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进去看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百里叶鸣和百里叶青居然就这样在养心殿门口动了手,他们身后那两拨人,自然也操起手中的家伙,跃跃欲试起来,一时间养心殿门口打打杀杀,陷入一片混乱。
  百里叶鸣招招狠厉,直逼百里叶青的各处要害,仿佛要取下他的性命一般。
  百里叶青更是像是打红了眼,步步不让,只见刀光剑影之中,这两队人马仿佛要将这养心殿整个掀翻一样,弄的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不多时,百里叶青明显有些招架不住百里叶鸣,一个措手不及被百里叶鸣手中的剑刺伤。好在百里叶青反应快,及时往旁边一躲,闪避开了那致命的一刺。然而,再看向百里叶鸣时,他的眼光陡然间怒意横生,像是因为被唤醒的雄狮一般,张开爪牙,随时准备扑上去杀个你死我活!
  那边,不知是谁的匕.首一下子奔着养心殿的大门飞去,力道之大直接穿破了木门。
  正在这时,养心殿的大门被人从里面陡然打开,殿前互相殴斗的众人一愣,都寻声像门口看去。
  戎修身着一身戎装,英气迫人,缓缓的从养心殿走了出来。
  他右手的两根手指捏着一把匕.首,嘴角带着微凉的笑意:“呦,这不是太子殿下和五殿下么?你们两位这是在干什么?大白天往养心殿飞刀子,这应该怎么解释?”
  百里叶鸣仿佛忽然间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般,冷哼一声横了眼咫尺之内紧紧相逼的百里叶青,对戎修说道:“阿修你来的正好,如今的五殿下了不得了,居然联合宫内的禁卫军一起阻挡本殿进去探望父皇,还捏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诬陷本殿。如今你来了正好来评评理,当儿子的去探望自己抱恙在身的父皇,这有什么错吗?值得兄弟之间这样大动干戈吗?”
  百里叶青听了,也是毫不相让,不禁从旁说道:“呵,太子殿下如今想起兄弟情义了,刚刚用剑指着小弟,刺伤小弟的时候,你怎么没想想兄弟情义啊?”
  说着,他目光在戎修手上一扫,接着说道:“太子殿下你口口声声说是来探望父皇的,可是,如今阿修手上那匕.首又怎么说?上次随父皇去园囿狩猎的时候父皇遇刺,今天你又带人朝养心殿里面飞刀子,依我看,太子殿下你分明就是心存歹心!”
  百里叶鸣听了,登时大怒:“胡说!本殿和本殿的人可没有往养心殿里面飞刀子,你修在这里信口雌黄!本殿看这刀子分明就是从你们的人手中射出去,从而打算栽赃本殿的!哼,根本就是你们这些个臭鱼烂虾想要抢夺皇位!”
  百里叶青冷冷一笑:“呵,太子殿下这么说,可有证据啊?小弟一心一意记挂着父皇的身体,从旁苦苦相劝,希望太子殿下不要贸然打扰父皇休息。可是,太子殿下非但不听小弟的劝告,反而拔刀相向,口粗恶言!如今正好阿修在,就让阿修替咱们两个评评理,看看究竟谁对谁错!”
  话音刚落,前殿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戎修的身上,仿佛一道道灼人的光束一般,炙烤着他。
  戎修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有自己的计较。
  这俩人表面上是想让自己帮着评一评道理,可是,这件事却并不是简简单单评道理这么简单。现在两人这般咄咄逼人苦苦相逼的情势下问出这样的话来,分明就是在看戎修或者说戎家对两方势力的态度。也就是说,如果两方真的要竞争皇位的话,戎家究竟要帮谁。
  能得到一个基本掌握着朝廷九成兵力的家族的支持,那这皇位也就算是提前收入了囊中,这里面的弯弯绕百里叶鸣和百里叶青想的可是非常清楚。
  当然,戎修也不是傻人。
  他微微垂了垂眸,再抬眼时,目光波澜不惊,仿佛并没有听出他们话中的深意一般,轻轻说道:“如今皇上身体欠佳,好几个太医看过都没有什么好办法,唯有休息才是最佳的选择。因此,不方便太子殿下探视。”
  话音一落,百里叶鸣脸色陡然一僵,一旁的百里叶青嘴角却不禁挂上了一丝笑意。然而,他没能得意太久,就听到戎修接着说道:“另外,这养心殿周围的安全问题,皇上已经全权交给了我。五殿下为皇上尽孝,带禁卫军在养心殿把守,这本是一片孝心。然而皇上说了,五殿下也有五殿下的差事,不要因为他老人家身体欠佳,就将差事放置一旁。因此,还请五殿下早早收兵。”
  此言一出,百里叶鸣刚刚沉下的脸色稍稍转喜,一旁的百里叶青却心下一沉。
  然而不出三秒,俩人同时想到,戎修此举非但并没有偏袒他们二人中的任意一个,反而将他们二人支的远远的,一时间心头很是不快。
  百里叶青和百里叶鸣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忽而轻轻一笑:“哈哈,这么说,这养心殿就由阿修你接手了?”
  戎修微微颔了颔首,然而只一瞬,他眉头就已然蹙起,目光在他们两人之间逡巡:“怎么,五殿下对阿修可有什么不满?”
  百里叶青连忙摆手:“阿修你这是哪里的话,只不过,本殿突然想起来,本殿带着人在这养心殿门口把守了这么久。可是自从父皇从园囿负伤回来,就没见过他老人家,这时间一长,真是担心的寝食难安啊!阿修,既然现在父皇身边由你接管,不如让本殿进去探望探望父皇?”
  见戎修拧眉,他连忙说道:“本殿知道父皇他老人家身体不便打扰,只消远远从旁看一眼就好,以了却当儿子的一番心愿。”
  说着,他一脸愁苦:“阿修你不知道,这些日子父皇一个人在这养心殿里养伤,谁都不让进。不光是本殿,母后也是担心的不得了。可是,却连父皇的面儿也没见到过。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让本殿进去看一眼,本殿回去以后也好回禀母后了!”
  一旁的百里叶鸣听了,禁不住冷笑一声:“呵,五弟还真是有意思。刚刚守在养心殿的时候,口口声声跟本殿说不能进去,如今阿修来了,你却猴急的跟什么似的,非要进去瞅瞅。这时候你就不担心打搅父皇了?”
  百里叶青横了他一眼:“小弟进去只是远远看一眼,并不会打搅父皇他老人家休息的。”他嘴唇嘲讽一挑:“再说,刚刚小弟为何不让太子殿下进去,说的不是很清楚吗?太子殿下进去了,恐对父皇的安全造成威胁,因此,还是不要进去得好!”
  百里叶鸣气的脸色发白:“你!你简直含血喷人!今儿本殿还真要进去看看,看你能奈我何?”
  百里叶青轻佻一笑:“小弟自然不能奈皇兄如何,不过,恐怕阿修不会那么轻易同意的。是不是,阿修?”他话音微微上挑,听在耳朵里既轻浮又带着那么点儿挑衅的意思,百里叶鸣一时间强忍着咬牙,才没有冲上去。
  这边,戎修冷眼看着他们二人纠缠,眉头微微一挑。
  正要说话之时,身后大殿的大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定睛一看,却是颜小茴走了出来。
  这些人里面,百里叶青刚刚是见过颜小茴的,如今看见她从里面走出来,不禁眉头一皱。那边百里叶鸣也是眉头紧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颜小茴走到戎修身旁,眼神却没有在他身上做过多的停留,而是将目光落在百里叶鸣和百里叶青两个人身上,不疾不徐的说道:“刚刚皇上醒过来了,听见外面有响动,知道是太子殿下和五殿下在外面,特命小女出来传话,说他老人家身体无恙,请二位不要担心。”
  百里叶青听了,激动的上前一步,对颜小茴一笑:“颜姑娘,刚刚在后花园多有得罪,还请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颜小茴无辜的眨了眨眼,装作后怕的样子咬了咬唇:“五殿下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是小茴让五殿下误会了,小茴也有错。”
  百里叶青见她神色惶恐,分明是一副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不禁心里有些轻视。他目光不着痕迹的在戎修脸上扫过,最终落回颜小茴身上,状似和蔼的一笑:“唉,颜姑娘这么说,本殿可就更加抱歉了。不如这样,哪天本殿做东,请颜姑娘和阿修一起喝上几杯,算是为今日之事赔罪了!”
  颜小茴状似羞涩的飞快的瞥了眼戎修,睁着大眼睛无辜的眨了眨:“谢谢五殿下的好意了,小茴、小茴不会喝酒!”
  这种纯洁无辜的几乎能掐出水来的样子,越发在百里叶青心里留下了没什么心机的印象。
  他哈哈一笑,对戎修说道:“你这小娘子,还真是单纯!”
  见戎修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他目光又重新落回颜小茴身上,试探的问道:“那个,弟妹,本殿已经有好些日子没见到父皇了,你看看能不能让本殿进去看看,远远瞅一眼就行?”

章节目录