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各怀心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过了一小会儿,小丫鬟端着煎好的麻沸散走了进来,并喂小男孩一口一口服下。
  麻沸散很快发作,小男孩渐渐沉睡过去。
  颜小茴伸手在他指尖、脚尖各捏了几下,见他一点儿知觉都没有,这才确定药效已经扩散到了他的全身。
  由于长期生活在有龙延香和红叶朱焦的空间里,小男孩的神经已经被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麻痹了起来。如今,唯有用银针打通他身上各种穴道经络才能将此毒祛除。
  不多时,小男孩的阳谷、风池等穴位都已经插满了银针,乍一看,活像只炸了毛的小刺猬。
  但是颜小茴却知道,他身上的这些毒,清除起来并不容易,情况远没有看起来这般乐观。
  她将黄连、石膏、连翘等祛毒的草药放在一起熬煮,捏住小男孩的牙关喂他喝下,不多时,他身上的各个针孔开始向外排除黑紫色的血水,看起来千疮百孔般的可怖。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见顺着针孔流出的血水的颜色渐渐没有那般深了,颜小茴又下了一剂稍微温和一点儿的祛毒方子,帮他排净体内最后一点儿残余的毒素,这才将他身上的银针逐一拔下来,抹上了药膏。
  一番下来,颜小茴已是满头大汗,她抬起袖口擦了擦额头,对林咏梅说道:“令公子身体内的毒素已经彻底清除了,只不过接下来还要借助食疗一点儿一点儿把虚弱的身子补回来。过一会儿我会写几张食谱,你每日按照食谱为他准备食物就可以了。另外,切记,日后一定不要讲龙延香和红叶朱焦放在一起,要时常注意房间空气的流通。”
  她每说一句话,林咏梅就点点头,到最后,已然有些感慨:“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儿的病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医好。”她这样一个傲慢的人,难得主动握住颜小茴的手:“你放心,我日后必定安分守己,再也不会为那些人做事了。”
  颜小茴点点头,心下也是一叹。
  由于林咏梅已经把知道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交代完了,戎修和颜小茴一行也就再没有了呆在永济镇的必要。
  两人找机会和百里叶肃商量了下,决定带着这份名单先回京城复命。至于这幕后的推手,有可能会牵扯到三皇子,几个人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回禀百里瑛,再请他一一定夺比较稳妥。
  这样,也能避免几个皇子之间的一番纷争。
  然而,就在戎修和颜小茴与李崇明作辞,赶着车马一路向京城奔波的时候。路过清风岭下的一家客栈时,居然遇到了两个不速之客!
  当时,颜小茴和戎修一行因为数日的奔波,正疲惫不堪,加上车队里还秘密押解着倾城等人,要时刻小心他们跑路,或者有人来偷袭,因此一路走走停停很是困难。
  这一日,颜小茴一路车马颠簸加上晚上睡帐篷沾染了风寒,想着瑞香公主和李浅歌也都是金枝玉叶,不比军营里一群整日里摸爬滚打的糙老爷们,于是,商量之后,他们决定在清风岭的一家客栈投诉。
  连着几日都吃野菜清粥和干馒头,如今终于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了,颜小茴因为沾染风寒而虚弱的身子也顿时来了精神。
  因此,从百里叶肃、瑞香公主到戎修和颜小茴,甚至还有出生在诗书礼仪之家的李浅歌,都大剌剌的往客栈的大厅里一坐,一人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吃的正欢。
  喝下一口伴着牛肉鲜香酸辣舒爽的汤,颜小茴舒服得一双眼睛都眯了起来,小小的鼻尖儿也浸出了一丝丝小小的汗珠儿。
  正在这时,她肩膀上忽然一沉,有一只手从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动作一顿,回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的人。她瞪大了眼睛,声音几乎脱口而出:“海月姐?你怎么在这儿!”
  自从刘氏出了事被关进冷宅以后,颜海月就视颜小茴为死敌,即使在颜府见了,也像是对待愁人一样眼热。
  然而,经过这几个月的时间,此刻的颜海月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笑盈盈的看着她,有些娇嗔的说道:“看看你怎么说话的!就许你跟九殿下和瑞香公主出来游玩,我也出来逛逛就不行吗?”
  颜小茴目光在她身后看了看,见她周围没有跟着的人,不禁眉毛一拧。虽然两个人之间因为很多事闹了许多不愉快,可是颜海月毕竟是她同母异父的亲姐姐,她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她出什么事儿。
  这么想着,她不禁开口问道:“你跟谁出来的,出来多久了?爹知道吗?现在怎么就你一个人?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颜海月闻言,挑起一边的唇角咯咯一笑,伸手就要捏她的脸。颜小茴垂眸瞥见她长而尖利的指甲,下意识偏头躲过。
  颜海月的手一时间扑了个空,人倒是没恼,反而改为用一根食指轻轻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呀你,这么连珠炮似的问一连串儿问题,让我可怎么答?”
  颜小茴不理她的嬉皮笑脸,眉头紧拧:“你到底是跟谁一起出来的,准备去哪儿,什么时候回京?”
  颜海月抿了抿唇,斜眼在一旁一直不动声色看着两人说话的一桌人面上扫过,目光落在戎修的脸庞时,不着痕迹的多停顿了几秒。
  半晌,她复又开口,轻轻一笑:“我可是你姐姐,犯不着用你来操心吧?”
  颜小茴看她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虽然面上和颜悦色,可是她就是觉得心里面不舒服。总觉得这样的颜海月,还不如之前那个把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的颜海月。
  至少,不用像现在这样心思难测,不用像现在这样感觉到无力。
  颜小茴皱着的眉头紧了紧:“我怎么能不替你操心,你毕竟是我姐姐,如今一个人在外面,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这一席话,她是发自内心而说的。虽然刘氏曾做过很多恶毒的事儿,杀了她的生母,还把她婴儿时期就送走。可是,颜小茴纵然恨,却也知道这是上一代的恩恩怨怨,自己是无能为力的。而颜海月,曾经谋杀过自己一次,却也是由爱生恨,因为得不到戎修才这样的。实际上,都是可怜人。
  然而,她这一番担忧在颜海月眼里却像是什么笑话一样,她伸手用帕子捂住嘴巴咯咯的轻笑了两声:“呵,用不到你假惺惺的!我自然会很好,收起你那副丑巴巴的嘴脸吧!”
  这边,颜小茴嘴唇紧抿还没说话,那边瑞香公主已经气急了,她忽然将手中的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一双眉眼怒瞪颜海月:“我说,你是怎么说话的?你没看见颜小茴是在担心你么!好心当成驴肝肺!”
  说着,瑞香公主伸手将颜小茴往旁边一拉:“你不要管她,这种人,出了事儿活该!”
  颜小茴知道瑞香公主是虽然平时嘴巴毒了一点儿,但实际上还是拿自己当朋友的。
  她不禁欣慰一笑,接着对瑞香公主摇摇头:“谢谢你,瑞香公主,可是我不能不管她。我若是不管她,万一出了事儿我良心上岂能安稳?”
  两人正说话间,颜海月袖子一甩回身就往客栈的楼上走。
  颜小茴见她招呼都没打一声,连忙跟在她后面追了上去:“海月姐,你究竟为什么在这里,你倒是说一声啊,我也好能够放心!”
  戎修见颜小茴追了上去,连忙从椅子上起身,打算跟上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客栈楼梯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年轻公子。
  这人五官如雕塑一般精美绝伦,大冬天的,身上披了件纯白色的狐裘,里面竟然穿了件白色的薄衫,袒露着胸膛,露出线条完美的肌肉。一头乌黑的头发用金色的丝带随随便便束在头顶,一双细长的眼睛微微有些上挑,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风情放.荡不羁。
  他嘴角挂着一丝勾人的微笑,幽暗深邃的眸子一瞥,在颜小茴等众人身上划过。随着他的走动,身上的衣衫一动一动,带着几分狂野、几分邪魅。
  只见他薄唇轻启,慵懒的音色从口中传了出来:“她是跟我一起的!”
  见他走了下来,颜海月连忙快跑了两步跑到他的身边,雪白的皓腕一下子勾住男人的胳膊。男人低眸对她宠溺一笑,伸手像是摸小宠物一样摸了摸颜海月的头。
  这个人,从出场开始就让人不敢小觑。虽然看似狂野不羁,却带着强大的气场,让人不敢靠近。这,究竟是什么人?
  颜小茴正暗忖着,那边瑞香公主忽然失声叫道:“三哥?”
  由于客栈人多嘴杂,她并没有叫他“三皇兄”。可是,这一声“三哥”叫出来,颜小茴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身份!
  眼前这个人,就是跟倾城扯上千丝万缕关系的三皇子!可是,他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这里,身边还跟着颜海月?
  显然,颜小茴想不通的事情,其他人也没想通。
  百里叶肃和戎修面面相觑,都抿了抿唇,开始分别跟三皇子见礼。
  三皇子大手一挥:“不必多礼了,出门在外,就不要讲究这些那些了。你们,不是一直都知道我的性格么?我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了!”
  百里叶肃这才在他的力邀之下重新坐了下来。
  本就不大的桌子加上了两个人之后,显得更加拥挤了。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各怀心思。
  然而,这三皇子却仿佛是这些个人之中最舒服的。他伸手拿起一旁的干净筷子在盘子上夹起了一块牛肉,享受般的放进了嘴里。半晌轻轻勾了勾唇角:“咱们百里朝疆域辽阔,在不同的地方,食物也有不同的滋味,这恰好是我游历各处的缘由。”
  瑞香公主见状,不禁拧了拧眉:“三哥,你不是在西北游历么,怎么会突然间出现在清风岭?还有,你跟这个女人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
  三皇子自顾自拿起一个干净的杯盏,在里面注入了阳春酿,眯着一双眼睛浅啜了一口。这才徐徐说道:“我本就居无定所,今日在这里,明日在那里,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至于海月嘛……”
  说着,他轻轻顿了一顿,见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这里,他不仅饶有兴致的一笑,这才接着说道:“她说她想嫁给我,就一路循着我的足迹找到了我,如今,我们打算结伴回京禀复父皇了。谁知,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你们!”
  此言一出,包括颜小茴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百里叶肃浓眉一拧,一双淡淡的眼睛微微一挑,沉声问道:“你们要成亲?”
  颜小茴也是一愣!这里面,就数她最清楚颜海月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了!一个口口声声说喜欢戎修的人,甚至为了他不惜要除掉自己的妹妹,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里就变了心?
  她瞪大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颜海月,努力的想从颜海月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然而,颜海月却只是垂了眸,纤长的睫毛像是蝴蝶一样轻轻眨了两下,一副羞涩十足的模样!
  颜小茴莫名拧了拧眉!不对劲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想到这儿,她不禁开口问道:“爹知道这件事吗?”
  颜海月抬眸瞥了眼颜小茴,难得和颜悦色的答道:“我出来的时候只是说想散散心,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呢!”
  颜小茴抿了抿唇角:“你刚刚说的,要成亲,是认真的吗?”
  颜海月倏而抬起一双眸子,眸色里闪过一丝幽深的情绪。然而,她还没等开口,一旁的三皇子倒是轻轻一笑,幽深的眸光落在颜小茴身上:“我说这位颜姑娘,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不希望我们成亲?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儿,不应该祝福我们吗?如果不是听说你已经许了人,我差点儿要以为你也想嫁给我,所以在吃我的醋!”
  颜小茴听了,不禁秀眉一拧。
  这个人,话语里真真假假,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思及外面被小兵小将押解的倾城几人,她更加不安。
  才抓了倾城,这个三皇子就莫名出现了,会不会太巧了一点儿?
  虽然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他参与了倾城的事情,可是,那个胡杨木盒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倾城的身边呢?
  越想,她越觉得眼前这个人深不可测。
  正在这时,三皇子忽然轻轻一笑:“既然大家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了,不如就这样结伴儿回京吧!”
  这一句话的内容虽然是商量的口吻,可是,说出来的语气却是板上钉钉不可更改一般。
  颜小茴悄悄握住戎修的手,虽然不情愿,却也知道这个决定不可更改。
  一顿心怀鬼胎的晚饭吃毕,戎修在客栈开了几个房间,带领大家纷纷入住。
  颜小茴走上二楼的房间,将随身的几件儿行李往床榻上一扔,睁着大眼睛盯着房梁看了半晌,心里却怎么也捋不出一个头绪来。
  虽然颜海月对她一直阴阳怪气,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姐姐,颜小茴不想她有事,也不想她跟那个摸不清底细的三皇子搅在一起。
  但是,她却也知道,这件事,不是自己能做主的。
  这么想着,她忽然一翻身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三步两步走出房门,打算去找戎修,听听他怎么说。
  然而,这个时候,外面天色已然全黑,整个客栈也都是漆黑一片。
  颜小茴顺手拿起桌上的烛台,借着烛火微弱的光线,沿着偌大的走廊按着房间一间一间的找去。
  然而,也许是方向错了,她不知怎么的,居然一转弯儿就来到了一个堆满了杂物的房间。
  走廊尽头的窗户开着,北风呼呼的吹进来,将地上堆放的杂物吹得“呼啦啦”直响,连带着将她手里的烛火也吹得熄灭了。
  周围顿时陷入一片漆黑,颜小茴眨了眨眼,在身上摸了摸,突然发现火折子被她放在房间里没带出来,不禁懊恼的咬了咬唇。
  她犹豫了一阵,想着还是先回房间把火折子取出来再去找戎修吧,谁知,她脚步刚要移动,不远处的窗户边儿忽然传来一个低沉慵懒的男声:“这么晚了,你不睡觉,找我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声音……不是那个三皇子吗?这么晚了,他在这里干什么,又是跟谁在说话?
  颜小茴犹豫了下,不禁按兵不动,决定悄悄听一听,说不定,还能发现些什么!
  心里正暗忖着,那边一个女声小声质问:“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就是知道他们今天会来这里,所以才故意来这间客栈投宿!”
  这个声音,不出所料,果然是颜海月。
  那厢,三皇子忽然一笑:“故意的也好,不故意的也罢,来这里投诉有什么不可以吗?颜海月,你在担心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