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易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的手刚摸上门闩,还没等她推开门,身后的戎修终于无奈的开了口:“你等等!”
  颜小茴脸上瞬间漾起笑意,利落的回了头,三步两步走到戎修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怎么,你想好了,终于同意我假扮红衣啦?”
  戎修十分了解她敢说敢做的性格,若是此时不答应,她肯定也会我行我素的,倒不如互相商量好了,将所有事情都面面俱到的做好准备。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但凡驻地里能找到第二个合适的人选,他也不愿意让颜小茴冒这个风险,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他抬起头看向格外开心的颜小茴,眉毛顿时蹙的更紧了。
  伸手将她重新拉回一旁坐好,神色异常严肃的叮嘱道:“这件事暂时就依你了,不过,你要先跟我保证,此次你假扮红衣,只负责吸引那个上线,并拖延些时间供咱们的人将其一网打尽就好。别的事,你该不准参与。不得私自与那人周旋,更不用你向他们套取什么情报。”
  顿了顿,他抿了下唇角继续说道:“万一,你不小心被那些人发现了身份,记住保命要紧,一定不要跟他们硬碰硬。记住了没?”
  颜小茴见他神色格外严肃,一副如临大敌紧张的模样,不禁伸手替他将紧蹙的眉毛摊平:“我都记住了,你不用这么担心。反正有咱们的人暗中保护我,还有九殿下,我什么都不怕!”
  她觑了觑戎修不肯轻易放松的脸色,故意轻笑了下:“你看你,板着一张脸干什么!我警告你啊,等我假扮成红衣,你就要用对待红衣的方式对待我了,好好做做掩饰,别没等我露馅儿呢,你就先被敌人发现了!”
  戎修幽深的目光落在颜小茴身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颜小茴看着他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就不敢嬉笑了,也跟着沉默下来。
  百里叶肃见他二人突然间语塞,走过来拍拍戎修的肩膀:“你放心吧,我之前在寺庙里呆着的时候曾经跟师傅学过易容术。咱们后天出发回京,这两天我就好好准备一下,有我给小茴易容,别人轻易是不可能发现的。”
  戎修抬手跟他互击了一掌,沉默的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九殿下了。”
  说着,像是不放心似的,他将潘束叫了过来:“后天咱们上路之前,你悄悄派人把红衣和阿曦背着众人单独运送,然后让九殿下和小茴伪装成两个人的样子一路被押解回京。记住,周围多派人手,明则押送,暗中保护,绝不可出一点儿意外,听见了没有?”
  潘束一手握拳捶了捶胸脯:“小将军你就放心吧!绝对出不了差错!”
  戎修点点头,手指在膝盖上敲了两下,倏地握拳收紧:“对了,风声放出去了没有?”
  潘束轻轻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已经派了人乔装成百姓的模样在这风笛渊大大小小的茶馆酒肆谈笑风生了,过了今儿晚上,明天这风笛渊的大街小巷恐怕就传遍了,绝对老弱妇孺皆知!”
  戎修这才点了点头。
  一晃两天很快过去,风笛渊的大街小巷果然都传言,说掳掠女子的幕后真正元凶被抓到了。之前被认为是嫌疑人的葵国商贾吕纯扬被无罪释放,葵国使节馆也重新开放了起来。一时间,风笛渊百姓对戎修等人歌功颂德,人人皆出了口恶气。
  但是,相较于外面,驻地里面气氛一直紧张。
  潘束听了外面人们的传言,不禁有些忐忑:“小将军,你说咱们现在放出了风声,吸引那上线的注意力是不错。可是,那葵国人是不是释放的太早了?凌国要的不就是咱们国家和葵国交恶吗?现在目的没达到,他们的一切心机都白费了,还会现身吗?”
  戎修拧着眉,盯着一旁正上妆易容的颜小茴,半晌答道:“原来我也是想顺着他们的意思,让葵国配合我们做出交恶的样子,从而引出幕后黑手。不过现在咱们抓到了红衣他们,就不一样了。因为咱们已经证实了那红衣就是凌国派来的细作,无论怎么样,他们的罪证已经落实了。现在放出那个葵国人,跟葵国使节馆‘修复’好关系,反而能表明咱们已经证明了葵国的青白。”
  “那么”,戎修微微一笑:“凌国人看见自己的计谋没有实现,肯定会愤怒不已。此时再加上咱们派人放出去红衣已经招供的风声,那么,不管他们信也好,不信也罢,是肯定会现身向红衣他们求证的!这样,就恰好中了咱们接下来设下的圈套!”
  潘束本来还担心,如今被戎修这样一分析,瞬间安心了不少。
  那厢,颜小茴对着铜镜,看着百里叶肃在自己脸上罩了一层人.皮面具,经过一下下繁复的涂涂抹抹,等颜小茴回过神来的时候,镜子里已经全然是个陌生人了。
  须臾,易容完毕,百里叶肃捏起她的下巴在她脸上仔细端详了一番,由衷的点点头:“嗯,不错。你的脸比她的脸型要瘦,原来我还担心照着她的脸型做的面具会不适合你,现在看来,倒是消化的很好,一点儿痕迹也看不出来。现在你从这儿出去,保准大家都认不出你来了!”
  颜小茴看着对面铜镜里的人影,对他会心一笑:“我能把面具消化的好,还不是因为你手艺好?”
  本来她还担心带着个面具脸上会不舒服,可是她这样说说话,做做表情,一番动作下来居然一点儿不适感都没有。若不是对面镜子里女人一张陌生的脸提醒她,她甚至会有种这就是自己的脸的错觉。
  因此,她对百里叶肃也是当真的刮目相看了。
  她将跟红衣一模一样的衣服换到身上,对着镜子做了几个那红衣女子惯有的表情,一时间自己都有错觉了。
  颜小茴第一次易容,难免有点儿小兴奋,在镜子面前晃了一圈儿,跑到戎修身边,对他板着脸,学着红衣的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怎么样,是不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我是谁了?”
  戎修伸手将她一拉,一下子揽进怀里,俯身在她发心儿上狠狠嗅了一下:“别说你变了一张脸,就算你化成灰了我都认得出来。你身上的味道……我稍微一闻就知道!”
  颜小茴撅了撅嘴,伸手推开他:“好啦,放开我吧,在你身上蹭来蹭去,我好不容易画好的妆都要花了!一会儿咱们就要出发回京了,若是重新画,还要耽误时间!”
  戎修两只手臂紧紧环住她的腰身,在耳边低低说道:“一会儿我就让潘束带你俩下去,之前给你的匕.首你别忘了带在身上,若是有意外可以用来防身。还有,我之前叮嘱你的话,你都记住了没有?切记凡事不可贸然行动,一定要以安全为重!”
  颜小茴知他担心自己,连忙伸手回抱了他一下:“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倒是你,路上行进的时候不要总去看我,免得被别人看出什么来!”
  看着眼前环抱着自己,仰着一张小脸儿仔细叮嘱自己的人,即使有着和那恶毒的女人一模一样的脸,可是眼神却是他的颜小茴特有的。
  这就是他戎修喜欢的女人,不只是享受他的庇护,而是尽量伸展羽翼,与他并肩飞翔。
  这样的女人,他怎么能不喜欢呢?
  戎修俯首想吻她一下,可是低下头时,余光扫到面前的脸,他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改为在她耳垂上轻吻了下。接着低低说道:“一定不要做令我担心的事儿。”
  颜小茴只觉他的暖融融的气息一下子扑过来,激起一个深深的战栗。
  她轻轻点了点头,这才伸手推开他。
  两个人说悄悄话的时候,百里叶肃已经快速把自己易容好了,此刻换了一身衣服,无论是远看还是细看,竟然跟那个叫阿曦的人如出一辙!
  正在这时,潘束从外面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视线在屋里扫了一圈儿,微微一愣:“哎呦,瞅瞅九殿下和弟妹这装扮,我若是事先不知道,恐怕都要被你们蒙过去了!”
  颜小茴轻轻一笑,将脸上的面纱拉了上去,遮住了大部分的脸颊:“有潘大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眼光那么毒都没发现什么不同来,看来其他人也不容易发现了。”
  潘束笑着颔了颔首,转而将目光落在戎修身上:“小将军,外面车马已经预备好了,只要你一个号令,咱们就能立刻启程回京了!”
  戎修目光在百里叶肃和颜小茴身上打量了一遍,走过去仔细检查了下二人脸上的面具,见没什么问题了,这才亲手接过青白手里的绳索,将两个人捆成了一个看似繁复实则宽松的样子出来,对潘束吩咐下去:“将他们带下去,咱们即刻出发!”
  说着,颜小茴最后看了戎修一眼,接着被潘束“推推搡搡”的带到了外面。
  出了院子,驻地门口果然已经备好了车马,众小兵小将穿戴整齐了随时准备出发。周边还聚集了风笛渊的无数百姓,都是听说戎修要回京,特地来为他们一行送行的。
  此刻,见“红衣”和“阿曦”被潘束带出来,一时间激起了民愤。
  不知是谁先带头,周围的人群忽然朝她和百里叶肃开始扔起了东西,烂菜叶、鸡蛋、面粉、砂砾,甚至还有拳头大的石头,一下一下狠狠打在二人身上,疼的颜小茴呲牙咧嘴,真是有苦说不出!
  果然,这假扮的事儿不是那么容易的!
  周围的人群激动不已,有些之前丢了女儿的人恨不得冲过来将二人撕成碎片,一时间咒骂声,怒吼声,不绝于耳。
  颜小茴发誓,她这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让人这么唾骂过!
  不过,虽然这些人情绪激动,可是毕竟不是真冲着自己来,所以倒不觉得难受。
  可是一旁的人群见她面无表情,一点儿“悔过”的意思都没有,愈发生气,攻击愈发过激了起来。
  潘束本来“押解”着二人往马车上走,可是眼见周围的人越来越不受控制,若是没有小兵小将们阻拦着,马上就要冲过来了!
  他一颗心简直提到了嗓子眼儿!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这俩人的真实身份!一个是当朝九皇子,一个是未来的将军夫人,这俩人无论是哪个被不小心误伤了,都是大事儿!他可负不起这个责任!
  恰巧,这时,不知哪儿飞来一块石头,正正好好砸中了他的手腕儿!
  潘束眼睛一横,像是鹰眼一样一下子射向石头飞来的方向,故意怒骂道:“哪个不长眼睛的东西,不知道看着点儿啊,伤着你潘大爷了!”
  他目光在周围冷厉的扫了一圈儿,浓眉拧了拧:“行了行了,你们出了气就行了,别再打了!你们这一人一疙瘩一块儿的,聚在一起跟下雨似的,大爷我都看不见前面了。万一这个时候,这俩人趁乱跑了就完了!”
  话说完以后,他冷眼见周围的人没什么反应,禁不住又说道:“我潘某理解大家的心情,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凡事儿还得请圣上定夺不是?我们此番回京就是为大家讨个说法的,大家就耐心等待吧!有圣上为大家做主,这坏人绝对不可能逍遥法外!”
  一席话正好说道了众人的心坎儿里,大家一个个都收起了手里的“武器”,改为叮嘱他回京好好跟圣上上奏。
  潘束一一答应下来,这才好不容易将颜小茴和潘束送到后边的马车上。
  他将马车的车帘撩起来,将他们二人“狠推”了进去,大声说道:“如今咱们就出发回京了,你们两个路上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可别起什么幺蛾子!这周围有我的兄弟们严看死守,你们就是插翅也难飞,所以别想耍什么花招!”
  说着,他左右看了两眼,见周围没有人注意,连忙压低了嗓子小声的叮嘱道:“那个啥,我先撤了,你们俩一定要机警点儿,一旦有事儿暗号联系啊!”
  颜小茴点了点头,小声回道:“知道了,潘大哥,这里人多眼杂,你快回前面儿去吧!我俩知道该怎么做!”
  潘束这才“没好气儿”的放下了车帘,对旁边看守着的小兵小将叮嘱道:“你们给我好好看着,若是他们俩出了什么事儿,唯你们是问!”
  话音刚落,外面立刻传来小将整齐有力的应答。
  说话间,马车“吱吱呀呀”的行驶起来,过了不久,许是出了城,周围人声渐稀,车马也渐渐跑的快了一些。
  可是,颜小茴和百里叶肃身上被绳索紧紧捆绑着,一动也动弹不得,再加上车马颠簸,时间一长,身体着实就跟上上了刑一样难受。
  颜小茴从脖颈到腰身,再到两条腿和双脚,整个都僵硬酸痛。就像是睡落枕一般,一时一刻都难忍。
  最开始几个时辰还可以勉强忍受,等到后来车马跑开了,她整个人简直麻木酸痛的一点儿知觉都没有了,她甚至有种错觉,觉得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已经分离了开来。
  从来不知道坐马车是件这么辛苦的事儿!
  许是她面色过于痛苦,一旁的百里叶肃侧头看了她一会儿,轻轻说道:“怎么了,身上疼?”
  颜小茴诚实的点了点头:“嗯,疼得我都快没有知觉了。你呢?”
  百里叶肃眨了眨眼,轻声说道:“我还好!”
  他扭头忽然对着她说道:“你侧过去躺一会儿!”
  颜小茴诧异的瞪了瞪眼:“侧过去?为什么?”
  百里叶肃眨了下眼:“你先侧躺下再说!”
  颜小茴虽然有些狐疑,却也知道他不可能害她,连忙呲牙咧嘴的扭过了身子。
  正在这时,百里叶肃的手忽而抚上了她的后背,颜小茴一惊,刚要说话,就被他轻声打断:“不要说话,把眼睛闭上,我输一点儿内力给你。”
  颜小茴一愣,早就知道他武功了得,想不到他还能传内力给她。可是,把内力给她了,他怎么办?这东西好像挺消耗精力的!
  她想要挣扎,却被百里叶肃轻声“嘶”了一下,声音像是带着融融笑意一般,不知道是她想多了,还是怎么样,居然有些宠溺的味道。
  只见他像是哄孩子一般说道:“乖,听话!”
  颜小茴愣了愣,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忽觉一阵强而有力的气息正缓缓注入她的体内,像是服了什么清心养神的丹药一样,一下子扩散到了全身。
  她忽然间就觉得身体里刚刚纠结在一起的筋骨像是一下子都解开了一般,待他收回手,呼吸吐纳间似乎都清爽了不少。
  她轻轻转动了下身子,果然神清气爽了起来,不禁惊奇的看着百里叶肃:“想不到,你还会这个!”
  百里叶肃轻轻一笑,笑容有些疲惫:“年少的时候在寺院里,学了些东西,想不到过了这么久,居然还用得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