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入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隔好久之后见到龙骨,但是颜小茴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生分。龙骨自从被戎修分配给了她,更是把她当成唯一的主子,忠心耿耿。此刻,见到颜小茴招手,一个闪身就从暗处走了出来,站在颜小茴面前垂手侍立:“颜姑娘,你有什么吩咐?”
  戎修他们回到京城以后,匆匆忙忙就作了辞,去探望百里瑛。如今几个时辰早已过去,却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颜小茴不禁有些担心,遂吩咐龙骨:“你去戎修那里打探打探,看看他那边怎么样了。
  不知为什么,她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龙骨领了命,连忙闪身走了出去,脚尖轻轻一点,迅速消失在了茫茫月色里。
  屋子里一时间是剩下颜小茴和崖香、菱香两个,耳边是滴滴答答刻钟的声音,没来由搅得人心里有些烦躁。
  菱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见颜小茴脸色不好,禁不住从旁边劝说道:“二姑娘,你一路快马加鞭回京城辛苦了,如今到了家里,就好好休息休息吧!你看,眼瞅着过一个时辰外面儿的天就要亮了,你可还没休息呢!”
  颜小茴虽然担心,却也知道自己此刻什么都做不了。看着这个样子,龙骨去了一时半伙也回不来,不如先听菱香的话,休息休息吧。这么想着,她被崖香服侍着更了衣,又匆匆洗漱一番,这才躺在了床榻上。
  时隔好几个月重新躺在颜府里睡觉,颜小茴突然间觉得一切都很陌生。但是,最终她还是抵不过倦意,没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颜小茴睡的正香,忽然间世界仿佛开始地动山摇起来,她一个激灵,一下子就从梦中惊醒,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是崖香正坐在床边奋力摇晃她的身体。
  颜小茴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问道:“怎么了?”
  崖香抿了抿唇,神色惶恐而严肃:“二姑娘,龙骨回来了,说宫里出大事儿了!”
  仿佛平地一个惊雷砸了过来,颜小茴一个激灵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登时睡意全无!
  “龙骨现在在哪儿?”
  崖香伸手取过一旁的披风为她披在肩头,语气惶惶:“在外间候着呢!”
  颜小茴抿了抿唇,连忙拢好自己的衣服,趿着鞋脚步匆匆的走向外间。
  刚掀开门帘,龙骨一下子就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身上仿佛还带着浓浓的寒霜一样,散发着森然的冷气。
  见到颜小茴,他就要行礼,却被她挥了挥手止住:“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讲这些虚礼了,你说宫里出大事儿了,到底是什么大事儿?”
  龙骨脸色不甚好,见她询问也丝毫不敢隐瞒,连忙说道:“颜姑娘你不是让我去找小将军么?我就直接去了将军府,到了以后谁想,守门的小将说,小将军回府没有多久就接了急诏进了宫。据说……”
  说道这儿,他忽然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向外看了看,见周围没有动静,这才重新坐回来,压低了声音说道:“皇上在园囿遇刺,一直昏迷不醒,宫里的太医去了多少个,始终没有苏醒的迹象。这些年虽然册立了二皇子百里叶鸣为太子,但是他的功绩却远达不到即位的标准,其他皇子也虎视眈眈。如今皇上昏迷不醒,江山社稷一时间后继无人,宫里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说着,他抿了抿唇:“据说现在太子殿下的人马和五皇子百里叶青的人马在皇上的养心殿外面对峙了起来,名义上都是为了保护皇上。可是实际上的心思,大家都明白。王公公怕出大事,因此特地用皇上之前留下的手谕调遣了小将军前去护驾。现在是三方势力对峙,还有一些显露不明显的明争暗斗。小将军现在,怕是忙的脚打后脑勺了。”
  “如果”,龙骨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能顺利苏醒过来必是大好。然而,如果皇上真的不幸……”顿了顿,他继续说道:“这可就要天下大乱了!如若处理不好,各皇子之间自相残杀,威胁百里朝的江山社稷不说,更有可能让一些敌国钻了空子!”
  颜小茴听了这些,一颗心登时一沉。最担心的事就要成为现实,颜小茴不禁焦急起来。
  她抿了抿唇:“你见到戎修没有?他有没有见到皇上?皇上到底严重不严重?他身边的那些宫女公公到底靠不靠得住啊?”
  龙骨摇摇头:“皇宫现在大乱,只有百姓丝毫不知情。现在小将军忙着,我根本就没能见到。不过据青白说,小将军还好。只不过他现在作为外臣,也见不到皇上。”
  颜小茴不禁拧了拧眉:“这可如何是好?”虽然谁坐这个天下,跟她颜小茴没关,但是如果这皇宫里真的乱了,那百里朝的百姓又岂能安稳度日?
  何况,戎修一家都在朝廷为官,万一出了实情,他们家家大业大,势必会成为众皇子拉拢的对象,同时,也会成为众皇子警戒的对象!
  事情,好像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龙骨见她脸色不好,禁不住从旁轻声安慰:“颜姑娘,你不要太担心了。戎家是百里朝几朝元老,任谁做了皇帝,都不可能亏待了戎家的。所以,小将军不会有事的。”
  颜小茴缓缓的点点头,可是她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轻易就放了心?
  结束了跟龙骨的谈话,她禁不住皱了皱眉。如今,怎么才能缓解下现在的局势呢?
  然而,一直到天色大亮,她也没想出个头绪来。
  由于前一天晚上回府太晚,她没有见到颜海生的人。
  因此,这一早上,想着反正再也睡不着了,她禁不住穿戴好走到了颜海生的院子。
  一进门,就看见他正坐在椅子上喝茶。也许是纷纷扰扰的事情太多,几个月不见,他仿佛苍老了很多,身形也消瘦的很。不知怎么,这副情形落在她眼里很不是滋味儿。
  倒是颜海生看见她,将手中的茶盏往旁边桌子上面一放,对她亲切的招招手:“早就听说你回来了,这一次出去怎么样啊,有没有受苦?”
  颜小茴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对他轻轻一笑:“没有受苦,一路上好着呢!”
  颜海生这才有些欣慰的点点头:“其实你们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奔着找戎修去的。本来还没成亲,我不想让你们俩接触太多的。但是发生了这么多事,难得你又这么喜欢他,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成全你们了。毕竟,两个投缘的人在一起,太不容易了。”
  许是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离别,他的眸色有些抑郁。但是,只是一瞬间,就一笑而过。
  颜小茴见他虽然不似原来那般威严,但是却仿佛多了少许人情味儿,不禁也是心下一叹。
  不多时,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颜小茴回头看时,却是颜海月迈着步子走了进来。
  她见着颜小茴也是一愣,但是瞬间嘴角就挑起了一丝嘲讽的讥笑,连个招呼也不打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像是视她为空气一般。
  颜海生见了她,不禁眉头一拧:“见了你妹妹,怎么不说话?”
  颜海月讥讽一笑:“妹妹?把我娘逼去了尼姑庵的妹妹吗?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
  颜海生听了,脸色一沉:“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娘之所以去庵里,那是因为我们上一代的事,再说你娘做错了事,自己主动提出来去庵里静思。这些你怎么反过来怪到你妹妹身上了!”
  颜海月冷哼一声:“在她没出现之前,咱们一家可是和和美美的。自从她出现在咱们家,搅得家宅不宁,如今分崩离析!”说着,她转过头恨恨的瞪着颜小茴:“这回你开心了?”
  颜小茴见她这般不讲理,禁不住秀眉一拧:“海月姐姐你如果这是这般想的,那么当妹妹的也没有办法。只不过,这一切本就是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如今全部清算到我身上,恐怕不公平吧?再说,海月姐姐你扪心自问,你如今这般恨我,究竟是为了大夫人呢?还是为了其他人呢?”
  这个“其他人”,颜小茴虽然并没有明说,但是她们两个都心照不宣,同时想起了戎修!
  颜小茴眼睛盯着气呼呼的颜海月一眨不眨:“如果是为了大夫人,那我本身也是受害者,只能说大夫人现在是冤冤相报,自食其果罢了。如果是为了其他人,那么,根本就是你在妄想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如今你口口声声说打算和三皇子成亲,我希望这是你经过深思熟虑以后得出的结果!”
  颜海月听了她的话,眉头一皱:“呵,口口声声说的好像你是受害者似的!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这个人的!所以,我的事儿不用你管,用不着你假惺惺的!”
  颜海生见姊妹二人对峙起来,禁不住淡眉一拧,沉声喝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嫌这个家不够乱吗?”
  说着,本就虚弱的身体因为动气陡然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颜海月连忙走到一旁去拍他的后背,试图为他顺气儿。好半天,颜海生才渐渐缓了过来。
  颜海月像一根柱子一样在一旁杵着,见颜海生脸色渐渐恢复,硬邦邦的甩过来一句话:“听说宫里出事了,我要去看看三殿下!”
  颜海生虽然如今不在朝廷为官,但是人脉还在。宫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清楚的很。这个危机的时候,颜海月去了宫里着实是很危险。这么想着,他立刻就拧了眉:“不许去,宫里现在被戎家军和禁卫军团团包围着,你去了能帮上什么忙?现在宫里那么乱,三殿下估计也无暇顾及你,你就不要去添乱了!”
  颜海月今天却仿佛跟铁了心要较劲一般,梗着脖子板着一张脸分毫不让:“不,我就是要去!你若是不答应,那我逃也要逃出去看看!有能耐您就派专人整日看着我,我看他们能不能看的住!”
  颜海生想不到她这般任性,禁不住瞪了瞪眼:“你!”
  颜小茴见颜海生涨红了脸,气息明显不顺,连忙走过去为他轻轻抚了抚背。略微斟酌了一下,这才说道:“不如我和海月姐一起去看看情形吧,我们两个人也算是互相有个照顾,不行我立刻就带她回家。”
  颜海生虽然不想同意,却也知道颜海月现在脾气大涨,任性的很。如果真的不能如她的意,那么她什么事儿都能办的出来。
  他看了看颜小茴,不禁轻轻一叹:“那好吧,你们两个,一定要注意安全。还有,纵使你们之间有多大的仇,但是你们始终是姐妹,这个,千万不要忘了!”
  颜小茴垂下眸子眨了眨眼,半晌轻轻点头:“爹,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厢,颜海月用鼻子冷哼一声,从她身旁走过,语气不善的说道:“不是说去宫里吗?那就别磨蹭了!”
  颜小茴伸手轻轻窝了下老爷子的手,这才匆匆忙忙跟上了。
  一路上,颜海月兀自在前方走的飞快,出了颜府,走的更是衣诀翻飞。
  颜小茴跟在后面,不禁无奈一笑,张口叫住她:“海月姐,你不是就想这样子一路走到皇宫吧?”
  说着,她伸手指了指停在颜府对面的马车:“实际上,我今天本来也想跟爹说去宫里看看的,所以,已经提前备好了车马。”
  颜海月停下脚步,瞅了眼咫尺之外的马车,又横了眼颜小茴,嘴角讥讽一笑:“反正,我是不会谢你的!”
  颜小茴轻轻一笑:“你这种性格,如果突然间对我说个谢字,还真的蛮奇怪的。我本来就是顺路带上你而已,所以,这个谢字,还真就没有必要!”
  她言毕,弓着身子一下子钻进了马车里。
  留下颜海月望着她的背影紧紧的咬了咬牙,半晌还是抿着嘴跟着坐了进来。
  颜小茴以手托腮,看着绷着脸坐在对面的颜海月,忍了忍,还是禁不住开口:“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作为妹妹,我还是想问你一句,你真的喜欢三殿下吗?”
  颜海月冷睨了她一眼:“怎么,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吗?我若是不喜欢他,喜欢戎修,你难道会把戎修让给我吗?”
  颜小茴愣了下,然而,很快就恢复了神色。她一双澄澈的大眼睛看着颜海月一眨不眨:“戎修不是一件东西,不是我想让就能让的。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我们俩本身就是两情相悦,这和认识的时间长短没有关系。也许的确是你先认识他的,但是他不喜欢你,就只能算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试图用一厢情愿去留住一个人,这不是爱,是束缚!”
  顿了顿她继续说道:“而你和三殿下,如果没有感情,我奉劝你不要乱来。”
  颜海月横了她一眼,面露讥讽:“你以什么立场跟我说这些?以抢走我心爱之人的妹妹的身份?呵,真是笑话!我也再最后告诉你一回,我的事儿轮不着你指手画脚!”
  颜小茴抿紧了嘴唇看着对面的颜海月,可是她却早已绷着脸闭上眼睛,仿佛不屑再与她多言。
  颜小茴心里重重一叹,却也知道,颜海月现在怕是恨她恨到了极点,怎么也不可能将自己的话听进去的。
  不知过了多久,她们俩所乘坐的车马来到皇宫外。往日里威严的皇家宫殿此刻仿佛阴云罩顶一般,让人透不过气来。
  而平时宫外把手的禁卫军仿佛在一天之内多出了十几倍一般,将整个皇宫外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颜小茴不禁在心里暗忖,这宫里,怕是要发生大事了。
  马车停下来的瞬间,早有身着暗红色的禁卫军手执长剑走了上来,对马车内沉声冷喝:“里面是什么人?”
  外面的车夫立刻说道:“是两位姑娘,想要入宫!”
  那禁卫军冷喝一声:“把车帘掀开!”
  说罢,外面一柄长剑粗鲁的挑起了车帘,外面两名禁卫军眯着眼睛朝马车里看来。
  颜小茴想了想,这禁卫军可是皇上周边的人,平时难免傲气。另外,如今百里瑛昏迷不醒,百里朝的江山社稷到底由谁继承还没有个定数。这禁卫军虽然不掌握什么大权,却也是不能忽略的一方势力。因此,他们说不定早就暗自支持了某位皇子,因此要格外小心,想好说辞才行。
  另外,这些禁卫军跟戎修他们戎家军并不是一个队伍里的,现在若是提起戎修恐怕并不一定好用。而且,戎修现在肯定是各个势力争抢的对象,她若是明晃晃去找戎修,恐怕会给戎修带来麻烦。不如,还是先不提戎修的好。
  至于三皇子百里叶臣,虽然可用,可万一这禁卫军并没有跟百里叶臣站在同一个队伍里,那就遭了。
  思来想去,目光无意间落在颜海月袖口里的帕子上,忽然脑筋一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