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什么是坏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匕.首锋利的刀尖就抵在她的脖颈上,颜小茴呼吸一紧,连忙看向林咏梅,浅浅呼吸了下:“二姨太,你我无怨无仇,你这是做什么?”
  林咏梅眼眸危险的一眯,昂着头,抓着匕.首的手腕向前动了动,厉声说道:“少废话,我为什么这样,你心里清楚的很!别在这儿跟我装不明白!”
  颜小茴迷茫的看着她,眼神无辜:“二姨太,我真的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只是跟我未婚夫君来李府做客的,别的可什么都不知道!您快把匕.首放下,万一伤到人就不好了!”
  林咏梅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半晌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一副十足的嘲弄样子。
  颜小茴心里一紧,心想,八成是她和戎修此番来李府的真正目的被这个林咏梅知道了,现在她先下手为强了,她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如今看这林咏梅的样子,十有八.九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戎修又不在,她到底该怎么办?
  林咏梅却不管颜小茴心里怎么想,她带着慑人的气势朝颜小茴迈了一步,将她整个人生生逼的一步步后退起来。
  她目光顺着刀尖儿滑向颜小茴的喉咙,嘴角嘲讽一勾:“呵,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么?听说你们戎家军就驻扎在西街上,而自从你们来到这里,倾城就没联系过我。难道不是你们把她抓起来了么?现在,堂堂一个军马大将军却下榻一个小小的衙内家里,不是冲着我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说着,她不屑一笑:“也就是李崇明那个蠢货以为你们是真的路过这永济镇!你们心里到底想的什么,我可是明明白白!”
  她执着匕.首的手腕一翻,冷眸一眯:“说吧,你们究竟是什么目的!”
  她每说一句话,颜小茴心里就暗惊一分。
  虽然她早就知道时间久了,倾城被他们抓住的风声早晚会走漏,却没有想到这个林咏梅紧紧通过她和戎修下榻李府这件事就能把所有事情都分析出来。
  这个女人,真是可怕。
  况且,在这样不利于她的局势下,她还能拿出这样强势的态度来,真是拥有强大的心理素质!
  既然她已经将事情看的这样通透,颜小茴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她垂了眸,用两根手指捏住了匕.首的刀刃,复又抬起头一瞬不瞬的看着林咏梅,轻轻一笑:“既然二姨太已经看出我来李府的原因了,我再伪装下去恐怕也没有必要了。没错,我们是抓到了倾城,并在倾城手中找到了一张名单,上面,有你的名字!”
  林咏梅听了她的话,脸上并没有太多惊讶的表情,反而很是镇定,仿佛一幅早就猜到了的表情:“哼,我就知道,她手下那群蠢货早晚会要了她的命!她就是不听!呵,长得越美貌的女子越没有脑子!”
  听见林咏梅这样评价倾城,颜小茴心里反而是松了口气。
  那个倾城打着“主上”的名号做事,颜小茴最怕的就是她手下的那些人听说她被抓,会因此仇视她和戎修一行。
  然而,事实却并没有她想象的这么糟糕。此刻,林咏梅仿佛早就知道倾城会被抓到一样,更是对那份名单的暴露没有一点儿震惊。
  好像,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全然应对的准备,而且,也并没有打算因为倾城而与颜小茴和戎修他们拼命。
  这个发现,令颜小茴心里松了松。但是,现在还不是完全放松警惕的时候。
  她知道,即使这个林咏梅对倾城没有那么“忠心耿耿”,她对颜小茴和戎修的敌意却也是一直存在的。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想尽办法减轻林咏梅对她的敌意,并一步步将她拢络到她和戎修这边,从而从她口中套出有用的消息来。
  可是,如今在林咏梅用刀尖儿抵着她喉咙的情况下,想实现这一点,恐怕还很难。
  而且,这个女人性格有些古怪,脾气也是起起伏伏,她很怕下一秒钟,自己就会触及到她的底线从而激怒她!
  颜小茴小心翼翼的看着林咏梅,轻轻一笑:“我们虽然抓了倾城他们,但是却并没有想为难她,只要她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是可以将功赎罪的。这个道理,换做你这里也一样!”
  林咏梅听了她这番话,不禁轻轻一笑:“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也老老实实的把所有事情都交代给你,那么,你们也会放过我了?”
  颜小茴眨了眨眼,坚定的点点头:“没错!”
  林咏梅听了,脸色却忽然一变,嘴角抿出一个深深的印纹,语气也变得讥讽:“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可是,怎么办呢?我就是不想这么配合你们!”
  说着,她左手一伸,飞快的攫住了颜小茴的左肩,另一只拿着匕.首的手狠狠划在颜小茴身上:“我配合你们有什么好处?这普天之下,我就我儿一个亲人,可是,现在他也生病要离开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林咏梅锋利的指甲仿佛扣进了颜小茴的左肩一般,她只觉一阵酥麻的刺痛,整个左肩仿佛要跟身体脱节了一般,痛的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仿佛失去了知觉。
  而比这更要命的是,林咏梅的匕首已经划破了她的喉咙,激起一阵刺痛!她能感觉到血液正顺着刀口往下流!
  颜小茴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难道,她就要死了吗?
  不!她还不想死!
  这么想着,她连忙挣扎,却发现,她越是动,林咏梅手中的匕.首扎的越深!
  林咏梅一双美目瞪得溜圆儿,反正慑人的血丝,仿佛一个手上沾满了鲜血的怪兽!
  她脸色苍白,嘴角带着不变的讥讽的笑意。这副样子落在颜小茴眼里更是全身发毛,整个人都像是坠进了冰凉的湖水一样,遍体生寒!
  然而,她知道,她不能就这样把自己珍贵的生命葬送在这个女人的手上。她脑筋一转,看着林咏梅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可以救好你儿子!”
  话音一落,林咏梅的手果然一顿,掐住她肩颈的手也稍微松了一松。她扬了扬眉:“你说什么?”
  颜小茴看着她,眼睛一眨不眨,声音不大不小,却震荡人心:“你不是说,这个世界上你就只有你儿子一个亲人么?我可以治好他!只要你答应把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出来,我就会救他!”
  “当然”,颜小茴眨了眨眼:“你交代了事情以后,我也可以答应不追究你的责任,放你和你儿子过你们想要的生活。前提是,你们不再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这个提议,显然动摇了林咏梅的心。她瞳孔晃了晃,然而只一瞬就稳定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看着颜小茴,嘴角紧抿:“我凭什么信任你?”
  颜小茴眨了眨眼:“就凭现在你已经被包围了,但是我还在最大限度的容忍你,谈各种有利于你的条件!”
  林咏梅不解的扬了扬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小茴勾了勾唇,忽而扬手在空中拍了一拍。掌声起落间,这间柴房的门忽然“哐当”一声,被人从外面飞踹了开来。
  一大群人手执的火把,正将这间小小的柴房团团围住。
  木门开合的瞬间,戎修像是闪电一样,“嗖”的一声就冲进了房间,长臂一伸,一下子攫住了林咏梅的双手,她手中的匕.首“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发出一阵脆响。
  戎修扭过头,看了看颜小茴的脖子,神情有些焦急:“你有没有事?”看着鲜红的血从颜小茴的脖子往下流,他整颗心都揪在一起了。
  其实早在下午,颜小茴见过林咏梅以后,戎修就一直担心那林咏梅听到风声会对颜小茴下手。
  所以,晚间的时候在李崇明准备的饭局上,他故意装作多喝了几杯,被颜小茴和青白架着回了卧房。
  然而,实际上神志一直情形的他,一直时时刻刻注意着隔壁颜小茴房间里的动静。
  当林咏梅敲响了颜小茴的窗户,他第一时间就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看着颜小茴被林咏梅一路威胁着来到柴房,他更是紧张万分。
  然而,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被林咏梅挟持着的颜小茴,很快就发现了悄悄跟在她们身后的他。并悄悄对他比了个手势,示意他稍安勿躁。
  鉴于女人和女人之间可能比较好沟通,他这才顺着颜小茴的意思在她们俩身后潜伏了下来。
  可是,看着林咏梅渐渐开始对颜小茴动粗,还真的用匕.首去划颜小茴,他一时怒火中烧,一刻也不想再等下去了!
  如若不是青白在一旁死命按着他的身子,他早就扑上去了!
  终于,他等到了颜小茴的信号,他像是一只被侵犯了领地的雄狮一样,一下子就扑进了屋子里,三下两下就把那个该死的女人制住了!如果不是这该死的女人还有用,他发誓,她早就被他塞回坟墓里了!
  林咏梅被戎修钳制住,视线越过他的肩膀看向外面李府的家丁,还有站在最前面的李崇明,不禁冷笑一声。
  她目光重新落在颜小茴身上:“呵,这就是你想让我相信你的方式?”
  颜小茴起初并不知道李崇明他们也会来,看到这些,也禁不住拧了拧眉。
  她深深看了眼戎修,对他摇摇头:“放开她吧!”
  戎修听了,浓眉一拧,手下却一点儿也没动,而是不满的看了眼颜小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行,我不能放,万一她还攻击你怎么办?”
  颜小茴摇摇头:“没事儿,你放开吧!我不会有事的!”
  戎修见颜小茴执拗,一时间坳不过她,只好将那个疯女人一点儿一点儿放开了。
  谁知,那女人一脱离了戎修的钳制,就像是疯狂放母豹子一样,冲着颜小茴张牙舞爪的就扑了过来。
  戎修浓眉一拧,大手一抬就要弄死她!
  然而,他目光一偏,却接到了颜小茴警告的眼神。戎修忍了又忍,额头上几乎青筋暴起,这才勉强忍住了动手的想法。
  林咏梅见戎修没有动,一个飞扑就掐住了颜小茴的脖子。
  她的手刚巧不巧,正好掐住了颜小茴脖子上的伤口,疼得她暗自抽了口冷气。可是,颜小茴却忍着,脸上一点儿都没有表现出来。
  林咏梅却仿佛疯了一般,赤红着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呵,弄了这么多人包围这里,还口口声声说什么让我相信,真是两面三刀!幸好我没有相信你!”
  说着,她手下一紧,掐的颜小茴几乎不能呼吸:“看我怎么弄死你!”
  她力道之大,仿佛要将颜小茴的脖子掐断。
  颜小茴眼神一偏,见戎修要上来解救,连忙飞快的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按兵不动。
  戎修忍的牙齿紧咬,一张俊脸紧紧绷着,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般。
  颜小茴视线一转,重新落在面前的林咏梅身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我没有骗你,刚刚我跟你说可以治好你儿子的话是真的,说可以放了你的话也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
  说着,她对戎修的方向点了点下巴!
  林咏梅却不吃她这一套,戎修和李崇明的出现,仿佛彻底激怒了她。她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一般,只想着要掐死颜小茴。
  “呵,你休想蒙我!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我可是清清楚楚!在我答应你,放开你,并交代了所有事情的一霎那,就是我的死期!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值得我信任!”
  颜小茴被她掐的,脸色青紫,一口气喘啊喘,可是怎么也喘不匀。她知道,她得尽快打开这个林咏梅的心结才行,不然自己早晚会被她掐死!而且,她也担心戎修看不过去,前来解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刚刚忍受的那些,可就白费了!林咏梅也就更不可能老实交代了!
  这么想着,她连忙说道:“不会的,我说到做到。如果我真的想瞒你,只要等到你把事情都交代出来就好了,何苦把外面守着的这些人的存在都告诉你呢?我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而且”,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林咏梅,目光一片澄澈:“倾城手里的那份名单我们已经全部都掌握了,除了你,我们从别人身上着手也是一样的。你们背后的幕后之手到底是谁,我们早晚都会搞清楚。所以,我根本就不需要骗你。”
  也许是颜小茴坦荡的目光触动了她,也许是她说的事实触动了她,林咏梅的手顿了顿,掐住颜小茴脖子的双手松了松。
  她一双红唇紧抿,似乎在苦恼着什么。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颜小茴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林咏梅的对面,等待她做决定。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颜小茴等人回头看时,只见青白拉着一个小男孩穿过拥挤的人群,踉踉跄跄的走过来。
  那小男孩视线在屋子里一扫,忽而挣开青白的手,迈开小脚奔着这边就跑了过来。
  然而,也许是他太小太虚弱,他每跑一步都像是随时要栽倒在地一般,仅仅几步距离,他却已经满头大汗,呼哧带喘,纤瘦的身体更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一般!
  林咏梅撇过头看见这一幕,也顾不上颜小茴了,连忙三步两步跑过去,一下子将小男孩抱了起来!
  小男孩睁着一双大眼睛,看了看林咏梅,又看了看颜小茴,奶声奶气的说道:“娘,你们在干什么呀!”
  林咏梅抿了抿唇,忽然间有些语塞。
  颜小茴接过戎修递过来的帕子,按在脖颈处的伤口上,走过去,蹲在小男孩身边,学着他的语气说道:“你娘在教姐姐,万一遇到坏人该怎么打跑他!”
  小男孩看着颜小茴,眨了眨眼,忽然说道:“坏人该打!”
  颜小茴轻轻一笑:“是的,坏人就该打!可是,你知道什么是坏人吗?”
  小男孩嘟了嘟嘴,昂着小脑袋说道:“知道,前一阵府里王嬷嬷的孙女儿被人贩子拐跑了,那人贩子就是坏人!”
  说着,他伸出小拳头,在林咏梅肩膀上轻轻捶了两下:“娘,你帮王嬷嬷抓住坏人!王嬷嬷丢了孙女儿,可难过了!”
  林咏梅复杂的目光落在小男孩身上,艰涩的说道:“嗯,好,娘帮王嬷嬷抓人!”她的声音里,带着些不易察觉的颤动,虽然微弱,却还是被颜小茴和戎修敏锐的捕捉到了。
  戎修在一旁,看着这对儿母女的互动,忽然间明白颜小茴的用意了。
  有时候,用人和人之间的感情来温暖一个人,要远比用鞭子抽打一个人要有用的多。
  他悄悄对立在门口的青白点了点头,青白立刻走上前来,抓住小男孩的手:“跟哥哥出去玩儿好不好,你娘和哥哥姐姐有话要说!”
  小男孩点点头,抓住青白的手,临走前,俯身在林咏梅脸上亲了一口:“娘,你跟哥哥姐姐说完话,就快来找阿瞳,阿瞳还等着娘亲讲故事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