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兴风作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瑛闭合了双眼,慢慢调息了半晌,这才颤抖着手,指着木匣子,轻声说道:“打开。”
  王公公的手死死按住手里的木匣子,老泪纵横的看着百里瑛:“皇上……”
  颜小茴在一旁看着这情形,心中也是酸涩无比。
  她是个大夫,再也没有比眼睁睁看着生命在面前流逝,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般无力了。她虽然医过的人有限,可是,却还没有一个病人从她身边这样离开。
  她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捏着,整个人也像是坠入了冰窖一般,心比身体还要冷。
  正在这时,哪里传来“当当当”三声轻而脆的响声。
  四个人听见动静都是一愣,百里瑛闭上眼,顺了顺气,对王公公招了招手:“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王公公现在哪里肯离开,可是,皇命难违,他纵使再不愿意,却也不得不将怀中的木匣子放到一旁,从冰室里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他复又回来,脸色不怎么好,稍微犹豫了下,他对百里瑛说道:“刚刚在外面的时候,有人诬陷颜姑娘是刺客,现在,诬陷的那个人被鸽子抓来了。”他小心翼翼的看着百里瑛,花白的眉头拧了拧:“皇上,您看您现在身子骨不好,这些事儿就交给戎小将军和老奴办吧!”
  百里瑛本来正闭着双眼,此时听到王公公的话,迅速的睁开了,眸色一冷,沉声说道:“朕还没死呢,就有人在朕的头上兴风作浪了?这还了得!把人带上来,朕要亲自审问审问!”
  王公公见百里瑛面色更加苍白,怕他动怒伤身,可是,他是看着百里瑛从小长大的,自然了解他说一不二的脾性。因此转身走了出去,不多时伸手拖着两个“人粽子”扔了进来!
  那两个人粽子被麻绳儿紧紧捆绑着,几乎是在王公公进来的同时就滚了进来。虽然背着颜小茴,可是,从他们俩身上暗红色的衣服来看,就足以表明他们的身份了。
  两个人相互撞作一团,不知是身上带着伤,还是被这冰室里的寒冷所慑,身子颤抖得像筛糠一样。
  王公公见二人哆哆嗦嗦,花白的眉毛一拧,上去从后面揪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苍老的声音一沉,倒将本来不怎么明显的威仪全然袒露了出来:“见到皇上为何不跪?”
  那俩人本来没注意这冰室里的人,现在听了王公公的话,像是被人在后颈敲了一记闷棍一样,陡然间抬了头,待看清冰床上面半躺半倚的百里瑛,一时间吓得屁滚尿流,连连跪地求饶:“皇、皇上,皇上饶命啊,小的是受人指使的,求皇上开恩啊!”
  百里瑛此时就算精神再不济,却也不能失了威仪。他扫了眼地上鬼哭狼嚎的两人,眉头一拧,低声冷喝:“行了,你们这两个没骨气的东西!禁卫军居然有你们这样的败类,真是有辱我百里朝禁卫军百年来的门风!”
  那俩人见百里瑛雷霆震怒,一时间都瑟缩了两下身子,垂眸不语,甚至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颜小茴从旁冷眼瞧着,总觉得这俩人甚是眼熟。
  忽然,脑中叮铃一响,她陡然间想起来,这俩人中,一个是刚入宫时在宫门口遇见的那个走上来盘查的禁卫军,另一个,则是刚刚在后花园带人诬陷她并口口声声扬言要捉拿她的禁卫军!
  只是,如今这俩人怎么突然间被捆绑着带到了这里?
  百里瑛苍白的嘴唇抿了抿,细长的手指隔着身上薄薄的丝绸内衫敲了敲膝盖,半晌沉声问道:“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两名禁卫军跪在地上,颤抖着,互相连眼风都不敢扫一个,更不敢最先开口。
  百里瑛冷笑一声:“你们以为你们不说,朕就不知道了吗?还是,你们以为朕现在身体不济了,你们背后的那人,很快就能取得朕的王位了,因此,就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话音一落,其中一个禁卫军连忙惶恐的磕了几个响头:“皇上,小的绝对不敢!是萧统领,他说、说……”
  百里瑛见他吞吞吐吐,半天也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登时大怒:“说什么,你倒是说啊!”
  禁卫军抬头觑了觑百里瑛的脸色,见他面色不愉,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萧统领说,皇上您……大限将至,太子殿下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撑不起这百里朝江山的。五殿下身后有皇后娘娘撑腰,又野心勃勃,必然是这未来皇位的有力竞争者。既然这样,不如先跟五殿下和皇后娘娘商量好了,等事成之后也好分一杯羹。”
  说到这儿,不止是这说话的禁卫军,这冰室内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的看了看百里瑛的脸色。出于意料之外,百里瑛听了这些话,却仿佛并没有动怒一般,始终波澜不惊。
  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微微点了点头,示意禁卫军:“说下去。”
  那禁卫军虽然不安,却也知道此时此刻,他绝不能有半点儿隐瞒,这才战战兢兢的接着说道:“皇上,您也知道,日后谁继承您的位子,必须有戎家从旁辅佐才行。所以,五殿下和萧统领想出了个办法,从戎小将军未来的夫人身上下手。恰巧,颜姑娘今天进了宫,进宫前,李龙在一旁盘问的时候,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扯下了她衣服上的流苏交给小的。小的自打颜姑娘进宫以后就一直悄悄跟在她身后,待戎小将军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拿着那流苏出来作为‘证物’栽赃颜姑娘,再等五殿下和皇后娘娘来就好。”
  戎修听了,不禁冷了冷脸:“就你们这雕虫小技栽赃陷害,以为本将军看不出来吗?”
  禁卫军小心翼翼的眨了眨眼,小声回道:“萧统领和五殿下说,这番计谋就是用以栽赃颜姑娘,到时候五殿下和皇后娘娘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再为颜姑娘洗白冤屈,用以拉拢戎小将军。纵使小将军看出这里面的弯弯绕,他们也不在意,权当是以此给小将军一个警告:乖乖与他们合作,辅佐五殿下登基,这戎家还是戎家,大家相安无事。如若不与他们合作,五殿下和皇后娘娘可就要对小将军身边的人下手了!”
  戎修冷眉一凝,登时怒极:“呵,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当真以为我们戎家的人是好欺负的吗?”
  百里瑛也是冷笑一声:“呵,朕还没死,看来就已经有人等不及了。”说着,他对王公公点了点下巴:“把这两个带下去,随时听候发落!”
  王公公连忙点了点头,伸手矫健的将这两个连声求饶的禁卫军拖了出去!
  冰室一时间只剩下百里瑛、戎修和颜小茴。
  可能亲耳听见身边人为了皇位而算计,百里瑛一时间显得有些疲惫。
  颜小茴不禁走上前伸手抚了抚他的脉搏,从旁提醒:“皇上,您身体抱恙,一定不要动气,否则,您的身体吃不消啊!”
  百里瑛摇了摇头:“颜丫头,你不要担心了,朕心里有数。”说着,他伸手拍了拍颜小茴的手,像是感慨又像是慨叹的说道:“朕本来不想看着亲生骨肉为了一个皇位手足相残,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恐怕不能依从朕的意愿了。”
  是啊,他身受重伤随时都有可能殒命,身边这些个做妻子儿女的一个个却只计较着皇位的归属,想想还真是可悲!
  颜小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安慰这个一生荣华富贵、威仪天下,到老了却“众叛亲离”的老人。
  这时,外面扑棱棱飞进来一只鸽子,径直落在了戎修的肩膀。颜小茴眼尖的认出这是宫中用来传递紧急消息的鸽子。,她心里登时一沉,难道,宫里又出了什么事儿了?
  果然,戎修匆匆扫了扫鸽子带来的消息,眉头一拧:“前面来报,说太子殿下和五殿下在外面起了冲突,有要冲进养心殿的预兆!”
  百里瑛闻言,眉头微微拧了拧,转头对戎修说道:“你派人去外面盯着点儿!”
  戎修拧了拧眉,目光落在颜小茴身上,点点头,匆匆离了冰室。
  他一离开,冰室里只剩下百里瑛和颜小茴,她还没等说话,就见百里瑛嘴角就溢出了一丝血迹!
  颜小茴大惊,连忙伸手去探百里瑛的脉搏,却发现本来就微弱的脉相此刻更是若有若无!
  心脏受损别说是现在,纵使在前世,这也是医学难题!本来就如秋风中落叶的人,经过刚刚那一连串事件,他的生命仿佛随时要凋零一般。
  颜小茴从旁看着,却什么都不能做,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一般,一无是处!只能看着渐渐远去的百里瑛,默默流泪!
  百里瑛见状,扯了扯嘴角,有气无力的说道:“孩子,你不要哭。朕的身体,就算是华佗再世,恐怕也挽救不了了。所以,不要浪费时间,你听朕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