她无法呼吸,佝偻着脊背狂咳不止。
  那人却还嫌不够,用什么又冰又凉的东西在她脸上狠狠拍了几下,话却不是对她说:“呵,戎小将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被浇成了落汤鸡,心情怎么样啊?”
  戎修咬紧牙关强忍怒气的声音传来:“我警告你,要杀要剐冲我来,不许动她!你们若是胆敢动她一根毫毛,小爷我就摘了你们的脑袋!”
  颜小茴好不容易停止了咳嗽,但是身上被冰水浇了个透,此刻冷风一吹,整个人不自觉的开始颤抖起来。她闭了闭眼,复又睁开,但见自己正置身于一个山洞里,眼前数只火把的火焰不停跳动着,在她眼前一闪一闪。
  对面一个半截石笋上左三层右三成被麻绳儿捆绑着一个人,平日里闪烁着潋滟眸光的桃花眼中迸发着愤怒的火焰,不是戎修是谁?
  那名叫红衣的女子此刻正站在他对面,之前罩在脸上的面纱不知什么时候掀了开来,露出了本来的面容。一双灵动的琥珀色大眼睛,高耸的鼻梁,下面是一张丰厚的嘴唇,如果此刻手里没有那柄弯刀,俨然是一个美貌的异族女子。
  她听了戎修寒意十足的威胁,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扬头猖狂大笑起来:“呵,戎小将军,事到如今你还这般猖狂!如今你是我红衣的阶下囚,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别说我用桶水浇她,我就是把她给毁了,你也一样没法阻止!”
  毁了?不知是被冰水淋了吹到风了,还是被这话气到了,颜小茴觉得一股浊气直接冲上了自己的头顶,两个太阳穴突突的乱跳。
  她想要出声痛骂这个恶毒的女人,却发现自己张开口,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那厢,戎修一双眉眼几乎迸裂开来,死死盯着眼前的红衣:“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如今可是在我们百里国的地盘上,你若是胆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那么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红衣见戎修一脸正色,忽然弯了弯唇角大笑起来,她一双白皙的手在戎修脸上轻轻抚摸:“哈哈,戎小将军真是好气魄啊,居然事到如今还这般硬气!若不是你我二人是敌对的双方,恐怕连我都要动心了呢!”
  她的一双手不老实的在戎修面上滑过,然后又渐渐下移,食指在他的前胸撩拨的画圈儿。
  戎修何曾被人这么对待过,还是在颜小茴面前,他的一张脸气的发白,声音像是从牙齿缝儿里挤出来一般:“把你的脏手拿开,你这个令人作呕的女人!不许你碰我!”
  红衣仿佛觉得逗弄他很有趣,忽而上前整个人都贴在了戎修身上,清浅的呼吸贴在他耳边,故意发出妩媚的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不许又怎么样,如今你连动都动不了,我想怎么样,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戎修白着一张脸最大限度的侧过脸,拧着眉像是看垃圾一样看她。
  红衣撩拨了两下,见戎修纹丝不动,不禁觉得无趣。
  可是,却又不想这么认输,于是嘴角噙着令人头皮发麻的微笑,伸手抚上戎修的腰带。
  眼看她越来越出格,颜小茴气的头皮发麻!这个臭女人居然在她面前如此撩拨戎修,简直就当她是死的!
  颜小茴几乎将嘴唇咬破,强自喊道:“不许你用你的脏手碰他!”声音带着浓浓的沙哑,仿佛要把如水的夜色划破。
  这一声尖利的话语将红衣接下来的动作打断,也成功的将她的注意力从戎修身上转移了过来。
  只见她拢了拢长发,眼中晦暗不明,一步步向颜小茴走来。
  颜小茴像是一只被惹毛了的小猫一般,几乎竖起了全身的毛,恨不得立刻伸出爪牙挠花这女人的脸!
  红衣挑衅的轻笑了下:“怎么,我碰戎修,你不愿意?”
  颜小茴抿了抿唇,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她,声音沉沉:“是,不愿意。因为你根本就不配!”
  红衣脸色陡然一变,眼神也分外锐利起来,然而只一瞬间就沉寂下来,甚至还对颜小茴轻笑了下。
  这种时候,越是生气就越好办,然而她这意外的变脸,反而让颜小茴摸不清头绪!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
  红衣忽然俯身蹲在了颜小茴的面前,口中啧啧有声:“别说,见了不少你们百里朝的女子,像你这般长相俏丽的,倒是少见!”
  说着,她眼风扫了扫一旁的黑衣男子:“是不是啊,阿曦?”
  那名叫“阿曦”的黑衣男子,轻飘飘的在颜小茴脸上扫过,面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红衣忽然不满了皱了皱眉,沉声冷喝:“问你话呢,没听到吗?”
  阿曦连忙恭敬的垂了垂手,视线一直钉在地上,仿佛要把脚下盯出一个窟窿来:“回姑娘的话,阿曦没有细看!”
  红衣瞥了他一眼:“你只管看,说实话就行!”
  阿曦这才正眼看了眼颜小茴,末了抿了下唇,微垂了目光说道:“确实比平日里见到的百里国女子要俏丽一些。”
  红衣似笑非笑的挑了挑唇,看不出高兴还是不满,一双眼睛在颜小茴面上来回游移。
  半晌,目光落在阿曦身上:“我若是把她赏了你,你看,怎么样啊?”
  阿曦身子一僵,还没说话,那边被捆住手脚的戎修忽然暴怒,被绳子束缚住的双手双脚不停的挣扎起来:“不许你打她的主意,否则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听到没有?”
  他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一张俊脸不知是气的还是用力过度,涨的通红!绳索也随着他的挣扎变的更加纤细了,几乎随时都可能断裂开来,在他身上勒出几道深深的勒痕!
  红衣双手抱肩好整以暇看着气急败坏,仿佛一只困兽的戎修,勾唇一笑:“戎小将军最好省省力气吧!你之前在房屋顶上可是中了我的软骨散,现在十二个时辰还没过,你身上就是天人之力,也使不出来!”
  她甜腻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贝齿,话音儿里将“戎小将军”几个字咬的极重,听在耳朵里显得格外挑衅。
  戎修本来就气的脸色苍白,现在更是恨不得扑上去将这个恶毒的女人撕成碎片。
  红衣见他动怒,笑的愈加开心了:“呵,想不到小将军气量这么小啊!我才刚说了几句话,小将军就受不了了!不过,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玩儿一些!”
  她站起来,手上耍杂技般把玩着手里的弯刀:“本来我打算将你们两个就地处死呢!不过,看了你们这一番表现,本姑娘我决定再陪你们多玩一会儿!”
  她将手中的弯刀抛到空中,锋利的刀刃在她的头顶接连翻滚十几圈儿,发出呼啸的剑风,似乎要把周围的空气都割破。
  忽然,她单手一伸,弯刀居然又乖乖回落到她的手上,一连串动作直看得人眼花缭乱。
  她伸手将弯刀一甩,刀刃堪堪擦过颜小茴的头顶,呼啸着戳进了山洞的石壁了,刀身没进去近二寸之深!力道之大将周围的石壁都碰撞出深深的裂纹!
  戎修面色陡然一冷,几乎目眦欲裂:“我再说一遍,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不要动她!”
  红衣瞥了眼面色苍白惊魂未定的颜小茴,勾唇一笑:“我也说过了,如今生杀大权都掌握在我手上,你没有资格命令我!”
  她一下子跃上一旁的岩石,居高临下的俯身戎修:“听说比杀一个人更好的折磨方法,是让他看着心爱的人受折磨!哈哈,如今我就是想看看,如果戎小将军的女人,被人当面侮辱,戎小将军你究竟会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戎修已经咬牙切齿,赤红着一双眼睛狠狠的盯着她:“我会杀了你!”
  红衣忽然掩口“咯咯咯”一笑:“哦?那我可要看看了,你如今这副样子,究竟杀不杀得我!”
  说着,对旁边的阿曦使了个眼色,曼声说道:“阿曦,边上这位戎小将军未过门的娘子,就赏给你了!你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她忽然顿了一下,对戎修侧了侧头:“我突然想起来,既是没过门的娘子,那一定是个黄花大姑娘了?哈哈,阿曦,你捡到便宜了!”
  阿曦抿了抿唇,轻轻瞟了红衣一眼,还未等出声,戎修已经急了:“你这个疯女人,你今天赶动她一下试试,小爷我非宰了你不可!”
  红衣扬头哈哈哈一笑,却在一瞬间正色,伸手在阿曦身上推了一把,眸色骤冷:“你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让戎小将军看看好戏啊!”
  戎修说对了,这却是完完全全是个疯女人!
  若是真的就这样,当着戎修的面儿被别的男人侮辱,她还不如真的死了算了!
  颜小茴瑟缩着身子,一双被捆绑住的手脚不住的挣扎,可是,她现在整个人就像是被缚住的茧,更像是着红衣女子手下的跳梁小丑,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上!
  这一刻,即使一向斯文如她,也禁不住在心里大骂这个疯狂的女人!
  阿曦被红衣推搡了一下,一个酿跄站在了离颜小茴只有一步之遥的地方。
  颜小茴身上的所有细胞全都戒备了起来,脑中飞速转着,思考着能摆脱这个困境的办法。
  可是,眼看着阿曦僵了僵身子,向她一步步走了过来,像是死神降临,她脑子忽然一片空白,几乎乱成了一锅粥。
  阿曦似乎深深吸了口气,走过来俯下了身子。
  戎修眼见那个黑衣男子离颜小茴越来越近,眼见他的手几乎就要碰上颜小茴的身子,闭上眼睛忍了忍,终是没有忍住!再睁开眼时,双眸燃烧着熊熊怒火,忽而张口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
  这一声,简直比剑风还要尖锐,听在耳中呼啸一声,引起片刻的耳鸣!
  哨音似乎还响彻在山洞里,然而,说时迟那时快,不知从哪里,猛然冲进来一只硕大的鹰隼!巨大的黑色羽翼一下一下扑闪着,忽高忽低的在山洞里逡巡盘旋,翅膀将山洞内的飞沙走石全部卷起,仿佛要酝酿一场沙尘风暴,洞内的所有篝火和火把也随之一闪一灭!
  红衣只见一只巨大的猛禽向她扑来,尖利的爪牙像是要撕开她的皮肉,带钩的喙仿佛要将她的眼睛啄瞎,一时间花容失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