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包庇之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也听到了脚步声,连忙伸手将颜小茴整个人往怀里一带,扣住她的小脑袋瓜,接着拥着颜小茴,整个人躲闪到假山后面。
  半晌,外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居然不见了。
  颜小茴从戎修怀里探出头来,侧耳仔细听了听。还是没有响动,难道,那人只是路过?
  略等了一会儿,颜小茴伸手拉了拉戎修的衣襟。
  戎修神色严肃而警惕,伸手一根手指在颜小茴身上比了一比,用唇语对她说道:“还没走。”
  不走又不出来,一看这鬼鬼祟祟的行事作风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颜小茴立刻开始警惕起来!
  半晌,外面还是没有动静。
  戎修用眼神示意颜小茴不要作声,而后,整个人脚尖轻轻在假山上虚点了一下,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只觉衣诀翻飞,整个人就落在了那人面前!
  眼前一下子罩上了一层黑影,那人冷不丁吓了一跳,身子立刻就僵了僵!然而,只一瞬,他脸上就堆了笑:“哎呦,这不是戎小将军嘛!我刚刚路过,偶然间听见假山附近有声音,就过来瞅瞅!你也知道,现在宫里正是多事之秋,万一混进什么居心叵测的人,可就麻烦了。”
  说着,他一双贼溜溜的鼠目,往假山后面乱瞟。
  颜小茴听见外面的公鸭嗓,正犹豫着要不要藏起来,免得给戎修添麻烦。然而,那个令人讨厌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咦?假山后面好像有个身穿玫红衣服的人影,看样子不是宫里的人啊!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什么人图谋不轨,混进宫里来了?”
  说着,他越过戎修就要奔着假山这里走来。
  真是笑话,颜小茴此刻正蹲着身子隐藏在假山后面,整个人都被假山严严实实的罩住了。那人怎么会看见她,又能把她身上所穿衣服的颜色清清楚楚的说出来呢?
  她和戎修在假山后面说了那么久的话,那人若是真的像他话中所说只是路过,又怎么会看见她的人?
  短短几句话里面却好几个漏洞,分明就说明他其实跟在她和戎修身后已经很久了!
  而且,这个人,上来就想把图谋不轨的罪名儿往她身上靠,这不是栽赃诬陷是什么!
  戎修也是,立刻就了解到了男子的用意,待那人走过他身边时,他脚步一踱,像是一堵铜墙铁壁一样,横在男人的面前。
  只见他嘴角一扯,语气里寒意渐生:“刘公公,您这是干什么?皇上现在身体抱恙,您现在不呆在养心殿伺候,居然跑到后花园来,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原来是个太监!怪不得她觉得那人操着一副公鸭嗓,声音怪怪的呢!
  那刘公公狡猾一笑:“皇上现在这非常时期,老奴自然是不敢擅离职守的。只是刚才皇上又咳了几声,王公公让我去太医院看看,请田太医过去。谁知,我刚走到这里,就看见个奇怪女子的身影,这才跟了过来。”
  戎修轻咳了一声,对假山后面说道:“小茴,出来,见见刘公公!”
  颜小茴听了,从假山后面闪身走出来,见刘公公一副贼眉鼠眼的狡猾模样,不禁心里冷哼一声,然而,表面上她却并不显露,而是俯身一笑:“臣女颜小茴见过刘公公,刘公公万福了。”
  刘公公这才装作恍然大悟一般,指着亭亭玉立的颜小茴拍掌笑道:“我说哪个陌生女人胆敢擅闯皇宫,原来是戎小将军的未婚娘子,哎呦,可是老奴眼拙了,失敬失敬!”
  颜小茴抿了抿唇,乖巧一笑:“刘公公说的哪里的话,臣女本来只是想念夫君,因此特特入了宫以解相思。您也知道,阿修现在忙得很,当着那么多小兵小将的模样,哪里顾得上儿女情长。因此我才想出了这么个僻静的地方打算说说话,聊以慰藉。谁想,恰巧被您撞上了。”
  刘公公不知颜小茴这番话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但还是从善如流的笑道:“哎呦,那可是老奴没有眼力见儿了,居然凭空出现破坏了你们年轻人的好事,罢了罢了,老奴这就去太医院找田大夫去了!”
  说着,告辞,他人却不动。
  颜小茴眼尖的发现,他说话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朝斜后方一个方向瞄几下,一副等着什么人的模样。
  就在这时,仿佛印证她的想法一般,从那个方向突然间冲进来几个手持长剑的禁卫军!
  为首的一人手指着颜小茴,大声喝道:“就是她,给我把她拿下!”
  说着,他身后的人应声而动,抄着家伙就要冲过来。
  颜小茴心中一沉,直觉眼前这副荒谬的情景就是这个刘公公所为!
  见那些人的长剑马上就要碰到颜小茴,戎修一个闪身,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将颜小茴整个人严严实实的护在身后。
  他今日穿了一身戎装,将他的身子衬得修长,玄色腰带用金银丝线绣着繁复的猛虎啸牙,带着森森然的威仪,英气勃发。
  他视线沉沉的扫过那几个禁卫军,冷声问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刘公公见状,也装模作样的走过来,横在几个人中间,半真半假的说道:“就是,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不知道这是戎小将军和他未过门的娘子吗!在他们面前都敢舞刀弄枪,我看你们是撒野!”
  这个刘公公,表面上是劝解,实际上分明就是在挑拨。
  颜小茴往戎修身后缩了缩,透过戎修的肩头望向那刘公公,果见他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奸笑。
  禁卫军中为首的一人对戎修礼了一礼,中气十足的说道:“戎将军,我等不是故意与你为敌,着实是为了执行公事!一时间多有得罪了,还请戎将军配合!”
  说着,伸手就要去抓躲在戎修身后的颜小茴。
  戎修面色一冷,大手攫住那名禁卫军的手臂,有技巧的往下一折,“嘎嘣”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从胳膊传来,那禁卫军疼的脸色一白!
  戎修却面色不改,冷冷的说道:“我的人你都敢碰,你是不是活的不难烦了!”
  那个受伤的禁卫军捧着胳膊,疼的呲牙咧嘴:“在下并不想跟戎将军硬碰硬,只是,我们今天必须带走这位姑娘不可!”
  说着他目光穿透戎修,直直的落在颜小茴的身上,一字一句的说道:“刚刚有名女子偷偷潜入养心殿,妄图图谋不轨,被我们的人发现,一路潜逃到了这个方向,我们几个人一路顺着她的踪迹追过来。”
  他薄薄的嘴唇上下开合:“那个女子不是别人,此刻正站在戎将军身后。”
  戎修浓眉一拧,冷哼一声:“胡说!凭你几句妄言妄语,就想用莫须有的罪名栽赃陷害我娘子,你们是何居心!”
  那名禁卫军把手伸进袖口里一摸,掏出个明晃晃的玫红色流苏来在几人面前轻轻摇晃了几下:“这是我们在养心殿附近发现的,戎将军您看看,是不是从你身后这位姑娘身上掉下来的?”
  他的话音一落,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颜小茴的身上。
  颜小茴也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往下一瞅,这么一看,心里登时就“咯噔”一声。自己腰带上一边追着一个玫红色的流苏,现在却只剩下一个了,另一个不知所踪。
  那禁卫军不禁扯了扯嘴角,晃了晃手里的流苏,对他们二人曼声说道:“戎将军,这下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说着,他对身后的几人招了招手:“擅闯皇上的养心殿可是大罪,还不给我拿下!”
  他身后那几名禁卫军就像是地狱的使者一样,霎时就要冲过来,手中的长剑散发着浓浓的煞气。
  颜小茴心里一慌,脑海里一个劲儿回想,自己身上那流苏到底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戎修见那几个人马上就要冲上来,一个栖身上前,腰上挂着的长剑陡然出鞘,他面色森冷:“你们谁敢动她一下试试!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为首的那名禁卫军轻轻一笑:“戎将军,这事儿可由不得你。她如今可是有暗害皇上的嫌疑,您若是为了这么一个人反抗,与我们几个兵戎相见,那就是对皇上的大不敬!按照规矩,可是要同罪处罚的!”
  戎修扯了扯嘴角,嘲讽一笑:“呵,就凭一个小小的流苏就要定下莫须有的罪名,你们想的可真是天真啊!不要拿皇上的大帽子压我,就算皇上在这里,恐怕他老人家也不会让你们这样冤枉好人的!”
  那禁卫军嗤笑一声:“我看戎将军你是被这女人迷昏了头了,希望你能清醒清醒,明白自己现在正在做什么!”
  戎修左手一挥,将长剑从剑鞘里霍然拔了出来,剑身在阳光的照映下,泛出森然的寒气!
  正在颜小茴屏住呼吸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
  颜小茴警觉的回头一看,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位浑身贵气的男子走了过来。
  那人头上戴着华贵的青色玉冠,身穿一身宝蓝色的锦衣华服,整个人贵气逼人。
  他的面容和百里叶琛、百里叶肃有几分相像,颜小茴当下就反应过来,这肯定又是一名皇子。
  这人目光饶有兴致的在颜小茴身上一扫,最终落在戎修身上,三步两步朝正在对峙的两队人走了过来。
  只见他嘴角一翘:“哎呦,这是怎么回事儿,好好的,怎么就动了手了?”
  禁卫军见了这男子,连忙恭敬的垂手侍立:“五殿下,我们在养心殿执勤,发现一名女子企图闯进养心殿图谋不轨,顺着踪迹一路追到了这里,不想,那女子正是戎将军的未婚娘子。如今,戎将军不想将她交出来,很是不配合!”
  戎修脸色一冷,瞥了眼那禁卫军,扯了扯嘴角:“真是荒谬!我家小茴绝对干不出这种事,你们休想诬赖好人!”
  百里叶青眼珠转了转,忽而笑道:“就是嘛,一个弱女子怎么敢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呢,定时你们抓错人了!”
  那禁卫军伸手将那据说是颜小茴身上掉的流苏拿过来,递给百里叶青:“五殿下,这是那女人在养心殿附近掉落被我拾到的。”说着,他一双细眼冲着颜小茴的腰带处瞄了瞄,将百里叶青的注意力瞬间带了过去。
  百里叶青目光扫过颜小茴一边空空荡荡的腰带,不禁摇摇头,状似语重心长的拍了拍戎修的肩膀:“阿修,本殿其实很想帮你们,可是你也看见了,如今弟妹被抓了把柄,这可不大好办啊!”
  见戎修面色一沉,他接着说道:“不过,依本殿所知,你这小娘子未必是这样的人。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不如,你就让弟妹跟着他们几个走一趟。大不了洗清了罪名儿再出来就是了!”
  戎修面色一沉,半晌没有吱声。
  颜小茴却是心中一紧,那禁卫军要带她去的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刑部大牢,别说犯了罪的人,就是没犯什么罪的人,也架不住刑部里的那些严刑拷打啊!
  何况,自己身上掉落的流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们捏在了手里。自己明明没去过养心殿附近,却将故事说的有木有样,分明就是有备而来,蓄意栽赃陷害!
  而且,怎么好巧不巧,这个时候这个五皇子就带着一批人走了过来呢?按理来说,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养心殿外面跟太子百里叶鸣对峙吗?
  他跑到这里管这个事情,打的是个什么算盘?
  想到这儿,她顿时一阵心惊!这帮人蓄意栽赃自己,莫不是打一个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借由自己的事拉拢戎修?
  她不禁觑了觑百里叶青的神色,见他每说一句话,总要看看戎修的反应,不禁心里进一步确定了,这个人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难怪!想到这儿,她不禁冷哼一声!
  可是,即使知道他打的什么算盘,又能怎么样?万一她真的被抓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纵使她是青白的,也很难全身而退。
  她心里一惊,不但担心自己,更担心戎修!
  如今,百里瑛生死未卜,接下来谁来接管百里朝的大好河山还是个未知数。如果能得到戎家这一孔武有力的世家大族的支持,到时候势力必定大增!那百里国国君这个位置还不是手到擒来!
  颜小茴霎那间觉得,明明她是最不想拖累戎修的那个,却恰恰会是拖他后腿儿的那个人!
  心里一阵焦急万分!
  百里叶青见戎修不说话,人却将颜小茴护的紧紧的,眼底不禁掠过一丝笑意。
  他向前迈了一步,伸手拍了拍戎修的肩膀:“阿修,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他们伤害弟妹的!”
  颜小茴不禁在心底冷哼一声,果然是这样!
  那百里叶青心里打的小算盘,连颜小茴都看出来了,戎修岂会不知。
  他冷冷的盯着面前的几个人,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呵,真是抱歉,你们今天,谁都不能带走她!”
  百里叶青仿佛没想到他会这么固执,整个人一愣,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
  先前那位禁卫军蛮横的就要冲上来,语调带着浓浓的挑衅,令人不快:“戎将军,这事儿如今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虽然是戎家军的统领,但是我们禁卫军也不是吃素的!这皇宫里可是我们的地盘儿,别说你的未婚娘子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触犯了我们的规矩,也一样杀无赦!”
  说着,将手里的刀剑一亮,整个人就冲了上来。
  戎修眸色一冷,一边护住颜小茴,一边同时与几名禁卫军交手,一时间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百里叶青站在一旁,淡淡的看着打斗的几人,不禁勾唇笑了笑,接着,招手对身边的人耳语了几声。
  接着,他身边的人脚步匆匆,不着痕迹的从人群中离开。
  那几个禁卫军都是练家子,比一般的士兵都孔武有力,戎修一个人跟他们较量,还要分心去护着颜小茴。
  她不禁为戎修捏了一把汗,眼瞅着对方渐渐没有招架之力,戎修剑身向前一刺,一下子就刺穿了一名禁卫军的肩膀。
  不多时,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好几个人,最后一名禁卫军见戎修冷着一张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慑人的气势,禁不住有些畏首畏尾。
  然而,戎修却并没有给他更多的犹豫时间,手腕一翻,三下两下就将这人轻而易举的拿下。
  尽管戎修大获全胜,毫发无伤,可是,颜小茴的一口气还是提的紧紧的。
  戎修为了她,将禁卫军打伤,这事儿若是被别人知道了,戎修必定会饱受诟病!
  如果那几个禁卫军一口咬定她就是那个企图潜入养心殿对皇上图谋不轨的人,那戎修就成了包庇罪犯的人!这罪名可就大了!如若牵连出戎氏一族,那不知道会伤及多少人的性命!
  颜小茴此刻万分后悔,自己就是太大意了,不然,也不会让人捉了把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