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霸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倾城的一双眸子在月光下猩红猩红的,跟她绝色的姿容一点儿也不相符,仿佛是一只被人掏了心肝之后,只剩下行尸走肉般躯壳的狐狸,心间满怀着恨意,恨不得撕碎眼前的一切,与这世间的一切一起粉身碎骨!
  此情此景,让在场的百里叶肃和颜小茴都感到心绪难平。
  百里叶肃目光闪过些许同情的神色,但是仅在瞬间就淹没了下去,因为,他知道,即使这是这女人恨之所生,却也不能拿来作为她胡作非为的借口!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面前为爱神伤的倾城,朗声问道:“因为恨我二皇兄他们,所以你就开始处处与他们作对?你有没有想过,纵使他们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儿,可是其他人又得罪过你什么呢?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因为你被牵连到这个事件之中?”
  倾城一双绝美的眼眸低垂了一瞬,半晌嘴角挑起一丝清冷的笑意,微微高昂起修长优美的脖颈,有些自尊又自傲的模样:“你是说那些被养在山庄里的少男少女?哼,他们被带到山庄学的都是真本事,总比一个个窝在家里无所事事要强吧?再说,将来若是那个不守信用的男人继承了百里朝的江山,受苦的只能是百姓!我若是能扳倒他,也不光是为了我除掉这口恶气,也是为了这百里朝未来的江山社稷!”
  百里叶肃抿了抿唇角:“百里朝的江山社稷未来由谁继承,自有父皇评定,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你私自将一个个少年少女安插在百里朝各个地方,从中窃取情报,干的都是些威胁百里朝江山稳定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情报万一哪天真的落在了敌国的手里,究竟会有怎样不堪设想的后果?”
  倾城美眸一眯,嘴角挑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你别跟我讲这些大道理,我就不信,你难道就不想坐上百里朝的皇位?话说回来,我若是扳倒了那个贱男人,你也算是渔翁得利,说起来,你还应该感谢我呢!”
  说着,她身体朝百里叶肃靠得近了一些,甚至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他光洁饱满的双唇上撩拨的点了一点:“跟我一起怎么样?等我帮你扳倒了那个家伙,这天下可就是你的了!”
  百里叶肃敛了眉,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掌骤然收紧,侧头躲过了她的触碰,一口回绝道:“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夺王位,所以你跟我说这些没有用!”
  倾城的伸出去的手指被他躲了过去,不禁一愣,轻笑道:“你嫌弃我?呵,真是有意思,这百里朝恐怕还没有几个人不对我的美貌着迷呢!你这么嫌弃我,难道是为了你身后这个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的女人?”
  身后,颜小茴顺着倾城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身体,不禁微怒,她这话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一个女人脸长得好看就行了?只有脸长得好看,心地却像蛇蝎一样,也不会被别人喜欢的!
  百里叶肃的身体不着痕迹的向一旁移了移,挡住了倾城看向颜小茴的目光,浓眉一拧:“这个跟她没关系,你不要瞎说!”
  倾城忽然将袖口放在唇边咯咯一笑:“我说,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好不?我倾城从小就混迹在酒肆画舫,什么人没见过?你总是有些城府,不过却也逃不过我的眼睛。你对她是什么心思,恐怕就算是骗得了她,却也骗不了你自己吧?”
  百里叶肃浓眉紧拧,忽而栖身向前一下子抓住了倾城的手腕,稍有的怒气冲冲:“我说,你到底说够了没有!既然你眼光这么毒辣,怎么就能被我二皇兄骗了呢?”
  倾城脸色顿时骤变,一把甩开百里叶肃的手,一双美目怒瞪,厉声说道:“你懂什么?呵,只能说明你们百里家和那个姓房的蛇鼠一窝!我就是被他们耍了,如今才看得这么通透!”
  她忽而双手抱肩,娇小的个子却带着强大的气场:“我再问你一句,要不要跟我一起扳倒那个贱男?”
  百里叶肃果断的摇摇头:“我刚刚也说过了,我没有兴趣,你最好死了这份儿心!”
  倾城不禁扬了扬眉:“呵,听说你娘只是个小小的宫女,无意中被百里瑛宠幸了,怀了你!可是,当时皇后听说了,以故意勾引圣上的罪名将你娘弄死了,还把你小小年纪就送出了宫,放在寺庙里抚养长大。难道这么多年忍辱负重的日子,你还没有过够?呵,你娘就那么惨死了,做儿子的居然一点儿也不想帮忙报仇!真是没用!”
  百里叶肃倏地一个箭步上前,伸手一下子钳制住了倾城的咽喉,冷声说道:“闭上你的嘴,再敢说一句我就掐死你!”
  那边绿袖忽然将手腕一翻,手上的毒针“唰唰唰”像梳子一样就射了过来,百里叶肃不急不忙,偏头一躲,顺手将绿袖一把擒住:“还有你,就这样的雕虫小技居然还敢在我面前显摆,你是怕死的不够难看吗?”
  他的大手一下子按住了绿袖身上的多出要紧穴位,绿袖直觉身上一阵酥麻,接着半个身子就连动都不能动了,连忙张大了嘴巴乱喊:“哎呀,你干什么!我可告诉你,这附近可有我们的人,你再敢对我和主上下手,我可就喊人了!”
  正在这时,外面虚掩的人忽然“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霍然推开!接着几个被绳索紧紧捆住的人粽子被扔了进来。
  颜小茴听见动静猛然一个抬头,一脸惊喜的看向门口的人!
  只见戎修蹙了眉,嫌弃的拍了拍肩头并不存在的灰,接着对一脸怔松的倾城和绿袖说道:“你口中说的你们的人,可是地上的这几个废物?”
  他忽而勾唇一笑,俊俏的脸在茫茫月色下居然有一种勾人心魄的味道:“真是不好意思,他们已经被我除掉了!”
  说着,他朝身后扬了扬手,手持长剑的潘束立马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行云流水般的从百里叶肃身边将绿袖提溜了起来。
  绿袖大声挣扎着:“你干什么,你胆敢动我一下,我就……我就……”她想说出些有足够威慑力的话出来,可是眼光瞥了一眼地上滚做一团儿的几个人粽子,登时就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怔忡间,她已经像一只小鸡仔儿一样被潘束整个提溜了起来,扔到了门口候着的一群小将中间。
  刚刚颜小茴还担心这个地方是倾城的地盘,她和百里叶肃被识破了身份也许会招来祸患,可是,转眼间情势就陡然间转变了过来。
  颜小茴登时就松了口气,三步两步挪到戎修身边一把扯住他的袖口。
  在这个紧张的时刻,等来了戎修,她觉得自己一颗惶恐不安的心霎时就平静了下来,什么都不害怕了。
  她仰起头,晃了晃他的袖子:“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找到这里的?”
  戎修低头,伸手将她抓在袖子上的手改为握在手心,紧紧攥住。面色波澜不惊,但是,颜小茴却微妙的感觉到他情绪的浮动。
  他低头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颜小茴,好看的眉头紧紧蹙起,像是训斥孩子一样说道:“你说你,胆子越来越肥了是不是?居然不告诉我一声就跟别人来到贼窝儿里!若不是我发现你故意洒在马车车厢里的草药,并让鹰隼闻着味道,让它顺着味道寻找你们,恐怕我现在还像是个没头苍蝇一样干着急呢!”
  颜小茴万分委屈的眨了眨眼:“我……”
  才说了一个字,就被戎修当场打断。
  他脸色骤冷,脾气也陡然间火爆起来:“你就这么想让我担心吗?你知不知道这里多危险?这房子周围的所有邻居都潜伏着他们的人,只要给个信号,你就被拿下了!你当真以为你这小野猫有九条命吗?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你让我去哪儿再找一个你回来!”
  颜小茴被他突然间爆发的脾气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开口解释,“我……”
  可是戎修却一点儿也不给她机会,一张俊脸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额头竟然暴起了青筋:“我告诉你,你说什么也没用!我看我就是平时太惯着你了,结果给你养成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样子,居然连入贼窝这么大的事儿都敢不跟我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主!我告诉你颜小茴,今天这事儿你别想就这么算了!从今天开始,啊不,从这一刻开始,你接下来要去哪儿都要随时跟我报告!”
  颜小茴知道他这是担心她,所以情绪才渐渐失控的,因此最开始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心想,若是不跟他顶嘴,他估计很快就会消火了吧?
  结果,她不出声,戎修那股火儿反而烧了上来。眼瞅着他越说越来劲儿,越说越不靠谱了,颜小茴终于忍不住了,瞪着一双猫一般的大眼睛,不满的看着戎修:“我说你还让不让我有点儿自由了!什么都跟你汇报,那我上茅房也要提前跟你说一声?”
  本来她是故意想激戎修一下,想看看他哑口无言的样子。
  结果谁想,戎修居然想都没想,一口说道:“对!就是上茅房也要跟我说一声!我绝对不能再这么放任你了,你现在胆子太大了,居然敢背着我做这么大的决定!真是气死我了!”
  颜小茴一时间也气急,禁不住跺了跺脚:“连上茅房都要跟你汇报?戎修,你要不要这么霸道!”
  说着,她用力甩开戎修一直紧紧抓着她的手。
  谁知,她的手刚挣脱出来,就被戎修像是八爪鱼一样再次紧紧吸牢。他扬着头,理直气壮的说道:“我就是霸道了,你能怎么样?你若是胆敢反抗,我就直接用腰带把你捆上拴在我腰上走哪儿都带着你,看你还乱跑不了!”
  颜小茴越来越气:“我根本就没有乱跑,那时候他们有人潜伏在我们的队伍里了,以为我和九殿下就是红衣和阿曦,打算把我们俩‘营救’出去。我想要告诉你一声,可是你们主帐那么远,那人看的又紧,我根本就没办法告诉你!而且,我若是不跟着他走,那接下来的消息就要断了,咱们还怎么查下去!”
  她抿了抿唇角,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会担心,所以我不是留下了草药作为线索嘛!我看着你身边有鹰隼,就料定它会带着你来,结果怎么样,果然让我猜对了!”
  戎修的脸色还是很冷:“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我没看见那草药?万一我没想到用鹰隼呢?或者,我再晚来一点儿,你预备怎么办?”
  颜小茴忍不住拧了拧眉:“哪有那么多如果,反正你现在不是来了么,我也一点儿事儿都没有!你不要总这么大惊小怪的,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之前没有你的这十六年,我也过的好好的!”
  戎修听了这话,登时冷眉一拧,沉声说道:“颜小茴,你没良心!”这个臭丫头,居然一点儿都不了解他的心意!
  她不知道,当巡逻的小将巡夜过去,发现她和百里叶肃不见了的时候,他有多么惶急!脑海里短时间内快速闪现了无数种可能,几乎每一种可能都会摧毁他脆弱的神经,要了他的命!
  不,这些她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她知道的话,怎么还会做出那么大胆的行为?
  她不知道,这一路上,他顺着鹰隼的足迹一路追赶,心里有多么惶恐!
  怕她遭遇不测,怕她迷路,怕她被坏人劫持,怕她就这样彻底消失在他的生命里!
  他不禁苦笑一声,他这个样子,若是放在几个月以前,恐怕连他自己也无法想象,自己居然会有这么一天,对一个女人这样牵肠挂肚。
  他恨不得他跟她从小一起青梅竹马的长大,恨不得分享她生命里所有的喜怒哀乐,恨不得就这样拿着一根绳子把她拴在身边,让她哪儿也去不了,省着他总是为她提心吊胆。
  颜小茴却不知道他此刻的心中所想,只是被他的沉默牵动神经,被他灼灼的目光看的浑身酥麻。
  她不禁拧了拧眉,转身欲走。
  戎修一愣,立刻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胳膊,紧张的问道:“喂,你去哪儿!”
  颜小茴无奈的回过头:“去上茅房!”
  这是真话,之前跟着那个男子一路紧张的来到这个永济镇,脑海里时刻想着如何跟这些人周旋,见到倾城以后,她更是逼迫自己紧张起来,努力消化这巨大的信息。
  此刻,直至戎修带着人赶来解围,颜小茴紧绷的神经突然松懈下来,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忍受不住了。
  戎修却怕她是跟他赌气,不肯放手,目光在颜小茴身上仔细看了看,狐疑的问道:“真的?”
  颜小茴没好气的对他翻了翻眼:“不然你跟我一起去,看看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此话一出,戎修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俊脸陡然一红,好在此刻天黑,倒不是很明显。
  他对她挥了挥手:“去吧,不要太久,去完了马上回来!”
  颜小茴这才嘟着嘴一边腹诽一边跑到外面释放了下自己紧绷的小膀胱。
  解了手,她在这狭小的院子里四处瞅了瞅,不禁佩服戎修,这么大小的一间院子,戎修带着那么多人,他们刚才在屋里居然都没听到动静,那些人就被拿下了。
  说实话,在戎修没来之前,她还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倾城的心绪一点儿也不平静,随时都有可能做出些什么出格的,难以令人掌握的事情出来,若是她突然间爆发,身旁还有帮手的话,那么她和百里叶肃只有吃亏的份儿。
  这么想着,她当真有些后怕了。
  可是,这话当着戎修的面她才不会说,她冷哼一声,说了的话,那个霸道鬼恐怕以后会更霸道!
  不过,等她平静下来,不禁也有些不安。
  如今倾城是抓到了,可是,她真的会好好配合,把事情都交代出来吗?
  而且,这个倾城背后肯定还有其他的人,她和戎修得想办法把那个背后的人挖出来才行!
  这么想着,她才松懈下来的一口气瞬间又提了起来。
  学医的人都有些轻微的洁癖,颜小茴刚去了趟茅房,尽管没碰什么脏东西,她还是觉得自己的手有些不干净,在狭小的院子里转了几圈儿,连院子里侯在一旁的小将都看不过去,不禁走过来问道:“夫人,您这是找什么呢?”
  颜小茴扎着两只手,看了眼对面的小将,轻轻一笑:“有水么?我想洗个手!找了半天我也没看见水井!”
  小将伸手一拍脑门,也笑了:“原来是要洗手啊,夫人你跟我来!”
  说着,他对着颜小茴招了招手,将她引到了院子的一个角落里,伸手将地上一块突起的瓦片掀了开来,扭头对她说道:“夫人,水井在这里!您快过来洗手吧!”
  颜小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不禁秀眉一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