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章 老奶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眼神冰冷,脸上一点儿温度都没有,声音紧绷着几乎要断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百里叶肃轻轻勾了勾嘴唇,淡淡的说道:“我说颜小茴,我要了!”
  戎修眼神迸发出劈哩叭啦的火光,隐忍的怒气仿佛随时就要爆发出来,燃烧整个天际:“谁准许你这样想?呵,我也跟你说过,即使你是九殿下,想从我身边夺走颜小茴,也不可能!”
  百里叶肃微微侧了侧头,此时外面白色的月光透过天窗照射进来,刚好打在他的身上,仿佛为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清辉:“我这是通知你,并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他眸光一闪:“因为,恐怕你现在还做不了小茴的主!”
  戎修猛然间利剑出鞘,直直逼向对面的百里叶肃,刀光一闪,眼瞅着就要刺穿他的咽喉。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旁边冷不丁闪出来一个魁梧的黑影!
  潘束紧紧抱住戎修的胳膊,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视线在俩人之间飞快的扫了一圈,浓密的眉毛紧拧,几乎要连在一起。
  他轻轻叹了口气:“哎呀,我说两位爷,你们怎么就忽然间吵起来还动起手来了呢!”
  他紧紧握住戎修执剑的胳膊,拼了老命想把那剑抢下来,却发现此刻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怪力在戎修这里居然发挥不出一点儿作用来。
  戎修的胳膊一动不动,剑锋直指对面的百里叶肃,目光也仿佛冰锥一样,扎在百里叶肃身上。
  而百里叶肃也不是善茬,虽然一直那样淡淡的勾着唇角,可是手中的剑却也早已出鞘。
  潘束见两人之间迸发着火花,一副下一秒钟就要冲撞起来的样子,急的不行,连忙一个闪身夹到两人中间,阻隔两人火花四射般的视线。
  “九殿下,小将军,你们看你们俩这是干什么呢?现在线索都集中到了那个女人身上,咱们好不容易抓到她了,你们二位不赶紧想想怎么从她口中套出幕后真正的人物来,在这儿互相置什么气呢?这万一打起来伤到谁都不好,不止我回京没法向皇上和戎老将军交代,就是外面的小兵小将们听见风声,影响也不好啊!”
  说着,他悄悄觑了觑两个人的脸色,不禁心下暗忖。看两个人的样子,症结多半是在颜姑娘身上。可是颜姑娘和戎小将军有婚约在先,眼瞅着回京以后就要办喜事了,这时候九殿下插进了一脚,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为了个女人争风吃醋,这要是传出去了,两人脸上都无光!
  潘束跟在戎修身边久了,又将这颜小茴和戎修这俩人一路以来的感情发展都看在眼里,因此心里难免偏向着戎修一些。
  素来戎修和颜小茴二人感情都要好,虽然偶尔吵吵闹闹,那也算是打情骂俏。刚刚在院子里他们两个之间说的话他也听到了,无非是话赶话,两个人脾气都上来了,一时言语不合罢了,过一会儿一定会后悔的。
  可是这个九殿下,却仿佛故意要把事情挑明一样,明晃晃的要掺和进来,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心思。
  他悄悄撇了撇胡子,心中暗自腹诽,如今这个时候,他作为小将军身边的得力人手,可不能让百里叶肃就这样明晃晃的把私心说出来,应该趁早断了他这个念想,免得日后两人真的为了颜姑娘杀个你死我活!
  这么想着,他连忙赔了赔笑:“小将军,别人不了解颜姑娘,你还不了解吗?连我都看出来她心里有你,小将军你怎么就这么没安全感呢?你说你平日里指挥千军万马的自信,现在哪儿去了?”
  见戎修脸上表情不变,但是眼神明显动了动,潘束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接着说道:“小将军你可能是看着颜姑娘身边围着别的男的心里不痛快,可是颜姑娘长得那么好看,身边如果没有几个男的,还真就不正常!连咱们军营里那个王小花都有几个追求者呢,就别说颜姑娘这样放哪儿都显眼,出类拔萃的了!”
  戎修表情变了变,目光也从百里叶肃身上转移到潘束的脸上,浓眉一拧:“还有喜欢王小花的?”
  这王小花是戎家军里的女军医,生的五大三粗,整日混迹在一群老爷们里,性格也很老爷们儿似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雄性荷尔蒙,一点儿女人味儿都没有。
  戎修不禁纳闷,连王小花那样的女汉子,居然都有人喜欢?
  潘束见他的注意力被转移了,连忙大手一拍:“可不是么,军营里三东子他们整日往军医帐篷里跑,您以为是真生病呀!其实都是奔着王小花去的!”
  潘束嘿嘿一笑,伸手不知不觉间把戎修手上的剑接过来,拿在自己手里:“所以说嘛,颜姑娘身边有几个愿意往上凑的,很正常。可是小将军你和颜姑娘有婚约在先,眼瞅着回京就要成亲了,您还有什么可在意的?这么长时间里,军营里上上下下可都看出颜姑娘对小将军的感情了,小将军你难道就没看出来?”
  说着,他摊了摊手:“退一步讲,就算是颜姑娘不像你在乎她那么在乎你,随时有可能被其他男人掳走。可是万一那个男人长得还不如我呢,您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见戎修微微低下头,像是在思索什么,潘束嘿嘿一笑:“小将军,您别看您在战场上可以以一敌百,可是这感情的事儿,您见得还少!这颜姑娘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实际上是有点儿倔脾气的。这世上啊,哪个女孩子都是,喜欢听好听的。你说平日里在军营里跟我们这群糙老爷们大吼几声,我们倒是觉得没什么。可是你要是把你这套放在颜姑娘身上,她肯定是受不了的!对女孩子,就要温柔!”
  正说着,从天窗外忽然窜进来一股冷风,潘束夸张的瑟缩了下身子,抬手在肩膀胳膊上摸了摸:“哎呦,今儿这天儿怎么这么冷啊!小将军,你说颜姑娘一个女孩子,外面那么冷,呆了那么长时间,不会冻坏了吧?你们俩闹归闹,可别伤了身子,不然一会儿一个病倒了,一个又该心疼了。”
  见戎修眉头拧了起来,眼神里尽是担忧,潘束狠了狠心,下了剂猛药:“再说,颜姑娘身上可还中着蛊毒呢!虽然说七七四十九天都不会发作,可是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万一出了事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戎修已经一掌推开他,大步流星的出了门,朝院子里走去!
  这厢屋里只剩下潘束和百里叶肃。
  百里叶肃淡眉一拧,抬步就要跟出去,谁知还没走上两步,就对上了潘束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
  “九殿下,潘某知道您和颜姑娘是朋友,见我们小将军欺负了她,所以想替颜姑娘出出气。可是,这毕竟是人家小两口的事儿,要打要骂自有他们两个的造化,就不劳您费心了。外面可有一群小兵小将候着听候差遣呢,这人多口杂的,万一谁误会了您,以为您喜欢上了颜姑娘,这可就不大好了。不光是两男争一女这行为传出去不检点,就连带着颜姑娘的清誉也会受损。所以,您还是留步吧!”
  说着,潘束对他礼了一礼:“外面风大,九殿下您在这屋里稍微待一会儿,等我们小将军回来再做商议。毕竟,如今抓到了这女子,接下来该怎么审问,怎么查下去,值得商榷!”
  潘束并非没有看出百里叶肃对颜小茴的心思,可是,事情发展到如今,他只有装作不知,并在言语间提点提点,以免发生更为复杂的纷争。
  这厢,百里叶肃淡淡的眸子变幻莫测的扫过潘束的脸,忽而勾唇一笑,一语双关:“你倒真是戎修手下的得力干将!”
  潘束心里陡然一沉,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装作听不出他话语间的深意,对他谦虚的抱了抱拳:“九殿下谬赞了,我只是不希望外人胡乱揣测您和我们小将军的关系,以此伤了和气!”
  百里叶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忽而转身在椅子上坐下来,目光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同一时间,颜小茴就这样被戎修扔在寒风里,心也跟着冷了下来。
  她不明白,为什么戎修就是不肯相信她呢?
  她颜小茴活了两辈子,就只喜欢了戎修这么一个男人,可是他不仅不相信她,凶巴巴的,还胡乱吃飞醋!
  忽而一阵北风吹过,头顶上干瘪枯黄的树叶被风卷着,噼里啪啦的砸在她的脸上,眯了眼睛。
  她扁着嘴伸手揉了揉,不禁揉出了眼泪。
  眼睛很疼,泪水也越来越多!
  她觉得,自己像是被戎修就这样抛弃了!
  京城颜府,一个刘氏一个颜海月,都是看她不顺眼想要致她于死地的人。颜太傅颜海生被刘氏那么一闹,也身心俱疲,仿佛苍老了许多,对她也不闻不问。
  那颜府本来就不是她的家,如今看来,更是连客栈都不如。
  而就在刚才,戎修决绝的身影,将她最后一个避风港也无情的收回了。
  天地一片苍茫,她却心下一片茫然。
  终究是没有一个地方,肯收留她!
  戎修不要她了,那她该去哪儿呢?
  浑浑噩噩的走出小院儿,门口列着一批身着戎装整整齐齐的小兵小将。
  为首的两人看见她出来,连忙行了个礼。
  见她身后没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禁有些奇怪。
  两人挤眉弄眼,终于有个胆大一些的靠近了她:“夫人,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身边怎么连个跟着的人都没有啊,小将军呢?”
  一听他提起戎修,颜小茴眼神陡然一黯,对他摇了摇头,瞬间加快了步伐。
  那小将跟了两步,却发现颜小茴根本就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一时心里跟着忐忑起来,拿不准主意。
  他想跟上去,又觉得他一个大男人跟着将军的内眷有些不妥。可是瞅着这颜姑娘的神色,若是不跟着,又怕出什么事儿不好交代。
  于是他伸手揪住旁边一个小兵的领口:“你去告诉将军一声,就说夫人一个人出门了!过一会儿虽然就天亮了,可是也蛮危险的,看看将军怎么说!”
  说着,他将这小兵一放,在他肩膀上一拍。见他连跑带颠的回去报告了,他这才迈步跟上颜小茴,跟她维持一段儿不远不近的距离,并随手在沿途留下戎家军能看得懂的记号。
  那边,报信儿的小兵心里暗骂:“娘的,老子白天赶了一天的路,如今晚上不能睡觉不说,还得给人跑腿儿!不过是个女人出去逛逛罢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正低头闷跑,忽然间头顶一疼,他心里一股火儿涌了上来,也没看谁,劈头就骂道:“你他娘的没看见人啊!撞死老子了!”
  谁知,他一抬头,正对上戎修一张铁青的脸。
  只见他本来就面色不善的脸,更加冰冷,声音也透着寒气:“你说什么?”
  小兵立刻吓得屁滚尿流,连忙求饶:“哎呦,小将军,小的真没看见是您!我真是瞎了狗眼了,求小将军不要怪罪!”
  说着,用一手去拉戎修的衣摆。
  戎修拧了拧眉,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垂眸看向跪在脚边的人:“你刚刚嘟嘟囔囔说的什么?”他瞟了眼小兵身上的衣服,语气更沉:“这个时候你们雄鹰营不都在外面待命么?你一个人风风火火跑进来做什么?说!”
  小兵连忙缩了缩身子:“回小将军的话,刚才小的在路边跟其他兄弟们待命,谁知虎跳营的一个班长抓住我,说夫人一个人朝前面儿去了,怕出什么危险,非让我过来禀告您一声!”
  说着,他战战兢兢的对着戎修磕了个响头:“小将军,小的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求您饶恕小的一时冲撞!”
  戎修听闻,眉头一拧:“夫人从哪儿走的?”
  小兵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对着前面遥遥一指:“奔那边儿走的,现在那个班长在后面跟着呢!”
  戎修听罢,迈步就走。谁知,刚一迈腿,裤腿就被人拽住了。
  那小兵哭着一张脸:“小将军,您不怪罪我了吧?”
  戎修拧了拧眉,将自己的裤腿从他手中硬拽了出来:“不怪罪你,不过,你却也不能呆在雄鹰营了!我戎家军,还没你这样的软骨头!现在马上卸了你身上的铠甲,跟潘统领那儿领五十两银子,爱去哪儿去哪儿吧!”
  那小兵一听,连忙哭道:“小将军,我错了,小将军,求求你留下我吧!我下次一定好好干!”
  戎修浓眉一拧:“就你这种软骨头,日后有个什么情况,敌人稍微用点儿火力,你就求饶了。我戎家军的队伍里,可不能留你这种没骨气的!”
  说着,他伸手招呼过来一旁的一位小将:“把他给我带下去,找潘统领复命!”
  那小将听罢,连忙将那男子提了起来,任那小兵再如何挣扎,也不可挽回了。
  解决了这个人,戎修连忙顺着幽暗的小巷子一路追过去。
  走着走着,遇到了之前跟着颜小茴的那名小兵。
  他见戎修来了,连忙对他一礼:“将军,夫人在那儿坐着呢!已经好久了!”
  戎修点点头:“嗯,你下去吧!”
  小兵回头看了看独自坐在城墙边,望着底下汹涌澎湃的海水的颜小茴,连忙闪身躲了下去。
  这边,瞬间只剩下咫尺之内的两个人。
  颜小茴早就知道身后有人跟着她,刚才也听见了戎修和那小兵的对话。
  然而此时此刻,听见他的声音,她内心里愈发委屈,鼻间也愈发酸涩起来。
  这个坏人!刚刚说话不是挺冲的么,不是说受够了么,不是说再对自己掏心掏肺的,他就是孙子么!
  都说这么狠心的话了,那么他现在又过来干什么?
  想看看他不要她了以后,她会什么样?
  颜小茴抬起袖子粗鲁的抹了抹自己眼角上汹涌的泪水,咬了咬牙,哼,没有他,她照样会过的很好!
  可是,眼泪却仿佛擦也擦不完一样,袖口登时就湿了一片!
  另一边,戎修看着她孤单瘦弱的小背影,禁不住在心里轻轻一叹。
  他后悔,明明想对她好,怎么到头来把她惹哭的总是自己呢?
  虽然万般不愿,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他害怕了,害怕她真的会被百里叶肃迷住,所以之前在院子里的时候,他才万般阻挡她开口,生怕她说她其实喜欢的是百里叶肃!
  虽然每每跟她在一起,他还是觉得自卑。他脾气这么坏,性格这么不好,她若是喜欢上温柔体贴的百里叶肃,那他该怎么办?
  不过,无论怎样,他都是不可能放弃颜小茴的,这辈子不能,下辈子,下下辈子也不能!
  一阵冰凉的海风吹来,颜小茴吸了吸鼻子,忽而肩头一暖。
  她猛然回头,正好对上戎修一双带笑的眸子。
  只见他忽而嘴角一翘,油腔滑调的说道:“老奶奶,你在这儿干什么呢?难不成是想家里老头儿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