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绝对不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围没有什么危险了,颜海月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她嘴角嘲讽一挑:“怎么?你想管我?我告诉你,刚刚我只不过是为了进来所以跟你做做样子罢了,你可别会错意,以为我原谅你了!”
  她一口白牙冲着颜小茴一呲,恶狠狠的说道:“你在我心里还是那个讨人厌的臭丫头!”
  说着,她衣袖一甩,迈着小碎步急匆匆的就往前走。
  颜小茴拧了拧眉,连忙抬步跟上去:“你到底要去哪儿?这宫里情势非常,可不是你任性耍小脾气的时候!你要跟我说一声去哪儿,不然万一出了事可怎么办?”
  颜海月忽然回头,轻蔑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扫视了一回,半晌嗤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我出事了也用不着你担心!”
  她毫不留情的转过头去,甩开步子就要走。
  颜小茴连忙跟了两步,谁知,颜海月却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忽然回头,袖子一挥,什么东西白花花的一下子就扬在了她的脸上。
  颜小茴心里暗叫,糟糕!连忙闭了眼,然而,她的动作到底慢了一些,那白色的粉末被风一吹,多多少少还是飞进了她的眼睛。
  她只觉什么东西辣辣的,涨得眼睛又酸又疼,眼前骤然白茫茫一片!耳边是颜海月急匆匆离去的脚步声,她心里不禁又急又怕,这颜海月究竟是撒了什么东西,她居然什么都看不见了!
  可是,因为怕那粉末越揉越进到眼睛里,她只能逼自己睁大眼睛,盲着一双眸子试探着往前面走!
  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遇到个小太监或者小宫女儿什么的,倒时候让他帮忙弄点儿水,冲冲就好了!
  因为强烈的感官刺激,她眼眶里又胀又痛,不自觉的泪水涟涟。她挥舞了两只手,试探的走了几十步,终于从湖心上的回廊走了下来。
  可是,下了回廊,周围都是树木殿宇,她眼睛又看不见,该怎么走?
  她张口在附近小声喊了几句:“有人吗?有人吗?”
  可是,回答的却是一片杳无。
  这可怎么办?颜小茴心中重重一叹,却也知道干等着不是办法。她用两手一路向前摸索,试探性的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突起的石头渐渐变多,脚下突然磕磕绊绊起来。她不禁心里暗忖,糟糕!好像是走到了什么不该走的地方。可是,皇宫这么大,她根本就不熟悉地形,现在眼睛就看不到,这可怎么办?
  好在,她伸手在眼睛周围按了按,虽然眼睛看不见,又疼又痛,但是周围的神经并没有什么损害。她伸手在眼前挥一挥,影影绰绰还能看见点儿影动。
  用粘了少许粉末的手放在鼻间嗅一嗅,却也能闻出几种草药的味道,她心下不禁暗自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剧毒。
  这么想着,忽然,耳边传来轻轻的,窸窸窣窣的响动!
  或许是眼睛看不见了,此刻,她的感官更加敏锐了一些。
  那人脚步很轻,不用心听根本就听不见!这皇宫这么大,人也多,她又在后花园儿里,人来人往很正常。
  但是,这人的脚步声却并不是普通人正大光明的脚步声!
  她一颗心沉了沉,连忙驻足,将身子往下一缩,试图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然而,下一秒,一双男人的臂膀从后面一下子紧紧箍住了她的肩膀,她心里大惊,连忙用力挣扎,尖叫:“什么……”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出来,嘴就被那人极有技巧的紧紧捂住,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颜小茴“呜呜”几声,奋力挣扎,可是,身后那人虽然瘦弱,但是力气极大,一下子就把她紧紧束缚住,动弹不得。
  就在颜小茴急的快要哭出来的空当儿,那人身子陡然贴了过来,温热的嘴唇贴近她的耳垂儿,极小声的说道:“别怕,是我!”
  是戎修的声音!颜小茴努力睁大自己的眼睛,可是,却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她连忙拍拍那人的手,挣脱他的束缚,伸手去摸他的脸。
  饱满的额头,英挺的眉,大大的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高耸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
  是她的戎修,没错!
  她脸上惶急害怕的表情陡然间变成惊喜,戎修融融一笑。
  然而,却在看见她兔子一般赤红的双眼时,笑意戛然而止。
  他声音很低,但是语气里的关心却一点儿也不少。沉着脸,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戎修语气沉沉:“你的眼睛怎么回事?谁干的?”
  颜小茴连忙抓住他的手:“戎修,我看不见,你有没有水,我要冲一冲眼睛。”
  怪不得刚刚在后面,看见她一路磕磕绊绊的从湖心回廊往下走,放着后花园儿里平整的小路不走,专门往犄角旮旯钻,眼瞅着她就要栽到假山上了,他这才急匆匆从后面跑了上来!
  他做梦也没想到她这副样子是因为眼睛看不见!她的眼睛像兔子一样红彤彤的,还不住的往下流泪,该有多疼!
  真是该死!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他一定亲手捏死那个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
  颜小茴见他不作声,呼吸却变长了,知道他生气了,连忙去捉他的手:“你别担心,不严重,你有水吗?我冲一冲就好了!”
  戎修见她话语里就是不提是谁干的,不禁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问道:“颜海月呢?”
  颜小茴一愣,一双眼睛无神朝着戎修所在的方向:“你怎么知道她也来了?”
  戎修抿了抿唇,一股怒意陡然间从心底蹿升出来:“你说,现在这个时候,宫里错综复杂的,你们俩来这里干什么!”
  颜小茴听出他声音里的的怒意,不禁抿了抿唇,小声的辩解:“海月姐说她进宫有事,我进宫,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见到皇上,看看他的伤,我能不能治好。”
  怕戎修更加生气,她一口气儿都没缓,接着说道:“我知道现在皇上受了伤昏迷不醒,宫里各种势力都蠢蠢欲动。所以我才想着,若是能治好皇上,可能就会避免一场恶战,这才抱着侥幸心理进宫试一试。”
  她眼睛眨了眨,因为疼痛,更多的眼泪不自觉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形,依着你们戎家的势力,必定是众皇子拉拢排挤的对象,我怕我来了以后有人会利用我对你不利,所以并没有自报家门。”
  戎修见她本来灵动的大眼睛空洞的看着一点,因为疼,眼泪更是像小瀑布一样不住的往下流,却还在跟自己解释。
  他知道,如果不是为了他,她也不会这般冒险冒然进宫。
  如今见到她这样子,戎修只觉得一颗心像是被谁狠狠捏着,真的心疼了。
  他伸手解下腰间挂着的鹿皮水壶,利落的拧开盖子。
  颜小茴听见声音,知道他在干什么,连忙伸手去接水壶。然而,戎修却拨开她的手,转而轻轻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的头顺着他的力道偏向一边。接着,开始用细而连贯的水流,轻轻的去冲她早已经红肿不堪的双眼。
  他动作轻柔,像是在对待一个无价之宝,郑重而珍视。
  他一双嘴唇紧紧抿着,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开口:“我知道你来这里是要干什么,但是你也太冒险了。你怕连累我,没有报出我的名字,但是,你知不知道,你撒的那个谎可是漏洞百出!那人跟王公公稍微一提,你就会被揭穿。如果当时不是我刚巧和王公公在一起,不是恰巧王公公是我们这边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水流冲了一会儿,颜小茴眼睛的疼痛渐渐变少,眼前也渐渐重新恢复了清明。虽然眼睑还是火辣辣的,眨眼阖眼都不舒服,想必是肿了,但是,她心下却暗自庆幸,幸好颜海月没有对她下毒手!
  听到戎修这番话,她忽然间按住他执着水壶的手,大眼睛朝着戎修眨了眨:“这么说,我俩能这么顺顺利利的进来,是因为你了?”
  戎修无奈的瞥了她一眼:“你以为呢!”说着,他抿了抿唇角,手却探进自己的腰间抽出一条帕子来,温柔的在她双目上擦拭:“你这副样子,是你那个姐姐干的吧?”
  帕子擦在眼睛上火辣辣的,但是,颜小茴却觉得自己被戎修捧在了手心儿里,心里暖暖的。
  她垂了垂眸,没有作声。
  戎修冷哼一声:“你别以为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了,这后花园的太监宫女都被调到别处当值了,除了她,你根本就没接触过别人。纵使接触了,量那些人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你下手!明明两个人一起进宫的,现在她人却没影儿了,晾你一个人在这里受罪,不是她还有谁?”
  他咬了咬牙:“别以为她是你姐姐就可以对你下这种毒手,这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必须得好好教训教训她才成!”
  提起颜海月,颜小茴忽然有些担心,她伸手拉拉戎修的手:“我突然想起来,她一个人走了,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你说,她会不会危险?”
  戎修垂眸瞥了她一眼:“她?她那么歹毒,你该为别人担心才是,她怎么可能会有危险!”
  颜小茴抿了抿唇:“你别这么说,她确实脾气坏,还做了不少伤害我的事,但是她却也不是坏的无可救药!”
  戎修挑了下唇角,脸上却毫无笑意,甚至还有些隐隐的怒气:“凭她是谁,动你就是不行!”
  本来她和颜海月的关系就够僵了,颜小茴不想戎修揪住颜海月不放,视线微微一垂,落在戎修手上的帕子上,禁不住一笑:“这个你居然还没丢掉!”
  许久以前,她曾和戎修一起逛过街,那时候有个铺子卖香囊,说是有情人互赠的。戎修见了,却非要她亲手绣的。
  颜小茴哪里弄过这个,偷偷找崖香和菱香练了许久,可是绣的却还是上不了台面。
  可巧有一回,他无意中发现了她第一次绣的帕子。两只浮在莲叶附近的鸳鸯活脱脱被她绣成了两只野鸭子,莲叶也绣的像个圆滚滚的西瓜,旁边歪歪扭扭绣着他和她的名字。
  戎修抖着帕子笑了好一阵,直将她一张小脸取笑的又红又白,气的一下子抢过来团成团儿扔到了窗外,并生气的说自己再也不绣东西了。
  谁想,时隔这么久之后,她绣的那条丑帕子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戎修找了回来,还贴身带在身上。
  戎修见帕子被发现,耳尖儿忽然一红,拿着帕子浑不在意的接着擦拭她的眼睛,半晌嘴角一翘,眼底漾出一丝笑意:“虽然这条帕子鸳鸯戏水简直就像两只野鸭子踢西瓜,但是好歹是你第一次学着绣的,再丑我也不能嫌弃啊,我可是每天都贴身带着呢!”
  颜小茴脑海里顿时闪现出他手里拿着这条帕子擦汗的情形,禁不住脸色大红:“你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儿也用这条帕子吧?”
  戎修扬了扬眉:“是啊,怎么了?”
  颜小茴感觉自己要窘死了:“那,别人看见就没问你怎么用绣成这样的帕子?”
  戎修仿佛想到什么,忽而勾唇一笑:“有一次潘束看见了,不过他说,一眼就知道这帕子是你绣的!”
  什么啊!颜小茴登时大窘,真是要羞死人了!
  本来她并不觉得女工不好是件丢人的事儿,可是,此刻,一想到他贴身带着这条帕子,在旁人讶异的眼光下使用,她就觉得自己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戎修见她小脸儿通红,小小的脑袋都不敢抬头了,禁不住轻轻一笑,抬手捏着她的下巴,将话题一转:“你的眼睛怎么样了?要不要找个太医瞧瞧?”
  颜小茴用力眨了眨眼,摇摇头:“不用了,我就是大夫,用找什么太医。况且,我现在眼睛能看清东西了,就是眼睑还有点儿疼,过一会儿就好了。”
  戎修听了,俯身又低头仔细看了看她的眼睛,这才将一直惶恐紧张的心重新放回肚子里。
  颜小茴把戎修往假山后面拉了拉,试图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戎修见她带着他往没人的地方走,不禁戏谑一笑,调侃的说道:“怎么,才分开没一会儿,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颜小茴面色一窘,转头咬牙切齿:“迫不及待个鬼,你这语气特别流氓!”
  她张牙舞爪的小样儿惹得戎修轻轻一笑,眉眼都舒展了起来。
  颜小茴见周围没人,这才拉着他说道:“现在宫里情势怎么样了?听说太子殿下和五殿下在养心殿外面对峙呢!这么说……”她忽然压低了嗓音:“难道五殿下有取代太子殿下之心?”
  戎修笑容敛了敛,扯了扯嘴角:“五殿下虽然有这个野心,但是却是个没什么心机的人,我想,这般情形必是受人教唆。不过,好在现在两队人马都只是暗斗。而且,皇上现在虽然昏迷不醒,但是毕竟还在,他们就算是闹,应该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这皇宫里的事向来复杂纷扰,看见的不一定就是事实。至于这五皇子百里叶青到底是被谁教唆,可以有多种可能。比如亲近的阁僚,比如他的母妃明妃,比如其他皇子……
  然而,不管是谁把他当枪使,走在前线的人却只是他而已。
  而那太子百里叶鸣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如果两支人马兵戎相见,那势必会将整个皇宫乃至百里朝搅个天翻地覆!
  颜小茴想了想:“你有没有见过皇上?他的伤到底怎么样?”
  戎修沉沉的呼了口气:“皇上现在在养心殿静养,所有人一概不得入内,我自然也没有见到过。不过,幸好我们戎家平时跟王公公走的近,他私下告诉我,皇上受的伤在心口,所以昏迷了很久,即使偶尔有醒来,也是浑浑噩噩。恐怕……”
  说道这里,他忽然间顿了顿,却没有再说下去。但是他未言明的意思,她却已经明白了。
  百里瑛这一遭,恐怕是凶多吉少。
  可是,如今虽然立了太子,但是究竟是谁即位还没有定下来。如果百里瑛真的就这么撒手而去,周围虎视眈眈的人这么多,太子若是想即位的话,恐怕也不那么容易。
  她抿了抿唇:“我进宫这一回,其实是想看看你,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地方。”
  戎修明白她的意思,听了她的话,却浓眉一紧,想都不想的拒绝:“不行,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太医院里那么多太医都没有办法,你去了能顶什么用!万一皇上不幸,在你手上驾崩,你要担多大的罪名儿,你想过没有!怎么看都太危险了,绝对不行!”
  说着,他抿了抿唇:“一会儿我就叫青白差人送你回去,颜海月我也会派人找到的。这段时间宫里很乱,你不要再来,一切听我消息。”
  颜小茴想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然而,她刚要张口,忽而假山附近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颜小茴吓了一跳!
  什么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