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德高望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仿佛印证颜小茴不好的猜想一般,不远处的水上回廊那边,一群宫女簇拥着一位锦衣华服的女人走了过来。
  颜小茴眼睛匆匆一扫,心下陡然一沉,来者正是皇后娘娘!
  此时北风从身后的湖面吹拂过来,吹得众人衣诀翻飞。颜小茴的心更是像一尾在冰河中落入渔人渔网的鱼儿一样,越是挣扎,感到身上的渔网箍的越紧。
  皇后娘娘含着薄怒一路走过来,视线凌厉的在戎修和颜小茴身上扫过,再无前几次见面的和善。她淡眉微拧,脸上扑的脂粉浓厚,将她本就寒气十足的脸显得更加无情。
  她挑了挑嘴角,声音冰冷:“早有小宫女回禀本宫,说后花园因女刺客起了纷争,到底怎么回事?”
  她目光扫过躺在地上的禁卫军,眸色陡然怒气尽显:“阿修,你这是做什么?堂堂戎小将军的剑不对着女刺客,刀对着自己人,这是什么道理?在这里打打杀杀,若是冲撞了皇上,你们该当何罪?”
  这皇后娘娘口中一口一个“女刺客”,显然是和那五皇子百里叶青一伙的,来者不善,颜小茴紧紧咬了咬唇。
  戎修本来就寒气慑人的眸子更像是结了一层寒冰一样,他桀骜的扬了扬嘴角,仿佛丝毫没有拿皇后娘娘放在眼里:“戎修一向敬重皇后娘娘,可是如今您连事情都没有亲自调查清楚,只听了别人的道听途说就下了‘女刺客’的定义,着实让戎修倍感失望。”说着,他身后将颜小茴往身边一拉,像是宣誓一样说道:“颜小茴是我戎修的女人,谁要是想动她一根手指头,就别怪我不客气!别说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戎修也要跟他拼一拼!”
  皇后娘娘怒极,登时气的胸口一阵起伏,细长的手指指着戎修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紧紧抿了抿唇:“你刚刚说的话可是真的?你究竟有没有把本宫放在眼里?”
  戎修清冷一笑:“不是我戎修不把您放在眼里,是您非要与我作对。您在想什么,我心里清楚的很,但是……”说着,他眸色陡然一凛:“您打错算盘了,我是绝对不会配合的!”
  皇后娘娘柳眉倒竖:“你!你居然敢这样跟本宫说话,本宫要治你的大不敬!真是想不到,一个毛头小子也敢跟本宫叫板!你就不想想你们戎家吗?呵,如今你们戎家雄霸了整个百里朝的军队,我们百里氏一族早就想清洗你们了!”说着,她忽然对周围跟着的禁卫军喝道:“把这两个狼狈为奸的狗男女给我抓起来!”
  戎修将手中的长剑霍然一亮,剑身上还沾染着刚刚那几名禁卫军的血。他清冷的眸子扫过皇后娘娘,扯了扯嘴角,不疾不徐的说道:“我们戎家世世代代对百里氏一族忠心耿耿,但是,如若你们想用这种不入流的栽赃陷害的手法来诬陷我们,那么,可就休怪我戎家无情了!我身上可有能调动百里朝百万大军的虎符,你若是敢妄动一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皇后娘娘气的眼睛血红,声音尖利的几乎能劈开空中冷薄的空气:“你说什么?真的反了你了!”
  她回首招呼很厚的禁卫军,厉声喝道:“你们还在等什么?你们这么多人还拿不下他们两个吗?”
  虽然话说如此说,但是周围却一个人也不敢妄动!
  抓戎修和颜小茴两个容易,然而,就像戎修所说,他们戎家可是控制着百里朝百万大军的人,只要人家稍微动动手指,那百里氏一族覆灭,就是弹指一挥间的事儿!因此,皇后娘娘的命令是下了,可是,终究是没有人真的敢得罪戎家!
  那边,五皇子百里叶青见戎修和皇后对峙起来,气氛凝滞,一时间连忙走上来,脸上堆了堆笑:“哎呦,你们看你们这是做什么?好好的怎么就这样了呢?那群禁卫军不过是看见个女刺客罢了,想带颜姑娘回去审问审问。阿修,你不也说了嘛,颜姑娘不可能是刺客,既然这样,那带回去问问又能怎么样?证明她无罪的话,很快就会把她放出来了,至于你这么打打杀杀的嘛!”
  见戎修面无表情,百里叶青讪讪的又笑了一声:“而且,如果不是咱们百里氏和戎氏两族亲近,你刚刚那番话早就被人怀疑了。”说着,他装模作样的郑重说道:“以后像刚刚那种话可不许再说了,你年轻气盛偶尔斗斗气不要紧,这话若是传到别人耳朵里,还以为你们戎家起了谋大逆之心呢!到时候,可真就不好办了!”
  听了他这般说辞,颜小茴不禁在心里冷哼一声。看着今日之事,分明就是这五皇子设下的圈套,先是派人不知什么时候从自己衣服上的取走了流苏,随后又派刘公公一路跟着自己,引来禁卫军,栽赃自己是企图行刺皇上的女刺客!他百里叶青和皇后两个人在勾结起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给她颜小茴定罪之后再洗清,借此拉拢戎修,从而在之后那场即将到来的皇位之争中取得戎家这个有力的靠山!
  这个计划可真是想的周全啊,可是,既然颜小茴看的出来,戎修又怎么会不知道!
  在百里叶青和皇后这两人的小算盘里,估计是没有想到戎修会为了颜小茴而不惜决一死战。鉴于戎家军的威严,他们只能说了好话,把事情又绕回来。百里叶青几句话又巧妙的把戎修刚刚那番义正言辞的说辞转变成意气用事的气话,既缓和了两队人之间紧张的气氛,又给了对立的双方都有台阶下,真是用尽了心思。
  戎修抿着唇,桀骜的看着皇后和百里叶青,半晌没有说话。
  百里叶青心里不禁有些打怵,摸不清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颜小茴虽然心里对百里叶青和皇后背后这种小手段很是不齿,但是却知道,现在这种情形,只有借着百里叶青的话茬下台阶,才能明哲保身。
  她想了想,在后面拉了拉戎修的衣角,试图暗示他不要与那些人硬碰硬。
  戎修面无表情的抿了抿唇,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几人。他手上的长剑还拖在手中,跟他的人一样散发着寒魄之气。
  正在这诡异的僵持中,人群外忽然传来一声尖细而苍老的声音:“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
  众人闻言,连忙寻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位身着暗红色宫装的老头儿弓着腰站在不远处。
  这人头发花白,胡子稀疏,颜小茴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德高望重的公公。
  见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这位公公从容不迫的朝这边走了过来,仿佛是直奔着颜小茴和戎修走过来的。
  他虽然一把年纪,但是目光如炬,颜小茴被他这样盯着,莫名心里就有些打鼓。她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自己究竟什么时候认识过这人,可是他却是实实在在一路冲着她走了过来,带着些笑意在她和戎修面前站定。
  他张了张口,下巴上稀疏的白胡子随着这个动作耸动了几下,对戎修说道:“小将军你怎么在这儿?不说让颜姑娘过去给皇上看看伤吗?老奴在养心殿都等你们很久了,也没见你们过去!”
  说着,他目光落到颜小茴身上,和蔼的问道:“这位姑娘就是颜姑娘吧?”
  颜小茴看了看戎修,见他自从见到这位公公,面色陡然间回暖,这才小心翼翼的点点头:“回公公的话,我是颜小茴。”
  那公公点点头:“既然这样,快随我回养心殿吧!”
  颜小茴眨了眨眼,还没说话,皇后倒是从一旁闪身走了过来,看着那公公曼声说道:“王公公,这时候您不在养心殿守着皇上,怎么到这儿来了?”
  颜小茴在心里默默点了点头,怪道这里的人都对那公公一副尊敬的模样。原来,这位就是在御前侍奉的王公公,辅佐了百里朝两位君王的最高内官!
  王公公神色一顿,缓缓转过头,目光落在皇后脸上,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的说道:“皇后娘娘、五殿下,你们原来也在这里。”
  他躬身对二人福了福,伸手指向颜小茴:“皇上的伤,太医院好几个太医看了,都没瞧好,我心里着急。听说戎小将军的未婚娘子在咱们京城开了个医馆,当初还是皇上御赐的匾额呢,这才想着请她过来帮皇上瞧瞧。没想到等了半天,也没看见人影,谁想,在这儿找到了。”
  皇后和五皇子百里叶青显然没有想到王公公居然会站出来帮颜小茴说话,一时语塞。
  半晌,那禁卫军中为首的一人捂着身上的伤处走上来质疑道:“王公公,您说这位颜姑娘是您请进宫的?可是,我们可在养心殿外发现其企图刺杀皇上!看样子,她非但不是医女,反而是个女刺客呢!您老人家可别是被人骗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