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林咏梅其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对着李崇明腼腆一笑:“李大人说笑了真是说笑了。”
  半晌,垂下目光看着手上的茶盏,耳边装作不在意似的听着戎修和李崇明不咸不淡的对话。
  虽然表面上平静,可是她心里却是焦急忐忑万分。
  如今那倾城已经被抓,戎家军就驻扎在这永济镇的西街上。林咏梅若是真的是倾城的下线,如果联系不上倾城,势必会起疑。到时候她如果发现倾城被抓,戎家军又对她虎视眈眈,那她势必会仓惶逃跑。到时候想抓住她,再从她嘴里套出有用的信息就更难了。
  所以,在这林咏梅没有发现倾城被俘,没有发现戎家军来这永济镇的真正目的前,她一定要先想办法接触到这个林咏梅。争取策反她,让她主动归顺他们这一边。
  这么想着,颜小茴脑中灵光一闪,装作手下一滑,只见手中的茶盏一歪,顺着手指缝儿就滑了下去。
  颜小茴仓惶之中“哎呀”一声大叫,连忙伸手去抓那下滑的茶盏,可是纵使她眼疾手快,那茶盏还是“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啪”地一声碎成了几片。茶盏里的茶水更是泼的颜小茴整条裙子上都是。原本浅碧色的长裙上面,像是开了一大朵山茶花一样,迅速的印了下去,在裙子上留下大片大片的青绿色的水渍,上面还浮着茶叶梗。
  更要命的是,颜小茴这一下,着实被烫的不清,不知裙子下面的皮肤有股灼热疼痛的感觉,就连无意中淋到茶水的手指也红彤彤一片。
  颜小茴一个激灵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连甩手带跺脚,口中半真半假的吵嚷着:“哎呦,烫死我了!”
  一旁的戎修见状,吓了一跳,连忙三步两步走过来,扶住她的手查看烫伤,脸色带着浓浓的紧张:“你怎么样,烫到哪里没有?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他的大掌一下子按在了手上烫伤的地方,颜小茴忍不住“嘶”了一声:“茶盏太漂亮了,我只顾着鉴赏了,谁知一时没留神,手滑了!哎呦,疼死我了!”她说的这一番话,前面是在扯谎,后面这一句却是真的。
  她刚刚只想着要想办法接近那个林咏梅,一时间并没有留意这茶水的温度。如今被烫这么一下,颜小茴不禁秀眉紧拧,早知道就等茶盏里的水稍微放凉一点儿再行事好了。
  可是,如今她已经做出了这个样子,已经不能反悔了。
  因此,她一双大眼睛眨巴了两下,看着地上已经摔碎成好几片的曜变天目茶盏,脸上带着浓浓的歉意:“李大人,这么名贵的茶盏被我不小心打破了,实在是不好意思,改天我一定陪你一套新的。”
  李崇明见戎修一脸紧张的看着颜小茴,连忙摆手:“夫人,您看您说的什么话。不过区区一个盏茶罢了,您别放在心上。还是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被烫伤要紧!”
  颜小茴伸手摸了自己湿透的裙子,秀挺的眉微微蹙了下:“应该不要紧,只是稍微有点儿疼而已,等一会儿回去我在仔细看看吧!”
  李崇明见状,立刻拧了眉:“那哪儿行啊,这女孩子的皮肤最是娇贵!这万一烫到哪里将来留疤可就不好看了!”说着,他对戎修说道:“小将军,刚刚咱们两个不是商量好了么,您和夫人在永济镇这些天,就在我们李府下榻。现在夫人烫伤了,不如今儿就没别去了,直接在卑职的府里下榻吧!”
  戎修拧着眉看着颜小茴露在外面红肿的肌肤,不禁应承下来:“那好吧,如此就劳烦李大人了。”
  李崇明正愁刚刚门房的小厮得罪了人,这时候见戎修答应留下来,连忙四处张罗着打算好好表现一番。
  他操着一口公鸭嗓,对外面扬声说道:“来人呐,带将军夫人去换身儿干净衣服,再收拾出一套干净客房来备用!”
  那丫鬟听了,连忙对颜小茴俯身施礼:“将军夫人请跟我来!”
  说着,一手虚扶着颜小茴,顺着回廊拐过去,到后院儿换衣服去了。
  这一路上,颜小茴眼观鼻鼻观心,悄悄将这李府上上下下的基本地形都摸了个遍,并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一路上她路过了会客的前厅、李崇明的书房、李崇明夫人李氏的卧房,拐了个弯儿又到了这间专门用来待客的客房。
  而这间客房的对面,是一间竹林掩映,半封闭式的幽静院子。颜小茴估摸着,住在那里的人,在这李府的地位应该不低,不是李崇明的子嗣,就是姬妾。
  本来,她失手打翻茶盏是为了混进李府后院儿,早日和那林咏梅接近的。可是,谁知李崇明叫来的并不是二姨娘林咏梅,反而是个小丫鬟。
  不过,既然已经提前进入到了这李府之中,还是要早日行事才行。
  这么想着,她赶紧脱下了湿漉漉的,满是茶渍的裙子,换上了一身那小丫鬟为她准备的玫红色裙子。虽然刚刚被烫了那么一下,不过如今看来倒是不怎么要紧,因此,颜小茴换好了衣服,就赶紧推门,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侯在外间的小丫鬟见颜小茴换了衣服,不禁弯唇一笑:“夫人果真是模样俊,穿什么都好看!这枚红色的裙子原始我们二姨太的,可是二姨太嫌看起来活泼俏丽,难以驾驭,如果穿的不好,当真土气,就叫我收起来了,一次都没有穿过。不想如今夫人穿上,就像那白雪堆儿里的梅花似的,又娇又俏!”
  颜小茴装作不好意思,低下头羞涩一笑:“你叫我颜小茴就好,我和戎修还没成亲呢,叫夫人还太早了。”
  小丫鬟听了,从善如流的点点头:“既然这样,我就叫你颜姑娘好了。”
  说着,她对颜小茴勾了勾唇:“刚刚我们老爷交代过了,您和戎小将军在这儿住着,若是有什么不习惯的,需要的,只管告诉我。但凡是我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们。”
  颜小茴听了,连忙回以一笑:“如此还要麻烦你们了。”
  小丫鬟摇摇头:“姑娘你太客气了,这都是应该的。”
  颜小茴见这小丫鬟有心告辞,不禁不动声色的舔了舔干涩的唇角,状似无意的说道:“对了,来咱们府上少说也有几个时辰了,怎么没见到你们府上的夫人和其他姨太太?”
  怕她怀疑什么,颜小茴伸手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今儿冒昧来咱们府上打扰,又穿了你们二姨太的衣服,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想着,是不是应该找机会给各位夫人和姨太太见见礼?”
  小丫鬟听了,这才收起刚刚疑惑的神色,摆了摆手:“见礼就不必了,我们李府一共就一位夫人加上一位姨太太。大夫人如今在后山的庵里吃斋念佛,好久也不回来一次。二姨太性情又有些古怪,不喜欢见生人。所以,您就不用担心什么礼数不礼数的了,只管在这里安心的住下去吧!”
  颜小茴听了,好奇的眨了眨眼:“二姨太不喜欢见生人?为什么?”
  一提起二姨太,小丫鬟好像有些害怕的样子,忽然走到门口朝外面看了看,见四周无人,这才走回来压低了嗓音说道:“本来我一个下人不应该在背后讲究主人的,但是我今儿瞧见颜姑娘你,就觉得你面善,少不得要稍微提醒你几句。”
  说着,她忽然朝颜小茴凑了凑,将声音压的更低:“听府里的老人说,大夫人和二姨太之间有过节。大夫人嫁到李府十几年,都没有孩子,直到前些年二姨太嫁过来,一下子就有喜了。大夫人吃味儿,暗地里在二姨太安神汤里放了些不好的东西,结果二姨太差一点儿就小产了。虽然后来小少爷平安生了下来,但是因为这件事儿,俩人闹的很是不愉快,所以后来,大夫人才被老爷打发到庵里去了。”
  她眉头拧了拧:“二姨太因为那件事,情绪一直不稳定,尤其讨厌生人靠近她的院子,生怕有人再在她身上或者小少爷身上下毒!所以这李府,除了老爷以外,几乎不敢接近她。如果真的有人不小心靠近了她住的院子,被她发现的话,那就……”说着,她用手在脖子上比了个“杀”的动作,并做了个鬼脸儿。
  顿了顿,她接着说道:“而且,听说最近小少爷正闹病呢,所以二姨太心情不怎么好。”
  “所以”,小丫鬟用下巴朝不远处那个竹林掩映的小院儿的方向点了点:“颜姑娘你在这府里住的这段儿时间,千万不要靠近二姨太那边!”
  照这小丫鬟这么说,这个二姨太林咏梅,着实是个不可接近的可怕人物。
  可是,颜小茴却有不得不接近的理由。不光得主动接近她,还得想办法从她口中套出些有用的东西才行!
  这么想着,她不禁有些头大。
  不多时,颜小茴打发了眼前的小丫鬟,独自走到窗户边儿,将窗户推开了一个小缝儿暗暗向对面林咏梅所住的院子看去。只见偌大的院子,门窗紧闭,看了大半晌也没见一个丫鬟或者婆子从里面走出来。
  颜小茴不紧暗自腹诽,看来,这个林咏梅,着实是个不好对付的人物。
  可是,纵使这样,颜小茴还是要想办法接近她才行。
  这么想着,她将门推开,披上了一身狐裘,装作看风景一般在外面慢慢踱步。
  虽然阳光从头顶上照射下来打在她的身上,可是,呆了一会儿,北风还是将她身上吹得瑟瑟发抖,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都渐渐开始变冷了。
  她将手放在嘴边呵了口气,正寻思着要不要回屋里,这时,不远处的那个竹林小院儿的门被人推开,一个丫鬟样子的人匆匆忙忙从里面走了出来。
  经过颜小茴这里,她明显一愣,拧着眉,脾气很冲的问道:“你是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你?在这儿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
  颜小茴见这小丫鬟说话不怎么客气,倒没生气,反而对她温和一笑:“哦,你应该没见过我,我姓颜,今天一早和我的未婚夫婿是来府上做客的。因为一些原因先被带到后面这间客房了,可是等了好一会儿,我的未婚夫婿还没过来,我一时有些着急,怕他找不到这里,就想着在路上迎一迎他,想不到这时就遇见你了。”
  颜小茴见小丫鬟的目光怀疑的在她身上扫了扫,又在她里面穿着的那件玫红裙子上看了好久。不禁伸手撩起外面的狐裘,对那小丫鬟轻轻一笑:“哦,我的衣服脏了,这是别的小丫鬟找来给我穿的,据说是二姨太的。”
  见小丫鬟还是有些怀疑她的样子,颜小茴不禁一笑:“你就放心吧,我真不是什么坏人。如果我是坏人打算做坏事的话,怎么可能明晃晃的在这院子里走来走去?”
  小丫鬟听了,这才撇了撇嘴,忽然抽了抽鼻子在她身上嗅了嗅。末了用手捂住鼻子,瓮声瓮气的问道:“哎呦,你身上这是什么味儿啊,这么冲!”
  颜小茴收起衣袖里正暗暗往身上撒药粉的手,不好意思的对她笑了笑:“哦,我是个大夫,身上的药味儿可能大了点儿!”
  那小丫鬟听了,忽然间伸手在脑门上一拍:“看我,光顾着说话了,连正事儿都忘了!”说着,她伸手在颜小茴袖口上一拉,急惊风似的拽着她一路往院子里走:“正好,我们小少爷病着呢!你是大夫,快过去帮忙瞧一瞧!”
  颜小茴被她拽着,磕磕绊绊的往前走,心里却格外镇定。刚刚见这小丫鬟风风火火的样子,颜小茴直觉就是之前那个小丫鬟口中的小少爷出了什么事,所以她才暗自将身上携带的药粉撒在身上,为的就是故意将自己是大夫这个身份间接告诉对面这个丫鬟,好以此接近林咏梅。
  果然,这小丫鬟听说自己是大夫以后,一副终于找到了人似的表情,拉着自己一路走进了竹林深处的小屋。
  一进门,颜小茴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儿,呛得她呼吸一窒。
  里间的床榻边半倚着一位女子,大约二十多岁,容长脸,年轻貌美,但是此刻脸上有着深深的倦容,想必,这位女子就是林咏梅了。
  此刻,她的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紧闭着一双眼睛,小脸儿烧的通红,不停的呓语:“疼,娘,我疼!”
  林咏梅俯下身子,用脸贴了贴小男孩的额头,眉头紧拧,暖声安慰:“娘的乖宝,不怕啊,不怕,大夫马上就来了!”
  也许是她的话些微起了点儿作用,小男孩声音忽然低了下去,下意识在林咏梅身上蹭了蹭。
  林咏梅怜惜的抚了抚小男孩的身体,忽而听见外间的动静,视线在颜小茴身上一扫,并没有做丝毫停留,直接落在了她身旁的小丫鬟身上,语气尖利:“让你去找大夫,你出门半天干什么去了!”
  小丫鬟身子一震,战战兢兢的看着林咏梅,伸手指了指旁边的颜小茴:“奴婢是打算去的,谁知刚一出门遇上了这位姑娘,她说她就是大夫,来咱们府上做客的。我想着小少爷的病情耽误不得,就直接把她带过来了。”
  林咏梅视线这才落在颜小茴身上,然而只一瞬间,她一双淡眉就紧紧拧了起来,斥道:“胡闹!我让你去找大夫,你就去找!半路将这么个不三不四的人带进来,万一是坏人或者是庸医,将我儿治坏了怎么办?这责任你担待的起吗?”
  说着,她陡然间从床榻上站了起来,三步两步冲了过来,伸腿对着小丫鬟就是一脚。
  小丫鬟一时没有防备,整个人被她一脚狠狠踢在了小腹上,疼的她额头冒汗,双手抱着小腹在地上直打滚儿。
  然而,那林咏梅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柳眉倒竖:“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拿我儿的性命开玩笑?他若是被耽误了,你就用你的狗命来偿还!”
  说着,她脚下一动,显然是想要再补上一脚。
  颜小茴见情况不好,连忙从旁边闪身走了出来,不偏不倚,正好挡在了小丫鬟的面前。
  林咏梅柳眉一拧,毫不客气的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给我让开!”
  颜小茴并没有被她的气势所吓到,微微抬起头,眼睛直直看向对面的女子,丝毫都不闪躲:“既然我来都来了,你就让我看看如何?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林咏梅讥诮一笑:“就凭你也算是大夫?呵,之前那么多大夫来给我儿看病,个个都是有资质的老大夫了,你一个小孩牙子骗骗一些没脑子的人混点儿银子还行,想蒙我,没门!”
  颜小茴眨了眨眼,微微一笑:“您说我不行,原因是什么?是因为我太小了,还是因为我看起来医术比不上那些老大夫?”
  林咏梅撇了撇嘴角,不屑的说道:“两者都有!”
  颜小茴听了,却一点儿也不恼,反而轻笑一声:“哦?既然这样,那么,那些年纪又大,看起来医术又好的老大夫可曾把你家小公子医好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