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 李府一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冬日的晨曦渐渐升起,一直阴暗的屋子里渐渐有了亮光。颜小茴一口气吹灭房间里的烛火,将紧紧关闭的竹窗稍微开了个小缝儿。
  不多时,潘束去而复返。等在一旁正有些心焦的颜小茴见他回来,连忙赢了上去:“潘大哥,怎么样,查出来了吗?那个林咏梅究竟是什么人?”
  也许是忙忙碌碌太过奔波了,潘束大冬天的居然满头满脸的都是汗,可是这会儿功夫,屋里几个人的眼睛都眼巴巴的看着他,等待他带回来的信息,他根本就无暇顾及自己的狼狈相了。只是胡乱的抬起袖口在脸上一抹,开口说道:“在城中悄悄打探了好几个人,终于查出来了。你们猜这林咏梅是什么人?”
  颜小茴见他口气一顿,禁不住秀眉微拧,开口小声催促道:“潘大哥,到底是什么人,您就快说吧,别卖关子了!”
  潘束浓眉一拧,大手往自己腿上一拍:“她是这永济镇李衙内前些年娶的第二房小妾!”
  话音一落,在场的几个人脸色都不同程度的凝重了起来。
  虽说这个永济镇不大,方圆也就百里,人口也就那么几千人,可是这里位于百里朝的东海岸,可以算作是百里朝的门户了,地理位置相当重要。如果海对面的葵国和凌国攻打百里朝,那么,这里可是极为重要的防御地点。
  那李衙内,也就是这儿的父母官,虽然人微言轻,却也是掌握着门户的重要人物,不可或缺。
  然而,这李衙内的身边,居然潜伏着跟倾城他们沾亲带故的人,着实令戎修等人震惊!
  如果这林咏梅依仗着自己的身份,潜伏在李衙内身边,那么,倾城他们想掌握这永济镇的大事小情,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同理,如果那张名单上的百人,都潜伏在纸张上写的那些地方,也就是整个百里朝的各处都遍布了他们的眼线。如果他们都伺机窃取情报的话,那么,百里朝可真是岌岌可危!
  而且,不论这些情报最后是送给了三皇子还是其他人,都令人不寒而栗!
  如果,这幕后黑手是凌国人或者葵国人,那就更麻烦了!
  此时,这屋里的几个人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内心震惊的不能言语。
  半晌,戎修拧了拧眉,说道:“是到如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么严重的程度,如若不能将幕后黑手找到,那么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威胁到百里朝的江山社稷。不如,咱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潘束行动,想办法去撬开倾城那几个人的嘴,看看能不能从她们几个口中套取些有用的情报。一路由我负责,去拜访拜访那个李衙内,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接触到那个林咏梅。”
  潘束听了,立刻点头:“嗯,就按小将军说的办。”
  另一边,颜小茴听见戎修的决定,忽而想起什么,连忙开口:“我突然间想起来,咱们大半夜带着这么多人大张旗鼓的来这永济镇,会不会那林咏梅已经听到了什么风声?万一她畏罪逃跑了,那就遭了!”
  戎修听了,摇摇头:“这个你不用担心,当时发现你和九殿下不见了,我们这些人马跟着鹰隼一路找到这里的时候,永济镇的城门早就关上了。那时候我跟守城人说的是戍守在风笛渊的军队被调动回京城,连夜赶路行至这里,前来歇歇脚的。而且,我们借着军营在这里安营扎寨的由头,将倾城这房子周围的几条街都派专人把守着。所以,这永济镇的人并不知道我们是为了什么来的,也并不知道我们已经捉拿了倾城他们。”
  说着,他浓眉蹙了蹙:“那个林咏梅,估计也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就算她听到风声想要逃跑,我也早已经安排了人手在这永济镇周围把守着,只要发现她有逃窜之心,立马会捉拿归案!所以,在那林咏梅还没发现听到风声的时候,我打算先去李衙内那里探探情形。”
  听他安排的这么周详,颜小茴提着的一口气稍微松了松,可是眼珠一转,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我也想跟你一起去李衙内那里。”
  戎修听了,浓眉蹙紧,想也不想的说道:“你不要去,万一那个李衙内已经被他们的人策反了,那么此去变数很多,危险也大。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吧!”
  百里叶肃听了,难得和戎修意见一致的点点头:“是啊,你不要逞强了。不然到时候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戎修还得为你分心。”
  颜小茴听了,焦急的拧拧秀眉:“我不是想去添乱,我是觉得,那个林咏梅毕竟是个女的,算是李衙内的内眷,所以你一个大男人估计很难接触到。反而,女人和女人总是很容易亲近,倒是想要套取什么信息,也比较方便。”
  这么说着,戎修想了一会儿,才迟疑的点了点头:“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担心你冒然跟我同去,会有危险!”
  颜小茴伸手拉住他的衣袖:“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就让我跟你一起去吧!行不行?”
  戎修虽然担心她的安危,却也知道颜小茴说的很对,比起他这个大男人,颜小茴确实有足够的条件去接近林咏梅。”
  这么想着,他终于松了口:“那好吧,你跟我一起去,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凡事量力而行,不要太着急。如果真的问不出来什么,就算了,千万不要暴露咱们的底细!”
  颜小茴听了,郑重其事的点点头:“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两人说话间,外面一轮火红的太阳渐渐从地平线升了起来。一整夜的阴霾悄然退去,但是颜小茴知道,接下来迎接他们的,将是更为艰巨的挑战。
  想着一会儿要随着戎修去李衙内那里,颜小茴找了个地方稍微眯了一小会儿,起来后又洗漱完毕,换了身干净衣服,这才随戎修出了门。
  此时,永济镇的百姓们已经陆续起床,开始忙活一天的生计了。街道边儿的小吃店已经开板,走过的时候不时能闻到饭菜的香味儿。昨天夜里寂静得有些凄冷的街道陡然间又恢复了生气一般,喧嚣不止。
  如果不是还有要事要做,颜小茴真想选个风景好的饭馆儿吃点儿东西,然后蒙着被子大睡一觉。
  可是现在,她心里琢磨着到了李府以后该如何行事,一时间心事重重,连路边的风景都看不进眼睛里。
  不多时,颜小茴、戎修和跟在两人身后的青白一路走到李府。
  只见整条街上,尽是有钱人家阔气的大宅子,与刚刚一路所见的挤在一起一幢挨着一幢的平民小院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这其中,当属李府最为气派,三人站在街口,一眼就能望见高大的青石院墙。虽然是冬天,但是院落里高大茂密的梧桐树密密匝匝的枝桠穿墙而过,站在外面能勉强看到掩映在树木深处房屋的琉璃屋檐。
  门口漆黑的大铜门紧紧闭着,仿佛带着些官家的威严。
  颜小茴不禁在心里暗忖,这个李衙内芝麻大小的一个父母官,想不到住的房子倒是气派的很,恐怕比她的颜府都要大了。
  那边,戎修对青白使了个眼色,青白立刻点了点头,上去拍门。
  敲了很久,里面才传来不难烦的应门声。那人骂骂咧咧:“来了来了,催命鬼啊,大清早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话音落了半天,里面的人才磨磨蹭蹭将门打开了。
  一个家丁模样的小厮拧着眉从门缝儿里探出头来,视线在三人身上扫了一圈儿,不禁撇了撇嘴,不客气的问道:“你们几个谁啊,干什么的?大清早起催命鬼似的敲什么门啊,不知道今儿我们老爷沐休不办公么?有什么事儿明天再来吧!”
  说着,他整个人往后面一缩,就要关门。谁想他才露出一点儿逐客的意图,青白忽然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大脚直接踩在了门槛上,挡住了就要关闭的门。他一双剑眉微扬,对着这个小厮说道:“麻烦通报一声,就说姓戎,来拜见李大人了!”
  那小厮听了,眉头一拧,不屑的说道:“什么姓绒姓毛的?我们大人不见!不是跟你们说了么,我们大人今儿沐休不办公,你们还是改日再来吧!”
  说着,他就要关门,奈何青白大脚一动不动,那小厮关不上门,不禁开始骂骂咧咧起来:“我说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告诉你们,这一天到头,想见我们大人的人多了,若是个个都能如意,那我们大人还不累死了?快滚快滚,别在这儿耽误我的功夫,仔细一会儿把大人吵醒了,治你们杀头之罪!”
  颜小茴呆在一旁,不禁有些生气。这李府的门人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居然什么都不问,就下了逐客令!而且听这个人的意思,被他这样稀里糊涂轰走的人不止一个两个了。这个李衙内拿着人们的血汗钱捐的税银,住上了这么好的地方,到头来百姓想要见他一面都难,真是岂有此理!
  这么想着,颜小茴不禁眉头一拧,然而她却知道现在不是寻衅滋事的时候,她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这么想着,她从腰间摸出锭银子来,对这小厮笑道:“小哥,我们几个大老远来的,麻烦你通融通融!让我们跟李大人见个面儿呗!”
  那小厮接了银子,这才不情不愿的放在手里掂量掂量,半晌,勉强说道:“等着,我这就去问问!”
  说着,他一扭身,进了府中。
  看着他的背影,青白不禁眉头一拧,埋怨起颜小茴来:“夫人,这样见钱眼开欺凌弱小的人,你给他银子做什么?这不是纵然他们么!就胖揍他们一顿,给他点儿教训!”
  颜小茴看了眼戎修,见他面色不变,这才扭头对青白说道:“这样的人,自然是要教训的,但是现在咱们有更重要的事!不能本末倒置!”
  说话间,那个小厮去而复返,他身旁跟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他像是被人从床榻上匆匆拽起来的一般,身上的衣服才穿了一半,正一面小跑一面扣扣领口上的盘扣。
  臃肿的身体随着他小跑的动作,肥肉一颤一颤,远远看去,像是一个肉坨儿滚了过来。
  那人用了好半天,才跑到门口,短短几步路,已经是呼哧带喘,肉嘟嘟的脸上更是密布了汗水。
  一见到戎修等人,他立刻上前礼了一礼:“下官乃是这永济镇的衙内李崇明,听小厮来报,说来人姓戎。这百里朝姓戎的,就是京城戎大将军一脉。”
  说着,他晶亮的眼睛在戎修身上一瞄,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您可是戎修戎小将军?”
  戎修点了点头:“没错,在下正是戎修。前些日子从风笛渊班师,准备回京,路过此地前来歇脚,冒然来了李府,看来……多有不便啊!”
  说着,戎修似笑非笑的目光落在李崇明身后的小厮身上。
  那小厮此时听到戎修的名号,身子陡然间一抖,目光在地上游移,连看都不敢看他们了。
  这厢,李崇明大手一挥,赔笑道:“小将军,你这说的是哪里的话。这百里朝的江山都是你们戎家帮先皇打下来的,若是没有你们戎家的功勋,又怎么能轮得到我李崇明在这里安安稳稳的当小官儿呢!”
  他语气里带着小心的讨好,戎修看在眼里,轻轻一笑:“李大人严重了,那都是老一辈的事儿了,如今我戎家可不复当年的风光了。本来听说您今天沐休,不见客,我还打算改日来拜访呢,想不到李大人这般和善,真是让戎某刮目相看!”
  他这一番话,虽然看似褒扬,但是李崇明却深知自己这门房小厮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样子,如今,听了这话,他一时间如坐针毡。明白戎修这是暗讽他官架子大,一时间急的挠头。连忙说道:“哪里哪里,这个,平日里无缘无故来我这府上闹事的人太多了,小厮一时间多有得罪,还请戎小将军不要怪罪。”
  说着,他斜眼横了横身后的小厮:“去,自己上后面儿领三十大板去!”
  那小厮惶恐的晃了晃身子,一双眼睛在李崇明和戎修身上扫了扫,嗫嚅着嘴唇说道:“大人……”
  李崇明这时候正担心自己得罪了戎修,将来乌纱帽不保,哪里管他的求情。而另一旁,戎修正想借机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厮,顺便儿警告警告这个李崇明,因此也是双唇紧闭。
  那小厮见没人替自己说情,这才不情不愿,灰溜溜的走了。
  这厢,李崇明赶紧将戎修三人引了进了李府。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个,不知道戎小将军您大驾光临,没有准备,一时间招待不周,还请小将军见谅。”
  说话间,几个人沿着回廊,从偌大的院子一路走到前厅。虽然此时是冬天,院子里都铺满了皑皑白雪和枯草,但是单是眼睛匆匆一扫,颜小茴就能看出这个院子夏天繁荣美丽的景致。
  一边走一边暗自心惊,想不到这小小的一个芝麻官儿,居然住了这么好的宅子。
  不论是院墙上的汉白玉碑刻,还是墙角枯萎的奇花异草,还有厅堂里的各种古董,稀有玩意儿,都能看出这个李府的富庶。
  一个小小的衙内,一年的俸禄只有千两,他这家当又是哪儿来的呢?
  颜小茴不禁眉头拧了拧。
  思忖间,李崇明已经招呼好了三人,坐在厅堂里,并为几个人煮了壶上好的龙井,为几人驱寒。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戎修,嗫嚅了半天,试探的问道:“戎小将军,你们这一行路过此地,打算休息几天啊?听您说,大批部队都驻扎在了西街那块儿,那里终归是不方便了些,不如您和夫人就搬到我这宅子里住吧!”
  戎修听了,点点头:“如此,还要讨扰李大人了。”
  李崇明听了,连忙惶恐的摆摆手:“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小的做这些,可都是应该的。”
  颜小茴坐在一旁,轻轻的啜了口茶,目光落在手中的茶盏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儿,禁不住张口称赞:“李大人想必是爱茶之人,这龙井最是色泽翠绿,香气浓郁,甘醇爽口,是难得的佳品。如今配上这曜变天目茶盏,喝起来仿佛更加香醇了。”
  李崇明听了,不禁轻轻一笑:“听您这么说,夫人想必也是爱茶之人。李某不才,其实并不了解这些茶艺之道,不过我那二姨太倒是了解的很,夫人住在我这里的这段时间,可以跟我那二姨太好好探讨探讨。”
  二姨太,不就是那个林咏梅?
  颜小茴听了,眼睛不着痕迹的一眯,只一瞬就恢复了神色,轻笑着看着李崇明:“如此,便真的讨扰了!”
  李崇明眯眼一笑:“夫人说的这是哪里话,您出身书香门第,我那二姨太不过是个商贾之家的女儿,喜欢附庸风雅罢了。若说是讨扰,倒真是她讨扰了您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