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太子的女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怔忡间,身后的男子伸手把颜小茴向前推了推:“你还愣着干什么?没听见主上让你进去呢么!”
  颜小茴大惊,难道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子就是传说中的“主上”?这么说主上是个女的?
  一直以来,她一直以为能筹办那个神秘山庄,培养出一群眼线的人,必定是个富有心计的男子,纵使不是个老头,却也应该年龄不小。可是回想起刚才邀请她进门的声音,分明是个女子,而且年龄还很年轻的样子。
  这个大发现令她大吃一惊,根本无从消化!
  然而身后的男子却等不及了,越过她先进了屋,然后站在门内对她招手:“快点儿快点儿!主上身子不好,开门等得久了容易受风寒!”
  身旁的百里叶肃也悄悄伸出一根手指在她后背上点了一点,压低了嗓音说道:“注意表情,别露馅儿了!”
  说着,提步先行至了房屋内。
  颜小茴瞬间也回过神来,低着头进了房门。跟外面那极为低矮破败的房屋不同,一进了门,房梁举架很高,入目的是上好的梨花木家什,四处放置的金烛台发出耀目的光晕,低调而奢华。
  颜小茴视线在周围一扫,只见房屋里间的床榻边立着个年轻丫鬟,样貌很是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
  见颜小茴三人进门,这丫鬟秀眉一拧,呵斥道:“才一段时间不见,你就忘了规矩了么?见到主上还不跪地行礼?”
  虽然一个小小的丫鬟,气势却很足,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令人莫名胆战心惊。
  颜小茴虽然不情愿,可是此刻她假扮的是红衣,不能再按照自己的意图随心所欲了,少不得要委屈自己下跪行礼做做样子的。
  她正学着前面男子的样子弯下膝盖,面前的流苏床帐忽然伸出一只细白的皓腕出来,接着,一个柔媚的女声从里面传出来:“罢了,不必跪了。他们几个从风笛渊过来,一路上估计也受了不少的苦,我看今儿就免了吧!”
  那丫鬟拧了拧眉,规劝道:“主上,这可是规矩,改不得!您今儿心疼他们免了他们的礼数,他们知道您的心思还好,若是贪上那没心没肺的以为您好欺负,以后冲撞了您怎么办?”
  床帐里的女子轻笑一声,发出银铃般的声音:“你呀你,总是这般较真!我说不用就不用了,你莫要婆婆妈妈的惹人嫌!”
  那小丫鬟听了,这才有些不耐烦的对颜小茴几个人张口说道:“罢了,今儿主上体恤你们,可以不用见礼了!但是,主上的这份儿心意,你们可要时常记在心里,莫要辜负了主上的一片心意。”
  颜小茴连忙学着男子和百里叶肃的模样垂下了眼帘,轻声回道:“谨记姑娘教诲,谨记主上恩情。”
  颜小茴虽然垂着眼帘,却总觉得无论是这房间的布置装饰,还是那床榻附近的丫鬟,看起来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是究竟这场景和这人在哪里见过,她绞尽脑汁却都想不起来。
  这个奇怪的感觉自从进门以来就萦绕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扰的心思都乱了。
  正在这时,床帐里面的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声,似乎是里面的人坐了起来的样子。
  她一只光洁白皙的皓腕伸了出来,将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床帐撩起来一个小缝儿,对身旁的丫鬟说道:“绿袖,把床帐拉开吧,我要跟他们几个好好说说话!”
  那叫绿袖的丫鬟连忙走过去撩起了床帐,露出床榻上女子的庐山真面目来。
  本来一直低着头的颜小茴猛然间听见那丫鬟的名字,陡然间想起了什么,目光陡然一抬,落在那小丫鬟的脸上。
  然而,就在这时,床帐已经被那绿袖掀开,里面衣着有些松散的女子靠着木枕坐了起来。美目如潭,娥眉淡淡,秀挺的鼻子,娇艳欲滴的红唇,还有象牙般白嫩细腻的肌肤……周身的气质,妩媚又灵动,依稀笼罩的一丝神秘,高贵又不使人觉得高傲,仿佛上天将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她。
  颜小茴仿佛被一个惊雷猛然间劈到了头上一样,震得她大脑一片空白,五脏六腑都翻搅在了一起,呆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不仅是为面前这个女子的美貌所魄,更是因为这女子,正是她之前在京城时偷偷医治的一名患者!
  遥想几个月前,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去她开的医馆找她出诊,病人的身份各种神秘不说,还提出了这种需要她保密的条件。当时的颜小茴以为这病人是有什么难言苦衷所以才提出了各种听起来很是过分的要求,所以并没有细想,就前去出诊了。并在那之后很快就忘了那次的遭遇,可是今儿看着这个貌美的女子和她身边这名叫绿袖的丫鬟,颜小茴心中卷起了惊涛骇浪一般!因为她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和戎修他们一直寻找的那个神秘的主上,就是之前自己在京城时医治的那名残颜女子!
  上回她说自己是名商人的妻子,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骗去自己的同情!颜小茴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怒气,恨自己居然被这个女人蒙骗了,竟然帮这样的坏女人医治了伤!
  不过,无论她心里怎么想,却也不得不承认,与上次见面不同的是,经过她的医治,和这名女子后来的保养,本来残破的容颜已经彻底恢复了天人之姿,让人看上一眼就慑人心魄,端地是个绝世美人。
  可是知道了这期间的过往,纵使面前的女子再美貌,颜小茴也觉得毛孔悚然。
  不过,好在她现在是易了容的,这面前的女子并没有认出她来。
  这样想着,颜小茴一颗七上八下的心,这才算是稍微和缓了一些。
  可是,要让她去面对一自己曾经医治过的病人,却是以这种方式,终是心绪难平。
  也许是她的表情些微露出了什么蛛丝马迹,床榻上那名女子轻轻勾了勾唇,如丝的媚眼在颜小茴身上柔柔的扫过,声音却跟之前那次见面的绝望不同,此刻带着些许美人的傲气:“你这是什么表情?心里在想些什么?”
  颜小茴快速整理了下情绪,正了正脸色,微微垂了眼帘说道:“红衣在想,为什么每次见到主上,都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主上更美丽的人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话虽然粗俗了点儿,却是一点儿也没有说错。这个世界上无论是男人和女人,都喜欢听恭维的话,哪怕这话是假的,只要好听顺耳,也会心情大悦。
  面前这个女子也自然不在话下,本来有些紧绷的脸色陡然间和颜悦色起来:“哦?是么?”
  她轻笑了一声,从绿袖手上接过了茶盏放在嘴边无比优雅的浅啜了一口:“想不到向来直肠子的红衣如今也学会说这些漂亮的话了!”她忽而抬起波光潋滟的眸子轻飘飘看了红衣一眼:“上次咱俩见面的时候,我还是一脸残颜呢,你如何能看出美来?”
  颜小茴连忙睁大了眼睛,逼着自己毫不避讳的直视她的眼睛,也勾唇浅笑了下:“那时候虽然主上容颜残破,但是却一点儿也损害不了主上这浑身的气韵。世人都说,好容颜易得,而好气韵却难寻。容颜易老,这人身上的气韵却是自始至终伴随着一个人的。所以说,主上无论长相与否,在我面前都是最美的!”
  女子掩口轻笑了一声,一双眼眸更像是注入了一汪清泉一样,似乎马上就要满溢出来。“你这丫头,出去一趟居然学会甜言蜜语了,我如今瞅着你比绿袖要好,不如以后你就不要出去做事了,留在我们边为我解闷儿得了!”
  颜小茴清浅一笑,闭口不语。
  倒是一旁的绿袖不满的瞪了颜小茴一眼,对女子嗔怪的说道:“主上,绿袖天天在你身边伺候着你,如今倒不如一个花言巧语的人了?但真让人寒心!”
  说着,一手捧心做西子状,只把床榻上的女子逗得花枝乱颤,顾盼生姿。
  寒暄过后,颜小茴猛然间想起她和百里叶肃如今所处的情势,顿时心下一沉。不知道戎修发现自己不见了以后,有没有派人来寻他们!
  她更担心的是,面前这个姿容非凡的女子背后究竟掩藏着什么真面目,她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
  颜小茴低着头,用眼风瞥了瞥身旁的百里叶肃,却见他目光盯着地面一点,怔愣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她一连扫过去的好几个眼神都没有留意到。
  这九殿下莫不是也被这个绝色女子吸引的头脑不灵了?颜小茴暗中撇了撇嘴,暗道男人一个个果然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东西。
  她轻叹了口气,不禁暗想,如今看来,还要她自己出马了。
  这么想着,她倏地抬头开口问道:“主上,如今我和阿曦身份已经暴露了,虽然逃了回来,但是咱们一行人的所作所为已然惊动了朝廷。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呢?”
  女子倏地脸色一凝,将手中的茶盏往绿袖手上一放,轻叹了一声:“哎,如今山庄我已经撤掉了,虽然布在各处的眼线时不时的还往回传消息,但是依我看真正认真做事的人,并没有几个了。”
  说着她秀眉一拧:“我想着,接下来咱们还是回凌国吧!回了凌国重整旗鼓以后再做打算!”
  颜小茴心里一惊,这么说,这一系列背后的主使果然是凌国?
  女子仿佛突然间累了一般,对颜小茴和百里叶肃挥了挥手:“如今我已经安排好了,过段时间会有船接咱们南下。你们今儿一路上辛苦了,赶紧下去休息吧!我们明儿就启程出发!”
  南下?这么快?
  一旦离开了这里,戎修再想找到他们可就难了!
  她张张口,还想从女子口中套出些什么来,一旁的绿袖忽然走上前来:“行了,你们先下去吧!主上累了!后面有供你们休息的客房,你们先去休息吧!”
  颜小茴刚要张口询问的话就这样被绿袖打断了,即使再不情愿,再心急却也只能随着绿袖出了门,来到了后面的两间相连的客房里。
  与刚才女子的住处想比,这两间连着的客房显然简朴的几乎可以说是简陋了。可是颜小茴此刻的精力却丝毫不在这些上面。她脑子飞快的运转着,不停的在思考这短短的瞬间发生的一切事情,尽力消化所有的信息。
  这个“主上”要回凌国再做打算了,那她和百里叶肃还有跟着走的必要吗?是跟着他们去凌国做“卧底”呢?还是想办法通知戎修他们把这几个人就地解决了呢?如果通知戎修的话,又用什么方式能让他快点儿开呢?
  她揉了揉太阳穴,一时间也想不出好主意来,心情也像是外面的北风一样,被吹得凉飕飕的。
  因为她是女的,百里叶肃只能去隔壁的客房跟那个来时的男子用一个房间了。此刻看着破败寂静漆黑的屋子,颜小茴觉得自己的思绪更加纷乱起来。
  她在床榻上躺了一会儿,终是被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折磨的难以入睡。悄悄在铜镜边确认了下自己的面容,她这才悄悄出了门,打算走向百里叶肃和那个男子的房间。
  谁知还没等她开门,有个人影忽然间凑了过来。
  颜小茴心里一沉,目光在屋子里搜寻一圈儿,最后眼疾手快的拿起一旁的烛台藏在背后打算防身。
  外面的人影靠得更近了,甚至将门向里一推,就要走进来。
  颜小茴警戒的拧了拧眉,连忙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烛台,打算那人一进屋,她就立马动手砸下去。
  谁知,门一开,进来的却是百里叶肃。
  她连忙在百里叶肃身后左右看了一圈儿,一把拉住他的衣袖将他整个人扯进了屋,又仔细关好了门,这才压低了嗓音问道:“这时候你怎么过来了?仔细这院子里的人发现咱俩的真实身份!”
  百里叶肃抿了抿唇角:“隔壁那个男的已经睡着了,不知道我来你这里。而且,自从进这个院子我就暗中注意过了,这小院里除了咱们几个人,暗中并没有人盯梢!”
  颜小茴拧了下眉,颇感意外:“没有人盯梢?那个‘主上’就这么放心咱们?”
  百里叶肃拧了拧眉:“你也别小瞧那两个女人,那个叫绿袖的丫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她走路脚下轻飘飘的,无论眼神还是动作都透着一股凌厉劲儿,应该是个会武功的,而且武功还不浅,要万分小心才行!”
  颜小茴点点头,暗骂自己傻瓜!这些,她之前在京城的时候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她抿了抿唇,神色严肃,琢磨了好一会儿,终是说道:“九殿下,不瞒你说,刚才见得那两个女人,我之前都见过!”
  百里叶肃听了,眉头一拧:“你见过?在哪里?在宫里?”
  颜小茴眉头一扬:“宫里?怎么这么说?”
  她看了眼百里叶肃,总觉得他自从见了那个女子的面儿,神色就不对劲儿,难道,他也曾见过那个女子?
  百里叶肃显然没有想解答她疑问的意思,而是拧着眉继续追问道:“你说之前见过她,究竟是在哪儿,如何认识的?”
  颜小茴见他神色严肃,丝毫不像平时那个做什么都淡淡的百里叶肃,不禁也跟着紧张起来,于是一点儿也不敢保留,事无巨细的将那个叫绿袖的丫鬟如何找到自己,如何提了一大推要求,自己又是如何帮那女子治伤……
  一系列大事小情全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百里叶肃,然而他听了以后,却没有颜小茴预想到的吃惊,而是无比平静的接受了。
  这个看起来平静的表现,在颜小茴看来反而觉得有些异常。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百里叶肃,试探性的问道:“九殿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百里叶肃看了她一眼,忽而走到窗口和门边,侧耳向外面听了一听,见没有动静,这才复又走回来对她说道:“不瞒你说,这个女子我之前也见过!”
  此言一出,颜小茴顿时一惊!
  那个女子那等绝色,又曾出现在京城,还和百里叶肃认识!
  一个念头陡然间在她脑海里闪现,可是她不敢确定,只能等百里叶肃说下去。
  百里叶肃拧了拧眉,轻声道:“实不相瞒,这个女子曾是我二皇兄的女人!”
  这下颜小茴可就更吃惊了!她曾猜测过这个女子的身份,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个女子的身份居然如此复杂,一会儿是当朝太子的女人,一会儿是神秘势力背后的罪魁祸首!
  到底哪个才是她的真面目?
  她这样想着,禁不住就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既然她是太子殿下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凌国人,还暗中做了那么多坏事与朝廷作对呢?”
  太子的女人不是应该帮着太子才对吗?这个女人所做的一切,都不对劲儿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