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假扮红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伸手推了下颜小茴的肩膀:“我说,你就不能不做让人担心的事儿呀!你知不知道发现你们走散了以后,皇兄拉着我们在集市上走了多久么?我的鞋底儿都要磨破了,现在脚还疼呢!后来寻思着回来等你们吧,结果传信儿的小将说你们俩被人掳走了,这一惊一乍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瑞香公主虽然说话气急败坏,可是经过这些时日,颜小茴已经将她的脾性摸透,知道她是担心自己和戎修才这样的,连忙将她的手一拉:“集市上人太多了,谁知道就走散了呢?本来想着随便逛逛就回来的,免得你们担心,谁想居然在巷子里遇上了贾永春,结果,自然而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百里叶肃在她脸上仔细看了看,见她面色苍白形容憔悴,不禁有些担心:“你没被他们怎么样吧?”
  颜小茴轻笑了下:“现在人都已经被咱们抓回来了,我能被他们怎么样,九殿下你和公主就不要担心了。”
  瑞香公主撅了撅嘴,从旁嘀嘀咕咕的小声抱怨:“你们倒是做英雄去了,害我和皇兄的心一直悬在嗓子眼上。说是出去逛逛的,结果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就回来了。”她一把拉住颜小茴:“我不管,明后天你得想办法再陪我出去好好游玩一番。”
  颜小茴看了眼一脸不满的瑞香公主,尴尬的笑了下:“这个,恐怕不行了。”
  瑞香公主圆眼一瞪,顿时怒道:“为什么不行?”
  戎修抿了下唇,对一脸不解的瑞香公主和百里叶肃说道:“因为后天咱们就要出发回京了!”
  这下不光瑞香公主,连百里叶肃都吃了一惊:“为什么,怎么这么突然就决定要走了呢?”
  戎修视线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儿,对眼巴巴等候答复的几个人招了招手:“这个,咱们进屋再详细说!”
  片刻之后,颜小茴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手里捧着一碗热乎乎的红糖姜水驱寒。
  那边百里叶肃和瑞香公主听到事情的详细经过,都暂时沉默了。
  半晌,百里叶肃蹙着眉,视线扫了眼颜小茴,最终落在戎修身上:“这么说,咱们你现在派人放出消息,说咱们抓到了凌国奸细红衣和阿曦,已经将凌国人的计划通通都掌握在手,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跟红衣经常联系的上线主动现身?”
  “是这个意思”,戎修点了点头:“以现在红衣和那个小阿曦的男子的情况来看,绝对是不会配合咱们的,甚至还时时刻刻都准备自杀,用以打断我们继续追查的步伐。所以,只能从他们的上线着手了。”
  他拧了拧眉:“如果放出消息,说红衣他们对咱们如实招供了,那么,不管上线的人信不信,都不可能坐视不理。一来有可能会冒险来从咱们这里把人营救出去,二来,也有可能直接杀人灭口。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那个上线肯现身,咱们就能继续追查下去了!”
  百里叶肃微微颔了颔首:“想法倒是不错,但是我就怕那人不肯现身。”
  戎修听了,摇摇头:“只要消息放出去了,他们不可能不现身的。那个红衣和阿曦虽然是他们的人,还对他们忠心耿耿,可是,现在在我们手里,就存在变数。以他们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让这种变数存在的。所以,早晚会来解救或者是刺杀他们俩!”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如果今天开始放出消息,到了后天,这风笛渊的老弱妇孺怎么也都能算是满城皆知了。有些时候,事情最开始的时候也许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往往说的人多了,就渐渐变成了‘真实的’,相信的人也越来越多。所以,我就不信到时候那个跟红衣联系的上线还能沉得住气!”
  “而且”,他拧了下眉:“思来想去,我觉得咱们押解着那两个人尽快回京才行。一来,在路上迁移活动,更会吸引那个上线的注意力,进而现身。二来,风笛渊这里的事确实耽误了太久,现在抓到了红衣和阿曦,证明了是凌国人所谓,要尽快回京请圣上裁夺才行。”
  百里叶肃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尽快收拾收拾东西,再将回京路上的相关事宜严密部署一下,后天准时出发。”
  颜小茴默默不语听着两人商定计划,不禁有些担心:“如果那个被称之为上线的人真的出现了,不管是营救还是要杀害红衣他们二人,都是冲着那两个人去了。我们能保证只要他出现,就一定能拿下他吗?”
  她眨了眨眼,目光落在一直盯着她仔细聆听她说话的二人身上:“正如你们所说,出发以后回京的路上是最方便那个上线入侵到我们的队伍里,对红衣二人下手的时候。相应的,就要求我们一定要看守好红衣他们,并在上线现身的刹那将他们一网打尽才行。若是出了纰漏,恐怕就咱也没有更好的时机了。”
  戎修抿了下唇:“你说的对,所以我想好了,将红衣和那个叫阿曦的人派潘束严加看守着,悄悄藏到我们的队伍里。然后,再从我们这里面找出些与他们二人相似的人,假扮成他们的模样,吸引那个上线的注意力,并在他出现的时候,一举拿下!”
  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拧了下眉:“不过,咱们的队伍里人多,难免会有嘴杂坏事儿的时候。这些事要悄悄做才行,避免人多口杂出现疏漏,进而破坏了咱们的计划。”
  百里叶肃点点头:“这个主意好,既能防止红衣和那人里应外合逃脱掉,又能控制事情的走向,为咱们赢得有利条件,说不定还能从那人口里套出什么有用的消息,算是一举三得!”
  说着,他拧了下眉:“可是,让谁假扮成那两个人比较好呢?依你的想法,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要想口风紧,就要找信得过的人。”
  他用手托着下巴稍微思索了下:“那个叫阿曦的人,我看了下,跟我的身高大体相似。我又会缩骨功,身形也能变得跟他差不多,再稍微易个容,应该没有问题。倒是那个叫红衣的女人,算是个主要人物。装扮成她的人不但身形要相似,还要口风紧,为人机警。不然还没等出什么事儿,自己先乱了就坏了。”
  他轻轻叹了口气,状似有些苦恼:“这驻地一共就没几个女人,即使有也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是些胆小怕事的,恐怕这替身很难找。”
  颜小茴听了,拧了拧眉,视线一抬正好对上对面一直默默喝茶的瑞香公主。
  瑞香公主察觉到颜小茴的目光,微微一愣,连忙摆了摆手:“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假扮那个女人吧?我跟你说,我可不行!假扮她要装成她的样子,身上还要带着枷锁。我才不要呢!我这细皮嫩肉的,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什么苦,若是带上那枷锁可受不了。再说,你们不说那个上线,不是来营救她的就是来刺杀她的么!”
  她双手抱肩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拧着一双秀眉满脸嫌弃:“若是来刺杀她的,那我岂不是就成了替死鬼?若是营救她的,那就更惨了。万一咱们的人反应慢,我就可能被抓到他们的老巢去!一群群都是死变态,我才不要!”
  颜小茴见她反应激烈,样子几乎像是要赴刑场一般,不禁轻轻一笑:“谁说让你去假扮了?我是想说,我想来假扮她!”
  此话一出,瑞香公主大吃一惊,瞪圆了眼睛张口反问:“你?”
  一旁的戎修和百里叶肃更是浓眉紧拧,想都没想的一口否决:“不行,太危险了,你想也别想!”
  颜小茴见二人面色铁青,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不给她,甚至连正眼都不给她一个,不禁不满的摸了摸鼻子:“为什么?”
  百里叶肃瞥了她一眼,拧了下眉,淡淡的说道:“刚刚瑞香说的对,那人若是现身,不是来营救的就是来刺杀的。不管是哪一个,都太危险了。这事儿瑞香不行,你也想都别想!”
  颜小茴拧了眉,白着一张脸刚要反驳,就被戎修截住了话茬:“你今天被打昏了一回,还被浇了个落汤鸡,现在脸色还不好,恐怕是受了风寒,需要好好静养才行。况且,这件事太危险,我不能让你冒险!”
  几个人横拦竖挡,一口一个否决,颜小茴急的脱口而出:“为什么不行?反正得有个人去假扮红衣不是吗?我今天见过她一面,对她的性格和行为举止比别人要了解一些,假扮起来相对更容易一点儿。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性格怎么说还算比较沉稳,遇事应该比其他女子能稍微冷静一些,所以,肯定不会破坏了咱们的计划。”
  她眨了眨眼:“所以,这件事,怎么来说都是我比较合适。难道这驻地之内,还能再挑出来一个比我还合适的吗?”
  戎修和百里叶肃顿时有些语塞。
  半晌戎修走过来将她身上的狐裘拢了拢,拧着眉一脸凝色:“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今天应该累了,马上回房歇息。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自由我和九殿下一起安排。”
  说着,伸手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
  颜小茴拧了眉,反手将他的手握住:“戎修,你不能这样!这驻地的情况你最了解,你也知道除了我,恐怕再没有人更合适了不是?我几乎掌握了所有事的前因后果,我最符合了,你为什么就不能答应呢?若是怕遇上危险,那你大可不必担心。”
  顿了顿,她接着说道:“一来,若是害怕危险,我也就不会出声把事情往自己身上揽了。我虽然假扮红衣,但是身边有潘大哥派人保护,还有九殿下,怎么也不会有事了。二来,这件事是危险,但是,再危险的事儿也要有人做不是吗?若不是我,也会是别人。若是让我眼睁睁看着别人置身于危险之中,我是会坐立不安的。”
  见戎修沉着一张脸,侧过头不看她,颜小茴轻轻叹了口气:“戎修,你了解我的性格,我说我想做,那就一定会做。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这些事总得有人做不是吗?”
  戎修忽然将她的手一甩,力道之大几乎甩了她一个趔趄,幸好百里叶肃走到她背后及时将她扶住,才避免摔倒。
  戎修有时候虽然没正经了一些,可是平时都是彬彬有礼的,何曾这般发过脾气?
  颜小茴不禁惊了一惊,忽然有些不敢去看他。
  果然,戎修情绪忽然爆发了出来,拧着眉,铁青了一张脸,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你知道我担心你?不,你根本就不知道!你若是知道我担心,明白我的心意,你就不应该想要假扮红衣!”
  他忽然走过来伸手将她从百里叶肃身边拽过来,两只大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直将她手腕握出一道道红痕。
  他眼睛不错的看着颜小茴,几乎气急败坏,恼怒到极点:“你知不知道今天在山洞里我看着那个阿曦一步步向你走过去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我当时不光想杀了他,还想杀了我自己!以为你被他劈晕了,我居然还顺水推舟,让他们把你带到了山洞里。若不是我贪心,想从他们身上挖出更多的线索,你根本就不可能受到那种侮辱!那一刻,我几乎唾弃自己!唾弃自己非但没保护好你,还将你置于那种危险之中!”
  他情绪有些激动,可是咬紧了牙关强自忍耐,腮边有道青筋紧绷的一跳一跳:“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难怪自从从山洞回来,他就一直闷闷不乐,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颜小茴见他眼圈儿都红了,知他是内疚,不禁柔声安慰:“这怎么能怪你呢?在贾永春仓库边上的时候,我就知道潘大哥他们在附近。可是我知道,若是那时候叫潘大哥他们出来了,也许就会错过很多,所以才没有出声。所以,当时不光是你那么想的,我也是想顺水推舟,看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所以”,她轻轻从戎修的禁锢中解放出一只手来,抚上他的后颈,像安慰一个大孩子一样安抚他:“当时那个决定是咱们两个人一起做的,并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再说……”
  她弯了弯唇角,轻快一笑:“我不是没被怎么样嘛!你一直这么严肃干嘛,刚刚甩我那么一下,都吓到我了!”
  戎修听了她的一席话,眸色略微缓和了下,伸手将她小小的身子扣在怀里,下巴在她发心上不住的摩挲:“可是我心里还是难受!”
  以前的时候,他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形。可是,这一回换做了是颜小茴,就变得不一样了。一想到她有可能受伤害,有可能被别人侮辱,他就觉得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块什么东西似的,上不去也下不来,很想冲到海边对着茫茫的大海吼上几嗓子!或者让潘束拿着鞭子狠狠抽他一顿!
  颜小茴被他扣在怀里,被他坚强有力的臂膀紧紧箍着身子,安分的呆了一会儿。可是,见戎修始终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她伸手推了推他的胸膛:“戎修,你稍微放开我一下,我有点儿喘不上气儿来了!”
  戎修在她发心上万般珍惜的落下一吻,眼睛里带着浓浓的内疚,这才轻轻将她放开。
  颜小茴搓了搓被抓的留下了戎修指印的手腕,抬眼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道:“那……假扮红衣的事儿?”
  戎修眉头一蹙,没好气儿的瞥了她一眼:“我不是说了,你想都别想!”
  合成说了这么半天,他一点儿都没听进去呀!
  颜小茴无奈的想打人!
  她求救似的看了眼百里叶肃:“九殿下……”
  谁知百里叶肃不着痕迹的拧了下眉,忽然将脸侧向了另一边,装作好像根本就没有看见她似的。
  颜小茴气的跺了跺脚:“我说,你们怎么一个个都这样呢?不管怎么样,我也说了,这件事只有我最合适!你们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但凡你们能在驻地找到第二个能假扮红衣,不被发现的,那我什么都不说!可是,眼瞅着两天就要过去,若是人找不到,那咱们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眼见二人的神色一点儿松动也没有,颜小茴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哎,本来还想着跟你们商量下怎么易容装扮比较好呢!如今你们也不支持我,那我就自己琢磨下好了!”
  见戎修眉头拧的更紧了,颜小茴一边往外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反正你们答应不答应,我都先去准备了。到时候若是有什么地方事先没能跟你们说商量,结果出了纰漏,那我就自己看着办,大不了就是一死呗!还能混个国民女英雄当当,想起来也挺有面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